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Hit小說 > 曆史 > 花繞淩風台 > 第二百四十五章:聚寒刀

花繞淩風台 第二百四十五章:聚寒刀

作者:蝦米不會遊 分類:曆史 更新時間:2022-06-24 16:58:30 來源:言情API

那邊,凱旋歸來的大軍已經浩浩蕩蕩從大街上走過,百姓們紛紛站了起來。

淩汐池拍了拍琴漓陌的肩膀,說道:“我們走吧。”

琴漓陌點了點頭,兩人正準備離開之際,突然感覺到了一陣凜冽刺骨的寒意。

兩人同時蹙起了眉頭,四處張望了一下。

透過層層的人群,遠遠地,街道轉角處一道頎長的人影映入了她們的眼簾,那是一名衣著破破爛爛的男子,蓬頭垢麵的,臉上佈滿了鬍渣,手上還拿著一個碩大無比的酒葫蘆,那酒葫蘆也不知多久冇洗過了,看起來臟兮兮的,就連那握著酒葫蘆的手,也是沾滿了汙垢。

他看起來像是一名無家可歸的流浪漢,全身上下佈滿了一陣難以言喻的滄桑和落拓。

可淩汐池和琴漓陌還是一眼便看到了他。

這世上就是有這樣一種人,哪怕他穿得再破爛,看起來再落魄,可你還是能在人群中一眼便先看到他,因為這種人身上往往都有一種與眾不同的氣質,這種氣質往往比長相穿著更能吸引人的目光。

那是一種孤獨到悲寂的氣質,如孤鬆逃於雪山空澗,獨自伴歲寒,與蒼天同流的遺世獨立,仿若紅塵中的一切都無法再沾染他半分。

淩汐池從未在一個人的身上感受到如此深刻的孤獨。

彷彿感知到了她們的視線,那人轉身離去,消失在人群中,背上背了一把刀鞘烏黑的刀。

淩汐池問琴漓陌:“你也感覺到了?”

琴漓陌點了點頭,“我感覺到了一股很可怕的刀氣。”

淩汐池想了想,問她,“這世上可有什麼出名的刀?”

琴漓陌道:“這世上出名的刀有許多,比如南海刀狂的火神刀,已經退隱江湖的大俠醉扶歸的醉夢刀,以及,”她看了一眼淩汐池,說道:“在江湖上消失已久的毒手神君冷君宇的聚寒刀。”

淩汐池看出了她眼中的懷疑,遲疑著問道:“你覺得那把刀是聚寒刀。”

琴漓陌的目光微微一沉,帶著幾分棘手之意,搖頭說道:“我不確定,隻是我從剛纔那刀氣之中感受到了一種渴望和一種讓人心傷難過的孤獨。”

淩汐池同她有一樣的感覺,她回到這個世界已有兩年,也見過了不少神兵利器,可這還未出鞘,便能讓她感覺到心悸和危險的兵器還是第一次。

都說刀劍通靈,一旦被它們認定了的主人,便會一輩子都追隨它的主人,也隻有它認定的主人,纔有資格駕馭它,那把刀身上已然有了那人的精氣神。

孤獨的刀,孤獨的人,卻相伴在一起,二者之間已然融合在了一起,它們忍受的是一樣的孤獨,所以一旦決定不再孤獨的時候,他們都將爆發出可怕的力量。

琴漓陌看了那人消失的方向兩眼,拉著淩汐池追了上去,淩汐池反手拉住她,衝她搖了搖頭:“算了,閒事莫理,我們來此為的是靈心珠,他是否是冷君宇不重要,那把刀是否是聚寒刀也不重要。”

琴漓陌抿緊了嘴唇,視線落在她背上的劍匣上,說道:“世人皆知邪血劍是我祖爺爺的佩劍,可有很多人都不知道邪血劍的來曆。”

淩汐池並不是個笨蛋,她從琴漓陌的話中聽出了她的弦外之音。

“邪血劍和聚寒刀有關係?”

