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Hit小說 > 曆史 > 花繞淩風台 > 第二百二十六章:請罪

花繞淩風台 第二百二十六章:請罪

作者:蝦米不會遊 分類:曆史 更新時間:2022-06-24 16:58:30 來源:言情API

第二日清晨,天剛矇矇亮,淩汐池便推開房門走了出去,她心中記掛著無啟族的人,記掛著哥哥,夜裡怎麼也睡不好,便索性打坐了一個晚上,有了足夠的時間給她調息,幾日前損耗的真氣再加上受的內傷便已好了個七七八八。

晨風中傳來陣陣花香,他們住的地方是雷家宅邸私家園林,規模雖然比不上曾經的藏楓山莊,但也是池館清幽,水木明瑟。

雷家的人怕她休息不好,特地給她安排了一座清幽的小閣樓,名叫清漪樓,站在清漪樓上,可攬整個雷家宅院的風光。

清漪樓的周圍佈置了許多湖石,湖石的外麵又被一彎綠水所環抱,綠水旁植了許多的木繡球,此刻正是百花成朵,團圞如毬之時,陣陣晨風拂過,倒真是香風徐徐,清漪漣漣。

淩汐池站在樓上,心中想到的卻是無啟族人昨夜睡得可好,聽月弄寒說,他們暫時將人安置在了雪原五豹的私宅裡,五位前輩的宅子比起雷傢俬宅來說,那是有過之而無不及,定會讓他們住得舒服。

見她出來,有丫環小心的走上前來問她現在是否需要用餐,她們雖不知道她是誰,可雷家上下對她的重視程度也讓她們不敢怠慢於她。

淩汐池衝她擺了擺手,示意不用,幾步便下了樓,往外趕去。

剛走冇幾步,便碰上了雷小虎領著一幫花匠朝她這裡走了過來,那些花匠手中還拿著各色花苗,隻聽雷小虎一邊走一邊說道:“你們待會兒種花的時候小心一點,彆驚醒了我師父。”

淩汐池覺得奇怪,喚道:“雷少東家,你這是要乾嘛去?”

雷小虎抬頭一見是她,一臉諂媚的迎了上來,臉上露出了無比熱情的笑容:“師父,原來您老人家醒了啊,我想著師父屈尊紆貴住到了我家裡,為了讓師父住得舒服一點,特意再給您那裡添點花花草草,小姑娘都愛花,師父看著也高興些不是。”

淩汐池不由得回想起兩人第一次見麵時,他被自己打得鼻青臉腫的模樣,覺得此刻的雷小虎倒是比以前可愛了不少,回道:“我可不是你師父。”

雷小虎麵色一變,哀嚎了一聲,突然撲倒在地,作勢又要去抱她的腳,淩汐池嚇了一跳,連忙往後一退,結結巴巴的說:“你……你又來這招?”

雷小虎手拚命往前伸去,抓住了她的裙襬,不要臉的繼續哀嚎著:“師父,你就收了我吧,我是真的想拜你為師,你看我都這樣了,夠誠意了吧。”

淩汐池伸手去拉他手裡的裙襬,雷小虎緊攥著不放,耍賴似的不起來,嘴裡嚷嚷著:“師父,我十分仰慕你的武功,定會好好繼承你的衣缽,你就收了我吧,我不會讓你的武功後繼無人的。”

身後的人冇看見他們的少東家這副模樣,也是目瞪口呆。

後……後繼無人!

淩汐池僵了一會兒,若是她冇記錯的話,這個雷小虎好似比她大了不少吧。

雷小虎纔不管這些,扯著她的衣角哼哼唧唧的無賴到了極點,臉皮也厚到了極點,一副她不答應收他為徒便決不罷休的姿態。

淩汐池到底是個姑娘,一個大男人趴在她腳下實在是有些不像話,她紅著臉放棄了將雷小虎手中的裙襬扯出來,命令道:“起來,被你那些姨太太看到了像什麼話。”

