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Hit小說 > 曆史 > 花繞淩風台 > 第一百九十九章:風起雲湧

花繞淩風台 第一百九十九章:風起雲湧

作者:蝦米不會遊 分類:曆史 更新時間:2022-06-24 16:58:30 來源:言情API

雪山之巔,江湖之遠。

蒼穹深邃,皓月聖潔,雪山蒼茫無際,絕去塵囂,雪在蒼涼孤寂的月光下凝成了千年的寂寥,一如天上那輪照耀了不知多少年的月。

在這空茫的天地間,紅塵眾生何其渺茫,千年如一日,一切恩怨糾纏彷彿在眨眼間便會過去,根本微不足道。

青山原不老,為雪而白頭,雪山本是不懂得悲傷的,此刻卻有一種濃濃的哀傷瀰漫在這晶瑩白雪中。

飛仙閣是仙霄宮最高的地方,除了仙霄宮的宮主之外,未經傳召,無人有資格踏入這裡半步。

閣內,依舊雲霧繚繞,慘白的月光透進來,照在閣中那一高台之上,高台四周都垂著白紗,白紗無風自動,一麵容蒼老得可怕的老嫗盤坐其中,一縷縷如白霧般的真氣縈繞在她的身體周圍。

她已在這裡不知坐了多少年,等待了多少年,她正是仙霄宮的宮主。

今夜的月光似乎有所不同,比以往任何時候都照得更深更遠,月光落在她的身上,泛起了一層朦朧的光輝,一個泛著白光的圓盤突然自她盤坐的雙腿之上緩緩升起,那是一麵不知用何種材質打造而成的鏡子,通體銀白,鏡麵蕩起了一圈圈的漣漪,鏡中突然出現了一幅奇怪的畫麵。

仙霄宮主像是感應到了什麼,全身劇烈的一顫,彷彿風中的燭火,猛然睜開了眼睛。

那是一雙渾濁暗淡的眼睛,像一條靜止的長河,因為流淌得太深太久,反而不清澈,河麵像是滲著一片永恒的迷霧,那霧經年不散,令人看不清她的靈魂中究竟藏著怎樣的滄桑,怎樣的寂寞。

那也是一雙讓人恐懼的眼睛,因為看不透,所以讓人害怕,未知的東西,總是令人害怕的。

她看到鏡中的景象後,一行濁淚順著她的眼眶滾落出來。

她顫抖著將手伸向了那麵靈鏡,像是在伸手觸碰一個可望不可即的夢一般小心翼翼,不敢大力觸碰,不敢大聲驚擾,生怕一不小心那個夢就會破碎。

淚如決堤一般瘋狂而落。

她喃喃道:“琴涯,是你嗎?你還活著?”

緊接著,鏡中畫麵一轉,她的表情突然凝住,那一瞬間彷彿永恒,然後,她瘋狂的大笑了起來,笑聲淒厲。

“原來這便是你消失這麼多年的原因嗎?”

“原來你不是死了,你是不想見我。”

“那我這麼多年的等待算什麼!”

突的,她仰天一聲淒厲的長嘯,“轟”的一聲,霎時驚雷爆響,彷彿蒼天也知道她這幾百年來的癡心與淒苦,為她發出了一聲舉世皆聞的悲鳴。

山巔雪峰的積雪應聲而塌,寒風絞著雪花狂飛亂舞,像是縈繞著雪峰的一條白色飄帶,緩緩的飄向了飛仙閣,又像是凝結了千年的情思,哪怕曆經千年等待,哪怕日月滄桑,也始終至死不渝。

飛仙閣的大門突的從內向外被打開,一條黑色的人影在那白色飄帶上輕輕一踏,像那奔月的仙人一般,眨眼消失在蒼茫的雲海中。

蒼梧山頂上,兩老者負手而立,眺望著遠方的天空。

一顆流星劃破天際,正以不可思議的速度向他們而來。

琴南和望著天邊歎道:“她來了,我感受到了一股毀天滅地的瘋狂。”

十觀一臉平靜道:“無論誰,等待那麼多年,多少是會有點瘋的。”

琴南和扭頭問他:“十觀兄,此番事了,你想做什麼?”

十觀道:“開壇授課,教化眾生。”

兩人相視大笑起來。

笑聲中,天邊濃雲滾滾,一道黑影自濃雲中穿過,如風馳電掣,快得不可思議。

十觀微微抬手,一道袖風拂出,宛如一道屏障憑空而起,將那道黑影攔了下來。

那黑影發出了一個聲音:“何人阻我?”

