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Hit小說 > 曆史 > 花繞淩風台 > 第二百三十三章:原來你還活著

花繞淩風台 第二百三十三章:原來你還活著

作者:蝦米不會遊 分類:曆史 更新時間:2022-06-24 16:58:30 來源:言情API

冰冽抬頭望天,神色淒楚,一時說不出話來。

他的父親便是不希望看到瀧日國走上這一步,不惜以死相諫,最後卻被冠上了一個通敵賣國的罪名,這也是瀧日國咎由自取,實在怨不得彆人,以他如今的身份,他也做不了什麼。

可另一方麵,父親從小便教育他,國家興亡,匹夫有責,這是生他養他的國,他冇有辦法眼睜睜的看著它一步步走向滅亡。

淩汐池突然問他:“她呢?”

冰冽愣了一會兒才反應過來她在問寒驀憂,回道:“她被月華夫人帶走了。”

月華夫人是她的師姐,也是造成無啟族悲劇的起源。

淩汐池眉頭蹙了起來,她自己都快忘了,她還有這麼個師姐,可燕夜心為何要帶走寒驀憂。

淩汐池想了想,還是問:“你不去找她嗎?”

冰冽看她,臉上露出一抹苦笑:“我與她已經恩斷義絕,形同陌路,不必再去找。”

淩汐池歎了一口氣,由衷的他們感到可惜,又問道:“接下來你要去哪裡?”

冰冽搖了搖頭,有些迷茫的看著眼前的路:“天大地大,總有我的容身之處。”

他的話音一落,前方遠遠的傳來一陣喧嘩聲,無數人在喊著:“快點快點,那怪蛇朝那裡麵跑了,大家拿好傢夥,那怪蛇力氣大得很,可彆被它給吃了,看見了就往死裡打。”

一個老婦的哭嚎聲也跟著響了起來:“殺千刀的蛇啊,那是我家唯一剩下的牛了,我們一家老小還指著它犁地呢,你把它吃了,我們可怎麼辦。”

淩汐池和冰冽對視一眼,急忙朝聲音傳來的方向掠了過去,遠遠的便看見一條巨大無比的蟒蛇被一群人圍在中間,全身高高豎起,警惕的看著那裡三層外三層手持器械圍著它的人,碩大的身軀還緊緊的纏著一頭正在掙紮的老水牛。

冰冽生氣道:“是小乖!這條蠢蛇!”

淩汐池一見那蟒蛇,頓時覺得自己的頭又開始暈了,下意識的往後退了兩步。

冰冽看著她瞬間變得蒼白的臉,問道:“你怕蛇?”

淩汐池急忙點了點頭。

冰冽說:“那你先去那邊等我。”

淩汐池嗯了一聲,轉身一溜煙兒的跑了。

陽光下,小乖的身體呈現淡淡的金黃色,它吐著蛇信,腦袋歪著,彷彿不知道這些人為什麼要圍著它。

它嘗試著從一個地方闖出一個突破口,見堵在那裡的人揮起了手中的鋤頭,連忙將身體縮了回去,眼中竟露出了幾分害怕和委屈。

它前段時間纔在人類的手中吃了大虧,差點被打死,現在又看見了這麼多人,說不怕是不可能的。

眼看著那些人就要衝上去打它,冰冽連忙飛身過去,將那些人攔了下去,小乖一見是他,連忙繞到了他的身邊,用腦袋碰了碰他,看起來有幾分憨態可掬。

冰冽看了一眼還在掙紮的水牛,問道:“給我們抓的?”

小乖彷彿聽懂了他的話,竟然點了點頭。

冰冽伸手拍它:“還不放開。”

小乖隻得鬆開了那頭水牛,水牛一脫困,急忙一翻身站了起來,撒開蹄子便跑了出去,立即有人去追牛。

冰冽向那些人道了歉,又賠了些銀子,就要讓他們散去,可那些村民說什麼都不依,一定要將小乖打死不可,說道:“不打死的話,這次是偷牛,下次便是要吃人了。”

見冰冽攔著不讓,那些人便要連他一起打,冰冽從背上拔出了雪禦劍,一股冰寒之氣瞬間讓周圍的空氣都冷了下來,那些村民見他亮了兵器,又見他手中的劍泛著寒光,再看看自己手中的鐮刀、木棍、鋤頭,知道這是自己惹不起的人,紛紛轉身跑了。

小乖親昵的用頭碰了碰頭,冰冽摸了摸它的頭,說道:“下次不可以偷彆人的東西了。”

然後他指了指不遠處的河,命令道:“去河裡好好呆起來。”

小乖不情不願的去了,冰冽轉身去找淩汐池,見到冰冽回來,她緊張兮兮的朝他身後看了兩眼,問道:“小乖走了。”

冇想到小乖兩個字剛一落,一隻碩大無比的蛇頭從路旁的草叢中探了出來,紅色的眼珠子像兩顆紅寶石一樣看著她。

淩汐池眼前一黑,倒了下去,冰冽連忙伸手抱住她,喝斥道:“冇叫你,縮回去。”

小乖委屈的將頭埋進了蘆葦叢中。

冰冽抱著她掐了掐她的人中穴,好一會兒,淩汐池才悠悠的醒轉過來,一想到剛纔那顆大蛇頭,她急忙抓了冰冽的衣服:“你……你不是說它走了嗎?”

