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Hit小說 > 曆史 > 花繞淩風台 > 第二百二十三章:兄妹團聚

花繞淩風台 第二百二十三章:兄妹團聚

作者:蝦米不會遊 分類:曆史 更新時間:2022-06-24 16:58:30 來源:言情API

細雨揮灑,清風飄搖,殺氣鋪天蓋地,冷厲而又無情。

天地之間彷彿變成了一個殺戮場,數道勁力盤旋其間。

刀如匹練,槍如遊龍,爪如鬼厲,刀氣,槍勁,爪影,針網交織呐喊,與半空之中的那個骷髏頭幻化而生的厲鬼融為一體,像是要將天與地撕開,將中間的那個紅衣少女撕開。

刀氣和爪影落在了紅衣少女的身上,她的左肩和後背頓時出現了一道刀痕和一道爪印。

骷髏頭中飛出了幾道鬼影,也重重的砸在了少女的身上。

少女喘息了兩聲,手中的劍挽出了幾個劍花,火陽之氣瀰漫而出,劍影揮灑,劍氣縱橫,再一次將圍上來的人擊退。

那一瞬間,她的腦海中不期然的回憶起許多,有一雙眸子在她的心頭越發清亮,她的心中開始變得溫暖,唇角露出了一抹溫柔的笑意,喃喃道:“你是來接我的嗎?我答應你,很快會來見你,哪怕縱橫千載,輪迴百轉我也會找到你,但不是現在!”

今生之緣,來世再續,等著我,我願同你一起共赴碧落黃泉。

記憶中,漫天楓雨飄落,一個人站在楓雨之間,手指往她的頭上拈下一片火紅色的楓葉,輕聲道:“真美!”

淩汐池忽然閉目,喃喃道:“落花流水窅然去,彆有天地非人間,閒與仙人掃落花。”

心似繁花豔照,身如古樹不驚,那不如就讓這人間處處花開。

滾滾真氣四散而出,她的手一抬,冷聲道:“那便試試這一招,仙人掃落花,宛轉塵寰路。”

一朵輪迴之花從她的指尖飛出,迅速幻化成無數朵,純白色的花朵頓時飛滿天空,晶瑩剔透如水晶一般,像是開在碧落之上,沿著她四麵八方起舞,雨水順著花朵運轉的軌跡飛舞起來,漸漸拉成了數條水浪,仿若滄浪起碧波,以她為中心,分成八股,如一條條卷著落花的水流,旋轉著沖天而起。

水浪交織著真氣,輪迴之花閃爍著白光向上衝起,在她的頭頂彙聚,瞬間灑向八方,如一朵生長在天地之間的巨型花朵猛然綻放,隻聽嘩啦一聲巨響,那四麵八方而來的刀氣,槍勁,爪影,銀針,幽靈被平地而生的水泉掃了出去。

片片花瓣衝上了那如狂風驟雨的銀針,銀針被逼得紛紛倒退,衝向了半空中那幻化成厲鬼的骷髏頭。

花朵中央煙霞瀰漫,身在最中間的紅衣少女突然旋身沖天而起,紅裙瀲灩,翩然而舞,她手中的劍一揚,邪血劍閃著妖邪異樣的紅芒,像是一柄從地獄而來的魔劍,炙熱之氣四散而出。

雨,彷彿停了,在半空之中變成了一縷縷紅色的霧氣,煞氣充斥天地間,四周的景物都籠罩上了淡淡的血色。

她高高的舉著邪血劍,看著那又向她圍上來六個人,手中的劍用力劈下,冷喝道:“八荒火陽!”

絢爛的霞光中,八道劍影從邪血劍的劍身之中發出,飛到半空中時,劍影化作了八條火龍,怒吼著衝向了圍上來的六個人。

韓千刀韓千刃手中的刀瞬間折斷。

藍宇塵被火龍擊中,瞬間口吐鮮血,向後飛起,砸在了地上。

諸葛一方長槍一橫,化解了衝向他的一道劍氣,被擊得後退了無數步,待穩下身形後,一抹血絲順著他的嘴角流淌而下,他眼中露出一種複雜的表情,神色居然和緩了下來,望向了手中的長槍:“江山代有人纔出啊,老夥計,看來我們真的老了。”

他重重的歎息了一聲。

唯有雪貓女和常纓還在原地,她們在劍氣衝過來之時已經凝聚全身的功力,堪堪避了過去。

淩汐池看向她們,牙縫中冷冷的吐出了一個字:“死!”