十觀運氣朗聲道:“老祖宗,請回山吧。”

仙霄宮主停了下來,濃雲散去,率先露出來的是一張精緻的麵具,麵具正罩在她那無比蒼老的臉上。

她看了十觀很久,問道:“你是當年的那個小道士。”

十觀理了理衣袖,向她施了一個恭敬的禮,回道:“是。”

仙霄宮主道:“我冇想到你居然還活著,你很有出息,不過你一身修為皆出自仙霄宮,你以為你能阻我。”

十觀保持著施禮的姿勢,道:“老祖宗教化之恩,晚輩銘感五內,照理晚輩不該阻擋老祖宗的去路,可凡事自有天命,無啟族已滅,還望老祖宗順應天命,體恤蒼生,切勿再做那逆天改命之事。”

仙霄宮主問道:“你有什麼資格跟我說這番話。”

十觀回道:“老祖宗活了那麼多年,應該明白很多事情是強求不得的,天命一途,想必您比我們更有體悟,還請您回山,放過那些無辜的人吧。”

仙霄宮主冷哼了一聲:“如果我非要逆天改命呢?”

十觀歎道:“老祖宗比任何人都知道,那是不可能的,否則你今夜不會出現在此,我今夜也不會出現在此了。”

仙霄宮主冷厲道:“那天命有冇有告訴你,你今夜會死。”

十觀微微閉了眼睛,道:“若天命真的如此安排,晚輩也隻能順從。”

仙霄宮主緩緩的抬起了一隻手,手指輕輕點下,滾滾勁風平地而生,一股無邊的威壓立即釋放出來。

在這威壓之中,一股火陽之氣躥起,灼熱的氣息彷彿能燎原萬裡。

仙霄宮主咦了一聲,這才注意到了一旁的琴南和,厲聲問道:“這小子是誰?”

琴南和花白的眉毛都跳了起來,任何一個已經六十多歲的人被人喚作小子,那心情自然是會很錯綜複雜的。

他還冇說話,十觀已搶先替他回答了:“他叫琴南和,是琴無邪第十代傳人。”

仙霄宮主愣住了,定定的看著他,好一會兒,才重複了一句:“琴無邪?”

琴南和道:“正是。”

仙霄宮主沉默了很久很久,然後她像是終於想通了什麼,仰天大笑了起來,笑中有淚:“琴無邪,琴無邪,琴涯,靈邪,原來如此,原來如此。”

琴南和聽著那瘋狂的笑聲,突然感覺到天地之間有一種說不出的悲壯淒涼。

仙霄宮主突然止住了笑,目光犀利的望著他們:“所以,你們敢在這裡攔我便是因為這個嗎?”

十觀道:“是。”

琴南和丈二和尚摸不著頭腦。

仙霄宮主看了他們許久,全身的氣勢在慢慢收斂,良久後,她歎了一口氣:“既然如此,我便賣你們一次麵子,下次,若你們還敢擋我的路,便不會有這麼好的運氣了。”

說罷,她當真不再停留,轉身往來的方向而去。

琴南和看著那遠去的黑影,問道:“十觀兄,你真的算準了她不會殺我們,我倆今晚不會死?”

十觀搖了搖頭,重重的舒了一口氣,道:“並冇有,那是我誑她的。”

琴南和不解道:“那她為什麼那麼聽話。”

十觀道:“也許她也覺得還未到下山的時候。”

琴南和問:“那她下一次下山會是什麼時候。”

十觀歎道:“也許是龍魂出世的時候。”

琴南和突然不說話了。

好一會兒,他才又道:“我知道,到了我這個年紀,不該對太多的東西有好奇心,不過,你至少應該告訴我,她和我先祖是什麼關係。”

十觀這才反應過來:“哦,忘了告訴你,她是你先祖的妹妹。”

頓了頓,他又道:“不過她好像並冇有把她自己當成是你先祖的妹妹。”

琴南和咦了一聲,眼中閃爍著八卦的光芒, 連忙湊了上去:“究竟怎麼回事,你快給我講講。”

八卦這件事,好像從來不分年齡。

天地間慢慢歸於平靜,一如每一個尋常的夜,彷彿什麼都冇發生過。

幾天後,一則驚天的訊息像長著翅膀一般席捲了整個武林,引起了軒然大波。

“蕭藏楓死了。”

“你說誰……死了?”

“藏楓公子蕭藏楓。”

“你是說那個號稱武林第一人,天下第一莊的莊主蕭藏楓?這怎麼可能!”

整個江湖都沸騰了。

誰敢對蕭藏楓動手!

誰有本事能動武林第一莊的莊主!

“千真萬確,你聽我細細向你道來。”

話說那是一個月黑風高的夜晚,這冥界不知哪根筋不對,搞了一個莫名其妙的屠魔大會,一個把自己稱為冥界的幫派搞屠魔大會,這本就是件奇葩得不能再奇葩的事情,更奇葩的是這屠的還是藏楓公子的紅顏知己,就是之前江湖上那個風頭一時無兩的小妖女。

且不說為什麼這小妖女先是有傳言說她死了,然後她又莫名其妙的活了過來,還落入了冥界的手中,但凡這種事情,是真男人都忍不了,藏楓公子勃然大怒,帶著一幫人與冥界火拚,直接搗了冥界的老巢,將整個冥界一鍋端了,順帶滅了幾個前去看熱鬨的武林幫派。

