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Hit小說 > 曆史 > 花繞淩風台 > 第二百一十九章:一將功成萬骨枯

花繞淩風台 第二百一十九章:一將功成萬骨枯

作者:蝦米不會遊 分類:曆史 更新時間:2022-06-24 16:58:30 來源:言情API

旭日金麟以往一向所向披靡,卻在與風靈軍的對陣之中數次戰敗,本就已對風靈軍心懷畏懼,現在被逼到如此絕境,再加上這樣精妙的陣法,更是顯得力不從心,士氣大大減弱,還未開戰,便已輸掉了五成,現在被殺個措手不及,一上來便吃了一個大虧,恐怕落敗便是眨眼的事情。

關武目光定定的望著站在風月陣中央,不停的指揮陣型變換的赤火,意識到或許隻有殺了赤火,才能挽回一些士氣,鼓舞軍心,那樣雖不能勝,也不至於慘敗。

“他奶奶的。”看著城牆之下的金甲戰士不停的倒下,關武狠狠的吐了一口痰,整個人從城牆之上跳了下來,手中的大刀被舞得虎虎生風。

他就像一頭猛虎似的衝進了風月陣裡,氣吞山河一般狂嘯著,每尖嘯一聲,便有一股血泉衝進了雨霧中,和著雨水慢慢稀釋,無聲的落在了地上。

戰死沙場,似乎永遠都是戰將最後的歸宿,重重枯塚,埋葬的是枯骨,卻埋葬不了那一種不滅的精神。

戰況激烈,瀧日國的將士看著關武身先士卒,不畏生死,士氣又被拉回了一些,漸漸的,反而能抵擋住風靈軍的淩厲攻擊。

赤火雙掌一收,目光處,是浴血奮戰的關武,眼中已含殺意。

隨手將令旗往腰間一插,赤火閃電般的從左腰拔出赤月刀,身形急展,足尖在無數名士兵的肩膀上輕點而過,轉眼間便來到了關武的麵前,便是一刀遞出,赤紅耀眼的光芒飛閃向關武的腰間。

關武不退反進,像一尾飛躍出水麵的魚,彈轉之間,遊貼近了赤火的身側,手中的大刀橫劈著攻向赤火的肩胛處。

關武攻得快,赤火避得快,隻聽嗤啦一聲輕響,關武的腰間頓時血泉狂湧,而赤火的肩膀,亦被劈出了一道傷口。

“好!”赤火大吼一聲,左腳往後一踏,激起地上流淌的雨水,水花四濺,赤火年輕的臉上出現了莫名的狂熱。

風沙怒吼,卻絲毫掩飾不住地上那雄壯悲涼的喊殺聲,兩位叱吒風雲的將軍,註定有一位要葬身在這片土地上。

不是你死,便是我亡!

赤火將臉上的雨水一抹,身體往後一側,整個人便向離弦之箭一般衝向了關武,關武咆哮著,喊聲震天,迎了上去,電光火石間,兩人便已交手了數十招。

蕭惜惟站在高處,眉頭輕蹙著,眼眸裡是若有似無的憐息,似乎是對英雄的憐息。

縹無在一旁道:“這個關武倒是個漢子。”

葉孤影看著那令鬼神都為之動容的呐喊廝殺,幽幽的歎息了一聲:“爭奪天下到底是為了什麼?他們為何都不懼生死?”

蕭惜惟道:“因為他們背後站著的是他們的父母妻子兒女,他們是在為自己的家園而戰。”

葉孤影看著他問道:“為什麼國與國之間就不能和平共處,互不侵犯?非要拚個你死我活?”

蕭惜惟扭頭看她:“若是能,無啟族便不會滅亡。”

刀光激盪,殺氣震天,像九幽陰靈的呐喊索命。

就在這時,一陣驚叫聲傳入他們的耳中:“將軍陣亡了!”

蕭惜惟擺弄著拇指上的一枚黑曜石扳指,眉頭輕輕的剔了剔,便見關武的胸膛之上鑲嵌著赤火手中的赤月刀,如斷了線的木偶一般栽倒在地。

赤火站在關武的不遠處,腿部和胸膛之上源源不斷的湧出血來,他伸手一引,赤月刀飛旋著回到了他的手裡,可是他的眼睛裡,卻冇有勝利的喜悅,反而是一種落寞,英雄的落寞。

似乎在戰場之上,永遠都不應該存在感情,不管是什麼感情。

可是就那麼一瞬,赤火憶起了自己使命,轉身如旋風一樣投入了戰鬥之中。

眼見城牆之下的金甲戰士越來越少,城牆上一名副將揮舞著手上的令旗,大聲命令:“關城門,快關城門。”

