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Hit小說 > 曆史 > 花繞淩風台 > 第二百三十八章:議婚

花繞淩風台 第二百三十八章:議婚

作者:蝦米不會遊 分類:曆史 更新時間:2022-06-24 16:58:30 來源:言情API

“既然如此,”靈歌將那個盒子又推回給她,“你若不想收,你便自己去還給他,我的任務是將這個東西交給你,可不是再替你送回去的。”

見她將盒子推給自己就轉身往外走,淩汐池站起來,喚住了她:“你要去哪裡?”

“你如今是月淩軍的統領,這裡也不該是我該呆的地方,自然是回我該呆的地方去。”

靈歌邊說邊拉開了門。

淩汐池氣道:“靈歌,你是你,他是他,你真的要為了他同我生氣,不顧我們之間的情誼。”

靈歌停下了腳步。

淩汐池接著道:“我與他的事是我們兩人之間的事,不會跟你們混為一談,無論將來如何,你永遠都是我同生共死過的朋友,就算你忘了我也不會忘!”

靈歌轉身看著她,淩汐池接著說:“很多事情,你不明白!”

“明白?”靈歌俏眉一挑:“我不需要明白,我隻知道我們雲隱國的女兒,喜歡便是喜歡,不喜歡便是不喜歡,不會這麼扭扭捏捏的耍小性子,你既然會為了他跳冥河,證明你是喜歡他的,如今他要向你求親,你為何又不收?”

淩汐池氣笑了:“你以為我是在耍小性子?”

靈歌冷眼看著她不說話,淩汐池歎了一口氣,說:“你們都認為我年紀小不懂事是嗎,可這一年以來,我所走的每一步都是我自己踩著血一步一步蹚出來的,我已死過兩次了,不僅僅是在與人鬥,更是在與天鬥,我承認我鬥不過命運,它要我以葉孤尋的身份活著之時我就得是葉孤尋,它要我是淩汐池的時候我就得是淩汐池,若我是個愛耍小性的人,我活不到今天,蕭惜惟為我們無啟族做了很多我感激他,可他做這麼多真的僅僅隻是為了我嗎?他讓人拿著一個城印來讓我等著他,我就該感恩戴德的收下是嗎?”

“阿尋,”葉孤野走上來,“你不要難過,你若是不想收便不收。”

靈歌看了她一會兒,問:“你是不是誤會了什麼?”

淩汐池搖了搖頭,說:“我不是誤會了什麼,我是想通了很多東西不能強求,他若真對我有意,就請他親自前來證明,我更不想因為他讓我們姐妹之間存在芥蒂。”

靈歌的表情鬆動了下來。

淩汐池道:“你還是那樣的暴脾氣,一句話不對就要走,你剛來這裡,想必還冇見過我們無啟族的人吧?”

靈歌不答話。

她又扭頭看葉孤野:“哥哥,你去見過了嗎?”

葉孤野點了點頭。

淩汐池道:“我們一起去看看他們吧,將那篇文章念給他們聽,也讓他們高興高興。”

她走到靈歌身邊,拉起了靈歌的手,撒嬌似的晃了晃:“好了,你彆生氣了,你也跟我們一起去吧。”

靈歌哼了一聲。

淩汐池將頭附在她的耳邊:“你早晚也得去見的呀,日後你們若是成婚,也要到他們麵前去磕頭的不是?”

靈歌啐道:“你再胡說,我真對你不客氣了。”

淩汐池閉了嘴,做了一個噤聲的動作,惹得靈歌笑了起來,見靈歌露出了笑意,她連忙將那個城印包了起來,遞給了她,一隻手拉著她,另一隻手拉著葉孤野,又到了另一個雅間叫上了月弄寒,便朝無啟族暫居的那座宅院去了。

族人們見她回來,紛紛露出了欣喜的神色,她失蹤多日,再冷心冷性的人也開始為她感到擔憂,更為整個無啟族的未來而擔憂,無啟族僅剩這麼點人了,冇有屬於他們的棲息地,說是無根浮萍也不為過,這個小姑娘是他們唯一的支柱,不知不覺間,他們也開始從心底認可她便是無啟族的新族長。

此前葉孤野隻是偷偷來看過他們,並未表露身份,淩汐池正式的將他帶到了族人的麵前,並將他們的四爺爺請到了上座,兄妹兩人跪在老人的麵前,磕了頭之後,她鄭重的介紹了他的身份。

四爺爺對葉孤野還有些印象,他尚且還記得那是一個穩重懂事的孩子,也是族中年輕一輩中天資最高的人,現在看著他活生生的站在自己的麵前,老人家頓時眼淚盈眶,不住的拍著他的手以示欣慰。

淩汐池將那篇檄文呈到了老人家的麵前,老人家看了之後,一連說了幾個好字,渾濁的淚水止不住的落下,如枯枝一般的手不停的顫抖著,戰戰巍巍的站了起來,抹著淚撲通一聲跪在了地上,族人們一見他跪下了,全部跟著跪下,老人家雙手捧著那篇文章朝著蒼天叩了三個響頭,一字一句的將裡麵所寫的內容唸了出來,他的聲音悲涼,似在告慰亡靈,又似在為無啟族這些年蒙受的不白之冤心酸。

不少人也跟著哭,老人家點了火將那篇檄文燒了,又朝著蒼天拜了三拜,站起身來,大聲道:“這是好事,不許哭,做飯,擺酒,我們要好好慶祝一下。”

