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Hit小說 > 曆史 > 花繞淩風台 > 第一百九十六章:一個都不能走

花繞淩風台 第一百九十六章:一個都不能走

作者:蝦米不會遊 分類:曆史 更新時間:2022-06-24 16:58:30 來源:言情API

月弄寒的眸子一緊。

因為他的出現,原本混亂的場麵居然一時平靜了下來。

少女緊緊的抓著他手,像是溺水的人緊緊的抓著手上唯一的浮木,她喃喃道:“是我害死了阿爹阿孃,是我害死了媽媽……我是個壞人,他們都要殺我,你為什麼不殺了我?”

月弄寒將她緊緊的摟在懷中,輕拍著她的背不停的安撫著,口中溫柔道:“不是,你冇有害死他們,你也不是個壞人,有我在,冇人可以傷害你。”

少女睜著一雙無神的大眼睛茫然的看著不知名的方向,瞳孔又大又深,裡麵空蕩蕩的冇有靈魂,她像是在問他,又像是自言自語:“你又是誰呢?我又是誰?”

看著她呆滯木然的模樣,月弄寒心痛如絞,她這副模樣顯然是精神狀態已出現了極大的問題,到底是怎樣的打擊,才能讓一個原本樂觀活潑的人變成這樣。

他的聲音仍是很溫柔:“你不是誰,你就是你,是世上最好的姑娘。”

眼神卻銳利的掃向了四周,他的視線一一掃過了冥界的眾人,最後落在了聞人清身上:“我說過,你動誰都可以,就是不能動她!”

聞人清看著他,眼中分辨不出有什麼,歎了口氣道:“我這也是為你好。”

月弄寒冷冷道:“我不需要你對我好。”

聞人清道:“孩子,你的眼睛裡看到的,不該隻是一個女人。”

月弄寒眼中浮現怒色:“抱歉,我的眼裡隻有她,而且,我現在要帶她走,你們要阻我嗎?”

聞人清身邊的洛諾聞言輕顫了一下,柔媚的臉上浮現出一抹複雜的神色,寒驀憂若有所思的看著她。

聞人清凝視著他,好一會兒,才恨鐵不成鋼般歎道:“你為什麼總是這麼任性。”

月弄寒冷哼了一聲,轉身擁著懷中的少女便走。

聞人清手一揮,頓時有人攔在了他麵前,隻聽聞人清道:“你以為你能帶她走出去,既然來了,我看你也彆走了。”

月弄寒扭頭看著他,冰涼的眸子裡一片淡漠。

聞人清道:“你承認也好,不承認也好,我們始終是親人,我做的這一切都是為了你,隻要她加入我們,以你現在的身份地位,他日尋得龍魂,我定能助你取得天下,到時你要什麼樣的絕色佳人會冇有。”

月弄寒冷笑了起來:“我知道你在打什麼主意,可惜我現在已經不是寒月國的三公子了,我已將一切都向我父……向寒月國主表述清楚,你無法再借寒月國的勢去滿足你那一統天下的野心了。”

聞人清臉一黑,長長的鬍鬚無風自舞,指著他道:“小兔崽子,你……你就是個榆木腦袋!”

月弄寒仍是扭頭便走,洛諾閃身到他麵前,急切道:“你真的要同我們作對?”

月弄寒臉上浮現不耐:“罌粟姑娘,請你讓開。”

聞人清怒道:“我看今天誰能走出這裡。”

他的話音剛落,隻聽一陣巨大的“轟隆”聲響起,地麵一陣劇烈搖晃,像是有幾千斤的大石從天而降,狠狠的砸在了地上,連那巨大的阿修羅神像也微微的晃動了一下,幾扇緊閉的石門外咚咚的響了起來,石屑簌簌而落,像是在外麵被強力撞擊著。

一個渾身是血的護衛從阿修羅神像後衝了出來,口中大喊著:“冥王大人,不好了,有人殺進來了,他們從四個方向進攻,毀了我們一大半的機關,我們抵擋不住,兄弟們已經死傷過半了。”

聞人清的臉青一陣白一陣,視線落在蕭藏楓的身上,咬牙切齒道:“臭小子!又是你乾的好事?”

蕭藏楓不置可否,扭頭看著那晃動得越來越劇烈的石門,幾聲巨響過後,那幾道石門由外至內倒塌下來,頓時從門外湧進來了無數黑衣蒙麵的人。

那些黑衣人氣勢凜然,雖然看不見他們的臉,可全身釋放出來的威壓無一不昭示著這是一支精銳部隊。

那些黑衣人走到蕭藏楓麵前,齊齊下跪道:“屬下來遲,請莊主恕罪。”

一個身著血色長衫的長得邪魅無比的男子信步走了進來,笑道:“師弟,師兄這次的速度還可以吧。”

然後他的視線一掃全場,看到蕭藏楓手中已經出鞘的凔淩劍,再看看那一片慘不忍睹的現場,眼睛一眯,嘴角那戲謔的笑轉變為了由衷的讚歎:“這副場景,看來我這是又來晚了,錯過了許多的好戲。”

蕭藏楓正好落在了葉孤影的身邊,縹無一扭頭便看到了她,他咦了一聲,問道:“這位是?”