琴漓陌點了點頭,拉著淩汐池追了上去。

路上的時候,琴漓陌給她講了一個故事,是關於刀和劍的故事。

話說三百多年前,在天水大陸上,有一個名叫靈隱的鑄劍名師鑄造了一刀一劍,因鑄造刀的原材是采自巫雪山上深埋在雪峰深層的千年寒鐵所製,故刀身透著寒氣,能凝氣成霜,凝水成冰,因此取名聚寒,而鑄劍的材料卻是取自地底深處岩漿中的一顆神石,鑄成後全身散發著如火焰般炙熱無比的炎氣,能吸收他人血液為己用,故取名邪血。

因這一刀一劍太過魔性,出世之日更是天生異象,無數江湖中人趨之若鶩,更是為了爭奪刀劍大打出手,造下了不少殺孽,聚寒刀和邪血劍並非尋常兵器,一般的人根本控製不了它們,反而會為它們所控,靈隱深覺自己鑄成大錯,不該鍛造出這般邪性的兵器,可刀劍已成,縱使他再悔不當初也無濟於事了,許是憂思太過的緣故,不久之後他便與世長辭。

臨死之際,他將聚寒刀和邪血劍分彆傳給了他的兩名弟子,並囑咐他們不得以此刀此劍欺淩弱小,為禍蒼生,更不可同門之間相互爭鬥。

因此刀和此劍同為靈隱畢生的心血所成,所以他的兩個徒弟在得到邪血劍和聚寒刀以後,便一直為到底是邪血劍更厲害還是聚寒刀更勝一籌而爭論不休,一直冇有得出結論。

於是這愛刀如命,嗜劍如狂的兩個人便相約比試,用以來證明到底是邪血劍更勝一籌還是聚寒刀略強一分,可天不遂人意,比試的結果卻是兩敗俱傷,玉石俱焚,兩人臨終前,他們各自的鮮血灑在了邪血劍和聚寒刀上,引發了更為恐懼的異象,這刀劍各自吸光了它們主人的精血,自此以後,邪血劍便與聚寒刀分道揚鑣,而手握邪血劍和聚寒刀的人卻彷彿受到詛咒一般,受刀劍的牽製,總有一人會死於另一人的手上,是命定的宿敵。

邪血劍和聚寒刀幾經易手,引發了一場又一場腥風血雨,魔刀魔劍的凶名就此傳開,而得到刀劍的人無一例外全都失去理智,變作殺人狂魔,尤其是邪血劍更是被人稱作死亡之劍。

靈隱有一個獨生女兒名叫靈邪(ya),刀劍鑄成之時她正在外曆練,得知刀劍之事後,她立即趕回了家中,卻還是遲了一步,她的兩位師兄已死,刀劍也落入了彆人的手中,她幾經周折纔將刀劍奪了回來,卻也被數人圍攻,身受重傷。

就在她命在旦夕的時候,有一人路過,出手救了她,這人正是琴家的先祖琴無邪。

令靈邪感到奇怪的是,邪血劍竟然控製不了琴無邪,幾番試探之後才知,原來琴無邪自創了一門名叫火陽訣的功夫,剛好能壓製住邪血劍的邪性,為了感激琴無邪的救命之恩,她便將邪血劍送給了琴無邪,而她自己所修習的冰玄經也能控製聚寒刀,為了避免這一刀一劍再落入歹人的手中徒增殺孽,他們便結伴遊曆江湖,兩人情投意合,很快便結為了夫妻,在一個叫神蛇族的地方隱居了兩年。

兩年之後,靈邪便為琴無邪生了一個孩子,可孩子剛出世的那一天,琴無邪突然狂性大發,提著邪血劍見人就殺,剛生下孩子的靈邪不顧自己虛弱的身體,帶著聚寒刀去阻止琴無邪,最終慘死在了邪血劍之下。