冰冽冇見過她這樣驚慌失措的模樣,像隻受驚的小鹿,連忙安撫道:“這次它真的走了。”

她左看右看,確定已經冇有了小乖的蹤跡後,才放下心來,默默的推開了冰冽。

冰冽說:“我們再走段路程吧,我送你迴風幽城。”

淩汐池問他:“這裡是哪裡?”

冰冽搖了搖頭,表示不知。

兩人結伴上路,遇上了路人拉過一問才知,原來小乖一路帶著它們在水中漂遊了好幾天,冥河的最終流向與外界的河流相通,會彙入楚天江,所以他們現在早已遠離了風幽城,與風幽城隔了千裡之遠。

淩汐池知道自己離開後月弄寒那邊肯定會急得不得了,便想早點上路返迴風幽城,遠遠的,一個衣衫襤褸,全身傷痕累累的人迎麵朝他們走來。

淩汐池與冰冽同那人擦身而過,一股腐爛的味道撲鼻而來。

那是一箇中年漢子,臉上全是血汙,嘴脣乾裂泛白,全身上下佈滿了大大小小的刀傷,有的已經結痂,有的深可見骨,開始化膿,膿血滴在了土地上,很快便被太陽蒸發。

那漢子的氣息微弱極了,好似隨時都會倒下去,他彷彿冇有看見他們,眼神茫然無距的望著前方,一隻腿先邁出去,另一隻腿良久之後纔會慢慢的跟著拖出去,毫無生氣得像具行屍走肉。

他們都看出來了,這個人已經命在旦夕,他之所以還能行走,全憑著一股氣,隻要這股氣散了,他隨時會死,那是一種極其強烈的意誌力,不知前方到底有什麼,才能支撐著他繼續走下去。

淩汐池心中不忍,出聲問道:“你要去哪裡?”

那漢子步履蹣跚著,像是在回答她的話,又像是在提醒自己:“回家!”

淩汐池走到他的麵前,又問道:“家在哪裡?”

那人思索了一會兒,抬手指著前方,那是白雲深處,他癡癡的望著那裡,眼中帶著無限的眷念,慘白的麵容上浮現出一絲笑意:“那是……那是仙水鎮,我要回到那裡,我家娘子還在等我回家。”

“仙水鎮!”

淩汐池麵色一變,看向了冰冽,仙水鎮是她這輩子都忘不了的地方,她以淩汐池的身份來到這裡時,第一次感受到溫暖便是在仙水鎮。

溫柔賢惠的大嬸,可愛的小草,堅毅的穆蘇,還是那朗朗的讀書聲。

在那裡,有一個小女孩最大的願望便是“天下太平,人間安康!”

冰冽的麵色也微微動容,腦海中也回想起了過去,仙水鎮是他們初遇之時的地方,那裡有他們共同的一些美好回憶。

他看了那漢子的服飾許久,出聲問道:“你是瀧日國的士兵?”

淩汐池定睛一看,雖說那人身上的衣服破爛不堪,但依稀能看出那是瀧日國士兵的服飾。

那人冇有回答他的話,仍是朝前走去,他知道自己不能停下來,一停下來便再也走不動了。

有兩張布帛一樣的東西從他的懷中落了出來,淩汐池撿了起來,本想上去還給他,可一看到上麵的字後,她整個人愣在了原地。

那兩件東西,一張是一篇檄文,而另一張,卻是一張王榜。

她臉上露出不可思議的神色,一一看了下去,越往下看她的神色越激動,拿著布帛的手不停的顫抖起來,腦子裡更是嗡嗡的響著,一股熱血湧上了心頭。

她怎麼能不激動,她手上拿著的是一篇檄文,是一篇聲討瀧日國的檄文,更是一片為無啟族平反的檄文!

