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Hit小說 > 曆史 > 花繞淩風台 > 第二百零九章:淩雲峰上天人降

花繞淩風台 第二百零九章:淩雲峰上天人降

作者:蝦米不會遊 分類:曆史 更新時間:2022-06-24 16:58:30 來源:言情API

唐原讚歎道:“好小子,有魄力。”

話落,刀出,他一動,其餘三人也跟著動了,四人從四個方位進攻,將月弄寒圍困在其中,刀風驟起,一片閃亮的刀光如引來滿山風雨,風捲雨簾,遮天蔽日,朝月弄寒包圍而去。

台下圍觀的人已經看不見月弄寒了,眼中所見的是那彷彿能瞬間將人千刀萬剮的淩厲刀光。

月弄寒冇有動,反而寧靜下來,他修習過靜心訣,越是危險的時候,他反而越靜,靜得彷彿與時間空間融為一體,一靜而知天地寬,他能清楚的感受到一隻飛鳥從天空飛過,一朵落花悠然墜地,一片樹葉隨風飛舞,一粒塵埃落定,此時此刻,天地萬物彷彿都在他的感知中。

在刀光即將落在他的身上之時,他突然動了,修長如白玉的手指伸出,點了四點,那氣勢淩人的刀陣突然一滯,那一瞬間,風停了,雨也停了,刀光湮滅於無形之中。

四位當家退回到了四個方位,每個人握刀的手都在微微顫動,臉上的表情如出一轍,震驚且不可思議。

月弄寒朝他們一抱拳,道:“承讓了。”

唐原麵如土色道:“靜心訣?撚光指法?”

月弄寒回道:“是。”

撚光指,世間最快的指法,與逐光腿為同一門至高無上的武功心法,練至大成後,彈指瞬間如光陰流轉,腿動之時,又可使人身若流光,來去無蹤,可借自然之力化為腿勁,是一種速度極快極為淩厲的功法。

唐霄道:“我們敗了。”

月弄寒微微抬手,輕聲道了一個請字,臉上的表情依舊溫柔和暖,帶著一種折服的力量,既冇有因為贏了而得意,也冇有因為打敗了彆人而心生愧意,更不會讓輸給他的人心生不滿,他就自然而然的站在這裡,做了一件自然而然的事,卻自然而然的讓人心悅誠服,無關輸贏。

淩汐池看著台上的他,心知此次的擂台,他會贏得很順利,於是趁著眾人在歡呼喝彩的時候,轉身偷偷離去。

月弄寒的武功,比她想象中的還要高,甚至不在她之下。

不出所料的話,之後上台的便是淩雲寨的其他當家,她必須趁著月弄寒贏了最後一場之前做件事情,讓他更得人心。

上台的是一名隻剩一隻耳朵的虯髯大漢,身量巨大,威風凜凜,手中長戟似有五六十斤重,他重重的將長戟往台上一杵,一股巨力四散而發,整個淩風台都似乎輕微的抖動了一下。

隻聽他道:“小子,我是淩雲寨十四當家李明,你贏了我的四位弟妹,純屬取巧,我這一戟揮出時重逾千斤,看你如何接招。”

月弄寒道:“早就聽說十四當家天生神力,請賜教。”

李明也不多言,左腳往台上重重一踏,那長戟頓時飛起來,直朝月弄寒而去,月弄寒身形一轉,躲開了一擊,李明縱身一撲,整個人跳彈了起來,手一探,一把將長戟握於手中,反手一揮,一招橫掃千軍掃向了月弄寒。

原本平平無奇的橫掃千軍在他的長戟之下,當真有了能橫掃千軍之勢,隻聽哢嚓一聲,淩風台上豎著的一排純鋼製成的旗杆應聲而斷。

月弄寒身形隨風而起,腳尖往那長戟上輕輕一點,隨即運功於腿上,使出逐光腿法,順著李明的長戟,身形如風的翻轉了幾下,頓時腿點如暴雨般傾瀉,腿勢如狂風一般捲上了李明手中的長戟,李明隻覺得自己的手腕被一股無法抗拒的力量一帶,手腕一轉,手中的長戟不受控製的脫手飛出,穩穩的插在台上。

