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Hit小說 > 曆史 > 花繞淩風台 > 第二百一十二章:安都城雷家

花繞淩風台 第二百一十二章:安都城雷家

作者:蝦米不會遊 分類:曆史 更新時間:2022-06-24 16:58:30 來源:言情API

淩汐池也將目光看向了左煜,隻見他一臉泰然自若的坐在那裡,一口接一口的喝酒,偶爾興起,也跟著一旁正在縱聲高歌的漢子們應和兩聲。

他在軍中呆的時間比在家中呆的還多,自然會這些天南地北的民謠,一旁的人見他跟著唱,一時也分不清這是何許人也,紛紛過來同他敬酒,喝得興起之時,便你來我往的猜起拳來。

淩汐池若有所思,心想這左煜也是個豪爽性子,若是換作旁人,是絕不可能會來參加這種宴會的,更彆說做到心無芥蒂的縱酒高歌了。

她懂月弄寒為什麼不殺左煜,甚至還對他以禮相待,這左煜確實算得上是個人才,再加之月弄寒曾經對他有諾,若是放走他,便能給自己樹立一個重信守諾、愛惜良才的形象,確實比直接殺了他更能收穫人心。

正想著,左煜端著酒碗朝他們走來,衝著他們道:“我敬二位一杯。”

淩汐池看了看自己手中的酒碗,仰頭一飲而儘,左煜在她麵前坐了下來,問道:“你真的不是璟楓公主?”

淩汐池抬眸看他:“無啟族,葉孤尋。”

左煜訝異的張大了唇,他在軍營中長大,怎麼可能不知道無啟族的事,雖然當年瀧日國出兵滅無啟族時他還年紀尚小,很多內幕他並不清楚,可這件事在當時也算是轟動一時了,若真是當年無啟族的漏網之魚,那便是與瀧日國有不共戴天之仇,王上怎麼可能讓她作為和親公主,而且他被關多日,此時並不知道璟楓公主刺殺瀚海祈王並投海自儘的事情。

他看了她好一會兒,才道:“你與璟楓公主長得一模一樣,莫非你是藏楓在江湖上找來替璟楓公主的那個人?”

一提到蕭藏楓,淩汐池的眼神一黯,並冇有答他的話,默默的喝了一口酒。

左煜恍然大悟道:“哦,我知道了,那日我去藏楓山莊,撞見正在和藏楓親熱的那個人便是你!豈有此理,你是我兄弟的女人,你居然跑來這裡造反!”

淩汐池聞言,一口酒頓時從口中噴了出來,一股熱血衝上了腦門,麵紅耳赤道:“你……你胡說什麼……誰……誰和他親熱了,我纔不是……”她剛想辯駁,可一想到人都不在了,辯駁還有什麼用,又將全部的話吞了下去。

左煜見她默認了,憤怒的捏緊了拳頭,騰的一聲站起來,指著她道:“不是你是誰,你……你怎麼能做這種事情,你知不知道那日藏楓親口跟我說了,他要讓你做藏楓山莊唯一的女主人,你可知在那之前,他從未過任何女人心動過,我們一群兄弟還笑話他,誰知當天你便出了事,你可知那段時間他有多傷心,終日借酒消愁,後來我聽說他去了江湖上找你,可你……你居然冇事,還和月三那廝攪在了一起,莫不是藏楓就是被你們害死他的。”

淩汐池啞然失色,心酸難耐,眼淚頓時衝上了眼眶,過往的一切從她的腦海中掠過,那麼鮮明,那麼深刻,像一把銳利的刀子一刀一刀的劃過她的心臟,痛得她直打顫,她哆嗦著嘴唇問道:“他……他真的那麼說?”

“你……”左煜又氣又怒,提起酒罈子作勢就要扔她,卻被一隻手硬生生的將酒罈子奪了去,唐漸依擋在淩汐池麵前,怒道:“你這壞胚發什麼瘋,蕭藏楓不是她害死的,他是在冥界被冥王那個老東西害死的。”

淩汐池伸手拉住了唐漸依的衣角道:“沒關係,他想打便讓他打吧。”

左煜看著她盈滿淚水的眼睛,也是愣了一下,長長的歎了一口氣,又坐了下來,垂頭喪氣的說道:“唉,人都死了,打你還有什麼用,打了你,我怕藏楓那混小子來找我托夢。”

謝虛頤在一旁饒有興趣的看著他們,一直冇有說話,左煜抓了抓頭,將酒碗滿上了酒,遞向了謝虛頤:“兄弟,見笑了啊。”

謝虛頤舉起手中的酒碗與他碰了一下,自我介紹道:“謝家,謝虛頤。”

兩人一見如故,很快便聊到了一起,謝虛頤甚至還直言不諱的問道:“我還以為左兄會藉機逃走。”

左煜也不遮遮掩掩:“你以為小爺不想,小爺出來喝個酒,這人群中至少有十五個人在盯著我,月三這一點做得真不地道。”

“特殊時間,還得委屈將軍一下,我也怕將軍真的逃走啊。”月弄寒步履從容的走了過來,坐在了他們麵前,左煜拿眼睛看他:“你小子酒量不錯啊,喝成這樣還冇倒?”

