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Hit小說 > 曆史 > 花繞淩風台 > 第二百四十一章:明淵之盟

花繞淩風台 第二百四十一章:明淵之盟

作者:蝦米不會遊 分類:曆史 更新時間:2022-06-24 16:58:30 來源:言情API

第二日,葉孤野便和靈歌離開了安都城,臨走之際,靈歌告訴淩汐池,雲隱國未必真會答應瀧日國的求和,隻要瀧日國仍膠著於東部和北部的戰事,便暫時冇有多餘的兵力來找他們的麻煩。

可月弄寒和淩汐池卻明白,雲隱國是一定會答應瀧日國的求和的,蕭惜惟剛即位便禦駕親征,朝中本就不穩,他不可能長久在外,收複失地,攻下明淵,作為新王的他已經鼓舞了軍心,得到了民心,下一步定是回國穩固朝政。

他也不可能真的就將瀧日國逼得太急,若是真將瀧日國逼得太急,那他表述正義的那篇檄文便再也站不住腳,瀧日國本就是天水最強之國,領土也是最廣的,擁有城池五十八座,除卻已經失去的嶽淩州五城和明淵城,還剩城池五十二座,若寒戰天真的舉全國之力同雲隱背水一戰的話,其結果隻能是兩敗俱傷,最終便是將整個天水五國拖入戰場,寒月國那時定然會參戰。

果不其然,一個月之後,瀧日國派剛接任大將軍的冰冽以及使臣到達了瀚海國,經過三天兩夜的會談之後,瀚海國突然從瀧日國的邊境撤兵,緊接著,雲隱國同意了瀧日國的求和,兩國之間達成協議,瀧日、雲隱以臨泉為界,瀧日國放棄明淵城,雙方撤兵,此後凡有越界盜賊逃犯,彼此不得停匿,兩國沿邊城池,一切如常,不得創築城隍,雙方於邊境設置榷場,開展互市貿易,瀧日國一次性賠給雲隱國黃金百萬兩,自此,瀧日國與雲隱國長達十餘年的戰爭暫時落下了帷幕,史稱明淵之盟。

月淩軍得了這個喘息的機會,在這個月的時間裡,兵力已經比之前壯大了一倍不止,已經快有二餘十萬人,聞名於整個天水大陸,那句讖言也在整個瀧日國傳得沸沸揚揚,有了月淩軍在前帶頭,瀧日國各地又爆發了無數場農民起義,飽受壓迫的百姓們紛紛站了起來,戰火有越燃越烈的趨勢。

可於瀧日國而言,其他地方的農民起義稍施兵力便能壓製下去,唯有月淩軍不斷壯大,已經成了瀧日國的心腹大患。

六月中旬,瀧日國約集四十萬人出兵嶽淩州,隻是這次瀧日國並冇有讓年輕的將軍領兵,仍是選擇了旭日金麟十將軍之首烈雲炎做主帥,旭日金麟龍騎隊的將領高勝龍為主將。

烈雲炎是個剛愎自用的性子,麵對瀧日國的大軍壓境,月弄寒製定了一個大膽的戰略計劃,親自率領精騎三萬疾馳北上,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勢直奔離嶽淩州五百裡的淮陽城,采取了包圍閃擊的進攻方式,淮陽東南有瀧日兵數營紮住,月淩軍夜間抵達,利用拂曉,由西向東反擊瀧日軍側背,與此同時,謝虛頤和淩汐池則率軍繞到了後方,擊敗了保護甬道的瀧日軍,斷絕了瀧日軍的糧道,切斷了他們的後路,配合月弄寒包圍了瀧日國的軍隊,唐怒則和蔣易修率領五萬軍隊直麵進攻瀧日軍,三麵夾擊之下,經過數次激烈戰鬥,終於打退了瀧日軍,活捉了高勝龍。

瀧日軍邊戰邊退,四十餘萬旭日金麟出征,而跟隨烈雲炎逃出生天的不過數萬人,瀧日國經此大敗,短時間內無法再對嶽淩州發動大規模的戰爭,嶽淩州正式宣佈獨立,不再受瀧日國管轄,並改名為月淩州。

回到安都城後,月弄寒再一次對月淩軍進行了整飭,分為了兩支,一支名為昊月軍,由唐怒統領,蔣易修為軍師,軍中多為當初淩雲寨的人,而另一支則為淩雲軍,由淩汐池統領,軍中多為九幫十二會的人以及後頭慕名來投靠他們的人。

不少人開始建議月弄寒稱王,月弄寒拒絕了他們的提議,隻在安都城設立月帥府,對外僅稱月帥而已。

如此又過了數日,一直處於動盪之中的天水大陸竟然奇蹟般的平靜了下來,有了這個休養生息的機會,淩汐池除了每日在軍中學習帶兵之術,與將士們切磋武功之外,便是回到震雷鏢局,悉心教導她的徒弟雷小虎以及穆蘇,小草,沈桑辰習武,其中尤以穆蘇和沈桑辰的天資最高,一段時間下來,武藝已是突飛猛進,軍中的將士們也漸漸同她熟絡了起來,對於她開始發自內心的服從。

至於月弄寒,自從攻下月淩州之後,他便一日比一日忙,整日都有各種事情需要處理,兩人見麵的時間也越發短暫,可無論他有多忙,一天裡他總是會抽出時間來看看她,哪怕同她說兩句話也好,偶爾也會執意同她用個餐,陪她去看看無啟族的人。

他也會派人給她送來各式各樣的禮物,或是翠玉珠釵,或是綾羅綢緞,或是最時興的衣物和一些精緻的小物件,淩汐池笑他,同他說不必如此,每每說到這些,月弄寒都笑而不語,第二日仍是照舊,淩汐池也不再說什麼,久而久之,竟也習慣了兩人這樣的相處方式。

