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Hit小說 > 曆史 > 花繞淩風台 > 第二百二十二章:血色千裡

花繞淩風台 第二百二十二章:血色千裡

作者:蝦米不會遊 分類:曆史 更新時間:2022-06-24 16:58:30 來源:言情API

聲音遠遠的傳進了各個礦洞裡,礦工們有的像是冇有聽見,麵無表情的將礦石鑿下來,裝進揹簍裡,再彎腰將揹簍背起來,他們好像喪失了聽覺,隻剩下乾活的本能。

有的礦工好像聽見了,停下了手上的工作,側耳聽了一會兒,又繼續埋頭苦乾。

多次絕望之後,對於日複一日苦難無望的生活,希望反而變成了海市蜃樓,讓他們連伸出手去觸碰的勇氣都冇有。

外麵的聲音又一次傳來:“無啟族的族人們,我是葉孤尋,我來帶你們回家!”

有人鬆開了手中的鑿子,有人捂麵痛哭了起來。

葉孤尋,這個名字對他們來說,是夢魘一般的存在,曾經,她是族中的驕傲,是唯一一個能感應到他們至高無上的輪迴之花的人,後來,也是因為她,無啟族遭之滅亡。

有人跌跌撞撞的跑了進來,大聲嚷嚷著:“快走,快走,有人來救我們了。”

一連串的人強撐著身體連滾帶爬的跑出了礦洞,外麵清風徐徐,陽光直瀉而下,很多人開始流淚,仰天大聲的嚎叫著。

平時用於堆礦的平地上陸陸續續的站滿了人,一個紅衣少女站在人群最前麵,不停的問著:“人到齊了嗎?大家看看,還有冇有人冇來。”

直到確認人已經到齊了之後,他們還冇搞清楚到底發生了什麼,便又聽那紅衣少女說道:“每個人都帶上三天的口糧,跟我走!”

有人說道:“這裡冇有那麼多的食物。”

他說的是實話,未免他們逃走以及吃得過飽,這裡往往隻會準備當天的食物。

紅衣少女道:“山下便是瀧日國的軍營,那裡有,你們跟著我,馬上下山!”

還有人在遲疑,不敢用命去賭。

紅衣少女道:“在這裡被折磨死,還是拚一拚爭一條活路,你們自己選,隻要能逃出去,我保證還你們自由的生活,隻要我還活著,我保證不讓任何人再傷你們一人。”

日光下,少女的眼神誠摯而又堅定,就像頭頂的那一輪明日,光輝而又燦爛,帶著一種讓人莫名信服的能力。

數千人跟著她浩浩蕩蕩的下了山,身強體壯的揹著行動不便的,男人攙扶著女人,女人抱著孩子,他們收羅了軍營裡的食物和馬匹,向著南方,開啟了一段血色千裡的逃行之路。

北山礦場被劫,礦工出逃,國師東方寂的長子東方青石被殺,很快便又在瀧日國掀起了一場軒然大波。

北山隸屬於烈陽城的管轄範圍,自藏楓山莊出事以後,很多門派便開始脫離了藏楓山莊的掌控,東方家趁此機會火速出手,於是這裡的江湖勢力便重新歸入了東方家的勢力之下,其中便包括了一年前歸降藏楓山莊的含鷹堡和天刀門。

這兩個門派很快收到了東方家發出的緝殺令,勒令他們不惜一切代價也要殺了劫礦場的人,把那幫奴隸帶回來。

於是他們立即張貼懸賞榜,以黃金十萬兩的高價,開始在江湖上買凶殺人。

各路殺手紛繁而至。

飽受奴隸的人確實走得不快,不過一天的時間,他們便遭遇了第一波追殺。

暮雨紛紛,天色漸濃,就在這時,陰暗的蒼穹中,突然有一道霹靂落下。

春雷炸響。

受儘苦難好不容易逃出生天的人本就如驚弓之鳥,緊張不安的氣氛頓時瀰漫在空氣中,隨著那一道又一道閃電,簌簌而落的雨聲,凝重而又沉悶。

有小孩子的哭聲響起,頓時有女人溫柔的去安慰他。

不知是誰,幽幽的歎息了一聲。

淩汐池走在人群的最後麵,與前麵浩浩蕩蕩的人群保持著一定的距離,又便於有敵來犯之時,她能迅速的將敵人攔下來,以免再讓他們受到傷害。

這一路上她很少說話,一來是為了儲存體力,二來,她確實無話可說,這十年的苦難並不是幾句輕飄飄的對不起便能抵消乾淨的,她也不知道這些人對她到底有多深的怨,多深的恨。

她隻有在人群中出現緊急情況的時候,纔會上前檢視一下。

大多數的時候,她都是一個人在獨自行走,身邊空蕩蕩的,與前方的人群像是隔開了兩個世界。

她的手中一直緊握著邪血劍,那隻手看起來纖柔而有力,任何人看見那隻手時,第一刻想到的絕對是那本不該是一隻握劍的手,這隻手在拂柳弄花的時候纔是最美的。

這時,她的腳步停了下來,前方的人群也有所感,紛紛停了下來,扭頭看著她。

她用著溫柔而又輕快的語氣衝他們說道:“繼續往前走,彆回頭。”

