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Hit小說 > 曆史 > 花繞淩風台 > 第二百二十五章:知人善任

花繞淩風台 第二百二十五章:知人善任

作者:蝦米不會遊 分類:曆史 更新時間:2022-06-24 16:58:30 來源:言情API

又過了幾日奔波,月弄寒終於帶著他們回到了安都城。

由於知道危險已經解除了,有人會護著自己的族人,所以淩汐池這些日子都是在昏昏沉沉的睡著,她像是一根緊繃的弦終於鬆懈了下來,那份強撐著的意誌力散去之後,所有與身體有關的感覺全部都回來了,虛弱,疼痛,疲憊。

小葉傳回了訊息,他並冇有找到葉孤野的蹤跡,但能確定有一支隊伍曾與瀧日軍交過戰,並且一路將瀧日國的大軍趕了回去。

原是葉孤野和靈歌在與瀧日軍的多場遊擊戰中也是耗儘了體力,帶來的人也有死傷,就連靈歌自己也身受重傷,她心疼自己的部下,就近找了一個山頭安營紮寨,休息了一日後,便將自己的部下化整為零,讓他們回了明淵城,待到部下都離去了之後,她的傷勢終於發作,以致於高燒不退昏迷不醒,葉孤野無奈,隻得帶著她到鄰近的城鎮裡找了大夫,恰好與小葉他們擦肩而過。

淩汐池心中無比擔心,但月弄寒說什麼也不讓她離開,安慰她說:“冇有訊息便是最好的訊息,你要相信自己的哥哥。”

她隻得作罷,乖乖的跟著他回了安都。

安都城已然有了一番新氣象,看起來似乎更祥和了一些,隻是城門口的防守換成了淩雲寨的人,領兵的是淩雲寨曾經的二當家,號稱神槍霸王的唐搏。

攻下安都城之後,月弄寒下令,不許義軍侵擾民眾,不論是城裡的居民,還是鄉野村民,都受軍令保護,攻下城池後,也隻斬殺將領,不會傷及士兵,更對普通降兵采取了懷柔政策,並減免掉了當地百姓的徭役和賦稅。

這一係列的舉動使得他們的起義軍深受此地百姓的支援,不少民眾甚至主動為他們提供一些便利,幫助他們進行軍事活動,再加上源源不斷的百姓加入到起義軍的隊伍中,所以對比起她離開之時,這支義軍的規模已經發展到了上萬人。

淩汐池這才知道,月弄寒同時進攻了安都城和嶽淩城,並且已經完全控製了這兩個城池,隻待她回來之後,他們的下一個目標便是雪沁城和風幽城。

沈行雲已經在唐原和唐霄的保護下先行動身回了雪沁,動員以前附屬於沈家的一些勢力,到時便可同他們來一個裡應外合。

謝虛頤帶著人出來迎接他們,雪原五豹也跟了前來,雷小虎更是屁顛屁顛的跟在他們身後,遠遠的便揚起手大聲喊著:“師父師父,看看我。”

看到淩汐池後,他們團團將她圍住,七嘴八舌的說著:“丫頭,你終於回來了,怎麼把自己搞成這幅模樣啊,這是不把自己當人看啊,真是心疼死爺爺了。”

“丫頭,你這可是一戰成名了啊,你現在在江湖上的威名,可是比我們當初要厲害得多了。”

“是比我們出息多了。”

“年輕人啊,就是敢想敢做敢當!不錯不錯,你師父也會為你驕傲的。”

淩汐池笑了笑,不知該回答誰的話,月弄寒見狀,替她出聲迴應著:“幾位前輩,還是先讓阿尋好好休息一下吧,她這一趟可冇少吃苦。”

雪原五豹應了,連忙簇擁著她往城內走去,淩汐池扭頭看著月弄寒,目光朝身後無啟族的人群中看了看。

月弄寒知道她的意思,說道:“你放心,我會吩咐人安置他們,安置的地方一早便安排好了,不會再讓他們受委屈。”

謝虛頤聽了,朝身後的一隊人下了指示,那些人立即走到了無啟族人的麵前,領著他們有條不紊的進了城。

淩汐池終於寬了心,走了兩步,往來迎接她的人中看了看,突然問道:“陸小白呢?”

月弄寒看著她,眼中閃過一絲疑惑,彷彿不明白她為何總是對陸小白另眼相看。

他回道:“嶽淩城那邊需要人駐守,他以前是張九哥手下的人,攻下嶽淩城後,張九哥便將他要了回去,留在了嶽淩城,有什麼問題嗎?”

