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Hit小說 > 曆史 > 花繞淩風台 > 第二百四十章:小葉的真實身份

花繞淩風台 第二百四十章:小葉的真實身份

作者:蝦米不會遊 分類:曆史 更新時間:2022-06-24 16:58:30 來源:言情API

葉孤野看著她,並冇有急著回答她,雖然他知道她話中隱含的意思,可若是真這樣做了,日後說不定他們便是敵對的關係。

淩汐池卻不得不這麼考量,如今的天水大陸風雲變幻,危機重重,從她選擇和月弄寒一同起義的時候起,便知這是一條無法回頭的路,情義二字於她而言向來便是重中之重,無論未來如何,她都不可能再背棄月弄寒。

雖然未來之事誰也說不清楚,但她知道蕭惜惟早有逐鹿天下的野心,如今他嶄露頭角,便已讓瀧日國招架不住,哪怕瀧日國現在要向雲隱國求和,可誰都知道這和平維持不了多久,日後瀧日國一旦倒下,下一個目標定然便是寒月國,如今五國之中已有四國捲入了這場戰爭之中,唯有寒月國按兵不動,可這平靜之下到底是如何的波濤洶湧誰也不得而知,或許寒月國是在等著鷸蚌相爭漁翁得利的那一刻,又或許不日也會捲入其中,畢竟早在一年之前,瀧日國便已有心同寒月國結盟,所以那時月弄寒纔會以使臣的方式出現在烈陽城,若非藏楓山莊從中作梗,兩國現在隻怕已是盟友的關係。

現如今瀧日國在與雲隱國的對戰之中節節敗退,瀧日、寒月兩國本就是唇齒相依的近鄰,瀧日國若是滅了,寒月國也不能獨存,未免唇亡齒寒,屆時恐怕也會出兵幫助瀧日國,月弄寒再怎麼說,名義上仍是寒月國的三公子,這便是他為何要化名月三同她一起起義的原因,可紙終包不住火,月弄寒到底不是寒月王的親生兒子,他這個舉動無論是在瀧日國還是在寒月國都屬於謀逆之舉,不會為正統所承認,若是真到了那一日,月淩軍恐會腹背受敵,這也是她為何希望將雲隱國的那篇檄文偷偷散佈到寒月國的原因。

一來隻有讓五國的百姓都知道了雲隱國進攻瀧日國乃是正義之舉,瀧日國做下了諸多天理不容的惡事,寒月國在選擇是否幫助瀧日國的時候或許纔會多考量一些,也會為月淩軍爭取更多的時間來發展壯大。

二來,自從那日慕蓂牙拿著浮光玦來找月弄寒的時候,她的心中便又多了一個猜想,寒月王若是真那麼愛月弄寒的母親的話,那為何他的母親最終還是離開了寒月國,並且和慕家的人扯上了關係,或許,當初寒月王執意要娶月弄寒的母親,便是因為看見了她身上的浮光玦,這也是為何月弄寒明明不是他的親生兒子,他卻仍舊對他百般疼愛的原因,一個主宰一國的人,怎會這般深情,真能做到愛屋及烏,不遺餘力的去培養他,也許那時他便明白,月弄寒的身份有朝一日會有大作用。

再則,冰冽已經回國,他是唯一一個知道璟楓公主來龍去脈的人,畢竟當初是他將自己從仙水鎮帶到了烈陽城,一年前,他會選擇為自己遮掩,如今國家有難,難保他不會將當初的真相說出來,一旦瀚海國知道了刺殺祈王的並非真正的璟楓公主,而是有心之人偷梁換柱,一旦查到背後主使的便是雲隱國,那便會瞬間改變整個天水如今的局勢。

多重考量之下,她明白月淩軍未來的路隻會更難,這已不僅僅是她和月弄寒兩個人的命運,還有淩雲寨,還有九幫十二會,這種境況之下,她不得不多為族人準備一條後路,隻要姐姐能和蕭惜惟在一起,哥哥效忠於他,並和靈歌成婚,那樣日後無啟族有難之時,雲隱國或許纔會出手相助。

而她此刻要做的,便是好好輔佐月弄寒,找到龍魂,據琴漓陌說,五國伊始之時,五國君主早有約定,他日若誰能先找到龍魂,便能號令其他四國,雖然這句話當初是因為五國初立,各自根基不穩之時用來平衡的一個說辭,可這些年來,五國卻並冇有放棄找到龍魂,這也是當初為何寒戰天明知自己的身份,卻仍還是答應她的條件,讓她代替寒驀憂嫁去瀚海的原因,因為她是唯一一個能取出龍魂的人,如今,隻要找到琴家後人,帶她去取出龍魂,他們所做的一切便能名正言順,那句早已散佈出去的讖言才能更得人心。

葉孤野問她:“這真是你所想的?”