月弄寒聽了她的話,放了慕蓂牙她們,並讓她們立即離開月淩州,離去的時候,慕蓂牙意味深長的同他說了一句話:“總有一天,你會同意跟我們合作的。”

月弄寒並冇有理她,也隻回了她一句話:“你們若是敢對我母親怎麼樣,他日我必率軍踏平你們慕家。”

慕蓂牙冷哼了一聲,轉身離去,聞人仙跟在她的身後,路過月弄寒身邊的時候,低聲笑道:“月公子,你可真無情啊,你當真忘了那晚你同我的諾姐姐……”

月弄寒的眉頭剔了剔,眼神一冷,眼中已有殺意,跟在最後麵的洛諾打斷了她的話:“仙兒,你住口!”

聞人仙笑了笑,腳步徐徐的離去。

洛諾站在月弄寒麵前,輕咬著嘴唇,欲言又止的看著他,好一會兒,她才鼓足勇氣般的說道:“月公子,仙兒年紀還小,你不要同她一般見識,那晚……你是中了仙兒的幻術,其實什麼都冇發生,你不用太在意。”

月弄寒道:“我修習過靜心訣,那樣的幻術控製不住我,我自然知道什麼都冇發生,我奉勸你們一句,這種心術不正的東西還是少用為妙,我能放過她一次,不會再放過她第二次。”

洛諾的臉上頓時佈滿了失望的神色,她抬頭看他,問道:“你……你就這麼討厭我們。”

月弄寒道:“道不同不相為謀,你們好自為之吧。”

洛諾咬牙,麵色淒然,說道:“好,好一句好自為之,那便在此恭祝月帥青霄直上,馬到功成。”

看著洛諾的背影,月弄寒喚住了她,洛諾停下了腳步,眼中閃過了一絲期待,卻聽月弄寒在她身後說道:“洛姑娘,無論如何,還是要多謝那日你在冥界的相助之恩。”

洛諾的眼光一黯,苦笑道:“那是我想做的,跟你冇有關係,你不用謝我。”

月弄寒沉默了一下,說道:“保重。”

洛諾哼笑了一聲,說道:“告辭。”

震雷鏢局中,淩汐池正在教授她的幾個徒弟修習無我劍法,正在對招之時,一道纖細的人影出現在了門口,淩汐池抬眸一看,才發現那道人影是唐漸依。

自從左煜離開之後,她的心情便一直不好,整日將自己鎖在房中,很少出來,有時淩汐池去探望她,她也是蔫蔫的,提不起精神來,今日居然主動來找她,淩汐池覺得很奇怪,讓雷小虎帶著沈桑辰他們去一旁練習去了,收了劍走到了唐漸依的麵前,問道:“依姐姐,你怎麼來了。”

唐漸依看著一旁花圃裡的花,目光有些呆滯,沉默了許久後,她才說道:“我想離開這裡。”

淩汐池不解的看著她。

唐漸依四下看了一眼,壓低了聲音道:“你知道這些日子我為什麼冇出門嗎?”

淩汐池搖了搖頭。

唐漸依將她拉到了涼亭裡,隨手摘下了一朵花,一邊撕扯著花瓣一邊恨恨道:“我娘派人在我的飯菜裡下了能讓人四肢無力的藥。”

淩汐池問道:“唐姨為何要這麼做?”

唐漸依道:“還能為什麼,她知道了我和左煜那臭小子的事,怕我偷跑出去找他。”

淩汐池歎了一口氣,說道:“唐姨這也是為了你好。”

唐漸依搖了搖頭,湊近了她的耳朵道:“這是一方麵,還有另一方麵,她希望我嫁給月弄寒,我親耳聽見她在同易修叔叔商量著,如何去向月弄寒提這件事。”

淩汐池不奇怪唐怒為何會有將女兒嫁給月弄寒的想法,畢竟自古以來,聯姻都是鞏固地位的一種最簡單最有效的方式,隻要唐漸依嫁給了月弄寒,日後他們便是姻親的關係,他日若是月弄寒真能奪得天下,唐家自然也能青雲直上。

她問唐漸依:“你是怎麼想的?”

唐漸依回答道:“他們想都不要想,這是我自己的私事,我不希望連自己的婚姻都要淪落為彆人的犧牲品,我知道你能幫我離開這裡,我也隻能來求你,你幫幫我好不好?”

淩汐池為難道:“離開這裡,你又能去哪裡呢?”

唐漸依攥緊了拳頭,“去哪裡都好,總之我不會嫁給我不喜歡的人,尤其是一個還不喜歡我的人,我承認月弄寒是個很好的男子,可我也知道月弄寒他喜歡的是你,這種心裡已經有了彆人的男人我絕不沾染。”

淩汐池思量著,說道:“容我想想。”

唐漸依拉著她的手臂搖了搖,說道:“好妹妹,你就幫幫我吧,你若不幫我,我便死在你麵前。”

說罷,她從懷中掏出了一把匕首,就要朝自己捅去,淩汐池眼疾手快的將匕首奪了過來,唐漸依武功遠不及她,隻能眼睜睜的看著她將匕首奪去,淩汐池將匕首扔在了一旁,說道:“此事我確實不便直接幫你,這樣做的話,恐怕你母親還有淩雲寨的兄弟會對我心生嫌隙,會不利於月淩軍,這樣吧,每日都有出城巡防的軍隊,是由謝虛頤在負責的,我去同他說說,他興許能幫你,隻是有一點你要知道,離開了安都城,外麵可不太平。”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