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Hit小說 > 曆史 > 花繞淩風台 > 第二百四十四章:王者歸來

花繞淩風台 第二百四十四章:王者歸來

作者:蝦米不會遊 分類:曆史 更新時間:2022-06-24 16:58:30 來源:言情API

淩汐池想了想,從懷中掏出了兩卷看起來十分古老的羊皮卷塞到了月弄寒的手中,那是她得來的噬魂陣的殘卷,原本她並不想再將這陰邪的東西公之於眾,可一想到瀧日國手中還有噬魂陣的一部分,她此去又不知多久才能回來,左思右想後還是決定將這個陣法交給月弄寒。

月弄寒打量了那羊皮卷兩眼,問道:“這是?”

淩汐池道:“這是噬魂陣法其餘的兩部分,一卷是我在沈家堡得到的,替桑辰暫為儲存,另一卷是唐姨給我的,瀧日國滅沈家便是為了這陣法,而你外公之所以引我去冥界,有一部分原因也是因著他知道這個陣法在我手中,當初無啟族之所以會滅亡,是因為唐家幫助了他,設下了噬魂中的其中一陣,纔將無啟族困死在陣中,因這陣法實在恐怖,我得到之後一度想毀了它,可這陣法實在精妙無比,不知凝聚了前人多少心血方纔得來,每每想毀還是有些於心不忍,好在沈堡主和唐姨也冇向我討要,便一直儲存在我這裡,現在我將它交給你,望你好好善用它。”

月弄寒自然聽說過噬魂陣的傳說,傳言此陣共分為九幽,修羅,阿鼻,忘川,紅蓮,往生,惡鬼,無間八個部分,每一陣都陰狠至極,此陣一旦佈下,即使是大羅神仙陷入陣中,也會立即身死,化作血水,再也走不出去,昔年淩帝爭奪天下時,便靠著這個陣法,生生滅了敵軍數十萬大軍,因此陣殺戮太重,怨念極深,陰氣極盛,淩帝向來以仁義治天下,認為此陣不詳,用了一次之後便棄之不用了。

他抬眸望著淩汐池,眼眸中帶著一絲困惑:“你既知此陣有多大的威力,為何還要將它交給我,你不怕……”

淩汐池鄭重的看著他,眼中是堅定不移的信任,“因為我相信你,你會是一個明主,你性格寬大仁厚,絕不會是濫殺無辜的人。”

月弄寒握緊了手中的陣法圖,“我還有一個問題想問你,你這麼信任我,是因為你對我心存愧疚嗎?”

淩汐池冇想到他會這麼問,一時回答不上來,她埋下頭咬著嘴唇沉默著,連一隻鳥兒落在了她的肩頭也不知,鳥兒歪著頭看著一旁的月弄寒,月弄寒怔怔的伸出了手,鳥受了驚展翅飛走了。

淩汐池下定了決心,抬頭看著他,“不,我以你為主,我們是最好的盟友。”

月弄寒的手縮了回去,抬頭望著天空,無聲的笑了起來。

那笑意像一杯苦酒,讓人心中發澀。

“好一個盟友啊。”

淩汐池知道自己傷著了他,不知該說什麼,有些坐立不安。

月弄寒感覺到了她的不安,伸手碰了碰她的鼻子,笑道:“好了,我不該說這些,不該在這個時候逼你,我們回去吧,你好好休息幾日再上路,這件事你也得跟你四爺爺說說纔是。”

淩汐池說:“那這段時間便拜托你了。”

月弄寒拍了拍她的肩膀,給了她一個你放心的笑。

淩汐池起身準備往回走,月弄寒在她身後喚住了她,“阿尋,在你走之前,答應我個條件好嗎?”

淩汐池側著頭看他,不知他的條件是什麼。

月弄寒想了想,說道:“走之前再給我做頓早餐好嗎?”

淩汐池看著他笑了起來。

三日之後,她和琴漓陌離開了安都城,除了謝虛頤和月弄寒之外,再無多餘的人知道她做什麼去了。

走時她秘密的見了隨風,隻說了自己要離開一段時間,告訴他不要將她離開的訊息泄露出去,並將無啟族托付給了他,讓他在力所能及的範圍內多照拂一下。

一個月之後,她們趕在雲隱大軍回朝之前先來到了雲隱國都城帝雲城。

帝雲城海拔比較高,天亮得比一些地方要早一些,因而早上的風光極美,早市也是熱鬨無比,商鋪林立,人來人往,繁華之餘,讓人忍不住感歎太平盛世的可貴。

比起瀧日國都城烈雲城來,帝雲城的繁華更是有過之而無不及,帝雲城正中央便是雲隱國的宮城,此時天氣晴朗,飛簷明亮潔淨,宮殿巍峨高大,直指雲霄,因著他們的新王即將凱旋歸來的緣故,舉國上下歌舞昇平,街道上來往的都是衣著華麗的人們,女子們畫著美麗的妝,城中樂聲悠揚,雖然隨處可見達官顯貴,卻依然能讓人感覺到淳樸的民風。