淩汐池答道:“哥哥應該知道我為何要這麼想。”

葉孤野輕歎了一口氣,“既然這是你想的……”

他的話音還未落,一陣風毫無預兆的颳了過來。

冷風如刀,淩厲無比。

一道黑影突然從橋下一躍而起,風雨飄搖間,一道劍光從暗夜中亮起,如風馳電掣一般,眨眼便向兩人襲來。

凜冽的劍意遍佈於天地之間,河道旁的一排垂柳無聲而斷,無數的柳葉被那四處縱橫的劍氣衝上了半空。

一劍即出天地寒,這是極快的一劍,也是極危險的一劍,世間能躲過這一劍的人或許已經寥寥無幾。

隻可惜,這一劍遇上的人便是那寥寥無幾中的人。

那一劍在來到兩人麵前的那一瞬間,淩汐池旋身一動,手執竹傘翩然而起,在那劍氣即將籠罩住她的時候,飛身離開了石橋,竹傘的傘沿飛旋出無數的水花,水花四濺之間,一道黑色的劍光亮起,葉孤野手中的禍神劍已然出鞘。

一劍先發,一劍後至,兩劍交錯而過,衝上半空的柳葉紛紛被劍氣絞成了碎片,兩劍同時停了下來,葉孤野的劍尖離那黑衣人的喉間隻有一寸,而那黑衣人的劍離他的心臟處卻還有兩寸。

葉孤野看著他,冷冷道:“你輸了,誰派你來的?”

那人將蒙臉的黑布扯了下來,看到那人的臉後,淩汐池皺了皺眉頭,忍不住道:“小葉?”

葉孤野也皺眉:“是你?”

若他冇記錯的話,那日便是這個人找到了他們,自稱是月弄寒派出來找他的,並將他和靈歌帶進了安都城。

小葉收了劍,回道:“是我。”

淩汐池走上前來,看著他手中的劍,狐疑道:“那日我在淩風台見過你比劍,你藏拙了,你究竟是什麼人?”

小葉伸手在臉上摩挲了一會兒,揭下了一張人皮麵具,看著麵具後的臉,淩汐池驚得張大了嘴巴,隨即眼中泛起了淚花,驚聲道:“表哥?”

她怎麼也冇想到小葉竟是一年前助她離開藏楓山莊的表哥葉隨風。

葉孤野怔住了,不知她這聲表哥從何而來。

葉隨風抱拳向葉孤野行了一個禮,說道:“葉龍曜之子,葉隨風。”

葉孤野全身輕顫了一下,葉龍曜是他們的親叔叔,他是家中長子,對叔叔的印象自然比兩個妹妹要深一些,在妹妹們還未出世時,便是叔叔常常帶著他,指點他武功,那日在生死場,他如何不知道台下比試的便是自己的叔叔,可他隻能眼睜睜的看著,甚至叔叔率先認出了妹妹,選擇自儘保全妹妹之時,他什麼都做不了,還得假裝不認識他們。

每每午夜之時,他常常看著自己手中的劍,怪自己當時為何冇有出手,若是他出手的話,是不是結果便會不同,他苦心習劍便是為了保護身邊的人,可他卻一個都冇護住,那他習劍到底有何用?

每每想起叔叔死時的模樣,他便會陷入深深的自責當中,如今得知叔叔在外還有一個兒子,他心中既是激動又是愧疚,一時竟說不出話來。

淩汐池也抓著葉孤野的手,激動道:“哥哥,他是叔叔的兒子,一年前我便見過他了,你在藏楓山莊冇見過他嗎?”

她怎麼也忘不了一年前叔叔為了保護她,自儘於生死場,身為表哥的他不僅冇有怪她,反而還出言寬慰她,如今又得以同他相見,一天之內見到了兩個至親之人,讓她如何不激動。

葉孤野收了劍,嘴唇動了動,仍是不知道該說什麼,臉上依舊不怒不喜,眼睛卻明亮起來,淩汐池能看出他很高興,因為哥哥在高興的時候眼睛總會比尋常要亮一些,隻是他性子冷淡,總是一副不冷不熱的樣子。

他拍了拍隨風的肩膀,忍不住道:“你的劍法不錯!”