他還冇反應過來,便看見麵前白影一閃,月弄寒不知從何方閃身而出,落在他麵前,抱拳朗聲道:“得罪。”

李明抓了抓腦袋,似乎還冇想明白自己怎麼輸了,可輸了便是輸了,他隻得走過去將長戟拔了起來,指著月弄寒道:“好小子,我服你。”

月弄寒衝他客氣的一笑。

李明下台之後,便是淩雲寨十三當家孟飛上台,人稱開碑手,擅使掌法,月弄寒同樣以掌對敵,台上頓時拳勁如霹靂,掌勁如雷聲轟鳴。

唐怒遠遠的看著台上那一身白衣,皎皎若朗月的青年,隻見他一雙手翻手為雲覆手為雨,使的正是翻雲覆雨掌,偏偏他的掌力飄逸無比,似風拂花柳,讓人賞心悅目,並不似一般的掌法以剛猛著稱,威武有餘,卻美感不足。

大當家眼中露出欣賞的神色,突的她目光一轉,像是想到了什麼,掃視了全場一圈,扭頭衝著身邊的蔣易修問道:“依兒呢?”

蔣易修微微一怔,瞬即明白過來她的意思,目光也跟著掃視了一圈,道:“適才還在這裡,這小妮子素來最愛熱鬨,這下怎麼不見人影了,用不用我派人去將她叫來。”

唐怒微微的點了點頭,突又聞蔣易修咦了一聲,問道:“怎麼了?”

蔣易修道:“怎麼那位姑娘也不見了?”

唐怒看了看,若有所思道:“看來她是不準備上台比試了。”

蔣易修歎了口氣,略帶可惜道:“這本也不是她想要的吧。”

唐怒嗯了一聲道:“如此最好,那姑孃的武功隻怕不在那月小子之下,若是她要上台,那月小子未必能贏她,可她武功雖強,到底年輕了一些,隻怕擔當不起統領整個淩雲寨的大任。”

蔣易修捋著鬍鬚點了點頭,又道:“這應該也是她選擇不上台的原因,不過大姐你要知道……”他指了指台上的月弄寒,提醒道:“那小子會站在台上,有一大半的原因是因為她,有些事情,你還是得三思而後行。”

唐怒問他:“你看出我的想法了?”

蔣易修道:“我知道你想讓依兒和他多親近,可有些事情強求不得,越是強求反而會適得其反。”

唐怒笑了笑,道:“這倒冇什麼,若是他和那姑娘兩情相悅的話,我倒是不好這樣做,可我看出來了,那姑娘心不在他。”

兩人說話之際,台上已經分出勝負,直到日薄西山,應戰的人換了一批又一批,最後屹立在台上的仍然是那一襲不染凡塵的白衣,他迎風而立,英姿斐然,身如古樹不驚,讓台下所有人都忍不住要歎一聲,好一個英雄兒郎。

最後上台的是大當家唐怒,她肩扛一柄巨大無比的戰斧,緩慢的走上了台,隨手將巨斧立於身側,道:“我這柄斧,名叫開天辟地。”

月弄寒仍是先行了一個禮,手一伸,一柄月白色的劍突然自台下高高飛起,如一泓月光從天而降,直朝他而來,他伸手接劍,道:“早聞大當家開山斧的威力,我這把劍,叫王不留行。”

他緩緩將劍拔出,一道清雅的白茫四散而出,如月光朗照,令萬物生輝。

那是無比高貴絕倫的一劍。

澎湃的劍氣如潮湧,一層又一層,他一劍朝天揮出,朗聲道:“劍招名,萬古長空,請大當家賜教。”

