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Hit小說 > 曆史 > 花繞淩風台 > 第二百二十四章:逃出生天

花繞淩風台 第二百二十四章:逃出生天

作者:蝦米不會遊 分類:曆史 更新時間:2022-06-24 16:58:30 來源:言情API

淩汐池伸手緊緊的抱著他,直到此刻,她才知道,原來自己並非不害怕,而是冇有軟弱的機會,現在見到親人,她才知道這些天自己有多害怕,自己也是會哭會痛的。

葉孤野那一劍震懾住了瀧日國的大軍,在一陣慌亂之後,才又組織好陣形,繼續朝他們圍了過來。

一時間隻聞鐵甲聲和腳步聲,並無半點人聲喧嘩,金色的甲冑反射著刺目的光,讓人一見便知是這是一隊軍紀嚴整的精銳之師。

葉孤野看著那烏泱泱朝他們逼過來的軍隊,士兵手中長槍的槍頭已經對準了他們,以他們為中心,從三麵彙聚而來,已然開始合圍。

他的眼中冷光一閃,手一抬,直插入地的禍神劍頓時飛入他的手中,他將淩汐池往後一推,用著不容違抗的語氣說道:“阿尋,你先走。”

淩汐池搖了搖頭,執劍站到了他的身邊:“我要和哥哥在一起。”

葉孤野說道:“阿尋,現在不是意氣用事的時候,他們還需要你,你先將他們帶到安全的地方。”

包圍圈越來越小,除了東、西、北三個方向,隻剩南方有缺口,而南麵是他們身後的路,那正是族人們逃離的方向,也是他們將要去的方向。

淩汐看了看那越圍越近的瀧日國士兵,一眼望去,東西北三方旌旗招展,實在不知有多少人,遠方似乎還有急促的腳步聲響起,若是他們被包圍住,隻要有一隊人馬繞過他們,追上了那群手無寸鐵的無啟族人,那她所做的一切便前功儘棄了。

他們畢竟還是人,不是神,不可能真的就能殺死成千上萬的人,哪怕這些人站著不動任他們殺,也不是一時半會兒就能殺完的,更何況是訓練過的精兵。

而且連番征戰,她現在也已經力竭,正是真氣不濟之時,她需要找個地方調息一下,真留下來也許還會成為葉孤野的負擔。

她咬了咬牙,知道現在不是婆婆媽媽的時候,轉身向著族人們逃離的方向奔了過去,跑了幾步,她又扭頭看著葉孤野,大聲的問道:“哥哥,你還記得我們小時候的約定嗎?”

葉孤野扭頭看著她,她衝他露出一笑,說道:“我們說好了的,要一直在一起,所以一定要活著。”

葉孤野緩緩道:“我保證!”

淩汐池看著他堅毅的眼神,再不多做停留,心一橫,拔腿便跑。

一隊隊瀧日軍開始列陣,箭矢紛紛朝她射出,葉孤野手中的禍神劍捲起了一陣陣劍風,劍風颳過平穀,帶起了一聲聲淒厲的呼嘯,將那些箭矢攔了下來,再一劍,那些士兵手中的弓弩統統折斷。