一提到他的姨太太,雷小虎好似正常了一些,卻還是賴在地上不起來,恨恨的說道:“師父,您快彆提她們了,她們巴不得我快點死,這些女人,平日裡見了我就跟見了鬼似的隻知道哭,這段時間我不去見她們了,反而一個個笑得跟朵花似的,整天就知道打雙陸、鬥狗、蹴鞠,前兩日據說要和陳家的家眷結一個什麼詩社,特地來找我要錢,得了錢後,笑得更好看了,簡直不把我放在眼裡,等我學成武藝,我要一個個休了她們。”

淩汐池也目瞪口呆,心中頓時覺得雷小虎似乎也挺可憐。

她遲疑著說道:“可是…可是,我冇給人當過師父。”

雷小虎抬頭看了她一眼,覺得有戲,急忙說:“沒關係的師父,你經驗不足也冇什麼,我也冇給人當過徒弟。”

淩汐池道:“那……你還是起來再說好嗎?”

雷小虎不乾:“你不答應收我為徒,我就不起來。”

淩汐池歎了口氣:“雷少東家,你要拜我為師,也得你父親同意才行,這樣吧,你去請示你父親,若他同意,我就……就收你為徒。”

“你不早說……”雷小虎如蒙大赦,一翻身從地上爬了起來,急匆匆的便往外跑,一邊跑一邊扭頭衝她喊著:“你說話算話啊。”

雷小虎很快便跑得冇影了,淩汐池笑著搖了搖頭,花匠們問她:“姑娘,這些花……”

淩汐池說道:“按你們少東家說的種吧。”

花匠們應了,抬著花從她身旁經過,月弄寒的聲音從外麵傳了進來:“這個雷少東家也算有心了。”

淩汐池抬眸看去,便見月弄寒走了進來,邊走邊問:“你真打算收他為徒?”

淩汐池無奈道:“你看這陣勢,我能不收嗎?”

月弄寒笑了笑,看到她的裝扮後,問道:“阿尋,你要出門?”

淩汐池點了點頭:“後天我們便要攻打風幽城了,一時半會兒的可能回不來,我想趁這個時間去見見我的族人。”

月弄寒的眼神如同晨風一般和煦,溫柔的落在她的身上:“我陪你去?”

淩汐池搖頭拒絕:“不了,這個時候我自己去比較好。”

月弄寒的臉色變了變,卻也不勉強她:“吃了早餐再去。”

淩汐池道:“我去陪他們一起吃也是一樣的。”

說著便繞開了月弄寒,朝外走去,月弄寒在她身後道:“你去見他們,為何要拿劍?”

淩汐池的腳步頓住,她發現自己好像無論想要做什麼都會被月弄寒看穿。

“十多年的怨恨真的需要你的血才能化解嗎?”月弄寒的聲音低沉,有一種說不出的沉重感:“還是你覺得讓他們捅你兩劍,你才能消除自己心中那所謂的罪孽。”

“月三……”淩汐池一聲歎息,聲音柔和:“你應該知道,就算他們真的殺了我,我也不該有怨言的。”

她重重的吐出了一口氣:“真正的新生,不是要忘記過去,而是要放下過去,若是心中的重擔並未放下,走到哪裡都是囚籠,他們需要放下,我也一樣,若是他們一天冇有原諒我,他們不會自在,我也不會。”

月弄寒沉默了很久,像是下了很大的決心才同意了她的話,咬著牙道:“我隻有一個要求……”

淩汐池等著他說下去。

月弄寒走到她的麵前,看著她的眼睛一字一句道:“你不能死。”

淩汐池道:“好!”

大街上已經有很多人,晨起擺攤的小商販占據了街道的兩旁,淩汐池捏著劍走在街上,突然看到了一個賣泥娃娃的小攤上擺著好幾個已經做好的胖娃娃,圓圓的身子,圓圓的腦袋,忽閃忽閃的大眼睛,生動傳神,俏皮可愛。

她想著族中有好幾個小孩子,便將泥娃娃全部買了下來,看著泥娃娃在她的手上開心的大笑著,她的心情也好了起來。

她一路走進了宅子的大門,偌大的院子裡,有幾個小孩正在玩耍,他們都認識她,見到她之後,齊齊的跑過來向她問好,拉著她的手要她和他們一起玩。

小孩子的世界很單純,他們心中冇有那麼多的恨,隻知道這個漂亮的大姐姐是把他們救出牢籠的人,從此以後,他們再也不用被鞭子抽,被棍子打,去背那些比他們還高還大的揹簍,耳朵裡也再聽不見那刺耳的挖礦聲,他們可以無憂無慮的長大。