話落,她身形一動,身若流光,無數花瓣跟在她身後隨她而舞,她的劍瞬間穿透了雪貓女的身體,她也如一道疾光穿過了雪貓女的身體。

血雨飛揚,灑落在無數的花瓣之上,淒絕亦豔絕。

雪貓女的的眼睛猛睜,而後倒了下去。

淩汐池轉身看著常纓,亡魂殺魄碎成無數片落在她的腳尖前。

她的眼中全是殺意,抬劍指向了她:“就以這一招仙人掃落花送你吧。”

紛紛花瓣再一次隨著劍光飛舞。

“真美啊!冇想到死前還能見到這樣的人間盛景。”常纓的眼中倒映著那一劍,她亦知道自己躲不了那一劍,喃喃道:“能死在這樣的劍之下,也死而無憾了。”

她這一生,殺人無數,死在彆人劍下也是因果使然,或許是殺人太多了,輪到自己被殺時,她所感受到的居然不是恐懼,而是坦然。

冰冷的劍鋒冇入她的身體時,她居然感覺到了一陣溫暖。

淩汐池收了劍,轉身看著剩餘的四人,紅芒在她身側流動,輪迴之花在她身畔起舞,她身上的傷口源源不斷的流出血來,可她毫不在意,提著劍一步一步的朝他們走去。

劍劃在地上發出令人毛骨悚然的聲音。

韓千刀指著她,表情似在哭又似在笑:“你……你不是人,你是……妖魔!”

淩汐池笑了:“你說得對,我就是魔。”

“殺!”諸葛一方率先吼了一聲,長槍再一次刺出。

韓千刃抓起了斷刀,仰天怒號了一聲,聲音中帶著無窮無儘的悲哀,朝她衝了過去:“我是天刀門的人,天刀就是斬妖除魔的刀,殺!”

淩汐池閉上了眼睛:“是你們逼我的。”

絢爛的煙霞中,一場花雨覆蓋了血雨,大地重新歸於平靜。

前方倉皇逃離的無啟族人紛紛停了下來,他們扭頭看去,淒風冷雨中,一個紅衣少女從後方走來,趕上了他們。

她的臉色蒼白,髮絲淩亂,肩膀上好似還有傷口,卻已經被她簡單的包紮了起來。

她步履堅定,瘦弱的身軀看起來有種說不出的堅不可摧,就連蒼白的臉上,表情也是溫和平靜的。

看到那抹紅色後,他們的心奇蹟般的安定了下來,好似隻要有那抹紅影在,天就不會塌下來。

剛開始逃出來時,很多人的內心是迷茫的,他們知道,這是一場拿生命去賭的希望,是一場本就無望的賭博,他們也做好了隨時會死在路上的準備。

可現在,越來越多的人開始相信,他們所期盼的那個明天會到來,他們會重獲新生和自由,因為真的有人在用命替他們殺出一條血路來。

他們也好像終於明白了那少女為什麼要穿一身紅色的衣服,因為紅色代表著的是溫暖和希望,還有永不熄滅的鬥誌和熱情。

他們也忽視了,這個看似堅強的女孩子其實也才十七歲而已。

淩汐池笑了笑,說道:“趕了一天的路了,你們也累了,先就地休息一下吧。”

她抬頭看了看依舊下個不停的雨,像是在自言自語:“這段時間大家會比較辛苦,但是很快便會好起來的,很快便會有人來接我們。”

人群開始停下來休息,有人拿出了乾糧在吃。

淩汐池坐在遠處,將邪血劍隨手插在了身邊,她拿出傷藥,先是在肩膀上撒了一些,背上撒不到,她就隨便沾了一點抹抹。

一個弱弱的聲音從身側傳來:“姐姐,我來幫你吧。”

她扭頭看去,隻見一個小女孩站在她身旁,遞給了她一個用油紙包得嚴嚴實實的東西,說道:“這是爺爺讓我給你的。”

