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Hit小說 > 曆史 > 花繞淩風台 > 第二百二十七章:殤情

花繞淩風台 第二百二十七章:殤情

作者:蝦米不會遊 分類:曆史 更新時間:2022-06-24 16:58:30 來源:言情API

淩汐池懷著沉重而又複雜的心情回了雷家,一路上,親人這個詞都在她的腦海中盤旋,親人,便是無論犯了什麼錯都可以原諒的人,也是無論如何都要拚儘全力去保護的人。

那個老者告訴她,他叫葉衡,是這些年來族人們心中最德高望重的人,是他教會了族人們要忍辱負重,也是他,在族人們無數次想要放棄的時候不停的給他們希望,若是冇有他,無啟族倖存的人隻怕會更少。

算起來,他還跟她爺爺是一輩的,是她的四爺爺,跟在他身邊的小女孩是他最小的孫女,也算是她的堂妹。

淩汐池取出了蘭因石交給老者,表示自己不配做無啟族的族長,老者看了看,領著眾人跪拜了蘭因石,又將蘭因石交給了她,語重心長的說:“孩子,既然蘭因石在你手中,你就好好的握著它吧,隻要有蘭因石在,無啟族就不會滅亡,無啟族的未來就靠你了。”

蘭因石在她的手中好像變得重逾萬斤。

她告訴了他們她將要出發去攻打風幽城,會有一段時間不能來看望他們,隻待她回來,會好好的給他們籌謀一個好的未來。

回到雷家後,她在房間裡剛坐下,滿腦子都是無啟族日後該怎麼辦,這時,有人輕輕的叩響了她的門。

她拉開了門,站在門口的是唐漸依,神色有些淒楚,眼眶還微微發紅。

淩汐池朝她露出了一笑,將她拉進了門,昨日回來時並冇有見到她,還以為她仍然留在了淩雲寨。

看著唐漸依一臉神色黯然,彷彿丟了魂魄似的,淩汐池連忙將她拉到了桌子旁坐下,給她倒了杯溫熱的茶水,忍不住問道:“依姐姐,發生何事了?”

唐漸依木訥的捧著水杯,打了一個寒顫,眼中慢慢蒙上了一層水霧,突然出聲道:“他走了。”

“他?”淩汐池愣了愣,隨即反應過來:“左煜?”

唐漸依點了點頭。

淩汐池心想,她果然冇有看錯,唐漸依確實對左煜動了心。

她歎了一口氣,問道:“依姐姐,你喜歡他?”

唐漸依還是點頭。

“你告訴他了嗎?”

唐漸依沉默了一下,含著淚又點了點頭:“他走的時候,我騎馬追了出去,想把我心中對他的感覺告訴他,可他不理我,我追了他很久,一鞭子將他從馬上抽了下來,想讓他聽我把話說完,我知道我們從此以後是敵對的關係,可那又怎麼樣,誰規定了敵對的關係就不能互相喜歡,可他……他……”

“他怎麼說。”

唐漸依哇的一聲哭了出來:“他叫我滾!”

“他惡狠狠的看著我,像一匹野狼,怒吼著讓我立馬滾出他的視線,否則他會殺了我!”

“我當時被嚇傻了,就那樣看著他一步一步的離開了我的視線,再也冇有回過頭。”

她捧著臉,使勁的抹去了眼中的淚水,斷斷續續的說道:“這些天在淩雲寨,我們一起喝酒看星星,一起無數次從那個瀑布跳下來,一起訴說著我們心中的願望,一起切磋武功,他說他不喜歡戰爭,我說我也不喜歡,他看著我問我,如果有一天,他可以不當他的金吾將軍,我是不是也可以不當反賊,跟著他一起去看看江湖,也試試仗劍江湖快意恩仇的感覺,我毫不猶豫的說可以,他一邊喝酒一邊笑了,他的眼睛就像星星那樣亮,我能感覺到,那個時候我們彼此的心是靠近的,可為何……為何……”

淩汐池心中一凜,忍不住問道:“那後來發生了什麼?”

唐漸依的眼淚潸然而落,聲音絕望無比:“他的父親……戰死了,在鹿山之戰中被雲隱國的惜王一箭射殺了。”

淩汐池愣了,問道:“他在淩雲寨,若是冇人告訴他這個訊息,他不會知道,誰告訴他的?”

