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Hit小說 > 曆史 > 花繞淩風台 > 第二百三十九章:雨中訴情

花繞淩風台 第二百三十九章:雨中訴情

作者:蝦米不會遊 分類:曆史 更新時間:2022-06-24 16:58:30 來源:言情API

安都城下起了雨。

清風和著微雨,帶著些微的涼意,讓人也跟著清爽下來。

淩汐池和葉孤野撐著傘走在青石板路上,許是喝了些酒的緣故,原本話就少的葉孤野話便更少了,兩人走出了好遠,他都冇有開口說一句話。

淩汐池耐心的陪著他,街道上已經冇有多少人了,下雨的安都城有著幾分煙雨江南的意境,青瓦飛簷,小橋流水,煙雨綿朦,兩人並肩而行,小巷裡靜寂無比,唯有雨聲淅淅瀝瀝的落在油紙傘上的聲音。

走出小巷,麵前是一條河,雨水落在河麵上,盪出了一圈一圈的漣漪,昏暗的燈光之下,橋頭還有未歸家的老人披著蓑衣蹲在那裡,身旁放著一個揹筐,揹筐裡是一大串潔白素雅的白蘭花,濕潤的空氣中,白蘭花的香氣顯得更幽香怡人,整個河邊都縈繞著它的香氣。

淩汐池走了過去,將老人揹筐裡的白蘭花全部買了下來,衝著葉孤野說道:“安都城的姑娘在這個節氣時都喜歡佩戴白蘭花,拿針用線一串,掛在身上可以香一整天,哥哥你也帶兩朵吧!”

葉孤野看了兩眼那小小的花朵,眉眼間都是抗拒,毫不猶豫的拒絕:“不用。”

淩汐池笑:“哥哥,用的,你一會兒回去還要見姑娘,冇有一個姑娘喜歡一個男人帶著一身酒氣出現在她的麵前。”

葉孤野挑眉:“什麼姑娘?”

淩汐池說:“靈歌不算姑娘嗎?”

葉孤野回道:“她自然是姑娘。”

他的語氣篤定,就像在陳述一個事實一般自然,絕不摻雜任何的私人情感,就好像於他而言,靈歌是個人和靈歌是個女人所表述的意思完全是一樣的,冇有任何分彆。

淩汐池無奈的歎了一口氣,看來她這個哥哥真是不開竅。

“靈歌可是個很漂亮的姑娘,在漂亮姑娘麵前哥哥還是要注意一點的。”

她不由分說的取了兩朵將開未開的白蘭花彆在了葉孤野的衣襟之上,葉孤野嫌棄的看了那白蘭花兩眼,卻冇在拒絕她,他伸手拂過衣襟上那小小的花朵,指尖沾染了香意,臉上露出淺淺的一笑,一向冷毅倨傲的臉也變得柔和下來。

淩汐池覺得他和一年前好像不一樣了,就像終年不化的雪山遇上了渴望已久的暖陽,浮於表麵的冰雪融化之時,從內裡向外開始透出熱意。

以前的哥哥像是一把劍,鋒利孤絕,讓人不敢靠近,而現在的哥哥更像是個人,一個有血有肉的人。

她拈了一朵白蘭花插於鬢邊,問葉孤野:“哥哥,好看嗎?”

沾了雨的白蘭花更顯清雅素淨,花瓣在雨珠的襯托下微微透明,像鮫綃一般,襯得那張絕美動人的臉更加靈動脫俗。

葉孤野點了點頭。

兩人撐著傘走到了小橋上,站在橋上眺望遠方,水波漾漾,煙雨朦朧,雨聲漸漸大了,遠處有船搖了過來,船頭上掛著一隻燈籠,有人正站在船頭吹笛,笛聲本就顯得淒涼,被雨一澆,更添幾分惆悵,有種山長水遠的感覺。

“夜船吹笛雨瀟瀟,真是好美的意境,”淩汐池看著漸行漸遠的小船,問道:“哥哥,你覺得安都城可好?”

葉孤野說:“冇有家鄉美。”

淩汐池望著那忽明忽暗的燈火隱入淒清的雨霧中,想起了小時候家門口那連綿百裡的鳳凰花,族中那一片片的藍蝶花海,那清幽的山穀,那曾經與世無爭的家鄉,還有那座讓她魂牽夢縈的小屋。

她衝著葉孤野說:“哥哥,我老想起以前屋前山上的那片鳳凰花海,離開家鄉後,便再冇看見過那麼美的風景了。”

葉孤野道:“總有一天,我們會回去的。”

淩汐池嗯了一聲,怔怔的望著遠方,眼神開始飄忽起來。

葉孤野思量了片刻,說道:“今日四爺爺跟我提起你的婚事了,你到底是怎麼想的?”

淩汐池啊了一聲,彷彿聽錯了一般看著他:“這話是什麼意思?”

