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Hit小說 > 曆史 > 花繞淩風台 > 第二百二十章:隻身劫礦場

花繞淩風台 第二百二十章:隻身劫礦場

作者:蝦米不會遊 分類:曆史 更新時間:2022-06-24 16:58:30 來源:言情API

天水六百五十六年,四月甲寅,雲隱惜王親率四萬風靈騎攻克明淵,史稱明淵之戰。

一夜之間,明淵城的屍體已經清理乾淨,風靈軍軍紀嚴明,不驚擾百姓,不取百姓分毫,甚至派人對每一家每一戶進行了安撫訪問,告知雲隱國並不會傷害他們,他們可以照常生活。

第二日,當太陽升起之時,這個城池又恢複了生機,昨日躲在家中生怕自己會成為雲隱大軍刀下亡魂的普通百姓紛紛走出了家門,大街已經被沖刷得很乾淨,不見一絲血腥,殺戮也隨之不見,唯有城池上空還縈繞著絲絲死氣,但這並不能影響他們的生活,百姓們一如既往的做著和以前無數個日夜一樣的工作,好似這個城池隻是換了一個統治者而已。

那些投降的瀧日國士兵,有的被重新編製進了雲隱國的大軍,想回家的,雲隱國也會給他們一筆費用讓他們回家。

蕭惜惟入主明淵城之後,做的第一件事情便是喚來了靈歌,他將一個盒子遞給她,裡麵裝著的正是明淵城的城印,吩咐道:“你帶一隊人馬即刻出發,趕去北山接應她,再替孤把這個交給她,告訴她,等著孤去向她提親。”

靈歌看了那城印一眼,問道:“明淵事了,王上何不親自前去接她?”

蕭惜惟道:“適才破塵派人遞上軍情,我們的情報有誤,瀧日國派出增援明淵城的大軍並不止十萬,足有二十萬,此刻孤脫不開身,你去吧,葉孤野已經先去了。”

靈歌眸光一閃,心中輕輕的一顫,抬眸看著麵前那年輕的君王,不明白他為何要刻意提到葉孤野。

蕭惜惟的目光落在她手上的靈犀鐲上,問道:“這個鐲子,是汐兒送給你的吧。”

靈歌點了點頭。

蕭惜惟接著笑道:“這個鐲子原本是葉孤野的,自從你戴上後,便從未將它取下來,你與孤自小一起長大,孤自然知道你的心意,等天下大定,孤會替你做主,將你許配給葉孤野。”

靈歌尷尬的咬下了嘴唇,一向冷傲自持的臉上出現了一抹紅暈,難得的帶上了幾分小女兒的嬌羞,低聲道:“末將不知王上在說什麼。”

蕭惜惟道:“在藏楓山莊的時候,你當真以為孤不知道你經常偷偷跑去找葉孤野?”

靈歌的臉越發紅了,心如小鹿一般亂撞,她再怎麼厲害,也畢竟是個女兒家,女兒家的心事被說中了,也是會害羞的。

可害羞之後,她的心中便全是歡喜。

她伸手接過了城印,叩首道:“末將領命!”

隨即點了人馬,便輕裝上陣,離開了明淵城。

靈歌走後,蕭惜惟又吩咐人送來了明淵城的城誌,裡麵詳細的記錄著明淵城數十年來發生的每一件大事,他翻到了當年無啟族擾亂明淵城那一頁,看了之後立即吩咐人去找當年的證人,並派人將葉孤影請了過來。

數日之後,一篇檄文傳遍了整個天水,裡麵聲討了瀧日國為了吞併無啟族,不惜散佈謠言汙衊無啟族擾亂明淵一事,並指明妖道東方寂作為瀧日國的國師,不僅昏聵愚昧,聽信了無啟族存有長生之術的傳言,更是為了一己之私,鼓動瀧日國出兵無啟,以無啟族活人為引,修煉長生秘術,害得數十萬無啟族人慘死,英魂難安,不配身為武林四大家之一,此種妖異之人,行此滅天絕地之事,實在是人神共憤,人人得而誅之。

自此以後,無啟族擾亂明淵,禍亂一方的罪名就此沉冤得雪。

明淵失陷的三日之後,瀧日國的二十萬大軍嚮明淵城發動反擊,雙方在鹿山展開了一場大戰,大將軍左超被雲隱國惜王一箭射殺,慘敗於鹿山之外,瀧日國不得已退兵臨泉一帶,做好了嚴防死守的準備。

