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Hit小說 > 曆史 > 花繞淩風台 > 第二百一十一章:他當為王

花繞淩風台 第二百一十一章:他當為王

作者:蝦米不會遊 分類:曆史 更新時間:2022-06-24 16:58:30 來源:言情API

左煜也意識到自己摸了不該摸的地方,臉一紅,慌忙將手縮了回去,唐漸依趁機掙脫了他的鉗製,翻身而起,一巴掌甩在他的臉上,伸手就去抓鞭子,左煜被這一巴掌打懵了,直到一陣淩厲的鞭風朝他揮舞而來,連忙往角落中一躲,指著她道:“喂,打人不打臉,你再這樣,我對你不客氣了。”

唐漸依又羞又惱,鞭子舞得虎虎生風,恨不得將那可惡的混蛋殺之而後快,左煜生怕自己的臉上又落下幾道鞭痕,捂著臉像個猴子一樣跳來跳去,躲得十分吃力,一邊躲一邊道:“你們這群反賊果然心狠手辣,冇道理可講。”

鞭風突然停了下來,左煜拿開捂著臉的手,好奇的看去,隻見唐漸依愣愣的站在他麵前,整個人都安靜了下來,一眨不眨的看著他,眼圈開始逐漸泛紅,左煜有些莫名其妙,問道:“你這是準備打感情牌了?”

唐漸依扔掉了鞭子,抱著膝蹲在了地上,哇的一聲哭了出來:“我們纔不是什麼反賊,都是你們,我討厭你們這些官府裡的人,我們在這裡生活得好好的,從不惹是生非,你們為什麼總要來找我們麻煩。”

左煜抓了抓頭,有些丈二和尚摸不著頭腦,問道:“請問你這是演的哪一齣?”

唐漸依邊哭邊道:“剛纔你也聽見了,就因為你們,逼得我們不得不造反,難道我們就不能井水不犯河水嗎?”

左煜氣憤道:“誰逼你們了,明明是你們打家劫舍,無惡不作,騷擾得這附近的百姓苦不堪言,我這才奉王上之命前來剿滅你們的。”

“你胡說!”唐漸依聲音尖銳,充滿了憤怒:“我們纔沒做過這樣的事,你出去看看,我們這裡收留了多少無家可歸的百姓,分明是你們瀧日國不把百姓當人看,害得多少人活不下去,你在朝為官,我不信你一點都不知道朝廷的賦稅徭役有多繁重,百姓生活有多艱難!”

麵對唐漸依的質問,左煜張了張嘴,竟不知如何辯駁,這些事情他不是不知,可他作為大將軍左超之子,從小父親便教育他:”為子死孝,為國死忠,死又何妨,一身報國有萬死,一片丹心為君上。”

所以他自小便知食君之祿,忠君之事,他的使命是征戰沙場,保家衛國,這些事情不是他應該考慮的,也不是他能去乾涉的。

他的語氣柔和了下來,道:“就算如此,可你們作惡多端也是真。”

唐漸依恨恨的說:“我們纔不會做這種事情,那都是一些宵小打著我們淩雲寨的名頭去做的!”

左煜看著她並不像在撒謊的樣子,心中突然有些鬆動,竟產生了一種莫名相信的感覺,抓了抓頭問道:“你說的都是真的?”

唐漸依冷哼道:“在這淩雲寨我要殺你易如反掌,我需要騙你一個俘虜嗎?”

左煜不解的問道:“那你們為什麼不解釋?”

唐漸依的眼神黯淡了下來:“我也不懂娘為什麼不解釋,那也有可能是你們根本冇有給我們解釋的機會。”

看著她委屈的模樣,再想到這姑娘雖然潑辣了一下,冇事便拿他泄憤,但也冇有真正侮辱過他,他一時心軟,鬼使神差的在她身邊坐了下來,兩個人第一次放下了武器和成見,心平氣和的坐在了一起,左煜想了想道:“要不,你放我回去,我在王上麵前替你們解釋解釋。”

唐漸依抬眸看他,眼中露出一副你當我傻的表情,冷笑道:“你是覺得我看起來很蠢是嗎?”

她雖不想真的走上造反那條路,但也不代表她真的能蠢到將自己的死對頭放回去,左煜又抓了抓頭,道:“也是,換作是我我也不會放你。”

唐漸依看著視窗投射進來的昏黃光線,咬著牙道:“我是應該殺了你的。”

便聽左煜一拍大腿,興奮道:“我有辦法了!”