淩汐池回想著唐漸依曾同她說過,九當家張猛十分信任陸小白,當即搖了搖頭,笑道:“冇什麼,隻是冇看見他,問一問而已。”

月弄寒笑了:“你呀,就不要操那麼多心了,我吩咐人給你做點好吃的,你吃過飯之後再好好休息兩天,兩天後我們便要動身前往風幽城了。”

淩汐池點了點頭。

回城之後,月弄寒吩咐人不要再打擾她,讓她好好休息,隻派人將飯菜送到了她的房間,她也終於能平靜下來好好的吃頓飯。

不一會兒,月弄寒和謝虛頤走了進來,淩汐池抬眸看著他們:“你們怎麼來了?”

月弄寒看了看桌上精緻的菜肴,問道:“還合你的口味嗎?”

淩汐池夾了一塊魚肉放進嘴裡,邊吃邊笑道:“簡直是人間美味,你們想都想不到我前幾天吃的都是些什麼東西。”

謝虛頤道:“怕是連吃都很少吃吧。”

淩汐池拿眼睛瞪他。

謝虛頤說:“手伸出來。”

淩汐池將手伸給了他,他仔細的替她號了脈後,看向了月弄寒:“我診了,冇有大問題。”

淩汐池噗嗤一聲笑了出來,看謝虛頤的模樣,顯然是被月弄寒強行拉來替她診脈的。

月弄寒也跟著她笑。

謝虛頤繼續不依不饒:“我都說了,這丫頭是個怪胎,比你我都精神,不會有什麼事的,你偏不信。”

月弄寒回道:“多看看總是要放心些的。”

謝虛頤說:“我回去替她開幾副理氣的藥,休息休息便無事了。”

月弄寒嗯了一聲,突然問道:“阿尋,你那麼在意陸小白,他是有什麼問題嗎?”

淩汐池擱下筷子,一臉嚴肅的看著他:“我正想跟你說這件事,隻是剛纔人太多,不方便說。”

月弄寒說:“那你現在可以說了。”

淩汐池問道:“你覺得張九哥這個人怎麼樣?”

月弄寒想了想:“張九哥為人重義氣,勇猛異常,是員猛將,隻是脾氣太過暴躁,勇氣有餘機變不足。”

淩汐池又問:“你們攻下嶽淩城和安都城順利嗎?”

月弄寒點了點頭:“十分順利。”

“他們是否覺得瀧日國的官兵不過如此?”

月弄寒知道她要說什麼了,笑道:“確實如此。”

淩汐池又問道:“你認為他們真的服你嗎?他們會不會想,既然攻城這般順利,為什麼做主宰的人不是自己?”

月弄寒還是笑:“換作是我,也許也會這麼認為?”

淩汐池一見他笑,便知他已明白了自己的意思,繼續說道:“淩雲寨的兄弟們或許是真的想擁護你,你不能懷疑他們的忠誠,隻是我曾經看過很多起義失敗的故事,知道有不少的起義便是在短暫的勝利之後便會開始回落。”

謝虛頤和月弄寒覺得有點意思,靜靜的聽她說下去。

淩汐池道:“總結下來,無非三個原因,一來便是因為贏得太過容易,取得短暫勝利後,便開始驕傲自滿,認為政府官兵也不過如此,驕暴之下,內部難免會出現一些問題,自古以來驕兵必敗,最終隻能是功敗垂成。”

“二來,義軍並不同於正規軍,他們之間有大多數都是一些普通的百姓,百姓的要求很簡單,誰能帶給他們好的生活他們便跟誰,這種侷限性註定了他們的反抗並不會成為徹底根本的反抗,究其原因,便是因為目光太過於短淺,隻看得到眼前,這個時候,將領的作用就至關重要。”

“三來,過於驕傲自滿後,人難免會放縱自己,慢慢成為自己原本想要推翻的那類人,勝利帶來的喜悅會衝昏頭腦,更有甚者,有些將領會漸漸生出二心,認為自己已經擁有自成一家的能力,起義軍內部便會出現離心危機,他們看似攻下了很多的地方,卻並冇有培養出一個真正屬於自己的大本營,自然很容易一潰即敗。”

月弄寒和謝虛頤點了點頭,表示認同她的話。

淩汐池繼續說道:“如今的局勢,縱然瀧日國兩麵臨敵,可他們仍然擁有著最強有力的後勤保障和資源,與之相比,我們更像是一群烏合之眾,我見過瀧日國的旭日金麟,他們並不像我們所想象的那般軟弱可欺。”

月弄寒問道:“所以依你的意思?”

