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Hit小說 > 曆史 > 花繞淩風台 > 第二百三十章:冥河邊上的老人

花繞淩風台 第二百三十章:冥河邊上的老人

作者:蝦米不會遊 分類:曆史 更新時間:2022-06-24 16:58:30 來源:言情API

三日後,月淩軍分成了兩支,一支軍隊由唐怒為主,蔣易修為輔進攻雪沁城,而另一支則由月弄寒親自帶領,進攻風幽城。

風幽城是個邊境小城,雖然繁華,兵力卻不足,再加之雲隱國和瀚海國同時進攻瀧日國,原本駐守風幽城的兵力被調走了一半,剩下的一半根本不足為懼,月淩軍輕易的便攻克了風幽城。

淩汐池自然是跟著月弄寒的,月弄寒這次並未讓她參戰,隻是讓她在旁邊看著,多學習一下戰場上的經驗,謝虛頤也跟在她身旁,不時的跟她講解一些排兵佈陣之類的事。

淩汐池看著月弄寒和謝虛頤,看著他們眼中那種運籌帷幄的自信光芒,頓時覺得不管什麼樣的男兒一旦上了戰場,那種從骨子裡透出來的意氣風發卻是一模一樣的。

月淩軍向來以仁義治軍,攻下城池後,也隻斬殺將領,不會傷及普通士兵,更不會驚擾到百姓,是以這場戰爭並未見有多慘烈,駐守風幽城的守軍自知不敵,很快便向他們打開了城門。

風幽城的袁家和顧家同為九幫十二會的成員,早在月弄寒還是寒月國三公子的時候便已同他們見過麵,他們也知道如今九幫十二會掌令的是淩汐池,在這兩家的勢力影響之下,風幽城破,月淩軍進駐城中的那一刻,城裡的百姓卻也是絲毫未見慌亂,他們受瀧日國苛捐雜稅的壓迫已經許久,早已被壓得喘不過氣來,心中也希望能早日推翻瀧日國的暴政,日子能輕鬆一些,現在有人真的這麼做了,他們簡直求之不得。

入駐風幽城之後,第一日便是顧家為他們舉行的接風宴,顧家是瀧日國最大的藥材商,並且占據了瀧日國藥材產業的半壁江山,顧家家主殷切的介紹了族中子弟們同他們認識,淩汐池看著顧家家主眼中那精明睿智的光,想到了月弄寒曾經同她說過的話:“商人重利,隻要你能將他們的利益最大化,他們便會站在你這一邊。”

看著他們同月弄寒交談甚歡,淩汐池突然明白過來,看來顧家能同意幫他們顯然並不是因為他是九幫十二會的成員,而是月弄寒在背地裡已經許諾了他們什麼。

第二日仍是宴飲,隻是做東的人由顧家換成了袁家,直到第三日,淩汐池終於吃不消,趁著他們在交談的時候,偷偷的溜出了宴席。

遠離了喧囂的觥籌交錯之後,世界突然變得安靜下來,淩汐池漫無目的的走在長廊中,想找個有水的地方吹吹涼風。

今日設宴的地方仍是袁家的府邸,是一貫的嶽淩州的建築風格,小橋迴廊,湖石疊山,山水相映,幽篁疊翠,貴精雅而不貴大。

她剛穿過一條長長的迴廊,便同一個人狹路相逢,淩汐池抬眸一看,是聞人仙。

早在他們出發到風幽城的那一天,慕蓂牙便帶著洛諾與聞人仙一同跟著大軍出發了,這幾日她們都安靜的呆在房間中,並未惹事,甚至都很少露麵,加之事情實在太多,就連她自己也差點忘了還有這幾個人的存在。

淩汐池實在是對她們幾個冇什麼好感,一見到她們,她總會想起之前她們引她去冥界時曾經對九瓏閣痛下殺手,九瓏閣上下幾百人慘死於他們手中,還有那些肆虐的狼群以及風幽城裡那些慘死的少女,她也總會想起蕭藏楓,每每這個時候,她都恨不得親手了結了這些人。

可礙於月弄寒母親的緣故,她雖厭惡極了這幾個人,卻也硬生生的將殺心壓了下去,隻要她們不來惹她,她可以當這幾個人不存在。

可聞人仙偏偏好像就是來找她的麻煩的,淩汐池往左走,她擋在左邊,淩汐池往右走的時候,她便擋在了右邊。

淩汐池乾脆不走了,停下來看著她:“我若是你,便該知道此時來惹我並不是什麼明智的行為,以你的武功,我要殺你,根本費不了吹灰之力。”

聞人仙拍手鼓掌,臉上露出似笑非笑的神色,語氣不知是誇獎還是嘲諷:“幾月不見,葉姑娘魄力真是越來越大了。”

淩汐池說:“你到底走不走。”

聞人仙繼續道:“你就不想問問我,那日蕭藏楓和你的……”

說到這裡的時候,她故意停頓了一下,臉上露出了蜜糖似的笑,接著說道:“你的姐姐,那日究竟是如何掉下冥河的嗎?”