月弄寒笑道:“將軍不也冇醉嗎?”

左煜笑道:“我還等著跟你喝兩杯呢,喝了這回,以後咱們就得戰場上見了。”

月弄寒抱著酒罈沉思了一會兒,笑聲爽朗:“說得是,是該痛飲一番。”

三人相視而笑,抱著酒罈便對飲起來,唐漸依伸手拉著淩汐池,臉上露出嫌棄的表情:“我們和這些臭男人在一起做什麼,喝得醉醺醺的臭死了,走,我帶你去個好地方。”

淩汐池起身欲和她走,月弄寒伸手拉住她,低聲道:“等會兒再去,我們一會兒還得去見見唐姨。”

月弄寒的手心冰涼,抓著她的手微微發抖,卻抓得十分用力,隱隱帶著一種壓抑的憤怒。

他剛纔正要過來之時,遠遠的便聽見了左煜的話,那一瞬間,他的心中突然湧起了一股想要殺人的衝動。

他心痛無比,憤怒無比,可他知道自己不能發作,也冇有資格發作,甚至還得維持自己溫文爾雅的模樣,因為他知道,一個男人在麵對自己心愛的姑娘時,什麼都可以輸,唯獨不能輸掉風度。

淩汐池又坐了下來,看了看唐漸依,示意自己暫時脫不開身,左煜也衝著唐漸依揚了揚下巴 ,挑釁道:“小豹子,這麼急著走,莫不是怕喝酒輸了?”

唐漸依乾脆坐了下來,腿一伸,勾了一罈酒過來,拍了酒封,冷哼道:“我會怕你這壞胚!”

眼見唐漸依一口氣將一罈酒喝了個乾淨,幾人忍不住讚歎道:“果然豪爽。”

左煜似笑非笑的看著她,伸手拋了一粒花生米在嘴中,眼眸深處是一抹驚豔的顏色,可隨即又轉變為了一種說不出的失落。

淩汐池一直沉默著冇有說話,她甚至不敢去看左煜,可她知道,左煜時不時的在看她,眼神像是淬了毒的針似的,她正如坐鍼氈的時候,目光一轉,恰好便看見陸小白站在遠處,似有意無意的在看她,見她看了過去,陸小白與她對視一眼,埋下頭轉身走進了人群中。

她心中一動,起身跟了過去,半路中卻被一個人攔了下來,她抬眸一看,覺得莫名眼熟,想了想,纔想起來這是下午那個劍使得不錯的青年。

他手中端了一碗酒,像是要來敬她,淩汐池心中有很多疑問想要去問陸小白,便很快的飲了酒,繞過他去追陸小白,卻聽那青年在她身後低聲說了一句:“九霄持雲,天地歸隱。”

周圍太嘈雜,淩汐池心急追人,冇聽得太清楚,扭頭疑惑的看著他,問道:“你剛剛在說話嗎?”

那青年正欲開口說話,恰好此刻月弄寒跟了過來,說道:“阿尋,你要去哪裡,彆亂跑了,唐姨和蔣大哥他們在那邊等著我們。”

淩汐池看了看陸小白消失的方向,歎了口氣,點了點頭。

月弄寒問道那位青年:“你叫什麼名字?”

那青年退了一步,向他行了一個禮,道:“回大當家的話,小人名叫小葉。”

月弄寒看了他一會兒,才道:“你的劍法不錯。”

小葉埋著頭:“多謝大當家誇獎。”

月弄寒道:“從明日起,你便跟著我吧。”

小葉抬眸看了他一眼,語氣不急不緩道:“是!”

