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Hit小說 > 曆史 > 花繞淩風台 > 第二百零一章:謝虛頤

花繞淩風台 第二百零一章:謝虛頤

作者:蝦米不會遊 分類:曆史 更新時間:2022-06-24 16:58:30 來源:言情API

唐漸依在水中如同一條靈巧的美人魚,晶瑩的水珠從她瑩白的俏臉上滾落而下,她看起來是那樣朝氣勃勃。

此時日頭正盛,陽光直射而下,水花飛濺間,折射出一道絢麗的彩虹。

淩汐池怔怔的仰頭看著,唇角終於露出了一抹笑意,眼角卻有淚水滾落出來。

月弄寒也跟著笑了起來,滿眼都是數不儘的溫柔。

他知道她已經重新振作了起來。

唐漸依伸手將臉上的水珠一抹,得意的笑道:“怎麼樣,置之死地而後生的感覺不錯吧,這個地方雖然不一定能摔死人,但也不是所有人都有勇氣跳的,整個淩雲寨就我一個人敢從上麵跳下來。”

月弄寒看著她由衷道謝:“多謝你了,唐姑娘。”

唐漸依斜睨了他一眼:“我又不是幫你,要你道什麼謝。”

月弄寒笑道:“謝你這份古道熱腸,不是所有姑娘都像你這樣敢想敢做的。”

唐漸依眼睛一亮,像清澈的水晶。

淩汐池看著月弄寒,哆嗦著說不出話來:“你……還……號稱……就敢……跳……笨死了……”

春寒料峭,潭水還是刺骨的冰涼,見她上下牙床直髮抖,月弄寒連忙帶著她遊上了岸。

直到三人都上了岸以後,月弄寒仍覺得自己是在做夢。

他伸手拉著她的手,不敢相信的問道:“你……”

淩汐池手指放在唇邊輕輕的噓了一聲,視線落在了山間的一片新綠之上,終於開口說了這麼多天以來的第一句完整的話:“彆說話,你看,春天來了。”

月弄寒順著她的視線看了過去,整片山上都是新抽的嫩芽,微風拂過時,漾起一片清新的綠波,鳥兒在樹上嘰嘰喳喳的叫著,處處都是勃勃生機。

他彷彿這才發現,原來春天真的來了。

原來春天是這樣美的一個季節,原來綠色代表的是生命,是希望。

淩汐池望了遠山很久,又將視線落回到眼前一身狼狽卻難掩清雅風姿的青年身上,也不知是疲憊,還是喜悅,嗓子一片乾澀,縱然千言萬語湧上嘴邊,卻說不出一句話來。

數個日夜的不眠不休,不吃不喝,早已用儘了她的體力,若非賴著渾厚的內力,她根本撐不到現在,現在她終於肯放過自己,疲憊、饑餓、寒冷等各項身體機能全部回來了。

她斷斷續續道:“冷……餓……困。”

說完這些後,她乾脆利落的暈了過去。

月弄寒見她暈過去,急忙將她抱回了小木屋。

唐漸依替她換好了乾淨的衣服,才走出門去,看到遠遠的守在外麵的月弄寒,忍不住道:“你倒是個難得的正人君子。”

月弄寒走上前來,問道:“她怎麼樣了?”

唐漸依道:“彆擔心,她就是太累了需要休息而已,我保證她隻要好好睡一覺,再好好吃一頓,立馬生龍活虎起來。”

月弄寒想了想,還是衝她道:“麻煩唐姑娘還是替我找一個大夫來給她瞧瞧。”

唐漸依笑了起來,眼睛像輪彎彎的月亮,連連擺手道:“不麻煩,不麻煩,恰好幾日前寨裡來了一位姓謝的大夫,是我二叔從山下帶回來的,我這就去讓他來給她瞧瞧。”

月弄寒朝她微微頷首:“多謝姑娘。”

唐漸依不滿道:“一會兒功夫你說了多少個謝謝了,你能不能彆老說多謝啊,你們現在既然身在淩雲寨,就是我們寨裡的兄弟,以後我們便是一家人了,彆老說這樣見外的話。”

月弄寒的臉色微微變了變,急道:“唐姑娘,我不是……”

唐漸依抬手止住他的話:“我知道你要說什麼,你想說你不是淩雲寨的人是不是,你是不是看不起我們是山賊出身,不屑與我們為伍。”

月弄寒道:“唐姑娘,你誤會了。”

唐漸依自顧自道:“山賊有什麼不好,總有一天,你會知道,我們這些山賊比山下那些道貌岸然的偽君子有情有義多了,我們恨就是恨,愛就是愛,討厭就是討厭,纔不會兩麵三刀,做那背後害人的事。”

月弄寒斬釘截鐵道:“我相信。”

唐漸依抬眸看他:“你真的相信?”

月弄寒笑道:“唐姑娘坦率熱忱,世間少有人及。”

看著他認真的笑容,唐漸依臉一紅,囁嚅著道:“你……你真的這麼以為。”

月弄寒點了點頭。

唐漸依急切道:“那你怎麼不搬到寨子中跟我們一起住?”

月弄寒的目光落在屋中,眼神刹那間變得溫柔似水:“唐姑娘,你也看見了,她的情況需要靜養。”

唐漸依哦了一聲,臉上佈滿了失望,然後她又像想起了什麼,揚著臉一臉期待的看著他:“那等她好了以後你們搬下來和我們一起住好嗎?”

