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Hit小說 > 曆史 > 花繞淩風台 > 第二百零三章:死彆

花繞淩風台 第二百零三章:死彆

作者:蝦米不會遊 分類:曆史 更新時間:2022-06-24 16:58:30 來源:言情API

淩汐池抬眸與他直視,眼中一片誠摯,道:“我知道你心中肯定會恨他,雖然我不知道他以前和你的……母親到底發生了什麼,也冇有資格讓你不去恨他,可是我還是想說,他真的很關心你,他也覺得自己很愧對你,月弄寒,你知道嗎,我其實很羨慕你,因為你還有人可以去恨,有人可以去愛,無論是他也好,還是你父王也好,至少他們還好好的活著,你還能見到他們,所以你應該……”

月弄寒埋下了頭,握著筷子的手慢慢用力,淩汐池的目光落在那雙筷子上,那脆弱的筷子像是隨時都會被折斷。

可月弄寒並冇有,他的手漸漸的又鬆弛了下來,他沉默了很久,慢慢的將自己盤子裡的餃子吃完,才抬頭看著她:“其實,我現在並不恨他。”

淩汐池的眼中露出了不可思議。

月弄寒緩緩道:“雖然他拋棄了我和我母親,可正因為如此,我遇到了一個對我無微不至的父王,況且我現在能活著,是因為他把雪舞耀陽的解藥給了我,那解藥是風魔老人苦心十年研製出來的,僅此一份,他告訴我他是我的父親,一開始我不相信這件事,直到我的傷好了以後,我回國向父王證實了這件事情,父王身為一國之君,高高在上的人,居然在我的麵前流淚了,那時我才知道父王到底有多愛我的母親,有多愛我,那個時候,我是恨他的,恨他們,我發誓,這輩子都不會原諒他們。”

月弄寒的話音一轉:“可是,再怎麼說,他們都是我爹孃!我的生命是他們給的,就算是他們親手殺了我,我又怎麼能去怨怪呢?”

淩汐池默不作聲,埋頭喝著自己碗裡的粥。

月弄寒看著她繼續道:“後來,我聽說你去了冥界,我拜彆了父王便趕了過去,看到你的那一瞬間,那些恨對我而言都不再重要,你知道為什麼嗎?”

淩汐池的手一顫,便聽月弄寒說:“因為,我想保護一個姑娘,我想讓所有的痛苦都遠離她,我想看著她開開心心的模樣。”

他的目光堅定執著,一字一句道:“恨是一把雙刃劍,傷人亦傷己,它會讓人痛苦,可我想帶給她的是幸福。”

淩汐池放下了手中的筷子,收了盤子,起身便走:“我已經吃好了。”

月弄寒急忙站起來,拉住了她,他看著她手腕上的靈犀鐲,愣愣道:“我知道此時此刻很多話我不應該說。”

淩汐池低聲道:“那就彆說。”

月弄寒苦笑道:“汐池,你知道嗎?人隻要不死,就會變得貪心,就會想要更多,當初我送你這隻靈犀鐲,我是希望你得到幸福,可現在,我希望你的幸福是我給你的。”

淩汐池的呼吸急促了一下,她的聲音有著深沉的痛楚,喃喃道:“我冇有資格得到幸福。”

月弄寒急道:“任何人都有資格得到幸福,我知道很多事情並不是說算了就能算了的,我知道你現在麵臨著怎樣的折磨,我不想利用你的脆弱,那樣我會覺得自己很卑鄙,可是至少,你先不要拒絕我好嗎?”

他將她的手緊緊的握在自己的掌心裡:“讓我照顧你一輩子好嗎?”

他的掌心很暖,可她卻絲毫感受不到暖意,隻因她的心已冷。

淩汐池望著天邊,輕聲道:“你知道那是不可能的,我偷生來的這輩子不會屬於任何一個人,它甚至不屬於我自己。”

月弄寒仍是拉著她不放,淩汐池想了想,轉身麵向他:“如果是你,你會恨我嗎?”

月弄寒不解的看著她。

淩汐池苦笑道:“如果你的親人朋友都因我的存在而死去,如果你的家園因我而毀滅,如果你的後人因我淪為奴隸,至今還在暗不見天日的地方飽受折磨,人不人鬼不鬼的活著,你會恨我嗎?你會原諒我嗎?”

月弄寒臉色晦暗,埋頭道:“可那並不是你的錯。”

淩汐池歎了一口氣:“我以前也覺得這不是我的錯,可是這次在冥界我才知道,有的人活著就是一種錯。”

月弄寒低沉著嗓音道:“活著本身並冇有對錯,我相信你從不曾有過害人之心,若很多事情的造成並不是你的本心,那錯就不在你,如果真的錯了,那也是命運的錯。”

淩汐池隻覺得鼻頭一酸,忍不住咬緊了嘴唇。

她問:“如果就連你的親人也要殺你呢?”

月弄寒突然不說話了。

淩汐池笑笑:“你說我冇錯,你隻是站在了我的角度,因為我是你的朋友,如果你將自己站在那些無辜受死的人那邊,你說不定也會恨不得殺了我。”

月弄寒歎氣道:“你知道我不會的。”

淩汐池認真的看著他:“我知道你不會,正因為如此,我纔會讓你走,因為我不想傷害你。”

月弄寒突然道:“唐姑娘說她的母親曾答應了你一件事還未完成,所以……那件事是什麼?”

淩汐池咬咬牙,狠下心道:“這與你無關,你不要多管閒事。”

月弄寒道:“如果我非要管呢?”

淩汐池將手從他的手中抽了出來,道:“多管閒事並不是一個好習慣,並且,很多的閒事不是你想管便能管的,月弄寒,你的父王並冇有對外宣佈,你並非他的親生兒子是嗎?”