唐漸依抽嚥著說道:“是我告訴他的,我想著那畢竟是他的父親,他有權利知道,可……從聽到這個訊息後,他便一句話都冇有說,他死死的看著我,我從冇有看到過那樣憤怒那樣悲傷那樣空洞的眼神,然後他將自己關在了房間一整晚,喝了一整晚的酒,我在他的門口守了一整晚,聽著他發出一聲聲痛苦的厲嚎,那像野獸一樣的嚎叫中充滿了仇恨,那時我真的真的好緊張害怕,我害怕他從此不理我了。”

淩汐池怔愣了一會兒,問:“然後他便走了?”

唐漸依哭著說:“後來他去找了月三,隻說了一句,要不立馬殺了他,要不立馬放他走,月三……月三當場便同意了讓他走。”

淩汐池看著她紅腫的眼睛,歎氣道:“他還說什麼了對嗎?”

唐漸依泣不成聲:“他說,他總有一天要帶兵來,將我們這些反賊一個一個的斬殺乾淨,他認為,就是因為我們作亂,纔會害得他的父親戰死沙場。”

淩汐池的心也跟著她的哭聲抽痛了一下,說道:“依姐姐,你其實應該明白,他總有一天也會離開的,隻要他一日不死,他就一日是瀧日國的將軍,而你和他,註定是敵對的關係。”

她知道這些話對於一個剛痛失所愛的姑娘來說有些殘忍,可對比起來,認不清現實纔是一件更為殘忍的事,因為人在心存幻想之時,難免會做出很多錯事,她不想看著唐漸依一錯再錯,短痛總比長痛好一些。

唐漸依拭去臉上的淚水,淚珠卻不停的從她的眼眶中滾出來,她靜默了很久,突然問道:“為什麼呀?為什麼?”

淩汐池知道她問的是為什麼要跟瀧日國開戰,她沉默了一會兒,纔回答她的話:“依姐姐,你若知道了寒戰天為何要攻打我們無啟族,就會知道,世界上有太多的事是冇有為什麼的,若不開戰,淩雲寨的下場便會和當初的無啟族一樣。”

唐漸依愣了一會兒,她想到了無啟族的遭遇,想到了寨裡的百姓,漸漸止住了哭泣,表情又開始變得木訥。

她或許單純,或許任性,卻絕不是一個不識大體的人。

她甚至還知道,眼前這個冷靜的女孩兒心中的痛苦並不比她少,在冥界,她親眼見證了她和蕭藏楓的感情,她實在不能說自己確實比她幸運,因為蕭藏楓死了,而左煜卻還好好的活著。

可此刻,她卻靜靜的坐在這裡聽自己哭訴,甚至還在安慰自己。

唐漸依的心又開始柔軟起來,她伸手擦乾了臉上的淚水,抬頭看著她:“你看我,說了要當你的姐姐,你剛剛纔經曆了生死大戰回來,我還冇來得及關心你,卻讓你聽我在這裡哭了半天,我這個姐姐可真不稱職。”

淩汐池笑了笑,一把將她拉了起來:“既然是姐妹,就不需要計較那麼多,走吧,我帶你出去逛一逛,我知道什麼方法能讓傷情的人迅速好起來。”

唐漸依低著頭默不作聲,神情卻開始慢慢好轉起來。

淩汐池將她拖到了大街上,看到了什麼喜歡的便買下來,看到路邊有好吃的便拉著她一起過去吃,她雖然冇有失戀過,但也聽彆人說了,一個女孩子若是失戀了,瘋狂買東西是舒緩情緒最好的方法。

唐漸依也冇有這樣瘋狂的買過東西,但她心中憋著一股氣急需發泄,便也顧慮不了那麼多,隻要看到順眼的,隻一個字:買!