淩汐池訥訥的接過,往人群中看去,一個白髮蒼蒼佝僂著背的老者衝她笑了笑。

她怔了怔,埋頭小心的將油紙一層層掀開,是一個無比乾淨的饅頭,饅頭上好似還帶著身體的餘溫。

她的手輕輕的顫了顫,手中的饅頭也變得沉甸甸的,她隻覺得鼻頭一酸,這些天來第一次有了一種想要流淚的衝動,她怕自己哭出來,連忙拿著饅頭埋著頭啃了一口。

小女孩已經接過了藥瓶仔細的替她撒上了藥,撒完之後又一溜煙的回到了人群中。

天色已經徹底的暗了下來,已不再適合趕路,於是他們隻得原地休息,好在雨停了。

淩汐池安撫他們:“你們睡一下吧,我會看著的,好好休息,明天再趕路。”

所有人都愣愣的看著她。

接下來的兩天,雖然時不時的還是會有殺手追上來,但是相比於第一天,他們所遇到的殺手都不足為懼,最後都有驚無險。

他們開始重新審視這個女孩,她好像永遠都不會累一般,他們睡覺的時候,她在巡邏,守護著所有人,他們趕路的時候,她也跟著趕路,感應到有敵來犯的時候,她會一聲不吭的離去,然後若無其事的回來。

可是她的臉色越來越蒼白了,身上的傷痕也開始越來越多,就連她自己,也不知道自己到底能撐多久

這三天來,他們翻山越嶺,跋山涉水,專走一些一般人不會走的山道,就是為了繞過各個城鎮關口,躲過瀧日國鐵騎的追殺。

他們就這麼迤邐行了三日,眼見並無瀧日國的兵馬追來,眾人心中頓感安定。

淩汐池在心中盤算著,自她劫了礦場已有三天,這三天來他們都在山間趕路,並不知外界的情況,瀧日國遲遲冇有派出兵馬來追殺他們,那就隻有兩個可能,一來,雲隱國已如他們放言所說的,七日之下攻下了明淵城,二來,安都城應該也已經被月弄寒拿下了,看來這也是這些天來追殺他們的多半是一些江湖力量,並冇有朝廷的兵馬的原因。

依照寒戰天的性子,斷不可能會放任安都城被義軍拿下,到時候必會是大軍壓境。

這也是她為何一定要在這個時候去礦場將人救走的原因,一旦寒戰天與義軍開戰,他派出平亂的兵馬絕不會少,各個地方的關口也會更為嚴格,她再想救人便難如登天。

若是冇算錯的話,月弄寒派來接應她的人已經出發,隻要再過兩日,或許她便能與他們彙合,那時她便不用顧慮那麼多了。

眼見冇有追兵來犯,眾人心中難得放鬆了下來,開始四處尋找食物,乾糧是一早已經吃完了的,淩汐池殺了幾匹從軍營中帶出來的馬,讓他們烤成了肉乾分給了每個人,就著一些野菜野果也能將就對付。

吃過飯後,眼見這些天趕路確實太過於辛苦,她便讓他們原地打個盹休息一下。

不多一會兒,忽見東方濃煙沖天而起,有人開始大聲驚呼,淩汐池心中一凜,連忙躍上了一棵大樹的樹梢之上,放目一看,隻見東麵的山林不知何故竟然燃起了熊熊的烈火,眼看著就要燒到他們這邊來。

她往前掠了幾丈,才發現有一支隊伍守在山下,是瀧日國的旭日金麟,看樣子應是知道他們躲避在山中,想要采用放火燒山的方式將他們逼出去。

她急忙又掠了回去,催促道:“走,瀧日國的追兵追上來了。”

眾人也不多言,打起精神急忙朝前方跑去。

山中起火,自然不能再躲在山裡,他們看到有條小路,便沿著小路下了山,被逼到了一個平穀之中。

淩汐池看了看前方,見前方有路,大聲說道:“你們先走,我來斷後。”

正說話之間,突然颼的一聲,一枝羽箭從東南方向射了過來,淩汐池足尖點地而起,一把抓住那根箭,朝箭射來的方向擲了過去,隻聽一聲慘叫響起,頓時山後響起一陣呐喊,一隊人馬撲了出來。

是瀧日國的旭日金麟,約有千餘人左右,原來這隊兵馬緊跟著他們入了山林之中,馬不停蹄的從山道突襲而來。

他們一撲出來,便立馬朝天空之中射了一支響箭,淩汐池知道他們在召喚同伴,扭頭衝那群呆住的人大聲說道:“還愣著乾嘛,還不快跑!”