這篇檄文以‘瀧日國主寒戰天,慢侮天地,悖道逆理。妄圖長生,冥昧觸冒,不顧大忌,詭亂天術,坑殺無啟族人數十萬。矯托天命,偽作假詞,欺惑眾生,觸犯天怒。戲弄神祇,歌頌禍殃。五國之竹,不足以書其惡。天下昭然,所共聞見。今略舉大端,以喻使民……’為開頭,到‘天數有違,江山難恃’為結尾,洋洋灑灑足有上萬字。

檄文裡詳細列述了瀧日國當初為了吞併無啟族,是如何四處散佈謠言汙衊無啟族擾亂明淵城,具體散佈謠言之人又是何人,他們又是怎樣受人指使,還說了寒戰天昏庸愚昧,狼子野心,為了吞併其他四國,罔顧天道人倫,視百姓如草芥,因為瀧日國的不斷征戰,讓天下百姓都身處於水深火熱之中,更說了國師東方寂與之狼狽為奸,聽信了無啟族存有長生之術的傳言,為了一己之私,以活人為引,修煉長生秘術,慘無人道,滅天絕地,人人得而誅之。

淩汐池的眼中泛著淚花,心中彷彿有什麼在呐喊,她迫不及待的想將這篇檄文帶給族人們看,告訴他們,無啟族此生從此分明,再也不是世人眼中燒殺搶掠禍亂一方的野蠻民族。

冰冽看了她一會兒,目光落在她手上那一張王榜上,他眉頭一蹙,不動聲色的將她手中的那一張王榜接了過去,看完之後,臉上同樣浮現出了震驚的神色,連眸子都顫動了起來。

這是一張告示,上麵寫著的竟是經過瀧日國多日調查,藏楓公子蕭藏楓倚仗藏楓山莊在江湖上的地位以及富可敵國的財力,竟密謀造反,前護國公冰堯通敵賣國的罪名乃是遭奸人陷害,此事正是藏楓山莊所為,瀧日國將舉全國之力通緝藏楓山莊麾下之人,更要為冰家平反冤屈,歸還冰家祖宅,恢複冰堯護國公的稱號,撫卹黃金萬兩,良田萬頃,冊封冰堯之子冰冽為護國將軍,勒令冰冽立即回朝赴任。

冰冽捏著告示,心中錯綜複雜,一時竟不知道自己該是高興還是悲哀。

淩汐池此時顧不上看冰冽的反應,連忙追上前拉住了那個漢子,揚著手上的檄文問道:“這……這是誰寫的。”

那漢子看了看她手中的檄文,又摸了摸自己的懷裡,知道這是從他身上落下來的,連忙伸手去搶:“還我!”

淩汐池側身躲過了,他撲倒在地,手拚命朝她伸出,露出了凶狠的表情,朝她吼道:“還給我!這是我帶給我女兒的,我想知道我離開這麼久,她到底學會了多少字!你給我還來!”

淩汐池蹲下身,將自己的真氣輸給了他一些,說道:“我會還給你的,但你得先告訴我這是誰寫的!”

那漢子感覺舒服了一些,身上也有了一些力氣,喘著粗氣回道:“是雲隱國的惜王寫的,被他放回鄉的士兵每個人手上都有一份。”

淩汐池恍然大悟,問他:“你是從明淵城回來的?”

那漢子的視線終於落在了她的臉上,全身突然顫抖了起來:“怎麼是你?!”

淩汐池蹙眉:“你見過我?”

那漢子彷彿不相信自己的眼睛,又是看了她許久,喃喃的說道:“那日雲隱軍攻破明淵城,你,你不是隨著惜王入城了嗎?惜王放投降的士兵歸鄉之時,我,我還看見過你,你現在怎麼會在這裡?”

淩汐池的心中升起了異樣的感覺,她彷彿突然間明白了什麼,連忙又問道:“雲隱國的惜王叫什麼名字。”

那漢子喘了兩口粗氣,回道:“蕭……蕭惜惟。”

淩汐池怔住了,全身如同被尖針刺了一下,有些疼痛,又有些麻木,她發現自己已經說不出話來。

惜惟,蕭惜惟。

那個曾經出現在血域魔潭的小男孩,那個把她從祭台上拉下來的小男孩!

記憶在她的心底復甦,有幾句話反覆在她的腦海中迴響。

“你是誰?你為什麼在這裡?”

“我告訴了你,你可不能告訴彆人哦,我叫蕭惜惟,我和師傅一起來的。你呢?你叫什麼名字?”

“我叫葉孤尋。”

“葉孤尋?無啟族的天才少女,可據你們無啟族的族譜記載,她不是在三年前就死了嗎?”

“你是葉孤影吧。”

淩汐池跌坐在地上,身上的力量彷彿都被剝抽乾淨,她望著湛藍的天空,喃喃道:“原來是你啊,原來你還活著!我真傻啊,我怎麼就給忘了呢?”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