而就在明淵城被攻破的那一天,瀧日國南部的起義戰爭打響,一支義軍從淩雲峰傾巢而出,閃電般的偷襲了安都和嶽淩兩城,兩城失守,徹底脫離了瀧日國的掌控。

義軍攻下了安都城和嶽淩城之後,如颶風一般席捲了同屬嶽淩州的曲陽城、雪沁城和風幽城,自此,嶽淩州宣佈自立,改名為月淩州,整個月淩州徭役全免,賦稅減半。

源源不斷的義軍開始從四麵八方投奔了月淩州,很快,這支軍隊便從不到一萬人發展到了數萬人,自此以後,天水又出了一支令人聞風喪膽的奇兵——月淩軍。

就在瀧日國南部和北部的戰爭同時進行之時,烈陽城外三百裡,北山。

太陽當空照耀。

北山之下,大地一陣震顫。

那是駐紮在北山之下的一千旭日金麟震動了,因為他們的兵營大門突然被一劍硬生生的劈開,那一劍撼天動地,如一道火紅色的霹靂從天而落,整個北山山腰處瞬間呼嘯起了淩厲的劍風,火紅色的劍芒像是燎原的天火,似要將整個山頭都燃燒起來,劍光落在軍營之時,軍營裡的數間營房在一陣劇烈顫抖之後,瞬間崩塌了。

正在營房中午睡的白鳩猿從那崩塌的營房中彈射出來,揮舞著手中的巨鐮,一把拉過一旁驚慌失措的士兵,厲聲問道:“發生何事了。”

那士兵搖了搖頭,用著發顫的聲音回道:“不……不知……”

剛纔那一劍實在是太過恐怖,像是一柄天罰之劍,如天神在懲罰人間一般,像是要將整個北山都劈成兩半,劍落下之時,他眼睜睜的看著數十人被那劍氣硬生生的斬成了血沫,若非自己閃避得快,隻怕此時已屍骨無存。

白鳩猿一把扔開了手中的士兵,立即召集驚魂未定的士兵們站在一起,擺好了防守之勢,臉上卻露出了狂熱的神色。

他身為瀧日十大將軍之一,在裡麵排行老七,曾經也是軍功累累之人,號稱神猿將軍,一身巨力無人能比,自從十年前來了無啟族這幫奴隸,國師大人說什麼這批奴隸至關重要,不容有失,王上便將他指派到了這裡,讓他在這個鳥不拉屎的荒野之地一呆便是近十年。

他一直都想不通王上為何要他駐守在這裡,就無啟族那幫廢物,全是一些老弱病殘,平時飯都吃不飽,每天還有那麼多的礦要挖,走兩步都要喘氣的人,怎麼可能跑得出去,隨便指派兩個人在這守著便是,自己在這裡簡直就是大材小用,就連他手中的巨鐮,長久不用,都快生鏽了,為此他冇少寫信跟王上哭訴自己如何的不易。

一年前,他好不容易得了個機會出去,卻在一次執行任務之時,一時不慎吃了個大虧,被一個十六歲的少女算計了,被困於沼澤之中,他被救出來之後便又回到了這裡,為此他冇少被朝中的人嘲笑。

這段時間來,每每想起此事,他都恨不得殺了那個少女,拆她的骨,喝她的血,將她碎屍萬段方能解自己的心頭之恨。

他在這地方憋屈得緊,滿腔悲憤怨怒無處發泄,現在正好可以讓他先出一出惡氣。

他扛著手中的巨鐮,厲聲喝道:“是誰在裝神弄鬼。”

劍氣縈繞中,一個身著紅衣的少女手持長劍緩步走了進來,那是一柄身泛紅芒的長劍,一股股若有似無的血氣繚繞在劍身四周,隨著少女每走的一步,地上流淌的鮮血化成了一道道的血霧被吸附進了劍身中,她手中的劍熾熱之氣流轉,儘顯殺戮。

劍氣環繞之下,那少女眉目清冷,姿容絕世,帶著一種說不出的勾魂攝魄,她就像來自地獄的仙子,哪怕她的出現是要將人帶進那九幽煉獄,也讓人心甘情願的隨她一步步沉淪。

所有人都下意識的揉了揉眼睛,這般容顏絕色的少女,是真實存在的嗎?

淩汐池不喜紅衣,她始終覺得紅色太過豔麗,殊不知,此刻的她在紅裙的包裹之下,不僅勾勒出了她完美的身材,更襯得她像是那瑤池仙境中的一朵紅蓮,殊勝純結,卻偏偏又平添了一分讓人想要染指的風情。

白鳩猿吞了吞口水,一眼便認出了這是一年前設計他的那個女孩,此前,他恨不得將她碎屍萬段,可現在看到她之後,他改變了主意,一年過去了,她出落得越發美麗,也越發的動人心魄,他要將她抓起來,夜夜折磨她,聽她在自己的身下哀叫求饒。

他扛著巨鐮上前一步,喝道:“來者何人?”

淩汐池抬眸看他,冰冷的眼神像是在看著一個死人:“無啟族,葉孤尋!”

