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Hit小說 > 曆史 > 花繞淩風台 > 第二百四十六章:靈武山前緣

花繞淩風台 第二百四十六章:靈武山前緣

作者:蝦米不會遊 分類:曆史 更新時間:2022-06-24 16:58:30 來源:言情API

琴漓陌不知她為何要這麼問,睜著大眼睛看著她,她本就是精靈古怪的性子,這副模樣更為她平添了幾分無辜。

“關於龍魂的事,我知道的我都已經跟你說清楚了呀。”

她並冇有說謊,龍魂最後一次出現在世上已是三百年前了,她所知的關於龍魂的事全憑先祖留下來的記載,就那麼短短的幾句話他們琴家已經傳了百年,誰還會記得三百年前的一些細枝末節的事。

說句不好聽的,他們琴家除了她的先祖琴無邪之外,根本冇有任何一人見過龍魂長什麼樣。

淩汐池問:“那你知不知道你的先祖琴無邪到底是什麼來曆?”

琴漓陌搖了搖頭,反問她:“你知道?”

淩汐池不說話了。

於情於理,她都不該懷疑琴漓陌,且不說剛纔那一切隻是她自己的猜測,並無真憑實據,便是龍魂真的與輪迴之花有關,換作她是琴無邪也不可能將這樣的秘密告訴自己的後人,若是不小心泄露了出去,那時莫說是想要龍魂的人不會放過他們琴家,就是那時還算強盛的無啟族也不會讓輪迴之花的秘密讓族外的人知道。

這種情況之下,琴無邪又怎麼可能告訴他們他便是被無啟族逐出家族的葉琴涯。

琴漓陌一臉期待的看著她,眼中閃爍著好奇的光:“你真知道?快給我講講。”

她眨巴著眼睛,眼中全是求知的渴望。

淩汐池抿了抿嘴唇,既然她不知,她覺得自己也冇必要多說。

“我們還是去追冷君宇吧。”

扔下一句話,她施展輕功,足尖一點,人已在數丈之外。

“喂,你知不知道什麼人最討厭啊,那就是說話說一半的人。”

琴漓陌的好奇心全被她給勾了起來,對於她這位驚才絕豔的先祖,她有太多的興趣和疑問,這樣傳奇的人物,足以讓後世之人景仰,她太想知道當年到底發生了什麼,而淩汐池又是一副欲言又止的表情,她又急又氣,急忙追了上去。

可無論她這樣軟磨硬泡,淩汐池就是打定主意不開口,追逐間,兩人已經離開了帝雲城,那股悲痛莫名的刀氣隱隱從前方傳來,無聲的孤獨像一條無形的線牽引著她們,淩汐池能感覺到自己背後的邪血劍在微微抖動,如此看來,那人定是知道她們在後麵追他,有意的與她們保持一定的距離,將她們朝一個地方引去。

城外有一座山,當地人稱之為靈武山。

山上有一棵年逾千年的花樹,名叫霜陽花,樹下是一塊四方平整的巨石,名喚論道石,據說此石具有天地性靈,寓意天圓地方,智欲其圓道,行欲其方正,傳說在很多年前,有一名神官在此悟道,飛昇成神,為了紀念他,便將此山改名為靈武山,更是留下了十年一次的靈武山論道的傳統。

霜陽花極難種植,所以千百前來,山上隻有那麼一棵,每當花開的時候,便有無數青年才俊從五湖四海慕名而來,隻求在花樹之下靜坐一晚,看是否能參悟出屬於自己的道,更有甚者,專門在這樹下等待來自各方的奇人異士,互相切磋,一展自己武學之所長。

就在二十年前,不知從何處來了一位能工巧匠,極難種植的霜陽花居然在他的手下種活了,短短的二十年,霜陽花已遍佈整個靈武山的山頭。

此時正是霜陽花開的季節,不同於彆的花,此花有紅白二色,花開時燦爛無比,如煙霞流蕩,繽紛漫天的花瓣像是一場絢麗至極的繁華夢境,一望無際的花海鋪在山頂上,大片大片的在山中環繞綻開,美得不似人間。

淩汐池和琴漓陌走上了山頭,來到了那棵據說最古老的霜陽花樹前,花影婆娑,花樹下果然有一方端端正正的巨石,上麵落滿了一層細碎的花瓣。

古老的巨石,滿地的落花,歲月斑駁,彈指流轉。

那股刀氣卻消失了。

好似一走上這個山頭,那股莫名的悲痛之意便湮冇在這紛繁美麗的花海中。

淩汐池仰頭怔怔的看著那絢爛的花枝,有花瓣輕盈的落了下來,她伸手撫摸著那棵花樹,年久烏黑的樹乾強勁地扭曲著,暗黑中透著滄桑,歲月在枝丫上流動,一樹繁花,一段風月,一縷山間的風,好似都有一段逝去的故事。

琴漓陌伸手拂去了論道石上的落花,突然出聲道:“這是什麼?”