淩汐池心中波瀾微漾,這段時間,她總是刻意避免想起自己的姐姐,不是因為她曾想殺了自己,而是因為,她始終覺得自己最為虧欠的人便是她,無論如何,她曾想搶占她的身體是真,她對蕭藏楓有情也是真。

她也看出來了,聞人仙攔在這裡,幾次三番的提起蕭藏楓,就是故意想要來刺激她的,她就是不想讓她好過。

她問道:“你三番兩次的在我麵前提起蕭藏楓,到底意欲如何,他是你什麼人,用得著你眼巴巴的提醒我不要忘記了他是如何死的。”

聞人仙眨了眨黑白分明的大眼睛,表情甚是無辜,若非見識過她的蛇蠍心腸,她會認為這就是一個簡單純淨的小姑娘。

昔日冥界的四**王中,寒驀憂最仙,如仙子一般超凡脫俗;洛諾最魅,如開在黃泉之上的罌粟花,妖異美豔;慕蓂牙最高貴,像高高在上,俯瞰眾生的神女;唯獨聞人仙看起來最純,如晶瑩剔透的水晶,猶帶著一種自小養在深閨裡的不諳世事,讓人忍不住想要保護她,但她聯合常纓滅了九瓏閣滿門,連小孩都冇有放過,卻也是四個法王之中最心狠手辣的一個。

聞人仙說道:“你問蕭藏楓是我什麼人?那我可得好好想想,每當我想起他時便食不下嚥,寢不安席,隻恨不得將他從冥河裡麵撈出來再將他挫骨揚灰,你說我這樣記掛著他,那他是不是也勉強算得上是我的心上人,我為自己的心上人出頭,不是天經地義嗎?”

淩汐池罵道:“瘋子!”

不止是她,整個冥界的人都是瘋子。

聞人仙反問道:“我若是瘋子,你又是什麼?”

淩汐池不想再與她糾纏,說道:“我數到三,立馬從我麵前消失,在這裡,你對我來講冇有任何利用價值,殺了你更不會影響到什麼。”

聞人仙看著她不似假裝的眸子,咯咯笑道:“我曾同你姐姐一起待過數日,同她比起來,你確實是個不折不扣的魔女,至少她不會這麼威脅人。”

淩汐池數道:“一!”

聞人仙退了一步,又說了句:“你便是不去祭奠蕭藏楓,也不去祭奠祭奠你姐姐嗎?”

淩汐池的手揚了起來,真氣一凝,指尖出現了一朵白色的花朵,說道:“二!”

聞人仙轉身便跑,邊跑邊罵,語氣中充滿了怨毒:“你比我更像個瘋子!”

她的身影眨眼便消失在了長廊的儘頭,淩汐池倚在欄杆上,望著漆黑的夜幕,心中想著,她確實是該去祭奠一下他們了。

她也知道,聞人仙是在故意激她去冥界,但她不得不承認,這個激將法很有用,她現在是真的迫不及待的想要去看看他們葬身的地方,看看冥河的水到底有多湍急,有多冰涼刺骨,難道她真的要任由他們的屍骨永遠沉冇在裡麵嗎?

她連一刻也等不了了。

她這麼想的時候,人已經不知不覺的出了袁府,她沿著記憶來到了百花坊,這座昔日的銷金窟早已人去樓空,精巧的屋宇樓舍還殘留著曾經繁華如夢,紙醉金迷的氣息。

她沿著記憶一路走到了百花坊後麵罌粟曾經住的那個小院,春風已經過了,小院裡已是花紅柳綠,就連小池塘裡的荷葉也已經亭亭玉立,與幾個月前的殘破枯敗相比,又是滿塘的生機。

歲月總是催人老,可對於這些植物而言,歲月卻能一年又一年的喚醒它們,隻要春天一到,它們便能煥發新生,可人卻不能。

她在池塘邊駐足了一會兒,又走上了罌粟的小樓,機關還是曾經的那些機關,她很容易便找到了。

一路上她都如同行屍走肉一般,那條通往冥界的密道,有大半的機關已被毀去,隻餘那些壯觀的鐘乳石仍然矗立在那裡,幽深的岩洞裡,靜地連一滴水落在地上都能清晰可聞,她就那樣茫然的走著,像是在走一條輪迴的路。

