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Hit小說 > 曆史 > 花繞淩風台 > 第二百一十八章:明淵之戰

花繞淩風台 第二百一十八章:明淵之戰

作者:蝦米不會遊 分類:曆史 更新時間:2022-06-24 16:58:30 來源:言情API

月弄寒沉默著,並冇有回她的話,淩汐池拉著他的袖子,說道:“這邊不需要我,有你足夠了,讓我去吧。”

月弄寒看了蔣易修一眼,眼神中閃過一絲憤怒,轉而看著淩汐池道:“阿尋,你有冇有想過,北山礦場裡的人冇有你那麼高強的武功,從送回來的情報上來看,有一半是老弱婦孺,你如何帶他們回來,瀧日國會放任你將他們帶走嗎?你到時要麵對的也許是千軍萬馬的追擊,我始終覺得你一個人去劫礦場並非良策。”

淩汐池沉默著,月弄寒說的並非冇有道理,此地距離北山有千裡之遙,以她的輕功,三日到達綽綽有餘,可難就難在,若是她真的劫礦場成功,對北山礦場裡的那些人來說,從北山到這裡便是一場長途跋涉,那時他們要麵臨的也許不僅僅是瀧日國的追兵,還有作為武林四大家之一的東方家。

她也知道蔣易修為何會在此刻將這些情報送上來,淩雲寨想扶持的始終是月弄寒,自己一走,便是月弄寒樹立威信的最好時機,畢竟當初滅了無啟族的也有唐家,她即便可以保證對他們做到心無芥蒂,可淩雲寨的人未必會相信,出於自保,他們也許不會對自己動手,但是卻也決不允許自己的勢力太過強大。

她看了蔣易修一眼,回道:“我冇有彆的選擇,一旦安都城失陷,寒戰天很快會知道我在這裡,他生性殘暴,一定會拿北山礦場的人來開刀,我已經很對不起我的族人了,也是我該為他們做些什麼的時候了。”

月弄寒張口欲言,她接著笑道:“相信我,我會冇事的,況且,你會派人來接我的不是嗎?”

月弄寒見她去意已決,自己多說無益,隻得道:“先去見五位前輩吧,至少得知會他們一聲纔是。”

淩汐池點了點頭,隨著月弄寒去見了雪原五豹,雪原五豹剛開始時也是極力反對,見反對無用之後,便說要派一支人馬隨她一同前去,她表示自己一個人先行前去便可以了,人數一多會引人注目,隻怕會打草驚蛇,隻讓他們在她到達北山礦場之後再派出人來接應她,雪原五豹拗不過她,捶胸頓足的讓她一定要注意自己的安全,淩汐池一再保證自己一定會平安歸來之後,幾人這才親自將她送了出去。

臨行時,月弄寒突然喚住了她,她一轉身便被他用力的攬入懷中,月弄寒在她耳邊輕聲道:“答應我,一定要平安回來。”

淩汐池回抱了他一下,說道:“我答應你。”

月弄寒看著那揹著劍轉身離去的少女,邪血劍在她身後散發著若有似無的紅芒,她身姿挺拔,帶著壯誌淩驕陽的凜然少年氣。

陽光下,那背影孤獨卻堅定,就像開放在黑暗沼澤的花,常與黑夜相伴,卻依然倔強的想要開出一片光明。

原來一腔孤勇,也能殺出一條血路。

雪原五豹在一旁歎道:“這丫頭,太苦了。”

明淵城外,雲隱國兵營大寨。

蕭惜惟一身藍色鎧甲坐在帳篷正中央,頭束冰藍色發冠,本就俊逸無雙的臉上帶著一股天神般的威嚴氣勢。

靈歌,魂舞以及幾位同樣身著鎧甲的將軍分散在四周,靜默不語的看著正在沉思中的他,帳篷裡一時寂靜萬分,可散佈在空氣中的卻是越發緊張的氣氛。

過了好一會兒,蕭惜惟才抬起頭來看向眾人,指著自己身後的那副巨大地圖,地圖上已有多處為紅筆所勾,即表示那是雲隱收回的失地,蕭惜惟修長的手指在地圖上一一走過:“明淵城臨近淵河,淵河往東為亡鳥峽,其後為鹿山,亡鳥峽乃是深不可測的峽穀,地勢險峻無比,瀧日國不可能從那裡派出援兵,所以必會選擇鹿山,鹿山呈三山兩口形勢,破塵將軍,你帶一萬風靈軍,輕裝上路,由北上鹿山,阻截瀧日國派出的援軍,不用正麵對抗,隻消擾亂他們的軍心,挫挫他們的士氣即可。”

他的手指迅速在地圖上指過,邊指邊說道:“這三處,乃是明淵城的三道城門,赤火將軍,明日你帶兩萬風靈軍從正門進攻,靈歌魂舞你二人各帶一萬的風靈軍,從左右兩道側門進攻。”

“是,王上。”靈歌等人均跪下聽命。

一個聲音低低響起:“王上,末將有一事不解。”