他號稱天水第一劍客,他的劍自然已並非凡人之劍,而像是一柄天神之劍,威嚴不可侵犯。

隻見他提劍沖天而起,手中的劍往地上揮了幾下,劍氣排出,頓時地麵上出現了幾條深深的大溝壑。

溝壑將瀧日軍的步伐阻了一阻,他落入了人群中,劍氣升騰,閃到哪裡哪裡便有血泉飛濺而起。

他的人也如他手中的劍一般,銳不可當,所向披靡,萬軍之中如入無人之境。

禍神劍,人擋殺人,佛擋殺佛。

偏偏他的身形奇快無比,眾瀧日兵挺長槍攢刺,非但傷不到他,反因擠得太近,兵刃多半招呼在自己人身上。

可敵人人數眾多,哪怕他一夫當關萬夫莫開,卻還是有人從兩側繞道而行,突破了他的防線,朝南方追了過去。

他縱身躍起,如翱翔在蒼穹中的蒼鷹,腳尖在無數瀧日兵頭上點過,朝那些人追擊而去。

這時,兩旁的山林之中一陣異響響起,無數大樹頓時傾倒,從林中射出,直朝他們衝了過來,不少人被大樹撞倒在地,大樹橫在路中間,阻住了瀧日兵的腳步。

緊接著,無數的火球從林中飛出,落在了瀧日軍中,將一個個已經成型的陣型打散,平穀之中,陣陣濃煙冒起。

濃煙之中,一隊平民打扮的人從山林中衝了出來,足有兩三百人左右,紛紛抽出了隨身攜帶的武器,直朝瀧日軍殺了過去。

這些人像是一隊從天而降的奇兵,頓時殺了瀧日大軍一個措手不及。

一道綠影高高飛起,腳下踩著一根粗壯的大樹,手中銀光一閃,如一條銀龍吞雲吐霧,卷著凜冽的罡風,將圍在葉孤野身邊的人掃開,大樹砸在了地上,她也落在葉孤野的身邊,與他肩並肩站在一起。

那是一名女子,皮膚白皙如玉,唇如櫻花點點,眼如璀璨寒星,眉如青黛入畫,身上散發出的清冷漠然,更稱得她猶如那雪山巔峰高不可攀的冰雪,乾淨清透卻銳利。

她的身上還揹著一個鼓鼓的包袱,赫然便是風靈四將中排行第四的靈歌。

葉孤野扭頭看她,眉頭一挑,問道:“是你?”

靈歌手一收,手中的靈滅再次飛起,捲住了幾名瀧日兵的長槍,手中勁力一吐,直接將他們的長槍扭斷。

她冷冰冰的回道:“是我,你救我一次,我救你一次,咱倆扯平了。”

可她嘴上這麼說,冷傲的麵容下卻是一股怎麼也壓不下去的欣喜,就連臉上也不自覺的出現了一抹紅暈,這是兩人自藏楓山莊一彆之後第一次見麵,算上去也有一年多了。

葉孤野並非是個風趣的人,在男女之事上說是根木頭也不為過,這些年除了父母妹妹和已逝的石伯以外,他對任何人都無感情,現在聽靈歌這麼一說,當即回道:“如此甚好。”

“你……”靈歌一時語塞,她向來是個外冷內熱的人,很多話也是說不出口的,心中突然湧起了一陣無名之火,又不知該說什麼,當即將火發泄在了朝他們衝上來的瀧日士兵身上,手中的銀鏈如潛龍出淵,飛旋著將幾名士兵掃開。

眼看著一柄長槍透過縫隙朝她背後挺刺而來,葉孤野眼眸一抬,閃身到了她的身後,伸手抓住那柄長槍,用力一扭,將長槍奪了過來,然後他隨手將長槍擲出,長槍砸在幾個人的身上,立即變得重逾千斤,那幾名瀧日士兵頓時翻到在地。

靈歌看著他護在自己身後,心中的不快頓時散去,又變得欣喜起來。

葉孤野又問她:“是他讓你來的。”

靈歌嗯了一聲,算是作答。

葉孤野又問道:“他為什麼不自己來?”

語氣中帶著幾分生氣和怒意。

“王上他還有要事要處理,不能親自前來。”

靈歌也不知道自己為什麼要跟他解釋,但她能聽出他語氣中的怒意。

“哼!”葉孤野冷笑了一聲:“他不是想娶我妹妹嗎?”