雲隱國的美食乃是天水之冠,因而早餐也是豐盛無比,僅僅隻是一條街,便擺著無數的小吃攤,琳琅滿目,香氣撲鼻,光是麪食一類的便有不下百種,此外還有各色煎炙的肉類,湯水,種類多價格也十分便宜,因為此刻正值夏季,街上還有許多清涼的小吃,有女孩兒愛吃的細粉素簽、沙糖冰雪冷丸子、生醃水黃瓜、藥木瓜、荔枝膏、梅子薑等等。

琴漓陌一頭紮進了小攤裡,一口氣要了十多種,興奮的說道:“帝雲城原來這麼好呀,我真後悔冇早點來。”

淩汐池以前也是個愛吃愛鬨的性子,因著接連發生了太多的變故,變得有些沉默寡言,可來到這繁華富饒的帝雲城後,她也被這充滿人間煙火氣的幸福所感染,再加上琴漓陌是個活潑好動的,熱情得像個小太陽,這些天兩人天天待在一起,連帶她的話也漸漸多了,人也開朗了許多,此時再看到了那麼多的美食,她不知不覺的放下了許多一直壓在她心頭的沉重無比的東西,變回了當初還未到這個世界時的淩汐池。

她吃了一口炙羊肉,忍不住衝豎起了大拇指,說道:“好吃。”

小食攤的老闆見她們倆是貌美如花的小姑娘,又是一口外地口音,特地送了她們兩盅鮮花汁子調的蓮子飲。

她們的旁邊還有幾桌食客,此時正在聊著他們的新王將要凱旋歸來的訊息。

淩汐池和琴漓陌默默的聽著,從她們進入這帝雲城的那一刻,整座城裡都飛滿了這位新王的傳聞。

聽說這位新王凱旋歸來後,每經過一個州一個縣,都會停下來大肆整頓一番,有些地方的鄉紳惡霸,貪官汙吏,草莽賊寇等全被當場處置,他所經之處,地處荒蕪的,隨行軍士皆下田勞作,大量荒地被開墾出來,當即頒發旨意,免三年賦稅,免除徭役,凡當地服兵役者,每月可得一兩白銀,凡是他走過之處,原本死氣沉沉的地方立即變得欣欣向榮,生機勃勃。

各州各縣的百姓無不對這新王愛戴有加,據說這位新王每經過一處,必會去拜訪當地有名望的人,挖掘當地人才,因地製宜,廢除許多陳腐製度,破格任用賢才,大力改革,虛心納諫,鼓勵生產,開墾土地,實則為一位不可多得的明君。

淩汐池壓低了聲音悄悄問琴漓陌:“你說靈心珠到底在哪裡?”

琴漓陌邊吃邊答道:“我想應該在那新王的手中。”

淩汐池四下看了一眼,見無人注意她們,又問道:“那我們該如何去取,總不能直接動手搶吧。”

琴漓陌回她:“當然不會了,我們要智取。”

淩汐池懷疑的看了琴漓陌一眼,通過這段時間的相處來看,她並不覺得琴漓陌是個智商很高的人。

琴漓陌感受到了她的懷疑,拿起筷子便要打她,淩汐池連忙阻止了她的動作,說道:“怎麼智取,說來聽聽。”

琴漓陌附在她的耳邊悄悄的說道:“這一路上你也打聽到了,雲隱國的這位新王還未真正舉行登基大典,按照雲隱國的傳統,老君主死後新王得在一個月後舉行登基儀式,可這惜王卻先選擇了禦駕親征,想來這次回來便要舉行這登基儀式,儀式過後照例會在宮中設宴,滿朝的文武百官都得參加,聽說最近又有許多外國使臣前來恭賀,那時宮中肯定混亂無比,這雲隱國有專門的宮廷樂坊,屆時我們裝扮成樂坊的舞女混進去,趁著混亂的時候分頭去找,我就不信這惜王還能時刻將靈心珠帶在身上。”

淩汐池將信將疑的看著她,問道:“你會跳舞嗎?”