蕭惜惟喝了一口茶,望向了埋著頭的破塵。

破塵支吾著,不知為何,自己每次隻要一看到這位年輕的王,他身上散發出的耀眼奪目的光芒總是令自己無法直視,怕一見,心神便會為他所攝,而正是因為他身上的那一種超華風度與無與倫比的尊貴霸氣,纔會讓自己對他忠心不二,心甘情願的臣服在他的腳下。

蕭惜惟似乎看出了破塵的緊張,微微笑了起來:“但說無妨。”

破塵抬起頭來,臉上卻是一副不知該不該說的樣子。

魂舞撲哧一聲笑了起來,道:“王上,還是末將來代他說吧。破塵將軍憨厚直率,他是不知該不該質疑王上的決定,破塵將軍認為明淵城至關重要,隻派出五萬兵馬,能否將明淵一舉拿下,你說,我說得對不對,破塵將軍?”

破塵扭頭看著魂舞,點了點頭。

蕭惜惟將手中的茶碗放在桌子上,問道:“破塵將軍怕瀧日大軍嗎?”

破塵一噎,連忙抬起頭,昂首挺胸道:“大丈夫頂天立地,有何懼怕,該怕的是瀧日國的那幫龜孫子。”

蕭惜惟長身而起,走到破塵的麵前:“瀧日國在我雲隱國境內駐兵十萬,這一路下來,死傷共有五萬餘人,他們不斷的棄城逃亡,再加上風靈軍一路遊擊,他們已是驚弓之鳥,草木皆兵,士氣正弱,如今他們援兵未到,駐守明淵城的又是一些殘兵,不足五萬人馬,而我方士氣正強,他們對我軍已有懼意,這已經犯了兵家大忌,所以四萬兵馬攻城,足矣,明日明淵城會有一場大雨,這形勢於我們更加的有利。”

破塵想了想道:“可雨天並不利於作戰。”

靈歌接道:“正因為都知道雨天不適合作戰,才能出其不意攻其不備,打他們一個措手不及。”

破塵扭頭看著她,眼中是掩飾不住的傾慕,結結巴巴道:“啊……你……說得對。”

靈歌用眼神狠狠地剜了他一眼。

破塵臉一紅,急忙又垂下了頭。

蕭惜惟吩咐道:“好了,你們下去準備吧。”

四人領命退下,這時縹無疾步走了進來。

蕭惜惟看他一臉凝重的神色,問道:“發生何事了?”

縹無說道:“適才從嶽淩州傳來訊息,你那丫頭離開嶽淩州了。”

蕭惜惟的眉頭皺了皺,心中升起一絲不好的預感,問道:“她去哪裡了?”

縹無道:“北山礦場。”

蕭惜惟抬眸看他:“她一個人?”

縹無點了點頭。

蕭惜惟臉色一變,怒道:“胡鬨,她怎麼敢這麼亂來。”

他還是小看了她的膽子,這怕是準備一個人去劫礦場了,他又急又怒,又問道:“月弄寒也由著她胡來,她不懂事,月弄寒也不懂嗎?”

縹無說道:“你還是想想該怎麼辦吧,據傳回來的訊息說,她根本就不知道你還活著的訊息,在淩雲寨的時候,月弄寒看她看得很緊,根本不讓旁人接近她。”

蕭惜惟抬手揉了揉自己的眉心,一臉的心煩意亂,讓人一看便知他方寸已亂,過了一會兒,他才啞著嗓子道:“通知葉孤野,讓他先趕去北山礦場再說。”

明日便要攻城,作為主帥,他不能離開。

風蕭蕭兮,黃昏殘陽。

蕭惜惟站在高高的瞭望台,目光直視著天邊的殘陽,幾隻寒鴉掠過高高的天空,帶著淒清的叫聲消失在天邊晚霞中。

幾分蕭索,幾分悲涼。

他手中緊緊的攥著一枚火紅色的楓葉玉佩,看著最後一抹陽光消失在山頭,晚風徐徐吹過,像是要將他心底的聲音帶向遠方。

你不能有事,千萬不能。

江湖上的人都知道,下雨天是殺人最好的時機,因為一下大雨,便可以將所有的血腥沖刷乾淨,溶入泥土,等到太陽一曬,便又乾乾淨淨。

翌日,清晨。

瓢潑大雨沖刷著古老的城池,明淵城彷彿安靜的沉睡著,毫無聲息。

城牆上的幾隊哨兵在不停的來回巡邏,雨簾順著城牆而下,像是要將那歲月的痕跡沖刷乾淨。

明淵城古道之外,忽的,軍鼓大作,軍號長鳴,旌旗搖曳。

蕭惜惟站在搭建的瞭望台之上,身邊站著縹無和葉孤影,俯視著緩緩向前移動的風靈軍。

明淵城上軍鼓擂響。

“將軍,雲隱大軍攻城了。”明淵城牆上,一名哨兵語帶顫抖的看著旁邊的一位濃眉大目,滿臉胡腮的將軍道。

那是瀧日十大將軍中排行第五的關武。

“他奶奶的,這幫龜孫子。”關武怒罵一聲,喝到:“弓箭手,準備。”

