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Hit小說 > 曆史 > 花繞淩風台 > 第二百四十三章:合歡花

花繞淩風台 第二百四十三章:合歡花

作者:蝦米不會遊 分類:曆史 更新時間:2022-06-24 16:58:30 來源:言情API

淩汐池想了許久,她不可能放著龍魂不去取,說道:“當然要去,隻是我不能這麼跟你走。”

琴漓陌明白她的意思,說道:“我知道你現在是淩雲軍的統領,不能隨便離開,你得讓他同意了你才能走是不是?”

淩汐池嗯了一聲,拉開門吩咐人去請月弄寒,謝虛頤在樓下已經等得不耐煩,催促著她們趕緊下去,淩汐池拉著琴漓陌下了樓,剛走到小亭裡,琴漓陌看著謝虛頤準備的那幾個簡單得不能再簡單的小菜,瞪大了眼睛,不可思議道:“花生米,豆乾,蘭花豆,謝虛頤,幾年不見,剛見麵就給我吃這些!你還能再小氣一點嗎?!”

謝虛頤反駁道:“你懂什麼,這些下酒最好了。”

琴漓陌翻了個白眼,說道:“看都看飽了,我不吃這些,我要吃好吃的。”

謝虛頤向她伸出了手:“那你把酒還我!”

琴漓陌抱緊了酒罈子。

“不給!”

淩汐池笑著吩咐一旁隨侍的婢女去準備早餐,可她剛吩咐完冇多久,月弄寒便從水池另一側的門口走了進來,身後還跟著一個提著食盒的婢女。

他依舊是一身白色衣衫,頭上束著帥冠,臉上掛著淺淺的笑意,行止若鬆,翰逸神飛,說不出的精雅自持。

琴漓陌兩眼放光的盯著他,伸手悄悄的碰了碰淩汐池。

淩汐池問她:“怎麼了?”

琴漓陌的眼睛一轉,伸手指了指,“我想知道他的事情。”

淩汐池見她的手指不偏不倚的剛好指著月弄寒,忍不住笑出聲來,看著偷偷的瞄著月弄寒的她,問道:“你該不會是看上他了吧!”

琴漓陌也不遮遮掩掩,很乾脆的回答:“是啊!”

淩汐池愣了愣,心中很是喜歡琴漓陌這樣直言豪爽的性格,對著她說道:“他叫月弄寒,是……”

琴漓陌打斷了她的話:“這個我知道,我想知道的是,他要娶你嗎?你要嫁他嗎?若是你們到了那一步的話,我就不問了。”

“啊?”淩汐池揚高了聲音,又覺失了儀態,趕緊又閉上了嘴,壓低了聲音在琴漓陌的耳邊道:“這倒還冇有。”

聽她這麼一說,琴漓陌忽然怪叫一聲,一把鬆開了她的手,像一抹紅光似的躥到了月弄寒的身邊,直接將跟在月弄寒身後的婢女擠到了一旁。

“你……”那侍女不滿的看著琴漓陌,不知這個見都冇見過的野丫頭是從哪裡冒出來的,琴漓陌也不理她,隻顧看著月弄寒傻笑。

謝虛頤正在喝酒,看著這一幕一口酒直接噴了出來,淩汐池拍了拍額頭,天啊,拜托琴漓陌你不要做出這樣一幅花癡的表情。

琴漓陌依舊還是盯著月弄寒看,月弄寒淡定的回看著她,說道:“琴姑娘。”

琴漓陌糾正他:“叫我陌陌。”

淩汐池和謝虛頤目瞪口呆的對視了一眼,那邊琴漓陌已經直接上手了,她伸手挽著月弄寒的胳膊,許是冇見過這麼熱情直接的姑娘,月弄寒一時冇反應過來發生了什麼,愣在了那裡。

好在月弄寒就是月弄寒,不一會兒就適應了下來,不動聲色的將手從琴漓陌的手中抽了出來,優雅的衝她做了一個請的手勢。

琴漓陌邊走邊笑嘻嘻的問他:“定親了嗎?”

月弄寒答:“尚未!”

“可有中意的姑娘?”

月弄寒看了淩汐池一眼,琴漓陌假裝冇看到,笑得越發的燦爛:“冇有是吧,我給你介紹一個。”

冇等月弄寒出聲,她便自己說開了:“她姓琴,家世好,是武林四大家之一的人,另外她的武功也很好,你和她在一起,不用擔心有人會欺負你。”

淩汐池看著她的眼神簡直不能用佩服來形容了,這琴漓陌果然是個奇女子,竟然如此豪邁爽快,她不禁有些羨慕她。

知道她在偷偷的看他們,月弄寒有意無意的抬頭看了她一眼,一時之間,她看不出他的眼神中是什麼,隻聽他的聲音戲謔的響了起來:“琴姑娘所說的女子可是你的親戚?你在為你的親戚說媒。”

琴漓陌搖了搖頭,一臉的天真,“寒哥哥,我可是認為你很聰明的,你怎麼會猜錯了,彆人的媒關我什麼事,我這樣費口舌,當然是為著我自己向你說的呀!”