唐漸依扭頭像看傻子一樣看著他。

左煜道:“若是你們真的冇有做過那樣的事情,我倒是願意找人幫你們澄清一下,我有一個好兄弟,他有一個山莊,號稱天下第一莊,在江湖上還冇有人敢不聽他的,你替我送封信給他,邀他來淩雲寨一聚,那時候你們便可將這些一五一十的說與他聽,隻要他肯出麵替你們澄清,自然會洗刷你們的冤屈,那時我再向王上稟明此事,王上知道了,自然便不會追究你們了,你們也不用造反了。”

唐漸依遲疑著問道:“你的兄弟不會是藏楓公子蕭藏楓吧?”

左煜得意道:“正是。”

唐漸依一臉頹然道:“可他已經死了呀,藏楓山莊也被一把火燒冇了。”

左煜的表情凝結在臉上,他愣了好一會兒,才難以置通道:“胡說,他武功那麼高,怎麼可能會死。”

唐漸依認真的看著他:“可他確實死了!整個江湖都知道。”

左煜騰的站了起來,神色焦灼的在牢中來回踱了幾圈,顯然是不肯接受這個事實,然後他拎起牆角的酒罈,猛地灌了一大口,啪的一聲將酒罈摔在了地上,仰天怒喝道:“兄弟啊,你怎麼就死了啊!”

“哪個殺千刀的乾的。”

“蕭藏楓,你給老子滾回來!”

淩汐池和謝虛頤剛走到牢門口,便聽裡麵傳來一聲悲憤的淒厲嚎叫,她全身一顫,像是被那略帶淒涼的哀嚎聲釘在了原地,腦中一陣嗡嗡的聲音,耳朵彷彿也隻能聽見那三個字。

藏楓,蕭藏楓。

這三個字像是個魔咒,怔了一會兒後,她幾乎是毫不遲疑的抬腿便朝裡麵衝了進去。

她從不知道,原來僅一個名字,便能讓她心神大亂。

謝虛頤一見,連忙跟著她跑了進去。

左煜一把抓住唐漸依的肩膀,將她從地上提了起來:“說,到底是哪個龜孫子乾的,老子要去為我兄弟報仇。”

唐漸依被他凶狠憤怒的模樣嚇到了,一時說不出話來,這時,一陣清冷的喊聲從後傳來:“蕭藏楓……”

左煜聞言,鬆開了唐漸依,扭頭看去,看清楚那人的模樣後,他的瞳孔一陣擴張,全身一抖,露出了更不可思議的神色:“璟……璟楓公主……你怎麼會在這裡?”

唐漸依和謝虛頤異口同聲道:“璟楓公主?”

淩汐池闖了進來,一把抓住左煜,問道:“蕭藏楓冇有死是不是,你與他相熟,你知道他不可能那麼容易死的。”

左煜隻覺得自己的腦子像是成了一團漿糊,這一件件接踵而來的事讓他根本來不及思考反應,他甚至覺得自己好像出現了幻覺,下意識的抬手揉了揉自己的眼睛,直到他確定那站在自己麵前的不是幻影,而是實實在在存在的時候,他問了一句:“有冇有人來給我解釋一下,這到底鬨的哪一齣?”

所有人都表情奇怪的站在那裡,不知道這戲劇性的一幕到底是如何發生的。

眾所周知,璟楓公主是瀧日國送到瀚海國的和親公主,一國的公主竟然在一個山寨中,與一群山賊在密謀起義的事,而明明這個和親公主前段時間卻又刺殺了瀚海國的國主,在海邊投海自儘。

左煜不確定的又問了一句:“璟楓公主,是你嗎?你也被他們抓來了?你和藏楓是什麼關係?”

淩汐池回過神來,這時,又是一個清朗的聲音傳來:“左將軍,你認錯人了,她不是璟楓公主,她姓葉,叫葉孤尋。”

左煜抬眸看去,隻見一道白影信步而來,看清楚那人的模樣後,左煜的眼睛眯了眯,遲疑道:“月三公子。”

月弄寒道:“是我,左將軍,好久不見了。”

左煜愣了好一會兒,臉色變了又變,從疑惑到凝重再到放鬆,緊接著他哈哈大笑了起來,像是想明白了什麼事情後的暢快淋漓:“原來勝了我的人是你,哈哈哈,不虧不虧!”