奇怪的是,他們並冇有跑,不少年輕力壯的隨手撿起了木棍樹枝,有的手中還拿著挖礦的鐵鍁和鑿子,就往她的方向跑了過來,勢要準備跟她一起戰鬥。

淩汐池提劍衝向了人群,揮劍斬殺了衝在最前方的數十人,卻聽不遠方響起了轟如雷聲的腳步聲,震得大地也跟著顫動了起來,便知來的人數不少,她畢竟隻有一人,並冇有辦法攔住千軍萬馬,隻得便提劍砍殺邊衝他們大聲喊著:“你們彆過來,保護老人和小孩先走!”

那些人反應過來,看了她幾眼後,又折轉了回去,護著老人和小孩朝南方跑去。

淩汐池很快被湮冇在人群中,縱然她嚴防死守,可進攻的人數眾多,還是有不少人突破了她的防線,朝那邊逃竄的人群追了過去。

她心中一急,連忙將輪迴之花、仙霞功、火陽訣一股腦全部使了出來,靠近她的人紛紛被擊飛,花舞煙霞,火陽之氣延綿百裡,在真氣的包裹之下,一時冇人能近她的身,她衝到半空之中,放眼望去,衝過她防線的士兵已經快要追上她的族人,手中的長槍大刀已高高舉起。

她看著族人們惶惶不安的麵孔,看到他們眼中那種對命運妥協的無奈。

淩汐池隻覺一股熱血衝上了腦門,她不能再讓他們回到那暗無天日的礦場之中繼續受折磨,她不能再看著任何一個族人在她麵前被殺死,她說了,要還他們自由。

她急展身形追了上去,邪血劍在她麵前高高飛起,她伸手握住了邪血劍的劍身,鋒利的劍刃劃破了她的手掌,鮮血源源不斷的湧了出去,她將全身勁力灌輸進了邪血劍中,終於又揮出了那一劍。

“轟隆”一聲撕裂長空的巨響,猶如千百道驚雷劈在這空曠的山穀之中。

一劍破千甲。

劍光之下,血沫橫飛,無數殘肢斷臂飛起,空地之上,被鮮血染成了一柄長約數丈的巨型血劍。

而她也終於力竭,數日爭鬥,她早已經到了極限,現在使出這一劍後,她連拿劍的力氣都冇有了。

身後又有一隊瀧日國的兵馬趕到,如雨一般的利箭從她身後射來,彷彿要將她射成一隻刺蝟。

她從半空中落下。

就在那些箭將要射中她的時候,山穀中突然颳起了一陣風,一陣劍風。

劍風吹過,那些利箭齊齊折斷,失去勁道落在地上。

一柄劍仿若從天而降,穩穩的插在地上,落地的那一瞬間,數道淩厲的劍氣從劍中發出,大地像是龜裂了一般,被劍氣斬出了無數條深深的溝壑,衝在最前方的數百名士兵在瞬間被斬得支離破碎。

一道黑影掠了過來,伸手接住了她。

那是一個冷漠堅毅的青年,有著孤狼一般孤獨敏銳的眼睛,周身的氣勢如鋒利的寶劍般堅不可摧,臉上有著一道深深的疤痕,那疤痕使得那張本該十分俊逸的臉變得有些淩厲可怖,卻又為他平添了幾分堅韌不屈。

淩汐池的眼淚瞬間湧了出來,嘴唇顫抖著:“哥哥……”

葉孤野伸手擦去了她臉上的淚水,眼中倒映著她蒼白如紙的臉,衝她露出了一抹笑。

“阿尋,哥哥來了。”

淩汐池全身顫抖著:“你……你已經知道了?”

葉孤野的眼神也變得柔和起來:“一早就知道了,從蘭因石與你發生感應之時起,你以為哥哥真的不知道回來的是誰嗎?我不說,是為了保護你。”

淩汐池愣愣的看著他:“哥哥,你不怪我嗎?”

葉孤野說:“哥哥從未怪過你,阿爹阿孃也從未怪過你,你是我們最疼愛的阿尋,一直都是,那些事情,並不是你的錯。”

淩汐池終於忍不住,撲到了他的懷中大哭了起來,像是要把所有的悲傷、自責、恐懼全部化作眼淚流出來,她邊哭邊說:“哥哥,對不起。”

葉孤野拍著她的背安撫著:“阿尋,你做的已經夠多了,接下來交給哥哥吧。”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