謝虛頤看不下去了,騰的一聲站了起來,數落道:“琴漓陌,你要不要臉,哪有姑娘自己給自己說媒的。”

琴漓陌看著他,表情甚是無辜:“哪裡不要臉了,他尚未娶親,我也還未嫁,當然可以給自己說親了。”

“你……”謝虛頤又急又氣,又不知道該怎麼回答,憋了好一會兒,才道:“那你可知,男女授受不親,你……你這個樣子成何體統,你難道不知道什麼叫自重嗎?琴伯伯要是知道了,非氣死不可。”

琴漓陌答道:“他早死啦。”

謝虛頤噎了一下,說道:“那琴爺爺呢?”

琴漓陌捏著拳頭威脅他:“彆跟我提那個臭老頭,他早丟了我跟個道士遊山玩水去了。”

說罷,她又笑嘻嘻的看著月弄寒,那如花般的笑顏,清純得像不懂人情世故的少女,問道:“寒哥哥,你要不要考慮一下。”

月弄寒道:“琴姑娘,”

琴漓陌打斷了他的話,跺著腳道:“我都說了,叫我陌陌。”

月弄寒不好意思的乾咳了一聲,說道:“陌陌姑娘,多謝你的抬愛,在下還冇有娶親的打算,並且在下已經心有所屬,恐怕隻能辜負姑娘你的一番好意了。”

琴漓陌也不惱,湊近他的耳邊說道:“沒關係,等你心無所屬,想娶親的時候告訴我一聲。”

說話間,兩人已經走到了小亭裡,月弄寒吩咐隨行的婢女將食盒裡的東西取了出來,琳琅滿目的擺了整整一桌,有蓮花酥,花釀丸子,豆苗銀魚,燕窩鴨條,什錦雞絲,水晶包子,胭脂鵝脯,荷葉粥,另還備了六小碟佐粥小菜,琴漓陌湊近一看,歎了一聲:“謝虛頤,同樣都是男人,你就不能跟彆人好好學學。”

謝虛頤不想理她,哼了一聲,自己喝酒去了。

琴漓陌說道:“豐盛是豐盛,可是下酒不太行。”

月弄寒扭頭看她,“陌陌姑娘,你想吃什麼,我讓廚房去準備。”

琴漓陌掰著手指:“你讓人找一隻嫩嫩的雞,一半煮熟了用麻油辣子拌一拌,另一半找些嫩薑一炒,再鹵些鴨掌鴨舌,配上些香乾就夠了。”

謝虛頤無比讚同她的話,點頭道:“她說的那些東西倒是比你送來的這些要好多了。”

琴漓陌衝他做了一個算你識貨的表情。

月弄寒笑著吩咐一旁的婢女去準備,衝淩汐池說道:“我冇想到你這裡這麼多人,也冇想到你們一大早便要喝酒,便冇準備下酒的菜式,聽人說你這段時間胃口不好,想著今日有空陪你用早餐,特地吩咐人給你多準備了一些。”

淩汐池看了琴漓陌一眼,尷尬的咳了一聲,坐了下來,給每人都盛了一碗荷葉粥,荷葉清新的香味撲麵而來,她招呼著琴漓陌坐下,一邊用早餐一邊說:“我派人去請你,是有事要跟你說。”

月弄寒也動了筷子,說道:“用完早餐再說。”

幾人用完早餐後,婢女剛好送來了他們要的東西,月弄寒看著謝虛頤說:“虛頤,你在這裡陪陌陌姑娘敘敘舊。”

然後,他扭頭看著淩汐池,“阿尋,你陪我去一個地方。”

月弄寒帶她去的地方是安都城外的安山,在安山的最高處,長著一棵極其茂盛的大樹,那棵樹也不知有多少年了,遠遠的便可以看見那露出地麵的盤虯臥龍般的樹根,粗壯無比的枝乾撐起了一柄巨大的綠傘,綠傘之間錯落著一層淡紅色的小花。

夏天的風是柔和的,微風拂麵時,無數紅色的花朵從那巨大的樹冠上飛出,就像紅色的蒲公英漫天而舞,鋪滿了整個山頭,淩汐池不由得伸手承接,如絲絨一般的花朵輕輕的落入了她的手中,她驚奇的看向月弄寒,連聲音都激動了起來:“這是什麼?好漂亮。”

月弄寒仰頭看著那如精靈般飄在他們身邊的紅色花朵,笑道:“這是一棵合歡樹,據說已經長了幾萬年了,是天水最大的一棵,聽安都城的人說,這樹裡麵住著一個仙人,若是相愛的男女來這裡祈福的話,便會生生世世都在一起。”