月弄寒不知怎麼的也知道她們在拚命的買東西,命了兩個隨從前來跟著,負責幫她們拿東西。

直到傍晚的時候,她們才抱著大包小包的戰利品回到了雷家。

謝虛頤看著那一堆簡直可以堆成一座小山的東西時,簡直歎爲觀止,眼角都抽搐起來,嘖嘖道:“女孩子可真是一種奇怪的生物啊,你們這般,可冇幾個人能養得起你們。”

月弄寒正在處理城中軍中大大小小的事情,聽聞謝虛頤的話,抬頭笑道:“虛頤,你當著姑孃的麵說這種話,日後隻怕很難得到姑孃的芳心。”

謝虛頤回道:“好在我並不想要她們的芳心,要知道,女孩子的心可是難猜得很的。”

唐漸依的表情依舊很頹然,買東西的時候她的心情確實很舒暢,可一旦冷靜下來,她的眼前又全是左煜的影子。

淩汐池從那座小山裡扒拉出兩件來,塞到了謝虛頤的手中,笑道:“大軍師,彆抱怨了,不用你養,呐,這是給你的。”然後她又選了兩件出來,抱到了月弄寒的桌子上,說道:“這是給你的。”

月弄寒擱下筆,目光往上麵瞟了兩眼,笑著問:“是什麼?”

淩汐池一一打開,是些衣物,護腕,靴子一類的東西,說道:“後日我們便要去風幽城了,東西也是要準備一些的,我看著這些東西覺得都不錯,便給你們買了一些。”

月弄寒從桌子下麵拿出了一個盒子遞給她:“正好我也有東西要給你。”

淩汐池接了打開一看,裡麵是一套紅色的衣裙,是最時興的霞影紗,精緻的繡花一看便知價格不菲,她冇穿過這樣隆重的服飾,不解的看向了他。

月弄寒說道:“去風幽城前會有一個誓師宴,就在今晚舉行,你一會兒得和我一起去,你不在的時候,五位豹前輩已經將九幫十二會由你掌舵的命令宣之於眾,你如今是九幫十二會的當家,穿著上便不能再像以前一樣隨意了,我那日見你穿紅色的很好看,便做主替你選了這件衣服。”

月弄寒以前身為寒月國的三公子,自然知道什麼場合該穿什麼樣的衣服,經由他選的衣服定然錯不了,淩汐池冇法拒絕,回了聲:“好。”

她扭頭看著唐漸依,問道:“依姐姐,你晚上要同我們一起去嗎?”

唐漸依還是懨懨的,衝她擺了擺手:“我就不去了。”然後,看也冇看那堆她買的東西,轉身走出了門,邊走邊說:“我累了,想先回去休息一下。”

淩汐池歎了一口氣,看來一時半會兒的想讓唐漸依放下左煜是不可能的了。

月弄寒吩咐一旁的隨從:“把東西送到唐姑孃的房間裡去。”

直到唐漸依走遠了,月弄寒纔將一個盒子遞給了她,她打開一看,裡麵是半塊兵符,她的臉色變了變,問道:“這是何意?”

月弄寒道:“阿尋,如今這一切有你的一半功勞,有了這塊兵符,日後你便可以調動一半的月淩軍。”

淩汐池眉頭微皺:“可我不會領兵打仗,更不會排兵佈陣,這塊兵符在我手中,隻怕是不能服眾。”

月弄寒笑著看向了謝虛頤:“有虛頤在,你還怕學不會嗎?”

謝虛頤衝她一笑,靈慧的眼神彷彿在說:“有我在,放心吧。”

淩汐池看了看他,又看了看月弄寒,遲疑道:“你真的要將這個交給我嗎?可是你……”

月弄寒打斷了她的話:“我的便是你的,我說過我們不分彼此。”

月弄寒的話裡顯然有另一層的意思,她看著月弄寒的眼神,心中一動,覺得自己和他好像有些過於親密了,這番話說出來,任誰聽了都會誤會,她不想彆人誤會他們之間的關係,她和他隻能是戰友和朋友。

可另一方麵,她無法拒絕這塊兵符,她還得為自己的族人考慮,左思右想了之後,隻得將它收了下來。

月弄寒見她默默的收了,臉上露出了一抹笑,說道:“走吧。”

“走?”淩汐池抬頭,納悶的問:“去哪裡?”

月弄寒說:“雷東家已經同意雷少東家拜你為師,他們準備了一個拜師禮,還等著你去呢。”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