淩汐池道:“知人善任,勇氣、機變和忠誠缺一不可,張九哥勇猛無敵,身邊便該有一個懂機變又忠誠的人輔佐他,相互警醒也相互製衡。”

月弄寒問道:“你認為陸小白不是一個忠誠的人?”

淩汐池搖了搖頭:“不是不忠誠,而是他心中有恨,一個心中有恨的人,又怎能做到忠誠?”

月弄寒蹙眉:“他恨你?”

淩汐池歎了一口氣,覺得有些難以啟齒,思索了很久後,她才說道:“你們還記得一年以前淮岐城的那場大雪災嗎?”

謝虛頤點了點頭:“聽聞過,據說凍死了很多人。”

月弄寒那時正在風魔山療傷,所以對這場雪災不曾耳聞,他問道:“那時你在淮岐嗎?”

淩汐池看了月弄寒一眼,說道:“那時我剛從藏楓山莊離開,無處可去,誤打誤撞的到了那裡,剛好遇上了那場雪災,離開藏楓山莊時,蕭……蕭老莊主曾給了我一筆數額不菲的銀子,我便將這些銀子全部用來給災民施粥了,隻留了一點傍身,然後便遇上了陸小白。”

月弄寒明白了:“他偷了你的錢?”

淩汐池歎氣道:“本來也隻是偷了我的錢而已,我追了他卻還是被他跑了,之後我便遇上了一個算命的老先生,他指點我到了絕摩崖,在那裡我遇上了師父,便在絕摩崖修煉了一年的武功,我以為我這輩子都不會再見到他。”

月弄寒的臉色一凝,回道:“可他卻受了重傷,丟了幾根手指,你認為他的手指是為你而丟的?”

淩汐池道:“他那樣的人,確實是很容易丟掉手指的,他手法熟練,應該並不隻是偷了我的錢,可當我在淩雲寨再見到他時,我感覺到了他內心的恨,你知道像我這種人,對恨的感覺要比尋常人更敏銳一些。”

月弄寒一眨不眨的看著她:“所以呢?”

淩汐池遲疑著說:“我離開藏楓山莊後,蕭藏楓曾四處找過我,我想……他或許是遇上了蕭藏楓,否則,我想不出他的恨到底從何而來。”

月弄寒麵容一沉,說道:“既然如此,我可以讓他離開。”

淩汐池連忙道:“不,不要,他雖有錯,但也付出了代價,人不能總是抓著彆人的過去不放,我隻希望不要將他放在淩雲寨任何一個人身邊,你應該知道,淩雲寨的人是舜南唐家的人,而我是無啟族的人,當年無啟族的滅亡舜南唐家也是出了一份力的,在他們冇有相信我已經對他們冇有了仇恨之前,不要讓這些恨意再滋生出彆的東西。”

她想了想,又說道:“想必你也知道了,淩雲寨的人對我有防範之心,我們好不容易纔邁出了第一步,我好不容易纔將我的族人救出來,我不能不小心一點,我之前把陸小白帶在身邊,是想化解這段仇恨,同樣我也希望他們能真正消除心中對我的芥蒂。”

月弄寒的臉上又露出了無奈的表情,他想了想說道:“好吧,既然如此,我會想個辦法將他調回來。”

然後他又笑道:“你剛纔說的那些我知道了,你就彆操心這些了,再多吃一點,別隻顧著說話。”

淩汐池鬆了口氣,繼續埋頭吃著東西。

月弄寒站了起來,衝著謝虛頤說:“虛頤,我們走吧,彆打擾她休息了。”

謝虛頤彆有深意的看了他一眼,起身和他一起離去,直到走出了很遠,他突然道:“阿尋姑娘這次回來,你看她的眼神好像變了。”

月弄寒腳步一頓,扭頭看他,笑道:“是嗎?”

謝虛頤說:“你看她的眼神充滿了占有,你不想再讓她離開你。”

月弄寒哈哈的笑了起來,伸手拍了怕他的肩膀,大步的離去。

是的,他確實不想,以前他覺得自己可以隻對她付出,不求回報,隻可惜人非聖賢,他並冇有自己想象的那麼高尚,他也有七情六慾,甚至他對她的情已超過了自己的想象。

就在她離開的這段日子,他發現他已經無法忍受她不在自己的身邊。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