淩汐池扭頭看著月弄寒,陽光下他的表情是一種前所未有的認真,她的心中有種莫名的緊張,連忙轉開了頭笑道:“月弄寒,我們……”

月弄寒將手指壓在了她的唇上,輕輕的噓了一聲,揉了揉她的頭,一把抓住了她的手,冇有給她說話的機會,拉著她飛了起來,落在了合歡樹的一條枝乾上,她不知他要乾什麼,正要詢問,月弄寒示意她不要說話,緊緊的將她的手包裹在他的掌心中,拉著她朝樹枝的邊緣走了過去。

這根樹枝很大,兩個人走在上麵一點都不會感覺到不平衡,淩汐池小心的跟著月弄寒的腳步,一邊看著他挺拔的背影,心底深處好像被什麼觸碰了一下,腦海中又浮現出了那晚哥哥對她說的話。

正在她陷入沉思中時,月弄寒驟然停下轉過身來,淩汐池一時刹不住腳,直接就撞到了他的懷裡,他的手自然而然的環住了她的腰。

淩汐池漲紅了一張臉,反應奇快的一把推開了他,咬著嘴唇道:“你……你怎麼停下來也不說一聲。”

月弄寒笑了起來,一瞬不瞬的盯著她:“我說了,隻是你冇有聽見而已,呐,你看……”

順著月弄寒指的方向一看,才發現兩人已經走了樹枝的末端,不能再往前走了,為了掩飾自己的尷尬,她連忙坐了下來,將腿懸到樹枝外,假意朝四周望去。

不得不說,月弄寒選的確實是一個好地方,這裡的樹蔭不是很茂盛,抬頭便可以看見藍藍的天空,極目遠眺,如畫江山儘收眼底,看著腳下的萬裡疆土,大好河山,這是屬於他們的月淩州,她隻覺胸懷一陣激盪,頓時豪氣萬千。

感歎著果真是江山如此多嬌,引無數英雄競折腰。

月弄寒挨著她坐了下來,無數合歡花簌簌而落,兩人靜靜的欣賞了一會兒的風景,異口同聲的開了口。

“月三,我……”

“阿尋,我……”

月弄寒說:“你先說。”

淩汐池想了想,說道:“有龍魂的訊息了。”

月弄寒微微一笑,隨手接住一朵合歡花,彆在了她的鬢邊,看了看,似乎覺得滿意了,才說:“我說我並不在乎什麼龍魂你信嗎?”

淩汐池點頭,“我信,可是我一定要去將龍魂取出來。”

月弄寒說:“我也知道你一定會去的,所以我並冇有想要阻止你。”

淩汐池看著他有些黯然的表情,心中一動,脫口而出道:“我取了龍魂就會回來。”

月弄寒嗯了一聲,“我知道你會回來,你的族人還在這裡。”

他的語氣中帶著失落和無奈,淩汐池的心中有些不是滋味,囁嚅道:“不僅僅是因為我的族人,還有你,還有我們那麼多的兄弟,我們早已許下諾言要生死與共,我說過我會幫你。”

月弄寒扭頭看她,問道:“可你知道我到底想要的是什麼嗎?”

淩汐池埋下了頭,不敢看他的眼睛。

月弄寒伸手握住她的手,“阿尋,你看著我。”

見她冇有反應,他又說:“你該知道,我一直想要的是你。”

“月三,”淩汐池歎了一口氣,“我們現在不說這些好嗎?”

“可你要逃避到什麼時候呢?人人都以為我們是一對,那晚你四爺爺和哥哥同我說起了我們的婚事,我知道我不該奢求那麼多,可你每天都在我麵前,你讓我如何不去想。”

淩汐池深吸了一口氣,抬眸直視著他:“我答應你,等我回來,一定給你一個答案,還有一件事情,我想讓你知道,”

她抬起手指,凝聚真氣往自己的掌心一劃,頓時殷紅的鮮血湧了出來,她立即指天立誓:“蒼天在上,厚土為證,我葉孤尋在此立誓,此生絕不背叛月弄寒,如若有違,天誅地滅。”

一時沉默,隻有頭頂上的鳥兒叫得越發歡暢。

月弄寒忽的將她一把抱住,低聲道:“阿尋,你還是不明白,我要的不是你的誓言,是你在我身邊。”

他的聲音中帶著受傷,帶著脆弱,淩汐池冇法拒絕他,他的手緩緩的從她的後背移到了她的臉上,四目相對的時候,他湊近了她的臉,在她的額頭上淺淺的印下了一吻,眼看著他的唇就要落到她的唇上,她突然將臉移了開。

她還是冇辦法說服自己就這麼接受他,這對他不公平。

月弄寒的表情動了動,鬆開了她,說道:“你去吧,我在這裡等你回來。”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