靈邪的死喚醒了琴無邪,琴無邪悲痛欲絕,他將靈邪同聚寒刀一併葬入了千年寒潭之中,又將孩子托付給了神蛇族裡的人,帶著邪血劍離開了神蛇族,後來他從了軍,一路做到了昇鄆帝國的大將軍,後來昇鄆國破,他便取了鎮守帝都的龍魂以及守護龍魂的淪回珠和靈心珠,帶著邪血劍再一次消失了,最後隻留給了琴家後人一本手劄,裡麵說到了他已將龍魂封印起來,天水的紛亂會持續幾百年,並囑咐他們若是遇上一個五行缺水,並且為陽年陽月陽日陽時出生的人時,一定要將龍魂取出來,那時必可結束亂世。

此後兩百年,江湖上再也冇有了聚寒刀和邪血劍的傳聞,卻不想,兩百年後的一天,聚寒刀突然橫空出世,再一次引起了江湖動盪,幾經易手後落入了一名名叫冷君宇的年輕人手中。

而這個冷君宇,便是十年前助葉凜雪和燕夜心破了無啟族結界,偷走了無啟族禁術之人,可無啟族滅亡之後,冷君宇便消失了,此後的十餘年中,江湖上再也冇有了冷君宇的蹤跡。

琴漓陌臉上露出了擔憂的神色,說道:“此時他再一次出現在了雲隱國,怕是也是為了龍魂而來的。”

淩汐池看了看自己背後的劍匣,她從未想過,原來邪血劍竟是這麼來的,她更冇想到琴無邪還有那麼一段往事,這麼看來,他取走龍魂的目的怕是不簡單,龍魂也並不隻是如傳言所說的,得到它便可得到天下。

若是如此,為何他不自己奪得天下,而是要將龍魂封印起來,她能確定琴無邪便是葉琴涯,甚至能確定他還活著,她想起了自己第二次進入輪迴之花的世界中時,葉琴涯曾同她說,他在等著她將他放出去。

她也曾在淩慕恒寫給真正的淩汐池的信中看到過,真正的淩汐池便是因為五行缺水,纔會取了汐池這個名字,那麼她當初在血域魔潭離開了姐姐的身體之後,為何會穿越空間附身在另一個時空的人身上,又為何將她從那個時空又帶回了這個世界。

她的心中忽然產生了一個不可思議的想法,她離開這個世界時是在血域魔潭,她再一次來到這個世界後還是在血域魔潭,而血域魔潭又曾是無啟族的聖地,靈心珠和淪回珠也曾屬於無啟族,是守護族中圖騰的聖物,她是在血域魔潭得到的邪血劍,莫非龍魂便是封印在潭底,葉琴涯就藏身那裡。

而輪迴之花的真正奧妙是要藉由龍魂才能發揮出來的,輪迴不死的真諦便是要曆經輪迴,隻有經曆了無數次時間空間的輪迴之後,纔會真正的不老不死。

她被自己的想法嚇了一跳,腦海中突然浮現出她還在另一個世界時,遇上的那個跟蕭惜惟一模一樣的黑衣男子,那她,遇上的到底是誰?

那黑衣男子同她說的那些話如鐘磬一般響在了她的耳旁。

“你有著和這個世界不一樣的氣息,你好像並不屬於這裡,奇怪,你屬於哪裡呢?”

“小姑娘,你相信永生嗎?有人在找你,我想他已經找到了。”

“我知道我是誰了。”

恍惚間,她彷彿又看見了那黑衣男子流著淚看著她,那滴淚再一次刺痛了她的心。

她臉色發白,全身止不住的顫抖,琴漓陌感受到了她的異樣,停下腳步看著她,淩汐池哆嗦著嘴唇問道:“龍魂就封印在血域魔潭對不對?”

琴漓陌變了臉色。

淩汐池冷眼看著她,說道:“關於龍魂的事,你最好一次性告訴我。”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