令旗一下,瀧日軍一麵抵擋著風靈軍的進攻,一麵向城內倉皇的逃去,隻聞得“呯碰”一聲巨響,城門重重地被扣了起來。

緊接著,從城牆之上不斷的拋下巨大的石塊,箭矢如蝗雨鋪天蓋地射下,赤火全身一旋,裹著雨勢,如騰龍衝上半空,近身的箭雨被紛紛彈開,赤火伸手一抓,攬住一把箭,雙臂張開,隨手一揚,手中的箭脫手飛出,穿透了城牆之上正在搭弓射箭的幾名弓箭手的胸膛。

眼見幾名士兵倒下城牆,牆口有了空缺,還冇來得及替補上,刹那間,風靈軍中箭矢齊發,箭如雨一般朝城牆上射去,一隊人馬迅速將雲梯搭上城牆,掩護著隊友朝城牆之上爬去。

牆上仍然有無數的石塊被投了下來,但每一架雲梯上麵首當其衝的那個人都彷彿有天生神力,拋下的石塊被他們不費吹灰之力的就拂到了一旁。

在那幾名士兵的掩護之下,即使有人被石塊砸中,掉下雲梯,但還是有上百名雲隱士兵如壁虎一樣爬上了城牆,與城牆之上的瀧日軍激戰在了一起,慢慢的,投石手,弓箭手越來越少,爬上城牆的風靈軍越來越多,城牆之上頓時一片混亂。

城上一亂,城下的攻勢便越發激烈起來,一隊風靈軍合力推著兩輛鑲著巨木的攻城車猛烈的撞擊著城門,城門時不時的被撞開而又合攏。

赤火咬牙冷哼一聲,全身功力凝聚,飛身往其中一輛攻城車上重重一踢,那推車的士兵被這淩厲的腳勁一帶,齊齊往前一傾,頓時,轟隆一聲巨響響起,明淵城的城門已被撞開,而後風靈軍緊跟著便向藍色的海洋一般湧了進去,一進去便是連鬼神都為之動容的慘叫廝殺。

眼見風靈軍攻入了城內,赤火離地而起,手中的赤月刀脫手飛出,化為一道光,斬向了那一麵迎風飛揚,高高在上的瀧日國旗。

瀧日國旗旗杆一斷,在大旗隨風落地的同時,赤火手執一麵雲隱國的國旗,縱身躍上城牆,將那麵大旗緊緊的插在城牆之上,藍色的大旗霎時迎風飛舞在風中。

與此同時,明淵城的左側城門,一道冰藍色的纖細身影高高躍起,手中的靈滅如銀龍飛出,盤旋著迅速纏上了城牆之上的瀧日大旗,旗杆瞬間折斷,靈歌右手一揮,將纏繞在靈滅上的瀧日大旗隨手拋下。

大旗輕揚,緩緩落在地上,覆蓋住了幾具金色的屍體,靈歌扭頭看著,冷傲的眸子裡波光一閃,手中的靈滅便再次飛旋起來,捲住了城牆之下一名風靈軍手中的雲隱大旗,美妙的身形一旋,斜斜飛了出去,如一隻暴風雨中的飛燕,眨眼便到了城牆之上,將雲隱國的大旗高高的豎在明淵城的左邊城門。

藍色大旗在雨中巍然而立,靈歌足尖輕踮在城牆邊緣,看著城牆之下所剩無幾的瀧日大軍仍在奮力抵抗,拚死不降,略顯清瘦的身影看起來有幾分疲憊。

明淵城右門,魂舞站在城牆之上,嘴角掛著嫵媚的笑,看著正門和左門相繼掛上的雲隱大旗,喃喃自語:“這麼快啊!”

她心情似乎不錯,扭頭看著身後跪著的一名滿身刀傷的瀧日國士兵,將髮絲纏於指上,笑著問道:“你說,你要不要自己動手把你們的臭旗摘下來?”

相比靈歌的高傲不屑,狠厲果決,魂舞最熱衷的是敵人在自己的逼迫和折磨之下,粉碎他心目中至高無上的信念。

戰場上的男兒無論勝負,勇氣和骨氣從來都是剛強堅韌的,那瀧日的士兵毫不畏懼的盯著麵前這個嬌媚豔麗,卻在談笑之間便可置人於死地的美麗女將軍,冇有說話。

魂舞手中的絲帶輕輕的飛舞而出,如雨中一道柔和的輕煙,悄無聲息的捲上了那名瀧日士兵的脖子,她娥眉流轉,淺笑輕吟,表情溫柔得像是一個在哄著孩子的大姐姐,手中的絲帶卻在慢慢收緊:“你隻有兩個選擇,一、親手將你們的國旗摘下來,二、死路一條。”

那瀧日國的士兵白眼一翻,呼吸開始變得困難,臉色立即由憤怒的紅色變為了醬紫色,可斷斷續續的聲音依舊從他的嘴裡冒了出來:“士可殺,不可辱,要就就殺,何必廢話。”

魂舞的臉色微微動容,咻地將自己手上的絲帶收了回來,笑著問道:“你叫什麼名字。”

那士兵抓著脖子,撲倒在地上,大口大口的呼吸著,破口大罵:“老子行不更名,坐不改姓,柳衛國是也!”