立即有人應了,張羅著人去準備晚餐,因著淩汐池的原因,這城中冇人敢看輕這些無啟族的人,平日裡除了月弄寒會時常吩咐人來送酒肉米糧之外,九幫十二會也對他們格外照顧,吃的用的一應不缺,雪原五豹還特意同月弄寒講了,他們在安都城外還有幾個莊園,平時種些瓜果蔬菜,聽說無啟族人天生善耕種,若是願意的話可以差人過去打理。

雪原五豹還說,反正他們五人閒雲野鶴慣了,並不會時常在這安都城呆著,而且他們一輩子也是風風雨雨的過來了,年老時隻想圖個自在清淨,功名利祿現在對於他們隻如浮雲一般,不會再去執著,剩下的是該留給年輕人去折騰了,留下了一句話後,幾人便又離開了安都城,據說是去赴毒風穀幾位蠍仙子的約了。

無啟族對土地有一種天生的敬畏和崇拜,再貧瘠的土地在他們的耕耘下都會變得肥沃,立即便同意了過去,更重要的是,他們也想憑自己的本事養活自己,不想再仰人鼻息。

宅院裡熱鬨了起來,幾個小孩子跑了過來,拉著淩汐池的手要同她玩,她便拉著靈歌跟她們一起玩了起來,葉孤野則和月弄寒一同陪著四爺爺到一旁說話去了。

四爺爺知道月弄寒如今是這安都城的主人,也知道他與自己的侄孫女走得比較近,尤其是在他們逃亡的路上,他親眼看著這個男人一路將他的侄孫女抱回了安都城,那種神態旁人一看便知是怎麼回事,這幾天他的侄孫女失蹤,他拄著柺杖去找了他幾回,更得知了他為了此事茶飯不思,現在侄孫女一回來他便又立即陪著過來,便多嘴問了一句:“好孩子,你和阿尋的婚期可定了?”

月弄寒正在喝茶,聽聞此言一口茶水嗆了出來,他看著正在院子裡同孩子們玩球的少女,說道:“爺爺你說笑了,阿尋她並冇有同意嫁給我。”

四爺爺也跟著他的視線看了過去,說道:“你和阿尋要抓緊啊,不是爺爺說你們,既然你們雙方都有意,就得早點把婚事定下來,不然的話,你們男未婚女未嫁的天天走在一起,這樣不合規矩,彆人也會指指點點,你讓旁人怎麼看阿尋。”

說罷,他扭頭看著葉孤野,征求意見般的說道:“索性小野也回來了,長兄如父,不如我們就把這件事替阿尋定下來,擇個好日子替他們把婚事辦了,阿尋也好名正言順的跟在他身邊。”

葉孤野默默的喝著茶,他心中明白,於公於私,四爺爺的提議都冇錯,在公而言,阿尋若是能同月弄寒成婚,那便是月淩軍正式的女主人,有阿尋這一層在,嶽淩州再冇人敢看輕無啟族,在私而言,阿尋一個未出閣的女孩子,這樣無名無分的與月弄寒攪合在一起,確實也說不過去。

他抬頭看月弄寒,問道:“你知我為何今日要找你比武嗎?”

月弄寒點頭:“你在怪我冇有護好她。”

葉孤野搖頭:“不,是因為你明知那個人冇死,卻仍然瞞著她。”

月弄寒沉默著,無言以對,他承認自己是有私心,並不想讓她知道那個人還尚在人間的訊息。

葉孤野說:“你若愛她,便得尊重她,信任她,任何事都不能瞞她,若你能娶阿尋,這些事你能做到嗎?”

月弄寒宣誓一般的說道:“若阿尋真的嫁給了我,我必珍之重之,嗬護她如珍似寶,凡事以她為先,不會再讓她受到一絲一毫的委屈。”

葉孤野看了一眼院子裡笑顏如花的少女,眼中也柔和了下來,說道:“阿尋是我最疼愛的妹妹,如今她尚未滿十八歲,若是你真想娶她,便得先向我證明你能保護她,能讓她幸福,若是阿尋同意嫁給你,那時我必以無啟族之禮,十裡紅妝,十裡錦鋪,十裡花河親自將阿尋送到你的手裡。”

月弄寒問:“你要如何證明?”

葉孤野道:“至少在與瀧日國的一戰中,你要贏,隻有贏了,你纔有資格娶我妹妹。”

月弄寒說:“好,我答應你。”

葉孤野扭頭看著老人,問道:“四爺爺,這樣如何?”

四爺爺高興的點了點頭。

由於這是她與哥哥和族人第一個正式的團圓飯,淩汐池十分的高興,胃口也比尋常好了許多,靈歌也很開心,同她喝了許多酒,雷小虎也領著震雷鏢局的鏢師們過來助興,鏢師們走南闖北慣了,都是豪爽的性子,很快便將氣氛點燃了起來。

正喝得興起之時,軍營那邊派人送來了剛傳回來的捷報,由唐怒率領的那一支軍隊同沈行雲的裡應外合之下,順利攻下雪沁城之後,便立即揮軍進攻曲陽城,曲陽城守城的將領見嶽淩州的其它四城都已落入了月淩軍的手中,率領著駐守曲陽城的士兵主動出城投降。

月淩軍有令,若是主動投降者,不得殺降兵一人,包括將領在內,曲陽城投降之後,整個嶽淩州纔算真正的落入了月淩軍之手。

捷報上還說,沈行雲利用之前沈家堡的威望在雪沁城招兵買馬,已經組建了一支兩三萬人的軍隊,謝虛頤已經先行過去了,不日便會帶著那支軍隊回來進行收編。

這算得上是兩個非常好的訊息,月弄寒尚有太多的事情要處理,自罰了幾杯酒之後便先行離去。

葉孤野見眾人吃喝得差不多了,走到了淩汐池的身邊,說道:“阿尋,你陪我出去走走。”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