奇怪的是,她的心中既不是很悲傷,也不是很難過,她想,心死的感覺大概便是如此吧,也不是不痛,而是痛到已經感覺不到痛了。

幽暗的地底密道裡,遠處突然亮起了一抹昏黃的光。

淩汐池的眼淚猝不及防的流了出來,有一種強烈的念頭在她心中叫囂著,她急忙施展輕功,朝那抹燈光掠去。

燈火亮在曾經的四方陣那裡,四方陣早已被毀,隻剩下一地的殘垣斷壁,就連支撐那四方陣的十二根大柱子也倒了一大半,由於無數石門也被毀掉,淩汐池遠遠的便看見了那尊巨大無比的阿修羅神像,神像的幾條手臂早已被砍斷,臉上也被劍氣斬出了一道深深的裂痕,那道裂痕使得它那凶神惡煞的臉上多了一絲絲的悲憫。

可即便如此,它依舊頂天立地矗立在那裡,身越須彌山,九頭千眼,口中噴著熊熊烈火,手托日月,八隻如柱子一般的巨足踩在翻湧的大海之上,冷眼看著這如地獄一般陰暗的地方。

淩汐池覺得,此時的冥界才應該真正的被稱作冥界,隻是當日死在這裡的那些人呢,屍骨又去了哪裡?莫非還有人在這裡為他們收屍?

她正這麼想的時候,便看見冥河邊上坐著一個人,一個白髮蒼蒼的老人。

他背對著她坐著,佝僂著背,背影帶著說不出的滄桑和孤獨,在他身邊還放了一壺酒,酒旁放著兩隻杯子,他一邊歎著氣,一邊往其中的一隻杯子裡倒了酒,他顫抖著端起杯子與旁邊那隻空杯碰了一下,像是在與好友對飲一般,含糊不清的說了一聲:“乾!”

他將杯中酒一飲而儘,旁邊的空杯子動也未動。

孤獨的老人,詭異的場景,淩汐池卻並不覺得害怕,她走到那老人家的身邊,出聲說道:“老人家,討口酒喝。”

那老人家彷彿知道她會來,往旁邊的空地拍了拍,示意她坐下,口中說道:“唉,我老人家在這裡等了四個月,終於等到人來了。”

淩汐池走到他身邊坐下,老人家執起酒壺為她斟了一杯酒,說道:“喝吧,這杯酒是給來的人準備的。”

淩汐池端起酒杯聞了聞,問道:“老人家,這酒可是叫孟婆湯嗎?”

老人家依舊冇有看她,渾濁的眼睛看著流淌的冥河水,回道:“不是,這酒叫君莫悲。”

君莫悲,三大絕世佳釀之一。

淩汐池將杯中的酒飲了,心中一直壓抑著的悲傷突然全部都跑了出來,她苦笑道:“奇怪,冥界的酒居然叫君莫悲,奇怪,明明叫君莫悲,可一喝這酒,卻讓人忍不住悲傷起來。”

老人扭頭看了她一眼,說道:“酒是斷腸物,更是傷心物,傷心人配傷心物,哪能不悲呢?彆的酒是讓人越喝越醉,可這個酒,卻能讓人越喝越清醒。”

淩汐池點了點頭,問道:“老人家,你叫什麼名字?”

老人家的目光變得悠遠起來:“彆人都叫我閻羅。”

說罷,他扭頭看她:“你可曾聽過呀?”

淩汐池老實的搖了搖頭。

老人家說道:“也是,你這麼年輕的娃娃,怎麼可能聽過我呢,要是二十年前啊,提起閻羅這個名號,江湖上何人不知何人不曉。”

淩汐池說:“老人家,你為什麼會在這裡?”

老人家歎了一口氣,環顧了一下四周,說道:“因為這裡是我的家,曾經這裡的一切都是我一手建成的。”

淩汐池知道這裡曾經是詭天門的大本營,後來被聞人清改成了冥界,她有些奇怪:“聞人清是你什麼人?”

老人家說:“他曾是我最得意的弟子,可他為了當上詭天門的門主,將我囚禁了二十年,讓我在十方閻羅殿裡過了二十年豬狗不如的生活。”

淩汐池在心中想,原來這也是個十分可憐的老人。

她問道:“冥界已被毀,那是誰將你放出來的?”

老人家笑著說:“是一個和你一樣,眼睛裡透著死亡,心中卻有比死更重的執唸的人。”

淩汐池心中一動:“是誰?”

老人家指了指她的身後:“喏,他在那裡。”

淩汐池扭頭一看,腦子裡頓時轟的一聲。

一個黑衣青年站在她的身後,像是一根僵立的柱子一般一動不動,愣愣的看著她,彷彿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

她失聲道:“冰冽!”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