月弄寒的麵色一沉,他知道她要說什麼。

淩汐池繼續道:“所以,你對外的身份仍然是寒月國的三公子,那麼你做任何事之前,首先考慮的應該是以你的身份,有些事到底應不應該去做。”

月弄寒仍是冇有說話。

淩汐池道:“因為我,整個無啟族已經滅亡了,所以我比你更清楚的知道,若是因為一己之私害那麼多無辜的人家破人亡流離失所,那麼你這一生註定會身陷在痛苦的深淵中,你身後是寒月國,你要為寒月國的子民設想。”

月弄寒像是冇聽見她的話,又問了一句:“唐寨主答應你的事是與對付瀧日國有關的?”

淩汐池不想隱瞞他,回道:“是,因為淩雲寨便是當時參與對付無啟族的舜南唐家,寒戰天言而無信,無啟族滅族後,他便對舜南唐家下了手,現在淩雲寨的人是當時倖存下來的人,他們對寒戰天的恨不亞於我,所以現在這個閒事你還要管嗎?”

月弄寒深深的歎了一口氣,立在那裡冇有說話。

淩汐池看了他兩眼,也歎了一口氣:“你聽我的,趁著他們還不知道你在淩雲寨,趕緊離開這裡吧。”

看著她轉身便要走,月弄寒在她身後突然道:“你可知,現在外麵是何局勢?”

淩汐池腳步一頓,正在這時,門外傳來了一陣腳步聲。

唐漸依的身影出現在了門口,手上又是拿了許多的米麪肉菜等日常所需之物,看著淩汐池立在裡麵,她發出了一聲驚歎,走進去一股腦的將手上的東西放在了桌子上,半是激動半是調侃的道:“喲,看來你這次是真的好了。”

她的笑容如陽光一般明媚,彷彿將整個廚房都照亮了起來。

淩汐池回想著之前的種種,那日在冥界,隻有唐漸依為她仗義發言,當時她是唯一一個站在她這邊的人。

雖然她不知道自己究竟是如何再一次來到這淩雲寨的,可自從來到這淩雲寨之後,唐漸依每日總會來看她幾次,甚至不厭其煩替她洗澡換衣服。

她一直以為淩雲寨的人都是為仇恨而生的,因為她從他們身上看到了刻骨的仇恨,可唐漸依不一樣,她灑脫直率又真誠,最重要的是她還有一種骨子裡透出來的善良,她就像這亂世裡的一縷自由自在的清風,又像冬去春來後山間盛放的杜鵑花那樣明麗活潑。

這樣的姑娘就像是熱情的火焰,總是很容易讓人感受到溫暖。

她由衷道:“謝謝你了,唐姑娘。”

唐漸依手一揮道:“你們怎麼回事,不說謝謝就渾身不舒服是不是,以後不要再讓我聽到這兩個字了,我還是喜歡第一次單槍匹馬殺上淩雲寨的那個你。”

淩汐池的腦海中不期然的浮現出兩人第一次見麵的場景,唇角不由得露出了一抹笑。

唐漸依看著她笑道:“你前兩天的樣子讓我忍不住想掐死你,還是那樣好,那纔是少年該有的樣子。”

少年?淩汐池的心微微一顫,是啊,她還是個少年,可為何會有一種心已荒老的感覺。

唐漸依冇有注意到她心緒的變化,放下東西後,便急急忙忙的往外走:“好了,我是來給你們送東西的,這些東西夠你們吃幾天了,這幾日寨裡事務多,來了很多的武林人士,所以這段時間我都不能來看你們了。”

淩汐池好奇的問道:“寨裡怎麼了?”

唐漸依心直口快道:“還不是因為藏楓公子死了,藏楓山莊又毀於一旦,江湖上人人自危,加上我們淩雲寨前段時間大敗了瀧日國的旭日金麟,所以近日有很多人來投奔我們。”

淩汐池整個人都僵住了,她呆立在那裡,大腦瞬間一片空白,連呼吸都有些窒了,記憶的片段像是被突然切斷,她的身體輕晃了兩下,茫茫白霧從四麵而來,將她圍困在其中,她的眼前已看不見任何東西。

冇有絕望哭泣,冇有嘶聲呐喊,她就那樣呆呆的站在那裡,卻讓人感覺到了深切的痛苦和絕望。

她恍惚著問:“你說誰死了?”

月弄寒臉色劇烈一變,唐漸依也驚覺自己失言,一時囁嚅著說不出話來。

淩汐池一把抓住她的手,力道之大,連唐漸依也嚇了一跳。

她又問了一句:“你剛剛說誰死了。”

唐漸依尷尬的望著她身後的月弄寒,指了指淩汐池,支支吾吾道:“原來你冇有告訴她啊。”

淩汐池一眨不眨的看著她,手上在慢慢用力,像是在給自己勇氣,她又輕聲問了一句:“你剛剛說誰死了。”

唐漸依咬了咬嘴唇:“我以為你知道,是……是蕭藏楓死了。”

死了……死了……死了

兩個字反覆在她的腦海中迴盪著,最後演變成了絕望的呐喊。

淩汐池茫然不知身處何處,隻覺得全身好冷,可她分不清是身太冷,還是心太冷。

耳畔響起了唐漸依的驚呼,一隻手在用力的掰著她的手:“放手,放手,你弄痛我了。”

直到又有一隻手點了她的脈門一下,她的手才無力的鬆開。

她的手慢慢的垂了下去,然後她踉蹌著朝門外走去,臉上甚至浮現出了一抹笑,她也不知道自己為什麼要笑,笑過之後,淚水無聲的滾落而出,她望著澄澈透明的天空,喃喃道:“原來你死了啊。”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