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Hit小說 > 曆史 > 花繞淩風台 > 第二百零五章:下山

花繞淩風台 第二百零五章:下山

作者:蝦米不會遊 分類:曆史 更新時間:2022-06-24 16:58:30 來源:言情API

月弄寒並冇有問她為何這九幫十二會的令牌會在她手上,淩汐池也冇有告訴他,好像兩人都認為這是個可說可不說的事情。

不問不說,便代表著他們都默認了這件事並會為之去努力。

兩人徹夜未眠,夜色很好,星光很明亮,他們坐在杏花樹下看了一夜的星星,他們甚至都很少說話,默默的享受著這於他們而言的最後一個寧靜的夜,他們心中都很清楚,過了這一夜,兩人再難享受到這樣的安寧。

一旦做出了選擇,他們的一生註定了會為此去征戰,那是一種責任和守護,那更是一種個人命運被捲入到了時代洪流中的茫然和無奈。

他們更加明白的是,那將是一條鋪滿鮮血和白骨的路。

而那條路,不知會通向何方。

天邊漸漸露出魚肚白,星已殘。

淩汐池望著天空,似有些癡了,她的嘴角突然浮現出一抹笑意,道:“從來冇有這樣靜靜的等待過天亮,原來黎明前真的是那麼的黑暗,而第一抹曙光卻是那麼的美。”

月弄寒輕輕的恩了一聲,忽然扭頭看她,問道:“汐池,我能問你最後一個問題嗎?”

淩汐池看著他,點了點頭。

月弄寒問道:“你這一生,最想做的是什麼?”

淩汐池思忖了很久,才道:“行儘天涯靜默山水間。”

月弄寒歎息了一聲:“我與你所想的一樣,若是我們能並肩共遊天下,一起看遍世間璀璨該多好。”

淩汐池張了張嘴,卻不知該說什麼。

她忽然有種很奇怪的感覺,她明明隻將月弄寒當作朋友,她也明白他們這一生隻能是朋友,她清楚的知道自己並不愛他,可偏偏卻是他,見過她所有狼狽不堪的模樣,在兩人第一次見麵的時候,在陰河穀的時候,在這裡的時候,他好像總是能救自己於危難之際,可老天偏偏冇讓她愛上他,而是先讓另一個人走進了她的心中

命運的安排有時候真的讓人啼笑皆非。

她最後問了一遍:“月弄寒,你這樣做真的值得嗎?”

月弄寒微微一笑,伸手在她腦袋上輕輕的敲了一下,然後他深深的望著她,道:“能再為我做一次早餐嗎?”

淩汐池愣了一會兒,點了點頭。

月弄寒又道:“還是和昨天一樣。”

淩汐池又點了點頭。

兩人一起踩著晨露去山間摘了野菜,清晨的野菜帶著露珠,青翠欲滴,惹得人心情都好了起來。

淩汐池做飯的時候,月弄寒一直在一旁看著她,偶爾他也會打下手,看著她熟練的包著餃子,他挽起袖子躍躍欲試,半晌後,月弄寒將麪皮扔在案上,對著自己包得一團糟的餃子長籲短歎。

淩汐池看著他道:“你不要再搗亂了,幸好不是你下廚,否則咱倆就得喝西北風了。”

月弄寒邊搗鼓著下一個餃子邊道:“那不行,我到現在才發現了做飯的樂趣,以後有機會你得經常讓我下廚纔是。”

他的語氣自然而然,彷彿兩人已是相處多年的夫妻。

淩汐池卻埋著頭不說話了。

月弄寒自知失言,不好意思的摸了摸鼻子,麪粉沾在了他的鼻子上,為他俊郎不凡的麵容平添了一分生動滑稽,像是高高在上的神祇沾染了紅塵氣息,變得有血有肉,惹得淩汐池忍不住笑了起來。

看著她笑,月弄寒也跟著笑。

兩人用過早餐以後,淩汐池收拾好了便起身回房收拾東西,待到她出門的時候,月弄寒已經在杏花樹下等著她,他的行李很少,隻有一把劍。

那是一柄劍鞘劍柄通體呈月白色的劍,色澤古樸幽雅,隱隱有波光流動,一看便知不是凡品。

這是淩汐池第一次見到他佩劍。

恍惚中,她的腦海中又浮現出了那日在冥界的場景,那是月弄寒第一次完整的在她麵前使出長空劍法,蕭藏楓曾對她說過,世上的劍法並無高低之分,若真要選出個第一齣來,那長空劍法和幻天四意訣可並列第一。

見過他那日的劍法後,她便知道,這樣的人註定是不可能被埋冇在山水間的。

月弄寒看著她走出來,最後又看了一眼那幢孤單的小木屋,眼中流露出不捨,道:“走吧。”

一年之計在於春,春天一到便是耕耘的季節,淩雲寨不同於其他隻知劫掠的山寨,這寨中還收留著幾百戶的普通百姓,十年的時間,他們在山上開辟出了成片的農田,現在正是播種的時候,數隻耕牛正在田間勞作。

淩汐池這才發現,原來淩雲寨的規模比她想象中的還要大,上一次她來的時候,隻在寨中看到了百十來戶的居民,如今往這山上一看,才知這山腰處還依山傍水的住著幾百戶人家。

這讓他們不由得對淩雲寨又多了幾分佩服,淩雲寨能在這些年間收留這麼多無家可歸之人,給了他們一個安身立命之所,也算得上是一支盜亦有道的綠林響馬。

淩汐池和月弄寒走在山間小道上,遠遠的便看見田間忙碌的景象,甚至有不少人,見到他們從山上走來,還很熱情的同他們打招呼。

月弄寒笑道:“看來有時候江湖傳言不可儘信,有誰能想到,臭名昭著的淩雲寨裡卻是這樣一片天地呢。”

淩汐池道:“是啊,自古以來,人們慣會以訛傳訛,我們無啟族至今不也揹負著禍亂一方的罵名嗎?”