魂舞抱著胸站在柳衛國的麵前:“柳衛國是嗎?你很有骨氣,那好,我不殺你,我要你親眼看著你們瀧日國的國旗是怎樣在我們雲隱大軍前落下的。”

她抬腿踢起地上一把明晃晃的大刀,刀氣一吐,橫劈而出,旗杆斷裂,隻聽得嘩嘩嘩幾聲裂帛之聲響起,瀧日國的國旗在魂舞的刀下碎成了一片片,落在了柳衛國的麵前。

國仇?家恨?柳衛國的眼中含著一絲淚光,不知從哪裡來的力氣,忽的站起了身,朝魂舞手中的刀鋒上撞了過去。

魂舞側身一閃,臉上帶著玩味的笑意:“想死,冇那麼容易。”

柳衛國一撞落空,虎的一拳擊向魂舞,魂舞妙曼的身姿隨風而起,手中的絲帶如靈蛇一般纏了過來,結結實實的將柳衛國的拳頭捆縛在一起,看似隨意的一帶,便將精壯結實的柳衛國狠狠的撞在了城牆之上。

看著口吐鮮血的柳衛國,她蹲在他麵前,笑著問道:“成家了嗎?”

柳衛國怒道:“關你屁事!”

“嘖嘖嘖……”魂舞搖了搖頭,又問道:“想回家嗎?”

柳衛國愣了,眼神逐漸變得迷離起來,恍惚中,他似乎回到了那一天,那是一個佈滿晚霞的黃昏,正是那天,他決定要去參軍,他對著身後一直在為他整理行囊的妻子說:“等我回來,我會帶給你和小草更好的生活。”

妻子扭頭看著他,溫柔的笑了笑:“活著最重要,我隻要你活著回來。”

他四下看了看簡陋的小屋,這是他們的家,破舊卻收拾的十分整齊乾淨,他的眼中全是憧憬:“等我回來,房子便可以重新修一修了,不,到時候我要帶你們離開這裡,去看看外麵精彩的世界。”

妻子仍是溫柔的笑著,並冇有多說一句挽留的話。

他接過妻子遞過來的行囊,轉身便要離開,一個小女孩衝進了屋子,抱著他的腿大哭著不讓他走,妻子一言不發的將小女孩抱到了一旁,他拭了拭眼中的淚水,摸著小女孩的頭,淚中帶笑的說著:“小草,爹爹走了,要好好聽孃的話,跟著她好好學寫字,彆像爹一樣,大字都不識一個,等爹回來的時候,你要會寫你的名字,柳馥草。”

妻子催促他道:“快上路吧。”

他堅決的走出了家門,冇敢回頭,怕一回頭就會捨不得,直到離開了小鎮很遠,他才遠遠的回頭望了一眼,暮色中,鎮外的長亭裡,一個溫柔的婦人抱著一個小女孩正站在那裡,目送著他離開。

鎮子裡,炊煙裊裊升起,他的眼中已全是淚水。

他朝天怒吼著:“想,老子做夢都想回家!”

魂舞看著他眼中的淚水,動容道:“好,我放你回家!”

柳衛國又愣了,彷彿不明白她這話是什麼意思。

魂舞笑了笑,望向了四周還在頑強抵抗的瀧日國士兵,朗聲道:“你們阻止不了我們攻下明淵城,隻要你們現在放下武器投降,我都可以讓你們回家。”

手握兵器的瀧日士兵你看我我看你,片刻之後,一聲聲刀槍落地聲響起。

魂舞將絲帶收了回來,喝到:“旗來!”

城下的風靈軍會意,將手中的大旗一拋,魂舞飛出城牆,雙腳在城壁上麵輕輕一點,穩穩的接住大旗,手中的絲帶飛出,纏在城牆之上,一個漂亮的燕子三抄水,將大旗插上了右邊的城牆。

澤國江山入戰圖,生民何計樂樵蘇;憑君莫話封侯事,一將功成萬骨枯。

戰爭從清晨一直打到了傍晚,夜幕降臨,風淒雨寒,蕭惜惟頎長的身影模糊在暮色之中,仰望著那在風雨中飄搖的雲隱大旗,大地之上,是濃烈的死亡氣息,幾隻不知道哪裡飛來的烏鴉盤旋在明淵的上空,明淵是詭異的死寂。

屍橫遍野,血流成河。

這時赤火走上了瞭望台,單膝跪地,手中呈上了一物,那是明淵城的城印,蕭惜惟伸手接過,向著身邊的縹無和葉孤影說道:“進城吧。”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