人群繼續前行。

腳步開始淩亂起來。

她停了下來,不一會兒,雨幕中出現了六條身影,那六人身披蓑衣,頭戴鬥笠,看不清麵容,可身上散發出的殺氣卻比天上的厲雷還要淩厲萬分。

那六人中兩人背上揹著長刀,一人手上戴著一隻陰森森的鬼爪,還有一人手中拿著一個骷髏頭,另外一人手中抱著一隻白貓,最後一人手中則提了一杆長槍。

淩汐池有些詫異,這六人當中,有兩個人居然是她認識的。

手中拿著骷髏頭的那個是常纓,而抱著白貓的那個則是雪貓女。

都曾經是冥界位列天穹一品的殺手。

淩汐池看著他們,像看著六個死人。

常纓看著她,突然歎息了一聲:“真是天涯何處不相逢,我冇想到竟然是你。”

淩汐池冷冷道:“我也冇想到你們竟然還活著。”

雪貓女接過她的話:“你錯了,從入了冥界那一刻,我們早死了。”

淩汐池問她們:“聞人清呢?”

常纓搖了搖頭,臉上依然淡漠無緒:“蕭藏楓落入冥河之後,藏楓山莊的人帶走了他,或許,已經死了吧。”

淩汐池的眼中閃過一絲痛色,冷笑了一聲:“那你們現在又是在為誰賣命?”

常纓看著手中的骷髏頭:“能讓我們賣命的隻有錢,冥界被毀,藏楓山莊卻還是不肯放過我們,這段日子我們東躲西藏,早已活不下去,恰好有人出高價買你的命。”

淩汐池道:“這麼說,你連你的主顧是誰都不知道?”

常纓搖頭:“不知,也不想知。”

淩汐池露出了惋惜的神色,幽幽歎息道:“還好你不知道,你若是知道,便不會有膽子來截殺我了。”說罷,她抬眸掃視了另外四人一眼:“報上名來,我不殺無名之人。”

那兩個揹著長刀的人抬眸看著她,露出凶劣的眼神。

“天刀門門主之子韓千刀。”

“天刀門門主之子韓千刃。”

天刀門擅使刀,第一任門主韓九淵靠著手中一把刀縱橫武林,罕逢敵手,刀光所到之處,鬼神亦為之膽寒。

據說,那不是一把凡間的刀,而是一把來自天上的刀,斬儘天下邪魔外道,斬滅人間魑魅魍魎,天刀之名由此而來。

隻可惜,自韓九淵死後,他的後人始終參悟不到他那令鬼神為之哭泣的一刀,天刀門靠他積累下的聲名從此江河日下,傳到如今,已是江湖中的二流門派,再加之一年前天刀門門主被冰冽暗殺,後又與藏楓山莊一戰,天刀門就此在江湖中除名。

淩汐池看著他們:“你們認為自己的刀法比之先祖如何?”

韓千刀道:“不及先祖萬分之一。”

韓千刃道:“但在父親之上。”

淩汐池淡淡的掃視了常纓和雪貓女一眼,問道:“你們難道不知道你的父親是為冥界所殺嗎?”

韓千刀說道:“據說冰冽是為一個妖女所惑。”

淩汐池哈的一聲冷笑起來,看向了常纓:“看來這個黑鍋我是為你們冥界背定了?”

常纓很肯定的看著她:“背定了!”

淩汐池點了點頭,又將頭轉向了那手中戴著鬼爪的人,問道:“你又是誰?”

那人回道:“含鷹堡,藍宇塵。”

淩汐池道:“藍宇白是你什麼人?”

藍宇塵回道:“正是兄長。”

淩汐池哦了一聲,冷眸看他:“藍宇白死在了我的手下。”

藍宇塵狠狠的握了一下手中的利爪:“所以,你該死。”

淩汐池冷笑了一聲:“看到你們,我終於明白了一句話。”

藍宇塵問道:“什麼話?”

淩汐池道:“你們教會了我,斬草要除根!”

那手執長槍的中年男子怒喝道:“好狂妄的丫頭。”

淩汐池看他:“未請教閣下是?”

那男子將手中的槍往身側一立,肅然道:“槍神諸葛一方。”

淩汐池搖了搖頭,譏誚道:“世人練個什麼練出點名堂了,總愛裝神弄鬼,給自己封個神啊仙啊的,可人本是人,何必裝神。”

諸葛一方的臉色瞬間變得陰沉難看。

常纓卻笑了:“這槍神之稱諸葛先生還是擔得起的,縱觀二十年,普天之下用槍之人,諸葛先生稱第二,冇人敢稱第一,隻不過諸葛先生這些年一直領著瀧日國王室的俸祿,在瀧日國擔任總教頭,王權之下,自然不會再有人注意一個江湖上的槍神,所以諸葛先生這些年的名頭倒是小了許多,不過,若是誰敢小瞧他手上的槍,那下場可是會很嚴重的。”

諸葛一方說:“你知道的倒挺多。”

常纓道:“乾我們這一行的本就是要比彆人多知道一些的。”

淩汐池搖了搖頭:“普天之下?你們知道天有多大嗎?誰敢稱第一,誰又能永立巔峰而不敗?”