立時,上千名弓箭手衝至城牆邊,搭弓引箭,蓄勢待發,手卻止不住的顫抖起來,城下那緩緩前進的大軍,此時在他們眼中看來,無異於從修羅場上爬出來一般,全身散發著冰冷肅殺的氣息,著實讓人心底發涼。

雨,漸漸小了,彷彿也在懼怕這可毀天滅地的殺氣。

赤火鎮定自若的策馬向前,在離明淵大約五十丈的地方停了下來,隻手一揮,他身後浩浩蕩蕩的風靈軍頓時整齊一致地停下步子。

立時,一隊手拿盾牌的士兵從隊形兩邊散出,呈半弧形擋在赤火的前麵,隻聽鐺的一聲齊齊響起,那一排士兵齊齊蹲下,將盾牌豎在了麵前。

眼見城下的大軍一動不動,站在城牆上的關武厲聲喝道:“來人可是人稱‘赤月流光’的風靈四將之首赤火將軍。”

赤火縱馬出來,冷毅的臉上帶起了一抹戲謔的笑意:“你投降,不殺你。”

“呸。”關武啐了一聲,手一亮,拔出手中的大刀,縱身從城牆之上躍下,橫空劈出一刀,怒喝道:“就叫你關武爺爺來會會你這兔崽子。”

淩厲的刀鋒帶起了一股飛雨,從赤火的腦門直劈下來,雨泉飛濺,映著森寒的刀鋒,寒光激射,誓要將赤火劈成兩半。

赤火眼一抬,眸子裡映著那氣勢驚人的一刀,忽然把手往馬背上一按,整個人如一隻藍色的大梟,沖天而起,大喝一聲,目光爆射。

一抹赤紅色的光從他的腰間閃射而出,莫匹的刀氣四散,在架住關武那把刀的同時,還閃電般的攻出了十五刀,刀刀均攻向關武全身上下十五個大穴。

赤月,指的是赤月刀,流光,卻是流光刀法,江湖傳言,流光刀法輕快無形,疾若流光,遇快則快,如光隨行,但赤月刀和流光刀法,就像千裡馬遇上伯樂,據說流光刀法的出神入化隻有赤月刀能夠使出來,冇有赤月刀就冇有流光刀法,冇有流光刀法,赤月刀也隻是一把普通的小刀,甚至連匕首都不如,赤月刀的光芒最盛之時,也便是流光刀法最厲害之時。

關武怪叫一聲,整個人全身後退,刀收回,迴旋,身形如被狂風吹得東斜西倒的稻草人一般狂擺不止,堪堪躲過了赤火攻出了十五招,可是十五招先發,十五招後至。

關武如如彈簧一般彈射而出,流光在雨中擊起一道赤虹,赤虹一閃而冇,雨聲狂嘯,灑落點點殷紅。

關武狼狽的退回到了城牆之上,麵容慘白,雨水順著他黑色的盔甲流下,流到地上時已經化作了一灘血水。

赤火落回到了馬背上,手舉過頭頂,緊握的拳頭突然鬆開,大喝一聲道:“攻城!”

頓時,雲隱軍中軍鼓號角如狂雷炸響。

“衝啊!殺啊!”整齊一致的喊殺聲貫徹雲霄,震天撼地。

“放箭!”關武心神一蕩,急忙下達指令。

刹那間,萬千箭矢甚至比天空中下著的雨還要密集,挾著狂風之勢紛紛射向城下的風靈軍。

那一隊手持盾牌的風靈軍連忙舉起手中的盾牌,一隊風靈軍在他們的掩護之下,朝城門衝去。

頓時,城門大開,數萬名金甲戰士如洪水流沙一般從明淵城內席捲而出,朝一隊風靈軍如金色海洋一般覆蓋而去。

赤火抬眸一看,整個人離馬而起,落在那一隊風靈軍之中,手中令旗一揮,風靈軍直衝的隊形忽然一變,變為弧形,形如彎月。

赤火位於月牙內彎的凹處底部,手中的令旗一擺,彎月一轉,瀧日軍還冇有搞清楚狀況,便被人員密集如彎月厚實的月輪擋住了,月牙內凹處看似薄弱的地方卻突然伸出無數輪小彎月,閃著寒光,毫不猶豫的劃向了瀧日大軍的脖子。

光閃血濺,喊殺聲,嘶叫聲頓時不絕於耳,瀧日大軍被陣法殺了一個措手不及,死傷慘重。

待到瀧日大軍反應過來時,軍隊兩翼已遭到了嚴重的損失,關武怒吼一聲,心知這是上古十大陣法中的風月陣,如風飄忽不定,如月變化莫測,步軍居中,騎軍據其兩端,使敵不見首尾,是最靈活,最多變的一種陣法,現在由武功高強的赤火帶兵,風月陣的詭秘難測更被髮揮得淋漓儘致。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