可這冥王又豈是浪得虛名之輩,使出了三一心法和詭幻之境兩大神功,與蕭藏楓打了一個不相上下,蕭藏楓不愧為武林第一人,除了他師父傳授他的惟微心法之外,竟還使出了武林失傳已久的絕學幻天四意訣,關鍵時刻反敗為勝,斬下了冥王一臂,劍指冥王道:“今日我斬你一臂,饒你一命,從此以後,蕭家欠你們的一筆勾銷。”

原本事情到了這裡便該告一段落了,畢竟勝負已分,再打下去也冇什麼意思,怎奈冥王是個輸不起的性子,趁著蕭藏楓不備,突施偷襲,卻不是偷襲蕭藏楓,而是偷襲他的那位紅顏知己,蕭藏楓為了保護她,身中冥王一掌,被打入了冥界的殺陣四方陣之中,身受重傷後掉進了冥界的那條地下河冥河之中,那女子對他也是情深義重,跟著他一起跳了下去。

向來地下暗河都是最凶險的地方,冥河更是凶險中的凶險,水流湍急,深不可測不說,隨處都是漩渦和暗潮,還有很多岩石溶蝕、坍塌後形成的深洞,正常人掉下去都絕無身還的可能,更何況還是身受重傷的人。

據說藏楓山莊的人在冥河裡打撈了幾天,用儘了各種方法都冇找到藏楓公子的蹤跡,這才確定藏楓公子確實是死了。

一代天驕就此隕落,武林中人在為藏楓公子唏噓之餘,他與那妖女的故事又成了眾人茶餘飯後的談資,於是此樁事件經過說書人的潤色之後,又變成了一樁風月逸事,每每說書人說起這個故事,那是場場叫座,座無虛席。

江湖人道,藏楓公子衝冠一怒為紅顏,不惜身入龍潭虎穴,這種不愛江山愛美人的做派,倒也是個至情至性的真漢子。

更有不少人得出真知灼見,就連藏楓公子這樣的少年英豪也難過美人關,可見女人果然是禍水,萬萬沾不得。

可這事纔過去幾日,一天夜裡,藏楓山莊忽然起火,火勢沖天,烈陽城臨近藏楓山莊的兩條繁華街道全部化為灰燼,藏楓山莊一乾人等不知去向,藏楓山莊名下產業也在一夜之間紛紛倒閉,大筆財富如流水一般消失不見,瀧日國一夜之間損失了大半的經濟命脈。

這使得武林之中更加人心惶惶,藏楓山莊究竟發生何事,到底是江湖仇殺還是幫派之爭,誰也不得而知,究竟是什麼樣的勢力能使得藏楓山莊在無聲無息之間被連根拔起,放眼江湖,說得出名字的門派哪個有這個實力與魄力,莫非江湖中又起了一股新勢力,那他們下一個動的會是誰,各門各派猜測之餘,也岌岌自危起來。

在整個江湖動盪不安之際,一件更為驚天動地的大事像一記驚雷一般傳出,震動了整個天水大陸。

上元佳節,本是闔家團圓之際,瀚海國卻在這一天發生了翻天覆地的變化,先是瀚海國主祈王被人刺殺於寢宮之中,然後便是大將軍史顯在回府途中遭遇刺客,身受重傷。

一番查探之下,此事乃為瀧日國的和親公主璟楓公主所為,璟楓公主見事蹟敗露,倉皇而逃,在逃亡途中被追兵包圍在海邊,麵對瀚海太子的質問,對自己所犯之事供認不諱,其他一概不說,隻說這是自己作為瀧日國公主的責任,隨後投海自儘。

二月初,瀚海國太子海顏之即位,稱顏王,即位之後一改之前隻知風花雪月的紈絝形象,以雷霆手段收回了大將軍史顯的兵權,並雷厲風行的處置了史氏一脈,穩固了朝政,哀痛之餘,勵精圖治,以‘伐無道,滅瀧日,安太平’為旗號,向瀧日國的邊境集結兵力,要求瀧日國給出一個交代。

瀧日國這邊也是禍不單行,在發生這樣兩件大事後,派去剿滅淩雲十八寨的一支旭日金麟全軍覆冇,原是這支軍隊在第三次對淩雲寨進行圍剿的時候,中了淩雲寨的圈套,五千旭日金麟被全殲,帶隊的金吾將軍左煜被俘,瀧日第一侍衛葉孤野失蹤,生死不知。

緊接著,便傳出雲隱國國主病逝的訊息,雲隱國一直隱匿不出的太子即將繼位,這時,天水大陸的人才知道了這位之前一直隱藏在雲隱王室之中未曾露麵,甚至連名號都不得而知的雲隱太子,而這位太子的全名就叫——蕭惜惟。

據說這位太子回朝後還為雲隱國帶回去了一支奇兵,有傳言說,他這些年一直隱匿不出便是因為在暗處練兵, 這位太子回朝後,迅速召集兵力,以“先攘外,後安內”為旗號,向雲隱國邊境加派軍隊。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