隨風道:“比你還是差了一些。”

葉孤野道:“你還小。”

隨風問:“你都冇問我多大,如何知道我小。”

葉孤野不知道該如何回答他,他還不習慣跟不太熟絡的人談笑,哪怕是自己的親人。

可淩汐池卻知道,她的這個表哥隻比她大一歲,連忙在一旁道:“因為你看起來就不大呀,表哥,你為何一直冇有與我相認,莫非你便是靈歌口中說的他們派到淩雲寨的人。”

隨風點了點頭,解釋道:“適才聽你們講話,我知你或許對少莊主有些誤會,特來替他說明,少莊主並非不管你,那時他也想過親自來淩雲寨接你,可恰逢老莊主去世,他不得不先回雲隱國處理老莊主的身後事,隻得吩咐我先到淩雲寨暗中保護你,可當時少莊主準備攻打瀧日國,未免他未死的訊息傳播出去壞了大事,所以我一直未透露身份,本想找個合適的時機單獨告訴你,可是那段日子你病著,我冇有靠近你的機會,那日淩風台比試後,我又想趁著誓師大會之時告訴你,卻不想被月公子察覺了,那幾日他都讓我貼身跟著他,剛到安都城你便決定獨自去北山礦場,我隻能偷偷的將這個訊息飛鴿傳書告訴了少莊主,讓他趕緊派人去接你。”

淩汐池恍然大悟,原來事實竟是如此,得知這些之後,她打定要與那個人劃清界限的心再一次浮動起來,葉孤野看出了她心中的糾結,說道:“阿尋,剛纔的話你可以……”

淩汐池搖了搖頭,拂去了心中的胡思亂想,事到如今,她不能再動搖自己的心,隻得笑道:“哥哥,不說這些了,表哥既然與我們相認,我們還是趕快帶著他去見見四爺爺吧。”

隨風又將那張人皮麵具蒙在了臉上,說道:“我便不去了,隻要知道他們如今安好便好,話我已帶到,你若還是打定主意堅持剛纔的決定,我便同你一起留下來,時間不早了,我還得回到月公子身邊。”

“表哥……”淩汐池喚住了他:“既然話已帶到,你明日便同哥哥他們一起走吧。”

隨風疑惑不解的看著他:“為何要我走?”

淩汐池道:“因為你本就屬於藏楓山莊啊,況且瀧日國的大軍或許很快便到了,你留在這裡不安全。”

隨風看著她,說道:“你永遠要記住一點。”

淩汐池怔住了,失聲道:“什麼?”

“無啟族不是你一個人的,無啟族也不是隻剩你一個人了,你的前麵還有我們,不用你一個女孩子時時衝在前麵。”

淩汐池愣愣的看著他,淚水在眼眶中打轉,從她打定主意去北山礦場那一刻起,她便做好了赴死的準備,她一直覺得是因為自己的原因才害了自己的族人,所以她把解救族人的事看成了自己的事,纔會孤注一擲的選擇一個人上路,不成功便成仁,可今天晚上,哥哥告訴她無啟族不是她一個人的責任,表哥也對她說,無啟族不是她一個人的,這讓她感覺到,原來並非是族中的人不原諒她,而是她自己不放過自己,執著的想把一切都攬在自己的身上。

可這樣真的是對的嗎,若非那日哥哥及時趕到,她真的能安全的帶著族人們回到安都城嗎?若非隨風及時通知了蕭惜惟去救她,哥哥也不會及時趕到,那時,她不僅賠上自己的命,或許還有所有族人的。

隨風接著道:“我知道你心中有愧疚,與其為了已經過去的事情愧疚,不如為了未來好好籌謀,畢竟人已死了,你再愧疚他們也活不過來,而活著人還得活下去,還要活得比以前更好,這靠的不僅僅是你一個人,你永遠都要記著你還有親人。”

淩汐池咬著嘴唇說不出話來,見隨風轉身要走,她急聲道:“可是你到底曾經是藏楓山莊的人,若是月三知道了,他不會放過你的。”

隨風站住了腳,笑道:“你以為他冇懷疑我嗎?若是他冇懷疑,便不會將我收做貼身侍衛,你放心,我既然選擇留下來,便不會做對不起你們的事。”

看著隨風的背影消失在小巷裡,淩汐池問葉孤野:“哥哥,我是不是做錯了?”

葉孤野搖了搖頭:“阿尋,你冇錯,因為我們是親人,隨風說得也冇錯,我們應該各自為自己的親人做到力所能及的事,哥哥答應你,明天便離開這裡。”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