葉孤影冷冷的看了他兩眼,眼中依舊淡然無緒。

縹無的眼中露出了一絲疑惑,緊接著他便看到了被月弄寒護在懷中的少女,看著她那呆滯木然的模樣,他臉上浮出一抹瞭然的笑,自言自語道:“看來,我真是錯過了許多。”

語氣之間,還頗為失落。

他走到蕭藏楓身邊,聲音中帶著些許責怪道:“師弟,我都說了,讓你不要那麼衝動,你偏不聽,這下好了吧。”

蕭藏楓冇有理他,他轉身看著葉孤影,問道:“葉姑娘,你喜歡風車嗎?”

這冇頭冇腦的一句話讓葉孤影愣住了,她望著他,眼中也是一片茫然。

心頭的迷霧層層撥開,很多東西開始清晰明瞭起來,蕭藏楓的嘴角露出一抹笑,轉身朝另外一個少女走去。

錯了,是他錯了,他冇有認錯人,他隻是認錯了名字,他心中的一直是她,隻有她。

淩汐池看著他朝自己走來,她茫然的側了側頭,努力思索了很久才反應過來那是誰,她不自覺的往月弄寒懷中縮了縮,眼中露出驚恐的神色,無意識的抬起手中的劍指向他:“你……你彆過來。”

蕭藏楓看也不看那把劍,直接往前跨了一大步,鋒利的劍尖頓時冇入了他的身體中。

淩汐池的眸子裡終於有了一點情緒,雖然看起來還是呆呆的,握劍的手卻止不住的顫抖起來。

蕭藏楓抬眸看她:“是不是這樣你才肯冷靜下來聽我說兩句話,那好……”

眼看著他又要往前走,淩汐池像小貓一樣驚呼了一聲,顫抖的眸子中閃過一絲彆樣的情緒,幾乎是下意識的將劍往後一撤。

蕭藏楓終於走到了她的麵前。

月弄寒伸手攔住了他。

蕭藏楓並不看他,伸手隔開了他的手,淡淡道:“這是我和她的事,你攔我的時候,最好想清楚,自己是否有資格攔我。”

他伸手抓住少女的手,硬生生的將她從月弄寒的懷中拉了出來,看著她像個木偶一樣任由他拉著,並冇有反抗,月弄寒的手無聲的縮了回去。

蕭藏楓伸手撫上著她的臉,入手一片冰涼,看著她失神的眸子,感覺到她全身在抑製不住的顫抖,他知道她的意誌力已到極限,也知道現在說什麼都於事無補,可他還是沙啞著聲音道:“從小到大,我不知道什麼叫害怕,可是你,讓我害怕了。”

他頓了頓,接著道:“對不起,是我錯了,冇能一直抓緊你的手,以後再也不會了,我承認來冥界我有私心,我想映證一些事情,我想知道這些年來我心中的那個影子到底是誰,我更想知道……”

他的目光淡淡的掃過了月弄寒,掃過了聞人清,繼續道:“為什麼我的父親會放棄這世上唯一的一份雪舞耀陽的解藥去救一個陌生人,為什麼這個陌生人會和我的父親中一樣的毒!”

月弄寒臉上閃過了一抹痛色,雙手在身側死死的握成拳頭,像是控製不住情緒的波動全身微微顫抖著。

淩汐池仍然冇有焦距的看著他。

蕭藏楓的目光又落回到了她的身上,語氣溫柔了下來:“不過,這些都不重要了,重要的是,我終於知道,我心中的人一直是你,唯有你,不管你是淩汐池也好,還是葉孤尋也好,除了你,再也冇有彆人。”

一行淚水終於從少女中的眼眶中滾落。

蕭藏楓伸手替她擦去臉上的淚水,手緩緩的移到了她的後背上,將她按在了他的懷中。

他擁著她,屏住了呼吸,像擁著一個易碎的精緻木偶,一舉一動都小心翼翼,在所有人的視線下,他埋頭在少女唇上落下了一吻,在她耳邊輕聲道:“我知道你現在很痛苦,但這一切很快會過去。”

“你的因果,我來替你扛。”

少女抬頭看他,他亦深深的回望著她,然後,他右手指力一凝,在她的穴位上輕輕一拂,少女終於在他懷中沉睡過去。

蕭藏楓的手撫過她蒼白的麵容,替她理了理淩亂的髮絲,一遍一遍用手指描繪她的輪廓,直到將她此刻的模樣印刻到了自己的靈魂深處,他纔將她橫抱了起來,走到了月弄寒麵前,將她交到了他的手上。

月弄寒不解的看著他。

蕭藏楓道:“我能猜到你與我父親的關係,雖然我很不喜歡你,恨不得親手宰了你,但她現在隻肯讓你接近了她,為了她,我願意再與你合作一次。”

月弄寒的眉頭挑了起來。

蕭藏楓的視線落在了場上的每一個人身上,陰冷的殺氣瀰漫而出,他道:“龍魂的訊息一旦傳出去,她將永無寧日,所以,今天場上的人,一個也不能走。”

月弄寒知道他要做什麼,點了點頭,將懷中的少女橫抱起來,轉身便走。

蕭藏楓的聲音在他身後響了起來:“聽著,這次我允許你帶走她,僅此一次而已。”

聞人清怒道:“放肆,我讓你們走了嗎?”

蕭藏楓冷冷的看著他,像是在看著一個死人:“從現在開始,今日這場屠魔大會,由我來主宰,我今日,便要屠儘你們這些陰間裡的惡魔。”

聞人清哈哈的大笑了起來:“蕭藏楓,你以為冥界是什麼地方,會容你放肆。”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