“阿尋,”葉孤野無奈的說道:“在我麵前,你可以說實話。”

淩汐池看著手中那一串白蘭花不答話。

“四爺爺希望你和月弄寒早點成婚,”葉孤野看著她的側臉,頓了頓,繼續說道,“我以你還未滿十八歲之由先替你遮掩了過去,可你這樣和他在一起,對你的聲譽始終不好,哥哥不想讓你受委屈。”

淩汐池笑了笑,她現在是江湖上讓人聞風喪膽的血色紅蓮,哪裡還有什麼聲譽可言。

“哥哥,你忘了,一年前我就是為人所不齒的妖女了,我不在乎彆人怎麼看我。”

葉孤野看著她,隻覺現在的她和一年前的她變化太大了,以前她笑時,眼睛裡也全是笑意,彎彎的,像月牙一樣,現在她雖然還是笑,可那笑意卻再也達不到眼底,無論她微笑還是大笑,那雙眼睛始終如古井一般深邃,起不了一絲波瀾。

他再不懂男女之情,也能看出自己的妹妹心中對月弄寒冇有男女之情,她心裡有的是另一個人,他緩緩的說道:“我知道你心中喜歡的是蕭惜惟,既然他有心娶你,你為何不答應,難道你是因為月弄寒幫了你許多,你才拒絕他的嗎?”

淩汐池笑答,“你想哪裡去了,我不是那種無以為報就會以身相許的姑娘,我感激月弄寒,所以我會幫他得到他想要的,但這種回報不包括我在內,你放心吧,若是哪一天我真的決定嫁給他了,那一定是我真心想要嫁給他的。”

葉孤野道:“你是真的在怨蕭惜惟不來找你是嗎?”

淩汐池又好氣又好笑的看了他一眼:“哥哥,我什麼時候是那麼小氣的人了,我之所以拒絕他,是因為姐姐。”

“小影?”葉孤野眉頭一挑,彷彿不明白她為什麼要這麼說。

淩汐池嗯了一聲:“想必你已經知道了姐姐在他那裡了是吧,你去看過她了嗎?”

“還冇,我前段日子去了一趟瀚海國,幫他接應一個人,後來他飛鴿傳書於我,讓我趕去北山礦場接應你,所以還未來得及去明淵城,”葉孤野答道,複又問,“他和小影到底是怎麼回事?”

淩汐池看他,問道:“你去瀚海國接應的可是音魄?她冇事?”

葉孤野點了點頭,算是作答。

淩汐池沉默了一會兒,她突然想起了,在冥界之時,他曾提過音魄也是慕家的人,那麼他把音魄留在身邊,或許也是因為那句話?

葉孤野見她失了神,叫了她一聲,問道:“你在想什麼?”

她連忙回神,繼續回答他的話:“我在想他和姐姐應該是從小相識的,我能看出來,姐姐似乎很喜歡他,而且姐姐對我有些誤會,她始終覺得是我害死阿爹阿孃的,或許也算不上誤會,畢竟我曾經確實同她共用過一個身體,我不想再因為一個男人讓我們姐妹倆反目成仇。”

“你真的忘得了嗎?”

淩汐池這次沉默了很久,雨聲打在青石板上,有種碎裂般的無可奈何,她緩緩道:“你看我們都經曆了這麼多,還有什麼是放不下的呢,這世上冇什麼忘不了的事情,也冇有什麼放不下的事情,之所以會放不下,是因為還冇到想放下的時候,真到了那一刻,才明白拿起放下不過是一瞬間的事情。”

“可你拿起過嗎?”

淩汐池冇想到他會那麼問,張了張嘴,無言以對。

葉孤野歎道:“阿尋,隻有拿起過才能談放下,你都未曾拿起,又如何放下,很多事情,越是刻意,越是會成為執念,執念太深,於你可不是一件好事。”

淩汐池好奇的看著他:“哥哥,你曾有過喜歡的人?”

葉孤野道:“冇有。”

淩汐池歪著頭:“那你這話從何說起啊?”

葉孤野道:“我隻是從我以前練劍的經驗中總結出來的,你忘了,阿爹教我們練劍的第一天就教過我們如何拿起劍,又如何放下劍,拿起劍時,世界因我而靜,放下劍後,世界因我而定,隻有明白拿起與放下之間的關係,纔會練成頂尖的劍法,不然便會走入絕境,停滯不前,最終受苦的還是自己,我隻是怕你……”

淩汐池重重的歎了口氣:“人生總有很多不想做又不得不做的事,你看如今這個情況,整個天水危機四伏,與這些相比起來,兩個人的感情又算得了什麼,誰不想得一心人,手一牽就天荒地老,可世上哪有那麼美的事,想得那麼美,容易遭天譴的,我那時便是想得太美了,一旦發生變化,就會痛不欲生,那種痛苦,我不想再來一次了。”

她望著水麵的漣漪,繼續說道:“哥哥,你不用再勸我了,我不想再談感情了,我如今隻有一個想法,我要瀧日國付出代價,我還要為阿爹阿孃報仇。”

“阿尋,你冇必要什麼事情都自己扛,我們是兄妹,無啟族也不是你一個人的責任,我們……”

“因為我想起來了,”淩汐池扭頭看他,打斷了他的話:“哥哥,六歲之前的事我全都想起來了,我知道殺了阿爹阿孃的人是誰,我三歲那年之所以會出事,也並不是因為輪迴之花反噬,我是被人害了的。”

葉孤野臉色一變,失聲道:“什麼?”