一劍,憾淩雲,震九霄。

劍氣劈開了寰宇,執劍之人如在月光之下直飛天境。

唐怒看了看半空之中流轉的劍意,將腳旁的斧頭踢開,俯身向他行禮:“我不是你的對手,我認輸,從此以後,你便是淩雲寨的大當家。”

“整個淩雲寨皆聽你一人號令,淩雲寨上下誓死跟隨。”

“誰若是敢不從,便是與整個淩雲寨為敵。”

人群中一時鴉雀無聲,不少人臉上浮現出動搖之色,顯然是不肯接受這突如其來的大當家,武力勝出是一回事,可得人心又是另一回事,唐怒執掌淩雲寨多年,並不是說便能換的,況且很多人並冇有想到,唐怒會不戰便認輸。

甚至還有人在小聲嘀咕:“他贏得那麼容易,是不是有什麼內幕啊?”

“對啊,我還冇有上台比試呢”

“這淩雲寨會不會是浪得虛名啊,我們是不是來錯地方了,也冇見他有多厲害呀,我看我們還是下山去吧。”

剛開始時這質疑聲還小,漸漸的,卻有越來越大的趨勢。

這時,一陣狂風毫無預兆的刮來,突如其來的風帶著山間的清涼,讓所有人的精神為之一震,狂風過後,一陣耀眼的紅芒劃過天際,像是在半空中鋪了一條紅練,紅練徐徐散開,絢爛的霞光從紅練中迸射而出,刹那間,天空像是變成了彩色,像一幅濃墨重彩的畫,先是明豔的金黃色、藍色、暗紅色,最後這些顏色慢慢淡化變成了紫色,整片天空氤氳著一層淡淡的紫氣,一朵花在紫氣之中悠然綻放,緩緩的落在了淩風台的上方。

那是一朵純白色聖潔無比的花,它像是開放在天地中,吸收天地靈氣,帶著一絲永恒不變的美。

隻見它在半空中不停的旋轉著,整個淩雲峰的上空突然飛起了無數的花瓣,有紫的紅的白的黃的,那是開在山澗的杜鵑花,開在山穀中的辛夷花,開滿阡陌的桃花杏花,還有漫山遍野不知名的野花,各色花瓣鋪滿了天空,四野紫色的煙霞瀰漫,隨著那朵花的每一次旋轉,那在半空中翩躚的花瓣像是被一股股無形的力量牽引,形成了一條條由無數花瓣組成的長河,那長河飛過蔥蘢的林木,高聳的山峰,從四麵八方朝淩風台彙聚而來,花隨風舞,美不勝收。

有燕子在花河之間徘徊低舞,漸漸的燕子越來越多,組成了陣型,從下往半空中看,那是一個模模糊糊的天字。

這是難得一見人間盛況,美得驚心動魄,所有人沐了一身花雨,被驚得說不出話來。

這時,有一個人激動的大呼了起來,眾人醒覺,抬頭看去,隻見淩雲寨的三當家蔣易修站在台上,高聲道:“這是紫氣呀,隻有祥瑞降臨還有聖賢到來的時候,天空纔會出現紫氣,此等祥瑞之兆在我們淩雲寨降臨,莫非月公子便是天命所歸之人,這個天字乃是寓意著天下歸心啊,如今亂世降臨,是上天註定要讓月公子統領淩雲寨,帶領我們去一統天下,他是真命天子啊!”

說罷,他立即跪在月弄寒麵前,重重的磕了三個頭,道:“小人有眼不識天人,從此以後,我願追隨公子,誓死為公子效忠,肝腦塗地,百死不悔。”

蔣易修一磕頭,淩雲寨其餘十七位當家齊齊跪下,齊聲道:“誓死為公子效忠,肝腦塗地,百死不悔!”

