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Hit小說 > 曆史 > 花繞淩風台 > 第二百一十章:以出世之心做入世之事

花繞淩風台 第二百一十章:以出世之心做入世之事

作者:蝦米不會遊 分類:曆史 更新時間:2022-06-24 16:58:30 來源:言情API

淩汐池扭頭一看,隻見在大樹另一端,一條粗壯的樹枝上,謝虛頤側身斜坐在上麵,一手支著頭,一手拎著個酒葫蘆,用著一副彷彿欣賞這世間最美的美景的表情看著她,他的身後恰好是一片濃陰,青翠欲滴的顏色,是春天紛繁的眷念,綠葉隨風舞動,有斑駁的夕陽從樹葉的縫隙中灑進來,碎金子一般落在他的身上,稱得他宛若山人煙客。

淩汐池淡淡的看了他一眼,又扭過了頭,望著遠處的山巒,輕聲道:“看來你不是什麼大夫?”

謝虛頤懶懶的問道:“何以見得?”

淩汐池道:“因為你知道輪迴之花,莫說是個大夫,便是江湖上也是有太多人不認識這朵花的,你卻一眼便能看出來。”

謝虛頤笑道:“你和他果然是一路人啊,他第一次見我也是這麼說的。”

淩汐池心知謝虛頤口中的他指的是月弄寒,但她此刻並不想說話,所以並冇有回他的話。

謝虛頤的聲音又從身後傳來:“給你個建議。”

淩汐池仍是冇有理他。

謝虛頤緩緩的喝了口酒,接著道:“像長成你這副模樣的姑娘,臉上應該多點笑意,那樣更容易讓山河失色,不過……”

他拉長了聲音,淩汐池扭頭看他。

他笑了笑,接著道:“以後上戰場的時候,記得把臉遮起來,不然士兵看了你,便不會再想打仗了。”

淩汐池冷冷的看著他,道:“我也給你個建議。”

謝虛頤一副洗耳恭聽的表情看著她。

隻聽她道:“對於剛認識的姑娘,不要那麼油腔滑調,否則……你很容易捱打!”話落,她抬起手指,凝聚指力,隨手一劃,謝虛頤所坐的樹枝應聲而斷,隻見他身影一閃,眨眼已跳到了另一根樹枝上,看著那樹枝嘩啦啦的砸在地上,歎服道:“看來老和尚說得冇錯,招惹是非冇有關係,卻萬萬不要招惹女人。”

淩汐池不緊不慢的收回手,目光落在謝虛頤的臉上:“那你還不快點……走!”

謝虛頤非但冇走,還擇了個舒服的位置坐了下來,揚起手上的酒葫蘆衝她晃了晃:“看你好像很不開心,不如我請你喝酒吧。”

淩汐池看了看他手中的酒葫蘆,問道:“什麼酒?”

謝虛頤高興的說:“不是什麼名酒,我自己釀的,叫山河白,要喝嗎?”

淩汐池朝他伸出了手。

謝虛頤將酒葫蘆扔給了她。

淩汐池伸手接過,拔了葫蘆蓋子,一股清冽的酒香溢了出來,清香氤氳、淡雅含蓄,恰如君子之風,讓人聞之而傾,還未飲,便已讓人醉了三分。

她怔了怔,不由得歎道:“好酒,昔日曾聽人說這世間有三大絕世佳釀,為仙客來、逍遙歎、君莫悲,依我看,還得加上你這山河白纔對。”

“嗯?”謝虛頤疑道:“莫非姑娘喝過其他三種佳釀,不然何以得出如此結論?”

淩汐池的手劇烈一抖,酒葫蘆險些脫手落下,有酒蕩了出來,酒香隨著微風嫋嫋四散,天邊的夕陽似也醉了,夢幻迷濛,彷彿帶著整個紅塵入了夢境,她的心中突然一陣劇痛,望著夕陽的目光也迷離了起來,逍遙歎,可歎那個曾經同她共飲此酒的人卻已經不在了。

她有些呆滯木然的搖了搖頭:“逍遙歎裡歎逍遙,我隻喝過逍遙歎。”

謝虛頤看著那盪出來的酒,臉色一變,抽搐了起來,好似那盪出來的不是酒,而是他的心頭血,手也不自覺的伸了出去,像是要將酒葫蘆搶回來,省得她這樣暴殄天物。

但一抬眸看著她的模樣,感受到了她身上突如其來的哀傷,又微微愣了一下,牙一咬,將手縮了回來,笑道:“我也曾聽聞這三大佳釀的傳聞,初釀這山河白時也總想著與這三種酒對比,希望有朝一日能釀出比這三種酒還要好的酒,可越對比釀出來的酒卻總是缺了一些味道,後來索性便不比了,這才釀出了自己滿意的酒,可見世人多為名聲而累,容易錯過太多的好東西,須知這世間最好的本就不是最有名的,你看這清風明日,繁花千樹,大好河山,隻要不去計較那麼多,你便能擁有它,從而找到你最喜歡的。”

淩汐池將酒葫蘆放到唇邊,猛地灌了一大口,順著他的話答道:“你說得冇錯,江山風月,本無常主,閒者便是主人。”

謝虛頤撫掌笑道:“說得好,閒者便是主人。”

淩汐池飲酒的手一頓,扭頭看他,眼中帶著一絲疑惑,說道:“聽你這麼說來,你看似有一顆出世的心,為何又要一腳踏入凡塵呢?”

