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Hit小說 > 曆史 > 花繞淩風台 > 第二章:血域魔潭

花繞淩風台 第二章:血域魔潭

作者:蝦米不會遊 分類:曆史 更新時間:2022-06-24 16:58:30 來源:言情API

血域魔潭其實冇有血,是一個不大不小的湖泊,隻因湖泊周圍方圓百裡都長著一種血紅色的花,花開時淒豔異常,乍一看像是被血染紅了一樣,故稱血域魔潭。

此花乃是一種毒花,名喚六道輪迴,據說六道輪迴劇毒無比,大量吸入此花的花香後,便會陷入癲狂,如墮輪迴煉獄。

這裡曾經是無啟族的聖地,卻不想,一朝毀於一場大地震中,地震造成了地麵塌陷,地心岩漿噴湧,無啟族千餘人口都死在那場地震當中,之後塌陷的地方就形成了一個血湖,一年以後,血潭四周開始長出了一種毒花,也就是六道輪迴。

無啟族當時的族長無奈,隻得帶著自己的族人再一次遷徙到了另一個地方生存,卻不想還不到百年,無啟族便再次麵臨滅族之災。

此時的六道輪迴已被大火燒得乾乾淨淨,地上還橫七豎八的倒著無數具屍體,死狀淒慘無比,像是中毒而死,看那服飾打扮,因是被強行驅趕而來處理這六道輪迴的無啟族人。

血域魔潭現在隻剩下一個血湖了,一眼看去,隻見那湖上搭建了一座高台,上麵設有神壇,神壇上供奉著一塊石板,石板上雕刻著一朵繁密複雜的花,如環無端一般周而複始,生生不息。

那便是無啟族殘破的圖騰——輪迴之花。

血域魔潭的湖水似乎更紅了,紅得有些詭異,湖裡密密麻麻的漂浮著成百上千具屍體,濃烈的血腥味引來一大群禿鷲在空中盤旋,因是忌憚著下麪人數眾多遲遲不敢降落下來。

高台之上,有一個人影負手而立,此人麵容年約五十左右,髮鬚皆白,他望著潭水中一層疊一層的屍體,神色一片漠然,眼神卻彷彿是碧綠色的,帶著一種陰毒的瘋狂。

老族長一下囚車便看見此番人間慘劇,被氣得渾身劇烈顫抖,再也掩飾不住心中的憤怒,痛罵道:“東方寂你這畜生,行此傷天害理之事,簡直天理不容,還敢妄想長生。”

被喚作東方寂的男子回頭看著老族長,竟露出熱情的笑意,像是在歡迎遠道而來的貴客一般,忙迎了上來,語氣如同他的笑容一般熱情洋溢:“哎呀,老族長,終於又見麵了,一路舟車勞頓辛苦了。”

說罷,他抬頭看天,激動得有些口齒不清:“來得好啊,來得好啊,天象所示,今天會出現天狗食日,這些天,我翻閱你們無啟族的古籍,古籍中記載著天狗食日就是你們無啟族的大日子,傳說天狗食日之際便是輪迴花開之時,你看,這裡死了那麼多的無啟族人,你快快啟動輪迴之花讓他們死而複生吧。”

老族長順著東方寂手指向的方向看去,看著那些死不瞑目的族人,在看看麵前激動到有些癲狂的老人,有些不可置信,眼前之人用著最平和的語氣說著最狠毒的話,彷彿這成百上千條人命在他的眼裡連草芥都不如。

“你這個瘋子,無啟族從冇有什麼死而複生之法,你……你……你……”

東方寂已走到老族長的麵前,還很熱情的拉住了他的手,語氣依然平和道:“怎麼會呢,古籍記載無啟族天生具有長生不死的神能,隻要有輪迴之花在,你們便可生生不滅,這不你們族裡的那個小姑娘就是最好的例子嗎?來人,將那小女孩帶上來。”

老族長髮狂道:“畜生,我要殺了你,你不得好死!”

很快,昏迷不醒的小女孩便被帶到了東方寂的麵前,東方寂眉頭一皺,他身邊的一個黃金戰士會意,一盆冷水潑在了小女孩的臉上。

虛弱的小女孩悠悠醒轉,一抬眼便看到一個白鬍子老頭慈祥的看著她,笑眯眯的問道:“小姑娘,告訴爺爺,你到底叫什麼名字。”

老族長的臉色劇變。

小女孩此時有些神誌不清,迷迷糊糊的答道:“我叫葉孤尋。”

東方寂搖了搖頭,佯裝生氣道:“小朋友不能撒謊,明明你上次纔跟我說你叫葉孤影。”

小女孩依舊迷迷糊糊道:“我是葉孤尋,葉孤影是我的姐姐。”

東方寂又問道:“那你的姐姐呢?”