此前他一直想不通為什麼明明自己已經勝券在握,卻會在關鍵的時刻反勝為敗,經過幾次的交鋒,他早已掌握了淩雲寨的作戰方式,也知道淩雲寨的弱點在哪裡,甚至為此精心策劃了一場完美的圍剿行動,反覆推演之後再付諸行動,他甚至想到了這中間也許會發生的種種可能性,卻在最關鍵時刻,在一個他最想不到也最忽略的地方中了埋伏。

這段日子,他一直在反思自己究竟輸在了哪裡,戰術冇問題,布略冇問題,他並不認為一個普通的山寨會看透他的心思,再反過來利用他的心理,給他下了一個圈套,現在一看到眼前的人,他便什麼都想通了,這是月弄寒啊,是從小父親便唸叨著要讓他去學習的人,是十六歲便敢單槍匹馬深入敵方從而一舉蕩平寒月國最大流寇的人,輸給他,確實不虧。

他也許溫和,也許仁厚,卻絕不是一個心慈手軟的人。

可他想不通,一國的王子為何會出現在這裡。

月弄寒走上前來,拉過了淩汐池的手,看著她的眼睛,一字一句說道:“阿尋,蕭藏楓已經死了,他真的死了。”

淩汐池鬆開了左煜,低聲道:“對不起。”

月弄寒柔聲道:“出去吧,今晚還有要事要做。”

淩汐池點了點頭,跟著他轉身走出了大牢,月弄寒卻並冇有走,而是溫和的看著左煜,問道:“今晚淩雲寨會設宴,將軍可願一同前往?”

左煜回道:“今晚的宴會是你們的誓師大會吧,你要我用何種身份參與,瀧日國被俘的將軍?”

月弄寒搖了搖頭:“自然是在下的朋友。”

左煜懷疑自己聽錯了,重複了一句:“朋友?”

月弄寒點了點頭:“那日在蓬萊遊仙閣,在下曾許諾將軍,有朝一日,會與將軍公平一戰。”

左煜的眼中泛出奇異的色彩:“你還記得。”

月弄寒道:“自然記得。”

左煜苦笑道:“我還以為你會勸降我。”

月弄寒搖了搖頭:“將軍並不是那樣的人,所以我不打算勸降你。”

左煜問道:“那你也該殺了我,殺了我不是更能鼓舞軍心嗎?”

月弄寒又搖了搖頭:“我說了,將軍是我的朋友,日後,我也會給將軍一個公平對決的機會。”

左煜疑惑道:“你的意思是你會放了我?”

月弄寒嘴角露出一笑:“是,但不是現在。”

左煜卻明白了過來:“你們的目標是嶽淩州?”

月弄寒不置可否,又問了一句:“今晚將軍是否赴宴?”

左煜道:“去,為什麼不去。”

月弄寒看向了唐漸依,輕聲道:“唐姑娘,麻煩你帶左將軍去休整一下,還有……”他看了看左煜身上的鐐銬,意思不言而喻。

唐漸依還冇有從璟楓公主這個震驚中回過神,訥訥的點了點頭。

月弄寒這才拉著淩汐池的手,衝著一旁看著他們的謝虛頤說道:“我們走吧。”

身後傳來了左煜的聲音:“且慢。”

月弄寒扭頭看他:“將軍是否要問為什麼,可很多事情並冇有答案。”

左煜道:“那好,我不問。”

直到三人走到了大牢門口,看著蒼茫暮色,月弄寒突然停了下來,歎了一口氣道:“汐池,你今日不該來這裡。”

淩汐池埋著頭,也意識到自己不該一時衝動,情難自禁的衝進去,低聲又說了一句:“對不起。”

璟楓公主暗殺了瀚海國的王上,無論事實如何,她已擔了這個名,若是有朝一日她的身份敗露,被人知道璟楓公主身在淩雲寨,還大舉義旗反抗瀧日國,這不僅會讓淩雲寨四處樹敵,也會讓此次起義師出無名,落人口實。

月弄寒無奈的笑了笑:“你明知你做什麼我都不會怪你,可是……汐池,現在這裡是我們的家了。”

淩汐池隨著他的目光看過去,道:“我知道,以後不會了。”

月弄寒嗯了一聲,低聲道:“從今以後,璟楓公主已死,淩汐池已死,你現在是葉孤尋,而我是月三。”

晚上,在一片鑼鼓聲中,淩雲寨大擺長龍宴,上上下下幾千名兄弟歃血為盟,許下了同生共死一起打天下的諾言,隨著一聲聲酒碗砸在地上的聲音,月弄寒被推上了淩風台,淩風台上頓時圍了一圈的火把,白日裡並冇有機會與他切磋的人紛紛上台同他對招,台下更是一片歡聲笑語,摔跤聲,猜拳聲,縱情高歌聲此起彼伏,阿尋同謝虛頤坐在一起,遠望著台上那始終笑意盈盈的與人拆招對招的白衣男子,一碗碗酒遞到了他的麵前,他來者不拒,無論是誰來敬酒,都接過一飲而儘。

謝虛頤看了看不遠處的左煜,又將視線落在台上之人身上,讚歎道:“他當為王。”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