謝虛頤反問道:“姑娘你心境澄澈,本應是個豁達之人,又為何會在這裡呢?”

淩汐池苦笑了一下,又繼續飲了一口酒,歎道:“叫我阿尋吧,因為啊,這世上單純隻為自己而活的人畢竟太少了,至於你,若我猜得冇錯的話,這世間有太多自負才華不輸古來聖賢之人,他們平日隱匿在山野中,與清風為友,與山川日月為伴,卻還是想憑藉自己的能力做一番大事,隻待時機一到,便一腳踏入凡塵,輔明主,濟蒼生,救萬民於水火,不知謝公子是不是就是這一類人。”

謝虛頤也不否認,反而點頭附和道:“既然阿尋姑娘這麼說了,那便是吧。”

淩汐池問他:“你剛剛也聽到了,淩雲寨接下來要走的路,好好在山上欣賞這初春好景不好嗎,為什麼非要來淌這趟渾水,功成名就真就那麼重要。”

謝虛頤笑道:“人生恰如初春好景,可人生卻不能隻為春而留,豈知春光亦散,春之後還有夏秋冬三季,四季輪轉恰有天命定數,何況於人,與其隨波逐流,倒不如風雲亦因我而變幻,豈不快哉。我也曾縱情山野,月出宿蒼山,踏歌接天曉,做了這江山二十多年的閒主,也該嘗試一下我冇做過的。”

淩汐池沉默了很久,才道:“以出世之心做入世之事,以出家之心看紅塵大千,看來你真是那個謝家的人。”

謝虛頤支著頭,思索了一下,笑道:“看來這麼多年過去了,我們謝家依然很有名,連你一個小丫頭都知道。”

淩汐池目光炯炯的看著他:“所以……你來到這裡並非意外,你一早就知道淩雲寨終究會走上這條路,你是衝著他來的。”

謝虛頤的目光在她身側的邪血劍上淡淡拂過,思索著說道:“或許也是衝著你來的。”

淩汐池笑了笑,將酒葫蘆遞給他,謝虛頤接過之後飲了一大口,卻見她將手遞給他:“鄭重的認識一下吧,我叫葉孤尋,也叫淩汐池,從今以後,我們便是朋友了。”

謝虛頤伸手握住她的手,又將酒葫蘆遞給了她,笑道:“我叫謝虛頤。”

淩汐池晃動著酒葫蘆,問道:“這山河白究竟是怎麼釀的?”

謝虛頤想了想,道:“先取茶葉上的晨露,再取優曇、山櫻、山茶、白芙蓉、白蓮、梨花、流蘇、白檀、薑花、芝蘭十種白色鮮花的花露,最後引一縷月光來做酒引,放至雪山巔靜置三年,便成這山河白了。”

淩汐池把酒葫蘆扔給他,口中說道:“太麻煩了。”

謝虛頤手忙腳亂的接過,生怕浪費了一滴,埋怨道:“你小心一點,我這酒來得不易,一滴都浪費不得。”

淩汐池哼哼了兩聲,卻又聽他道:“咦,那不是唐姑娘嗎?她這怒氣沖沖的是要去哪裡?”

淩汐池順著他的視線看去,隻見唐漸依匆匆的從樹下經過,徑直朝一處有人把守著的山房而去,全身上下瀰漫著一層怒火,再加上她本就身著一身紅衣,更像是一簇正在行走的火焰。

謝虛頤提議道:“要不,我們去看看?”

半山之處,是淩雲寨的大牢,裡麵關押著的人不是犯了大錯的弟子,便是膽敢來犯的仇敵。

唐漸依走到門口,衝著門口把守的人揮了揮手,捏著拳頭走了進去。

牢房內,陰暗無比。一陣陣酒香和肉香從牢房深處傳來。

一個身著金色戰甲的青年坐在牢房的最裡間,手上腳上均帶著鐐銬,雖然他身上的戰甲已經破爛無比,透著斑斑血跡,頭髮也是淩亂不堪,臉上還有著深一道淺一道的傷痕,可依然能看出他劍眉星目,五官英挺,眉宇間還帶著一股凜然少年氣,即使身陷囹圄,卻並不顯得狼狽,反而還多了幾分錚錚鐵骨的味道。

隻見他一手拿著一隻雞腿,一手抱著一隻酒罈,聽著外麵呼聲震天的口號聲,嗤笑道:“這幫土包子,還真的要造反啊。”

一聲嬌俏卻帶著怒意的聲音傳來:“我們還就造反了,怎樣!”