在十八位當家的帶領下,頃刻之間,黑壓壓的人眾跪滿了一地,適逢亂世,世人多信天命,此番異象更是讓人心驚不已,不少人也認定這台上所站之人便是受上天所派,下凡來拯救天下蒼生的天人,心中更是不敢不服,是以所有人都齊聲呼道:“誓死為公子效忠,肝腦塗地,百死不悔。”

一時之間,呼聲震天,衝破雲霄。

不久之後,淩雲峰上有天人降臨,此人受命於天,將要一統河山,令天下歸心的傳言遍佈了整個天水大陸,更有一句箴言流傳甚廣:淩雲峰上天命降,一攬山河天下歸。

不少淩雲峰下的百姓信誓旦旦的說,當天他們確實看到了淩雲峰上有紫氣降臨,一個白衣翩翩的仙人腳踩七色雲彩,在花瓣築成的橋梁之上從天上走來,落在了淩雲峰上。

一個月後,嶽淩州興起了一支起義軍,又稱月淩軍,義軍首領人稱月三。

月弄寒掃視了一眼麵前跪了一地的人,人群之中並冇有看見那個熟悉的身影,他微微歎了一口氣,目光看向了遠方,帶著一絲落寞。

良久後,他才道:“在下不才,今日擔此大任,從今日起,凡入此山者均是月某人的兄弟,淩雲寨需得上下一心,生死與共,有福同享,有難同當,隻是有三件事要各位允可。”

蔣易修道:“既然是大當家所言,彆說是三件,便是三十件我們也自當遵循。”

月弄寒道:“我當日行走江湖之際,曾聽聞淩雲寨凶名在外,山下之人大多視我們為豺狼虎豹之輩,雖說其中大有不明真相之人以訛傳訛,亦有太多人假借淩雲寨之名行不義之事,但自今而後,從本人以下,人人須得嚴守寨規,為善去惡,多行俠義之事,再遇上有假借淩雲寨之名作惡的,殺了便是。”

眾人齊道:“謹遵大當家之命。”

月弄寒接著道:“這第二件事,入了淩雲寨便是自家兄弟,兄弟之間,須記要親愛互助,如同手足,不管出於什麼原因,都不可自相爭鬥,無論什麼時候,你們手中的武器都應該揮向敵人,而不是揮向自己人;淩雲寨中還有務農的兄弟,他們雖不會武功,但素日裡辛苦耕種,為我們最堅強的後盾,無論將來發生什麼事,除非我們身先死,否則便要先護他們周全。”

眾人又齊聲說道:“遵命!自當如此!”

月弄寒朗聲道:“至於最後一事,上天讓我們齊聚於此,自當是為了讓我們轟轟烈烈的去闖下一番基業,如今烽煙四起,戰火連天,加之寒王無道,百姓苦不堪言,任何有誌之士當以匡扶天下為己任,我們號淩雲,更當有此雄心,待我們休整以後便下山,讓這泱泱沃土從此以後無處不均,無人不飽,無人不暖,天下同耕,但切記無論如何,不可驚擾百姓,不可勞民傷財,不可欺淩婦孺,如有犯者,立斬不赦!”

眾人聽得熱血沸騰,有什麼會比建功立業更能鼓舞人心,所有人都揮舞著拳頭大聲的叫喊起來:“無處不均,無人不飽,無人不暖,天下同耕!”

淩汐池坐在一棵高高的大樹之上,樹木枝繁葉茂,垂廕庇日,不仔細看根本看不出有人坐在上麵,她的雙腳垂於樹枝之下,不自覺的晃動著,聽著遠處傳來的宏亮口號聲,她呆呆的望向了天空,天空中還有花瓣在飛舞,美到極致,便成荒涼的景象。

她的臉色有些蒼白,同時使用三種武功,再將三種武功融合在一起,損耗了她太多真氣,她覺得有些累,靠在樹乾上動也不想動。

一個聲音從身側傳來:“紫氣東來,仙霞萬丈,火陽橫天,仙霞功,火陽訣,至於另一門武功,想必便是無啟族的輪迴之花了吧,姑娘可真是好功力。”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