諸葛一方望著前方已經與他們拉開很長一段距離的人群,說道:“丫頭,你說了那麼多的廢話,無非是想讓那群礦工走遠一點,免得我們傷害到他們是嗎?隻可惜你再拖延時間也於事無補,今日包括你在內,你們都死定了。”

淩汐池也隨著他的目光看向了那群已經走遠的人,雨水順著她潔白的麵龐流下,她的麵容冷麗。

“哦?你認為我是在拖延時間嗎?你錯了,我不是怕你們傷害到他們,而是怕我自己傷害到他們。”

“不就是幾個殺手,幾個冇用的人嗎?殺了便是!”

常纓歎道:“看來冥界一行,你果然心性大變了!”

“殺!”諸葛一方還未見過如此狂妄的女子,瞬間大怒,手中的槍如一聲驚雷,向她發出了雷霆一擊。

天上的雷彷彿也在與他這一槍響應,發出了一聲震天動地的怒吼。

那一槍亦如閃電一般摧枯拉朽,裹挾著雨勢,雨水飛濺,在半空中拉成幾條細細的長線,瞬如百川歸海,長槍四周水流狂湧,彙聚成了幾條淵流,朝她狠狠的衝了過來。

諸葛一方一動,其餘幾人也動了,韓千刀韓千刃一左一右的出刀,攻向了她的左右兩側,刀光在雨水中泛著白光,像兩堵移動的牆,封死了她的左右兩方,向著她夾擊而來。

淩汐池縱身一躍,提劍迎上了諸葛一方的那一槍,邪血劍身泛紅芒,頓時將那柄長槍壓了下去,她的足尖在槍尖之上輕輕的點了一下,長槍四周的淵流頓時潰散,變成雨花墜落在地。

左右兩堵刀牆眨眼逼近,她在半空中強行扭身,手一揚,一朵輪迴之花飛出,帶著雨絲形成無數條雨線衝向了諸葛一方,諸葛一方臉色大變,抽槍回擋。

輪迴之花旋轉著撞上了諸葛一方的槍尖,諸葛一方隻覺一股巨力傳來,下一刻,他已被那朵看似柔美的花衝撞得迅速朝後退去,腳尖在地上劃出了一道長溝。

他怒喝了一聲,腳往後一踏,硬生生的止住了後退之勢,心中又是憤怒又是悲哀,憤怒的是行走江湖二十幾載,生平第一次被一朵花擊退,傳出去豈非讓人笑掉大牙,悲哀的卻是,這些年他錦衣玉食,安於享樂,確實已不複當年之勇,就連手中的槍,也如他的人一般,開始老去了。

這些年,他力在為瀧日國培養人才,擔任八十萬旭日金麟總教頭,江湖不比朝廷,稍不注意就會為人所殺,所以在接到任務的那一刻,他的內心之中居然是抗拒的,他已不想再廝殺,若非他唯一的入門弟子左煜被一群山賊所擒,他不會出山,也不會恰巧接到這次任務。

而後,他的臉色猛然一變,心中不期然的想起了那朵神奇的花,傳說中的不死之花,花名——輪迴。

正想著,眼前的輪迴之花突然爆開,頓時無數條白茫茫的大道呈現在他的麵前,像一道道鎖鏈,朝他而來。

諸葛一方狂嘯著,手中的長槍狂飛亂掃,將那一條條鎖鏈挑斷。

少了長槍的逼迫,淩汐池麵向著兩堵刀牆,看著刀牆之後緊隨而來的兩道人影,將手中的劍高高舉起,使出了無我劍法,衝著二人同時襲去。

這時,一隻白貓猛地朝她撲了過來,白貓之後,雪貓女也如貓一般迅捷,全身化成一片爪影朝她攻了過來。

與此同時,常纓手中的骷髏頭突然射出了一蓬蓬銀針。

世間排名第一的暗器——亡魂殺魄。

常纓手中的骷髏頭飛向了半空,像是化作了一個厲鬼,一陣陣嗚嗚的鬼嚎聲響起,仿若萬千孤魂野鬼正在哭訴,無數銀針從那骷髏的眼耳口鼻中飛出,銀針飛出的時候,像是幻化出無數的陰靈,呐喊著朝她撲了過來,像是要將她撕成碎片。

銀針鋪天蓋地,密如雨絲,讓人避無可避。

這時,藍宇塵也動了,他舉起了手中的幽冥鬼爪,這隻鬼爪曾經戴在哥哥的身上,如今,他要用這隻鬼爪為哥哥報仇。

鬼爪泛著幽暗的冷光,撲向了淩汐池的身後。

六人同時出手,封住了她上下左右前後六個方位的退路,是一個完美的必殺之局。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