左煜聞聲看去,看著外麵那怒氣騰騰的紅衣姑娘,將手中的酒罈往身側一放,擺了一個舒服的坐勢,俊朗的臉上露出一絲玩味的笑,問道:“小豹子,你又來了,今日又是誰惹你生氣了,這是找我泄火來了?”

唐漸依刷的一下從腰間扯下一條鞭子,揮向了左煜,咬牙切齒道:“你這壞胚,我今日就要打死你。”

鞭風淩厲,像一條長蛇騰飛而出,直朝左煜纏去,眼看就要落在他的身上,左煜手腳雖被束縛,但身形依然靈活無比,翻身一躲,笑道:“嘿,打不著我。”

唐漸依連揮了幾鞭都被左煜躲了過去,氣得胸口上下起伏著,顯然是怒意難平。

左煜繼續不怕死的挑釁著:“有本事你進來啊,隔著門打人算什麼好漢。”

唐漸依吩咐一旁跟著的人:“你把門給我打開。”

那人麵露難色:“少寨主,這……”

唐漸依捏著鞭子威脅道:“把門打開,不然我連你一起打!”

那人嚇得一哆嗦,連忙取了鑰匙開了鎖,唐漸依指著他道:“你去外麵等著。”

看著她凶狠狠的模樣,那人急忙退了下去,遠遠的守著,唐漸依一腳踢開牢門,走進牢房裡麵:“我就進來了怎麼樣,你接著躲呀。”

說著,手中的長鞭一收,隨即一個漂亮的旋身,鞭子再一次朝左煜抽了過去。

這幾日來,隻要她心裡一有不痛快,便會來這裡拿左煜練鞭法,左煜也躲出了經驗,一個爽快利落的側翻,躲過了一鞭。

唐漸依咬著牙道:“我看你能躲過我幾鞭。”

鞭影在半空中一字抖開,唐漸依的步伐靈巧的轉動幾下,鞭子頓時如風捲柳絮一般纏向左煜的腰,左煜左腳一踏,旋身而起,一腳將鞭子踢到了一旁,唐漸依一見,全身高高躍起,一腿便朝左煜踢了過去,左手揮鞭,右手化掌,掌法配合著鞭法,利落的動作更襯得她英姿颯爽。

左煜一掌拍開她的腿,整個人在牆上一踢,借力從唐漸依頭上翻身而過,指著她道:“喂,這牢房就這麼大,你老用鞭子欺負人算什麼英雄,有本事彆用鞭子,與我對一對拳腳。”

唐漸依冷哼一聲,隨手將手中的鞭子一扔,捏著拳頭道:“我用拳頭照樣把你打趴下。”

話還未落,便是一拳揮出,左煜嘴角露出一笑,右手化拳與她對了一拳,他的手上雖帶著鐐銬,可拳勁卻是生猛無比,唐漸與他對了一拳,被拳勁帶得退後了兩步,這下可徹底將她激怒了,反手又攻出了一掌。

左煜亦還了她一掌,不知用了什麼身法,手一探便抓住了她的手,將她的手往後一背,繞到了她的身後,唐漸依怒不可遏,腿往後一抬,直踢向他的後腦勺,左煜抓著她的手一用力,將她往前一推,另一隻手抓住了她的腿,一個掃堂腿將她掃倒在地,唐漸依也不甘示弱,一腳踹在他的膝蓋上,也將他踢倒在地。

兩人在地上滾來滾去,你來我往,拳打腳踢,唐漸依鞭法雖練得不錯,但是卻擅長遠攻,而左煜作為一個將軍,學得卻是實打實的近身搏擊,在軍中又多與人切磋,深知什麼方法會迅速將人製住,是以不一會兒,他便鎖住了唐漸依的手腳,將她緊緊的壓在了身上,得意道:“服不服,服不服,讓你天天欺負小爺。”

唐漸依手腳被困,掙紮了幾下都動彈不得,氣得麵紅耳赤,怒道:“不服,你放開我,我們再來過。”

左煜壓著她,將頭伸向了她的耳邊,哼道:“你當我傻,我放了你,你該拿鞭子抽我了,你隻要說一聲我服了,再叫我一聲大哥,我就放開你。”

唐漸依呸了一聲,氣沖沖的道:“讓我叫你大哥,你做夢,你這該死的渾小子,快放開我。”

唐漸依雖是個姑娘,卻也是個火辣不服輸的性子,人雖被左煜給製住了,卻暗自鉚足勁兒想要掙開他,左煜廢了九牛二虎之力纔將她給壓住,額頭上全是汗,兩人心中都憋著一股勁兒想要贏對方,完全冇注意到兩人的身體越靠越近,再加上唐漸依的身體扭動得厲害,左煜手上又帶著手鐐,這大大的限製了他的動作,慌亂之下,他伸手胡亂的一抓,觸手一片溫軟。

唐漸依瞪大了眼睛,正在掙紮的身體突然停了下來,左煜看著自己的手抓的地方,頓時兩人都呆住了。

片刻沉默之後,牢中傳出了一聲驚天動地的慘叫:“啊,你這個混蛋,我要殺了你!”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