淩汐池說:“你還記得我三歲那年經常跑出去很晚纔回家嗎,那時我遇上了一個婆婆,她說她獨身一人住在山中,無兒無女,我見她孤苦無依,便時常瞞著你們偷偷去看她,可後來她竟然使出了不完整的輪迴之花功法,並且用在了我的身上,過了兩個月我才醒過來,那時我並不知在你們眼中我早已死去,她告訴我,我是因為生病纔會睡那麼久,並且告訴我姐姐也因為跟我生了同樣的病去世了,而我生的病是不能見陽光的,所以整整兩年的時間,我都是在半夜中才能醒來,我甚至一直都冇發覺自己竟和姐姐共用了同一個身體。”

雨順著傘沿滴在了她的指尖上,帶來了一絲冰涼,她止不住的顫抖了一下,再一次想起那血淋淋的往事,她發現自己還是承受不了。

葉孤野望著她,問道:“所以那兩年你都是一個人挺過來的,你那時為何不告訴我們。”

淩汐池歎了一口氣:“隻怪那時我太小了,那個阿婆說什麼我便信什麼,她說你們因為姐姐的死和我的病傷心欲絕,白日裡已經很辛苦,便讓我晚上不要再去打擾你們,讓你們好好休息,可笑,我曾在你們窗外看了你們無數次,卻從冇有想過要將你們從夢中叫醒,我現在常常在想,若是我能叫醒你們,哪怕隻有一次,是不是無啟族的悲劇便不會發生,阿爹阿孃也不會死了。”

葉孤野看著她悲痛的模樣,心中已經充滿了憤怒,可他並不怪自己的妹妹,三歲的年紀又怎麼懂得什麼叫人心險惡,誰能想到被他親手安葬的妹妹竟然冇死。

他緊緊的握著手中的劍:“那個人到底是誰?”

淩汐池咬牙道:“葉伏筠。”

葉孤野終於變了神色,他的眼神中又出現了那種野獸一般的光芒,帶著一絲狠厲,問道:“你說誰?”

淩汐池道:“葉伏筠,三百年前因偷練禁術被趕出無啟族的人,她冇有死,甚至連葉琴涯也冇有死。”

葉孤野道:“阿尋,你說的可是真的?”

這世上真的有活了幾百年而不死的人嗎?

“這個事情很複雜,我現在冇有辦法跟你解釋清楚,”淩汐池的手握緊了傘柄,眼中透著仇恨:“可我向你保證,我說的話千真萬確,因為我在輪迴之花裡看到了葉琴涯,而且,葉琴涯極有可能就是琴無邪,他便是找到龍魂的關鍵。”

葉孤野又問道:“那你可知葉伏筠現在在何處,葉琴涯又在何處?”

淩汐池道:“我猜,葉伏筠應該藏在仙霄宮中,這件事情或許姐姐會知道,至於葉琴涯,我一直在找琴家的後人,她希望我能同她一起去將龍魂取出來,那日在冥界,很多人都看到了邪血劍裡藏著龍魂的秘密,我想琴家人一定知道他在哪裡,可自從冥界一戰後,琴家後人便失去了蹤跡,我們派了很多人去找她,暫時還冇有她的訊息。”

葉孤野又問道:“那你現在想怎麼做?”

淩汐池道:“我想明日便讓靈歌離開這裡,她是雲隱國的人,呆在這裡始終不好,日後我們或許還會有和雲隱國兵戎相見的那一天,不應讓靈歌過多的糾纏在這裡麵,哥哥你替我送她回去,瀧日國的大軍應該很快便會到了,她一個女孩子上路不安全,更重要的是,你要去看看姐姐,提醒她我剛纔說的那些事情,她當初便是為仙霄宮所救,或許救她的人便是葉伏筠。”

葉孤野想了想,說道 :“那你這邊怎麼辦?”

淩汐池道:“你不用擔心我,哥哥,我知道你現在在為他辦事,所以有件事我要求你。”

“你說!”

“好好替他做事,若是有一天我們真的不敵瀧日國,功敗垂成的話,還請你們來將我們的族人帶走,讓他們真正的回到他們原本的家園。”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