“……”

靈歌一時語塞,忍不住扭頭看了看自己背上的包裹,心中頓時為他們的王上擔憂起來,這樣去提親,多半是不能的吧。

葉孤野不再理她,手中劍一抬,殺了出去。

瀧日大軍因為這一隊人馬的出現,頓時被逼得慌亂了手腳,偏得這支隊伍配合得天衣無縫,各個都有以一當十之勇,一番激戰之後,眼看著自己這邊陣亡的越來越多,而對麵的卻彷彿殺紅了眼,一個個眼露凶光,像從地獄中爬出來的嗜血惡魔,當即鳴金收兵,邊戰邊退。

此時他們還不知道,這隊人馬便是在明淵之戰中讓他們聞風喪膽的風靈騎精銳。

葉孤野和靈歌怕他們再捲土重來,率領著隊伍一路追殺了過去,在山嶺之中同這支瀧日軍展開了數場激戰,直到確定這支軍隊無法再追上無啟族人之時才作罷。

有了葉孤野替他們斷後,雖然瀧日國的大軍再也無法追上他們,可十萬兩黃金的誘惑太大,仍是有不少殺手在一路追擊著他們。

在又經過幾番惡戰,兩日冇日冇夜的趕路之後,淩汐池終於率領著她的族人同來接應她的人會了麵,令她吃驚的是,來接她的居然是月弄寒。

原是月弄寒攻下了安都城之後,心中實在是對她放心不下,待局勢一穩,便將手中的事情暫時交給了謝虛頤打理,親自率領著一千人從安都城出發來接她。

無啟族人看著朝他們迎麵而來的隊伍,馬蹄聲如雷奔,遠遠的便有一股凜冽的氣勢撲麵而來。

他們又慌亂了起來,以為這又是來攔截他們的人,多日趕路,他們的體力已經到了極限,就連一路護著他們的少女,也是肉眼可見的疲憊。

縱使她不說,彆人也能看出她快撐不下去了。

淩汐池排開眾人朝前走去,看到最前方的那個人之後,臉上露出了一抹笑,激動道:“大家不要驚慌,是我們的人。”

月弄寒看見了她,整個人離馬而起,眨眼便到了她麵前,看著她蒼白憔悴的麵容以及身上大大小小的傷口,體內的真氣更是紊亂得不行,心中一陣說不出的心疼。

淩汐池衝他笑著說道:“我……我回來了。”

月弄寒情不自禁的伸手將她擁入了懷中,眼中一陣酸澀,連聲音也沙啞了起來:“不要說話,先休息一下。”

淩汐池搖了搖頭,指著身後的無啟族人道:“他們……他們需要食物。”

月弄寒當即吩咐人將帶來的乾糧分了下去,也將一些清水遞給了她,手指卻往她的脈搏上一探,眉頭隨即蹙了起來。

真氣枯竭,內力使用過度,內息不穩,若是再不休息,她很有可能會力竭而亡。

看來這丫頭這些天是真的冇有把自己當人看。

他的心中又開始自責,從她劫了礦場開始,便有源源不斷的訊息傳入他的耳中,他知道她是怎樣一路殺回來的,更知道與她交手的無一不是江湖上一等一的好手,估計連她自己都不知道,這段時間,她早已揚名整個江湖。

江湖中甚至給她取了一個外號——血色紅蓮,傳言她武功之高,心腸之毒,手段之狠,無一不讓人膽寒。

隻是他冇想到她會這麼的不要命。

淩汐池喝了兩口水,又急急的要往回走,月弄寒連忙拉住了她,問道:“你要做什麼?”

她說道:“哥哥……哥哥還在後麵。”

月弄寒愣了一會兒:“葉孤野?”

淩汐池急忙點了點頭:“他替我們斷後,一直冇有追上來,我怕他出事。”

月弄寒的眼中露出了一抹複雜的神色,拉著她不放,淩汐池掙了兩下,可她此時確實渾身無力,居然冇能掙開他的手,急聲說道:“你放開我。”

月弄寒手上一用力,將她禁錮在自己的懷中:“我會讓人去打探他的訊息,你現在要做的事是好好休息。”

淩汐池伸手推他,月弄寒歎了一口氣,指力一凝,封住了她的幾處大穴,看著她軟倒在自己懷中,他扭頭衝著身旁的小葉吩咐道:“辛苦你走一趟。”

小葉看了他一眼,點了點頭,領了十幾人便離去了。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