月弄寒笑了,問道:“姑娘為何非要我們搬到寨中去住呢?”

唐漸依毫不猶豫道:“因為我喜歡你們呀,我冇有兄弟姐妹,寨中與我年紀相仿的又太少,我平時其實也是很寂寞的,況且……況且……”

月弄寒看著她欲言又止的模樣,像是明白了什麼,問道:“唐姑娘,你是不是有什麼話要對我說。”

唐漸依見他拆穿,也不再拐彎抹角,她兩個手指頭碰著,不好意思道:“其實是我娘看你滅了……覺得你是一個很有作為的人,你的那些事蹟我們也聽過,這次我們殲滅了瀧日國的五千精兵,這個梁子算是結大了,難保他們不會再一次集結大軍圍剿我們,我們淩雲寨正是需要你這樣的人才,我娘她想……”

月弄寒明白了她的意思,歎了一口氣道:“唐姑娘,你知道那是不可能的,我當時幫你們,是不忍淩雲寨就此毀於一旦,除此之外,彆無其他。”

唐漸依一張臉漲得通紅,氣得嘟起了嘴,急道:“你剛纔還說不是看不起我們,說白了,你還是不想和山賊為伍是不是?”

月弄寒無奈道:“唐姑娘,你該知道,無論如何,名義上我都是寒月國的三公子,這點永遠都不會變,我插手你們與瀧日國的衝突已是不該,怎可再……”

唐漸依道:“可你,可你明明……”

月弄寒的臉色一黯,低聲道:“唐姑娘,在下言儘於此,還請姑娘見諒,若是有什麼失禮之處惹得姑娘不悅,我們會即刻離開淩雲寨。”

唐漸依急道:“不願意就不願意嘛,我們又冇有逼你,好了,不說了,你們就安心住在這裡,那些話就當我冇有說過吧。”

月弄寒衝她微微頷首,突然他像是又想到了什麼,對著唐漸依道:“唐姑娘,雖然在下並冇有資格乾涉你們淩雲寨的內務,但是你們擒獲的那個小將軍,還望唐姑娘多加照拂,萬萬不要讓他被人折辱了。”

唐漸依氣紅了臉:“你彆提那個王八蛋,自從你說不要傷害他,我天天好吃好喝的供著他,他不領情就算了,還給我蹬鼻子上臉,不是好肉他不吃,不是好酒他不喝,就差冇讓我再給他送兩個姑娘去了。”

月弄寒一時語塞:“這……”

他想了想又道:“其實你也不用這麼遷就他。”

唐漸依氣得牙癢癢的,轉身摩拳擦掌的就要走。

月弄寒連忙喚住她:“唐姑娘,你這是要……”

唐漸依頭也不回道:“生氣了,找人出氣去。”

過了一會兒,她又道:“你回去吧,我會把大夫給你送上來的。”

謝虛頤剛走到山上的小木屋前,首先映入眼簾的是一樹開得正燦爛的杏花,花白勝雪。

花樹下一個身著白衣的男子正在聚精會神的煮粥。

白衣亦勝雪,溫潤乾淨到極致,就像是掛於九霄的一輪明月,高貴雍容,帶著些蕭索,帶著些寂寞,又帶著幾分灑脫,看起來似近在眼前,伸手就能觸碰到,可若真想走近,它卻永遠遙不可及。

他的表情極為認真,好似眼前這碗粥的重要程度對他而言不亞於正在處理一樁國家大事。

那雙手,那樣的風度,是應該坐於朝堂之上指點江山的,不應該囿於眼前的一碗粥,可他偏偏就是在煮一碗粥。

謝虛頤隻瞧了一眼,就知道那碗粥肯定不會難喝,因為用了心的東西往往不會差到哪裡去。

月弄寒感覺到了一股異樣的眼神,扭頭看去。

隻見一個男子站在他的身後,身著一件半新不舊的青衣,身姿挺拔如一竿修竹,一雙眼睛如水般明澈,雖說是在淡淡的看人,卻有一種說不出的靈慧,裡麵蘊藏著波瀾不驚,從容淡定。

月弄寒看著他,心中升起一種莫名的感覺,那種感覺很奇怪,明明隻是第一次見到眼前的這個人,卻好似見到了相交多年的知己。

謝虛頤同他對視了一會兒,才道:“我是大夫,少寨主說這裡有位病人,讓我來看看。”

月弄寒用手中的帕子擦了擦手,纔將他帶至了屋內。

謝虛頤隻看了床上的少女一眼,便感受到了她體內澎湃的真氣正在流轉,他眼中閃過了一絲訝異,伸手替少女把了把脈,道:“她的病不需要我看了。”

月弄寒問道:“真的冇什麼大礙嗎?”

謝虛頤扭頭看著他,極為認真道:“她現在隻需要一味藥。”

月弄寒挑了挑眉頭:“什麼藥?”

謝虛頤伸手指著那鍋正在煮著的粥,又道:“或許你可以多準備一點。”

眼看謝虛頤正要離去,身後突然響起了月弄寒的聲音:“你不是一個大夫。”

謝虛頤扭頭看他:“治病救人,我不是大夫是什麼?”

月弄寒道:“兄台的氣度,這小小的寨子是容不下的。”

謝虛頤笑道:“可我偏偏就是一個大夫。”

月弄寒問道:“不知兄台主治何症。”

謝虛頤回道:“醫人醫心。”

“兄台貴姓。”

“免貴姓謝。”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