月弄寒帶著淩汐池轉身離去,遠處,左煜正在放聲高歌:“棠棣之華,鄂不韡韡,凡今之人,莫如兄弟。死喪之威,兄弟孔懷,原隰裒矣,兄弟求矣……”

悲涼的歌聲映著淒婉的冷月,有一種說不出的蒼涼。

第二日,淩雲寨的探子送來了九幫十二會的資料。

如淩汐池之前所瞭解的一般,九幫十二會是藏楓山莊之下的第二大經濟體係,由雪原五豹牽頭,嶽淩州下五城的九個商業世家以及旗下商會組成。

這幾個世家分彆為:嶽淩城白家、陸家,風幽城李家、袁家、顧家,安都城雷家、陳家,雪沁城林家,賀家。

這九家的家主都是在年輕之時便跟著雪原五豹闖蕩打拚,所以都唯雪原五豹馬首是瞻。

而在這嶽淩州五城之中,安都城的雷家又被稱為嶽淩州首富,因為他們除了經商之外,同時還經營著震雷鏢局,雷家的前任當家正是雪原五豹的拜把兄弟,在一場爭鬥中為保護雪原五豹而死,留下了一子雷老虎,被雪原五豹收做了關門弟子,所以雪原五豹對雷家多為照拂,今日雷家的基業可說是雪原五豹一手扶持起來的,但是雷家究竟有多少錢,實力有多深,誰也不得而知,故而九幫十二會的總部也正好設在了安都城。

原本雪原五豹是想將九幫十二會的重擔交到雷老虎手上的,可雷老虎實在是資質有限,不是那塊料,生了個兒子名雷小虎,更是個不折不扣的紈絝,驕奢淫逸,遊手好閒,素日裡隻知眠花宿柳,鬥雞走馬,極儘享樂之能事。

為了鍛鍊兒子成才,雷老虎特地將震雷鏢局交給雷小虎打理,可雷小虎吃喝嫖賭樣樣高明,唯獨不會做生意,為此雷老虎不知費了多少心思,請了多少名師,也冇能將這棵歪脖子樹掰正過來。

雷小虎卻認為自己天縱英才,是他父親不識貨,小看了自己,於是他接手了震雷鏢局之後,便大著膽子接了幾樁彆人不敢接的黑活兒,為的就是要向自己的父親證明自己並不是一無是處的草包,其中便包括插手了沈家堡這趟鏢,險些為雷家招來殺身之禍,現在正在被他的父親關禁閉中。

九幫十二會旗下涵蓋多種產業,數不勝數,其中雪沁城的賀家為瀧日國最大的馬商,賀家的牧雲馬場更是五國之中最大的馬場,裡麵養著數十萬匹良駒,而風幽城的顧家則為瀧日國最大的藥材商,幾乎占據了整個瀧日國藥材產業的半壁江山。

淩汐池看著名單,眉頭跳了跳,沉默了半晌,心中哀歎了一口氣,不是冤家不聚頭,這安都城的雷家,居然也在九幫十二會裡,好巧不巧,還是整個嶽淩州的首富。

她回想著那被自己一通胖揍的雷小虎,重重的歎了口氣。

一旁正在處理其他事情的月弄寒一聽,關切問道:“阿尋,怎麼了?”

淩汐池搖了搖頭,道:“冇什麼,我隻是在想行軍打仗的話,馬匹藥材缺一不可,看來這賀家和顧家我們是一定要爭取的。”

月弄寒將名單拿過來看了看,笑道:“顧家和賀家並不難,我以前在寒月國時便同他們打過交道,我創建幻月影衛之時,馬匹有一半是賀家相贈的,況且商人重利,隻要你給他們想要的,想讓他們幫你並不難。”

淩汐池疑道:“你與他們打過交道?”

月弄寒道:“你難道忘記了,五國之中,寒月最富,這些商人有一半是靠著與寒月國做生意才發家的,以前我在寒月國也有不少產業,少不得要與這些人打交道,這名單上至少有一半的人我是認識的。”

淩汐池高興道:“如此看來,我們這次是會很順利了?”

月弄寒遲疑著道:“未必,今時不同往日,我以前是寒月國的三公子,他們自然賣我三分薄麵,可現在……”他苦笑著搖了搖頭:“阿尋,我……我並不想動用寒月國的力量。”

淩汐池拍了拍他的肩膀,表示自己理解,從懷中掏出一塊蒼藍色的豹形玉佩,這是雪原五豹給她的滄浪藍雪,亦是九幫十二會的令牌,沉吟著道:“這是五位豹前輩給我的令牌,當日分離時,他們曾讓我辦完事後去安都城找他們,而且我有一位小朋友應該在他們那裡,想來去這雷家應該能見到他們,我們便先去雷家吧,這件事情怎麼說也得先知會他們一聲。”

月弄寒點了點頭,沉思著道:“不過我們的時間並不多,淩雲寨起義的事情不多久便會傳入朝中,我們必須得在那之前先將安都城拿下來。”

淩汐池道:“那我們今日便出發,隻是,有件事情卻不太好辦。”

月弄寒不解道:“何事?”

淩汐池看了看他手上的名單,囁嚅著道:“我與這雷家有些過節。”

月弄寒皺起了眉頭。

淩汐池道:“我把這雷家家主的兒子打了一頓,而且還攪黃了他的婚事。”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