白鳩猿哈哈笑道:“原來是無啟族的餘孽,丫頭,你不知道這是什麼地方嗎?竟然敢隻身來這裡。”

淩汐池道:“我來,是來殺你們的。”

白鳩猿有些懷疑自己的耳朵,他看向了四周的士兵,嘲諷的大笑了起來,像在諷刺眼前少女的不自量力。

若是自己冇記錯的話,一年前他與她交過手,她的武功平平無奇,若非她使詐,斷然不會是自己的對手。

他邊笑邊不以為意的說:“兄弟們,你們聽見冇,她說她是來殺我們的,丫頭,你用什麼殺我們,是用你手中劍,還是用你的……”

說罷,他不懷好意的順著她的身材上下打量了她一眼,眼神像沾了油的刷子,肮臟油膩,有一種說不出的猥瑣。

淩汐池道:“不必那麼麻煩。”

白鳩猿愣了,下意識的說道:“什麼?”

淩汐池微微的抬起手:“殺你,不必用劍,一根手指便足夠了。”

話落,一朵純白色的花突然出現在她的指尖上,然後,她隨手一揮,那朵花飛出,閃電般的冇入了白鳩猿龐大的身軀之中。

白鳩猿埋頭看了看,身體並冇有任何疼痛,甚至連血都冇有流一滴,他拍了拍那朵花消失的地方,仰天哈哈大笑了起來,笑聲中帶著無儘的嘲諷,彷彿在嘲諷麵前的少女裝神弄鬼,故弄玄虛。

突的,他全身劇烈一顫,一股銳痛湧上了心尖,笑意凝結在了他的臉上,他看見麵前的少女朝他伸開了五指,霎時,那朵衝進他體內的白花像是突然爆開,一股股劇痛遊走遍了他的五臟六腑,像是無數條恐怖的毒蛇在撕扯著他,要從他的四肢百骸中鑽出來,緊接著,他便看見自己的雙手雙腳像是被什麼鋸開,撐破,手腳之上出現了類似花瓣的東西,一朵白色的花突然綻放在他的眼前,像是在以他的血肉之軀為養料,越開越燦爛,直到那朵花完全綻放的時候,他倒在了地上。

此前,他一直不知道五馬分屍是什麼感覺,而現在,他想他已經感覺到了,那甚至是比五馬分屍更為慘烈的疼痛。

少女緩緩的從他身邊走過,裙襬拂在了他的身上,他聽到了少女無情的聲音:“這些天趕路的時候,我一直在想,輪迴到底是一件多麼恐怖的事情,世人為何又想要長生,殊不知,長生如同這朵花一樣,越靠近便越危險,我想著想著,便悟出了這一招,你該慶幸,你是第一個死在我永生之劫下的人。”

然後,他的耳朵裡便再也聽不見任何的聲音了。

眾士兵眼見自己的將軍身死,還未來得及反應,便被她那詭異的武功驚得呆住了。

淩汐池已走到那群士兵麵前。

那群士兵終於回過神來,舉起手中的長槍攔住了她,猛喝道:“大膽妖女……”

話音未落,那少女已經化作了一道紅影穿人群而過,周身瀰漫著一股火陽之氣,所過之處,那些士兵儘皆被掀翻在地。

淩汐池並不理會那些士兵,朗聲道:“你還不出來嗎?”

一千旭日金麟她並不看在眼中,白鳩猿也不足為懼,這裡能威脅到她的隻有一個——東方青石。

突的,四野風動,無邊落木蕭蕭而下,狂風捲著無數綠葉飄舞在兵營上方,像是由風牽引著,化成了一道長鞭,狠狠的朝她揮了過來。

淩汐池提劍一擋,勁力碰撞中,她往後退了三步,那長鞭也瞬間被打散,重新化成了漫天飛舞的綠葉,像一片片泛著寒光的綠刃,隻要有風的地方,柔軟的綠葉隨時會化作可穿金碎玉的利器。

那是狂風吟的第三層——疾風勁葉。

風又起,那在半空中隨風而舞的綠葉又形成一個渦流朝她急卷而來,淩汐池眸子一抬,往後一退,又揮出了一劍,劍氣帶著火陽之氣散向四麵,化成四條火龍一頭紮進了那漩渦之中,飛舞的綠葉紛紛被焚化,化成灰燼落在地上。

這是她將火陽決融入到八荒劍訣中領悟出的招式,名叫八荒火陽。

淩汐池道:“你再不出來,我上山了。”

一道人影突然出現在了她的麵前,那是一個身著白衫的中年男子,眼神陰鷙,散發著森森的冷意。

淩汐池問道:“東方青石?”

東方青石看了看她的手中的劍,又看了看她的模樣,問道:“你是璟楓公主?”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