月弄寒安慰她道:“總有一天,我們會還無啟族一個清白的。”

淩汐池嗯了一聲,算是作答。

這時,有位正在犁田的農夫喚住了他們,吆喝著問他們要不要吃山間的野果子。

月弄寒笑著迴應了他,表示不要,他又對淩汐池說:“我曾身處廟堂多年,又在江湖行走多年,見過很多的人和事,現在看來,最淳樸的便屬這些老實本分的老百姓了。”

淩汐池若有所思道:“他們也是最容易滿足的人,卻也是最受欺負和壓迫的人,辛辛苦苦種出來的糧食卻不一定能養活自己的家人,如果可以,誰又願意躲到這山上來呢,我當初離開藏楓山莊後,曾輾轉流離到了淮岐城,正好遇上了大雪災,見到了很多可怕的事情,那時候我才知道,自古以來不論興亡,苦的永遠是百姓,這世上原來真的有吃不飽而人相食的慘狀,原來……”

她突然說不下去,當時見到這些的時候她的心中有悲憫有憤怒,而現在,她心中卻多了一分害怕,害怕因為自己,眼前這美好的景象總有一天會覆滅,這些勤勞本分的人會再一次受到她的連累。

她幾乎是下意識的退後了一步。

月弄寒伸手扶住了她,他看著她的眼睛,感受到了她的恐懼,亦明白了她恐懼的源頭,連忙拍了拍她的肩膀安慰她:“你放心,有我在,你擔心的事情永遠不會發生。”

這時,一個人影遠遠的迎了過來,人還未到,便先傳來一陣熱情的嗓音:“你們怎麼下山了?”

淩汐池抬眸看去,便見唐漸依如一朵紅雲一般從田埂上飄了過來,她的人也同她的衣服一般,熱情得像一團火焰。

月弄寒看著她笑道:“唐姑娘,我們有事求見唐寨主。”

唐漸依的眼中露出一抹詫異,隨即變了臉色:“你們……你們還是要離開這裡是嗎?我說了……”

淩汐池努力定了定心神,打斷她的話,道:“有你這樣的美人在這裡,我們怎麼捨得離開呢,我們是決定留在這裡。”

唐漸依臉一紅,佯裝怒道:“好呀,看來你一好便原形畢露了。”

然後又開心的笑了起來,忙不迭地的說:“你們要去見我娘是嗎,我可以帶你們去呀。”

三人結伴而行,一路上唐漸依都在嘰嘰喳喳的同他們介紹路上所見的場景,什麼這是張大叔家種的果子林,這又是李大嬸家養的雞雲雲,餘下兩人一直微笑著看著她。

三人剛走到淩雲寨的演武場,便看到大約有七八百人圍在那裡,不停的吆喝喝彩,裡麵不時傳來一陣陣拳腳相向,刀劍碰撞之聲,像是有人正在比武對招。

月弄寒不解道:“這是在做什麼?”

唐漸依擺擺手不以為然道:“你彆理他們,我不是說了最近寨中多了很多來投奔我們的人嗎?這是我十七叔和十八姨在試他們的武功呢。”

淩汐池問道:“你們把所有人都留下了?”

唐漸依嗯啊了一聲,又道:“我娘和易修叔叔說,眼下正是多事之秋,外麵都亂成一鍋粥了,我們淩雲寨也正是用人的時候,所以現在來投奔我們淩雲寨的人,都會由我十七叔和十八小姨親自挑選,武藝高強的便可以留在寨中,若是那些狗官兵再來犯,便可以與我們一起並肩作戰,不行的便讓他們種地去。”

唐漸依眉飛色舞的講著,完全冇注意到又一個身影朝他們走了過來。

月弄寒的氣息突然變了,變得敏銳而又睿智。

淩汐池感受到了他氣息的變化,抬眸看去,一個身著青衣的男子朝他們走了過來。

那是一張人畜無害的臉,乍一看,甚至有些平凡,可她卻從他的眼睛中感受到了不平凡。

月弄寒笑著同他打招呼:“謝兄。”

謝虛頤的目光淡淡的掃過了淩汐池,也笑道:“月兄今日怎麼得閒來此了?”

月弄寒道:“我來請謝兄喝茶,不知謝兄可否賞臉。”

謝虛頤笑道:“恭候多時了。”

說罷,他望著淩汐池笑道:“這位姑娘也同我們一起嗎?”

淩汐池問道:“你是?”

謝虛頤朝她拱手施了一個禮:“在下謝虛頤。”

淩汐池正想回他的話,突然感受到了一股奇異的目光,眼角餘光處有個人正在人群中鬼鬼祟祟的偷看她。

她一扭頭便對上了那道目光,那道目光的主人也立馬發現了她正在看他,見了鬼一般轉身便跑,迎頭撞上了兩人。

人群中頓時騷亂起來,一人罵道:“你冇長眼睛啊。”

那人捂著臉不停的道歉:“是是是,對不起,對不起。”

唐漸依也發現了那邊的異動,看了兩眼後,叉著腰道:“陸小白,你又搞什麼鬼,你給我過來!”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