小女孩道:“姐姐?我已經很長時間冇有見過姐姐了,姐姐已經死了。”

老族長嘴唇動了動,無奈的閉上了眼睛。

東方寂得意的看了老族長一眼,突然斂住了神色,手一揮,旁邊的人會意,將那小女孩拖上了祭台。

與此同時,那一群被押送而來的無啟族族人也被押上了祭台。

族人們冇有反抗,前幾日還有的悲泣聲也消失不見,如同行屍走肉一般被帶上了祭台,連日來遭逢劇變,原本美好祥和的家園一朝被毀,族中的大好男兒們英勇戰死,剩下的老弱婦孺無力抵抗,隻得乖乖認命,任人宰割。

東方寂道:“老族長,陰陽雙生,一體兩魂,我相信冇有人會比你更懂這意味著什麼,告訴我,怎樣才能啟動輪迴之花,怎樣才能獲得長生秘術?”

老族長目光一一掃過被迫跪在祭台上的族人,湖泊裡堆積如山的屍體,最後目光定格在被固定在輪迴之花圖騰上的小女孩,一腔悲憤無處發泄,氣急之下一口血噴湧而出。

天光突然暗了下來,一團黑雲漸漸向太陽靠近,東方寂抬頭看了看天,臉上突然出現莫名的狂喜,大笑道:“好!好!天狗食日終於來了,動手!”

一名祭師模樣裝扮的人聽令走上了高台,在經過了一番繁複的祭祀之後,那名祭師從供奉的神台上拿下了一柄匕首,幾乎冇有半分猶豫,一刀狠狠的紮進了小女孩的胸膛。

已近昏迷的小女孩被這劇痛刺激得清醒過來,像隻虛弱的小貓一樣發出了一聲淒厲的慘叫。

“疼啊………………”

鮮血順著匕首流出,緩緩的流淌到她身下的輪迴之花圖騰上,原本就淒豔神秘的花朵顯得更加詭異了。

小女孩疼得不停的掙紮,那祭師隻得騰出一隻手狠狠的按住她,另一隻手狠狠的執著匕首,臉上的表情猙獰而又凶狠,彷彿在他手下的不是一個活生生的人,倒像是一隻任人宰割的小貓小狗一般。

眼看小女孩的慘呼聲越來越弱,一個小小的人影突然從無啟族人的人群中躥出,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勢衝了上來,狠狠的推開了那名祭師,不知使了什麼手法,一併將匕首奪了過來。

他像隻老母雞一般護在了小女孩的麵前,手中帶血的匕首指向逐漸向他圍上來的黃金戰士,像隻受傷的小豹子一樣,惡狠狠道:“不許你們傷害我妹妹。”

那祭師武功不弱,因不設防被偷襲得手,定睛一看對方卻是個小孩,不由得怒火中燒,反手一掌攻了上來,口中還罵罵咧咧道:“小雜種,你找死!”

誰知那小男孩年紀雖小,功夫卻練得不錯,以匕首作劍,一招便化解了他的掌法,隨後還反攻了出了四五招,一手劍法練得出神入化,隱有大家風範,祭師一時竟拿他不得。

小男孩一出手,那群本來已經沉默赴死的無啟族人突然爆發,趁這一亂,竟全部奮起反抗,殺了那些黃金戰士一個措手不及,祭台之上一時混亂起來,廝殺慘叫聲不絕於耳。

祭台上的小姑娘疼得麵容抽搐,看著眼前不時晃過的刀光劍影,聽著耳畔傳來的陣陣血肉模糊的聲音,偶有溫熱的鮮血灑在她的臉上,她開始奮力狂掙起來,可是,卻依舊動彈不得。

她的眼中倒映著身前為了她浴血奮戰的小男孩,口中喃喃道:“哥哥,哥哥!”

小男孩雖勇猛,可畢竟還年輕,一個不防被祭師逮到了機會,那祭師凝聚掌力一掌印在了小男孩的身上,小男孩被這極霸道的掌力擊向了空中。

小女孩目眥欲裂的看著他,想要伸手拉住他,他無力的向小女孩遙伸出手,口中喃喃道:“對不起,哥哥不能再保護你們了。”

然後他便像隻斷了翅膀的鳥一般重重的跌進了飄滿屍首的湖泊中不知死活。

小女孩的喉嚨裡發出一聲淒厲的慘叫:“不要啊……哥!”

這慘叫聲極悲極痛極淩厲,竟引來了在半空中盤旋的禿鷲的嘶聲嘹唳,彷彿在為這場人間慘劇悲鳴!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