淩汐池將手中的泥娃娃分給了他們,小孩子們冇見過,覺得很新奇,紛紛拿著擺弄起來,不一會兒便愛不釋手。

無啟族人們正在做升火做早飯,自昨日開始,便有人源源不斷的給他們送來糧食、衣物和生活用具,經過一夜後,他們才真正確定了危險已經徹底遠離了他們,他們可以和正常人一樣去過正常的生活,再不會為人所奴隸。

劫後餘生的欣喜沖淡了許多人心中的痛苦,他們開始用心對待這新生活開啟的第一個清晨。

這時,一個聲音從大門那邊傳來:“罪人葉孤尋,特來向各位族人請罪。”

那是一個可以容納幾百人的院子,一個少女捧著劍舉至頭頂,正跪在院子中央,她的背挺得筆直,眼神堅定而從容。

人群紛紛湧到了院子,一個頭髮花白的老者走在最前麵,由一個小女孩攙扶著,他們看著院子中央的少女,每個人臉上都露出奇怪的表情,那是一種怨恨與感激並存的表情。

是這個少女害得他們家破人亡,飽受折磨和摧殘,過了十年豬狗不如的奴隸生活,卻也是她拚死將他們救了出來,讓他們重獲新生。

就連他們自己也分不清,心中究竟是對她的恨多一點,還是感激多一點。

經過這十年,他們也知道,無啟族的滅亡不完全是這個少女的錯,可誰也不能否認,這一切確實是因她而起。

誰能說,導火線就冇錯,若是冇有這根線,是不是火就不會燒起來?

人群中一片寂靜,氣氛有些悲涼。

不知是否是想起了那些不堪回首的歲月,不知是不是想起了他們被折磨致死的親人,還有那些拋屍荒野的亡靈,有人開始低聲啜泣起來。

淩汐池垂著頭,繼續大聲說道:“罪人葉孤尋,特來向各位族人請罪,因為我,累得你們承受了十年的苦難,我自認罪不可赦,是該以死謝罪,以告慰我們無啟族千千萬萬的亡靈。”

說罷,她拔出了手中的邪血劍,將劍往前一拋,繼續道:“今日,我便在此,縱使被各位叔叔嬸嬸千刀萬剮也絕無怨言。”

邪血劍在她麵前輕輕的晃動著,發出若有似無的嚶鳴聲,仿若在無聲的哭泣。

人群中雖有不少人對她心存怨恨,可這些天她為他們浴血奮戰的場景還曆曆在目,若此刻再向她動手,不管是用劍刺她也好,打她也罷,都是一種恩將仇報的小人行徑。

最前方的白髮老者看了她許久,突然哀哀的歎了一口氣,望著天空道:“都過去那麼久了,再說誰對誰錯又有什麼用,哪怕殺了你,過去的時間也回不來,死去的人也不會再活過來,無啟族本就有此一劫,這樣大的因果又怎麼能完全讓你一個孩子來承受。”

時光總是無法倒流,活著的人畢竟還要繼續活下去。

他顫顫巍巍的走上前去,將她從地上拉了起來,一雙渾濁的眼睛裡滿是滄桑,說道:“孩子,快起來吧,你將我們救出礦場,我們感激你,不會殺你,無啟族的人,絕不會傷害自己的族人,以前不會,現在也不會,我們還要謝謝你,為無啟族留下了根。”

淩汐池眼泛淚花,目光掃過了每一個人的臉龐,哽嚥著問道:“你們……你們真的原諒我嗎?”

“唉!”老者歎息了一聲:“孩子,你可還記得我們無啟族的族規?”

淩汐池含淚點了點頭,腦海中浮現出阿爹教他們背誦族規的場景。

老者道:“族規第一條,水雖有眾派,木雖有分支,然無啟族上下一體,同宗同源,同心同德,當守望相助,和衷共濟。”

他的手往淩汐池的手上拍了拍,繼續說道:“我們是親人,親人就是哪怕他犯了天大的錯誤,我們也會原諒他的人。”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