琴漓陌塞了一隻香煎包在嘴裡,搖了搖頭:“不會啊。”

淩汐池急道:“你不會怎麼混進去。”

琴漓陌指她:“我知道你會啊。”

淩汐池拒絕這個提議,她可不想真的跑到蕭惜惟麵前去給他跳舞,說道:“我也不會。”

“少來,”琴漓陌埋頭喝著蓮子湯,漫不經心的說道:“以我常年混跡青樓的經驗來看,你走兩步我就知道你會,那個詞怎麼形容來著,嫋嫋婷婷,款步姍姍,回身舉步,恰似柳搖花笑潤初妍。”

淩汐池連忙打斷了她的話:“你彆亂用詞好不好。”

琴漓陌見她一臉的不樂意,放在筷子真誠的問她:“你還有更好的意見嗎?”

淩汐池認真的想了想,發現還真冇有,蕭惜惟的武功深不可測,是唯一一個她遇見過的卻不知他功力到底如何的人,況且他的身邊還有縹無,還有風靈四將,還有以前藏匿在藏楓山莊無數的高手,更彆說王宮裡麵還有禁軍護衛,以她們兩個人的實力來看,全身而退或許冇問題,但是真要偷入王宮偷東西的話還得另當彆論。

思來想去,琴漓陌的提議卻是她們唯一可行的辦法,至少她們混進去後能有更充裕的時間去找靈心珠的下落。

琴漓陌道:“你不說話,我便當你默認了。”

又過了三日之後,雲隱國惜王班師回朝。

正當清晨,帝雲城正門直通王宮的大街上全部鋪滿了紅色的地毯,朝中文武百官全部趕至了城門口,按照官職高低站好,靜候王者歸來。

街道兩旁圍滿了城中的百姓,全被訓練有素的禁軍攔到了外圍,可是不管是官員也好,還是百姓也好,臉上都掛著激動的表情,焦急望著城外的京都大道,離得城門遠的,都紛紛的想要擠到離城門近的地方。

圍觀的百姓不停的議論著,盼望著,等待著。

一刻,兩刻,三刻,快到晌午的時候,遠方傳來了一陣整齊有力卻毫不混亂的腳步聲以及沉重的鎧甲聲。

百姓們徹底沸騰了起來,因為那聲音代表著勝利,代表著榮耀,此刻在雲隱百姓的耳中聽來,無異於天籟之音一般悅耳動聽,振奮人心。

那是他們的王,他們的勇士,那些為他們保衛家國的鐵血男兒們凱旋歸來的聲音,不少人開始眼淚盈眶。

他們的河山收複了,他們的家國和平了,侵略他們的異國被打退了,他們不再擔心會山河破裂,家破人亡,妻離子散。

在百姓們的齊聲大呼中,一位騎著青色駿馬,身著冰藍色鎧甲的男子遠遠的出現在眾人的視線裡,在他的身後,並排著四位同樣身著藍色鎧甲的將軍,而後是數十位騎著馬的先鋒,副將,最後是一片藍色的海洋,如潮湧一般慢慢的向前流動,那鏗鏘有力的腳步聲越來越明顯,越來越用力,似滾滾而來的天雷,送來了一群凜冽不可侵犯的天神。

當那騎著青色駿馬的人走進城門時,他猛然拔出了腰間佩戴的寶劍,明晃晃的金色陽光跳躍在劍尖上,他手中的寶劍散發出萬丈光芒,而他恰恰便是那萬丈光芒的源頭。

陽光神聖,奪人眼目,但是比陽光更神聖的,卻是那手持寶劍,屹立在陽光下如神子一般的人。

刹那間,萬民傾倒,匍匐於地。

“吾王萬歲萬歲萬萬歲。”

震耳欲聾的歡呼聲齊齊響起,直入雲霄,久久迴盪,雖然那人隻是一身冰藍色盔甲,冇有黃金龍帳,冇有內侍隨從,但從那人身上所散發出來的耀比九天炙日的光芒,無與倫比的尊貴氣息以及君臨天下的無邊霸氣卻緊緊的攝住了所有人的心魂,讓他們無條件的相信,那就是他們的王,他們所敬愛的王,讓他們毫無保留心甘情願地以這種卑微的姿態來表示他們對他的愛戴和尊崇。

淩汐池和琴漓陌隱在人群中,再看到他時,淩汐池發現自己還是無法平靜下來,那道藍色的身影像是騎著快馬,再一次闖入了她的心中,撩撥著她的心絃,讓她猝不及防,讓她無所適從,那些過往再一次鮮明而又深刻的出現在她的腦海中。

她不敢再多看一眼,怕多看一眼後便又生出一些不該有的遐想,急忙埋下頭去。

琴漓陌冇有發現她的心潮湧動,目光直直的盯著那騎著青色駿馬的人,嘴裡輕歎:“果然是人中之龍,隻可惜既生了你,為何還要再另生一人。”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