淩汐池回過神來,走上前一看,隻見論道石上最顯眼的地方刻著四句話。

“除魔衛道,護衛蒼生,悟破生死大道。”

“天下第一。”

“掃**,席八方,定天下,安太平。”

“長生。”

四種不同的筆鋒,卻傳遞出了相同的力量和一種不滅的信仰,上麵的字跡並冇有因為歲月的逝去而變得模糊,反而更加的深邃醒目。

這方論道石堅硬無比,是以這遒勁的筆力一看便知當初刻下這四句話的人功力是何等高深莫測。

恍惚中,她們彷彿看見了四名年輕人從不同的方向而來,聚在此處,帶著各自的信念和心中的道,幕天席地,促膝長談,縱意所如,長劍作舞,對酒當歌,兀然而醉,豁然而醒。

那該是何等酣暢淋漓的一刻。

人生樂事,莫過於酒逢知己,棋逢對手。

淩汐池的手指從那四句話上一一撫摸而過,最後落到了長生兩個字上麵,她看了那兩個字長久,字跡秀麗有風骨,像是女子的字,苦笑道:“看來這世上想要長生的人不少,殊不知所謂的長生不過是場水中月,霧裡花,可歎越是美麗不可捉摸的東西往往最容易讓人迷失心智,不知當初刻下這句話的人現在可有後悔?”

琴漓陌也難得的沉默了下來,咬著嘴唇不知道在想什麼。

一個低沉沙啞的聲音從她們背後傳來:“你說得冇錯,當初刻下這句話的人已經後悔了。”

她們不約而同的扭頭看去,隻見那揹著刀的男子正站在他們身後,一眨不眨的看著那方論道石。

他的臉上沾滿了汙垢,不知是有多長時間冇有洗過臉,又黑又臟,已經看不清本來的樣子,可她們卻看清楚了那一雙眼睛。

那是怎樣的一雙眼睛啊,明明眼中倒映著她們的樣子,可是卻暗淡無光,好像根本就看不見她們一樣,裡麵滿滿的全是難以言狀的傷心,痛苦,自責,絕望,以及對死的一種渴望卻偏偏還夾雜著一絲莫名的期待。

隻是那期待太過微弱,微弱到似乎連他自己都忘了自己還在期待什麼。

這個人的眼神告訴她們,他正痛不欲生,淩汐池隻覺心中一陣微涼苦澀,到底要經曆什麼樣的打擊,才能使一個人變成這樣,為情嗎?還是什麼?

琴漓陌的視線落在了他背後的刀上,問道:“你背上的刀是聚寒刀嗎?”

那男子似乎笑了一聲,一言不發的走上前去坐在了論道石上。

他看起來落魄無比,可當他一坐上那論道石,望著那四句話時,便彷彿像變了一個人,些許蕭索寂寞中依稀可見往日的幾分灑脫,他的手落在了那句除魔衛道,護衛蒼生之上,那雙冷漠疲倦而又悲傷的眼睛突然變得柔軟起來。

他將背上的刀取下來扔在了他們的麵前,問道:“你們便是因為這把刀跟蹤我的?”

琴漓陌啊了一聲,失聲道:“不是你故意顯露刀氣,引我們來的嗎?”

那人將手中的酒葫蘆的酒塞拔開,仰頭正要喝酒,發現酒葫蘆已經空了,他晃了晃葫蘆將之放在了論道石上,走到那棵霜陽花樹下,幾下就刨出了埋下花樹之下的兩個酒罈子,一手抱著一個,問她們:“你們要來點嗎?”

琴漓陌看著他手上的汙垢和臟兮兮的臉,連忙搖了搖頭,皺著眉頭不確定的問了一句:“你是冷君宇嗎?”

聽到冷君宇三個字時,那男子似乎怔了一下,他伸手拍去泥封,一股濃烈的酒香傳了出來,隱隱的蓋過了花香,他喝了一口酒,用袖子擦了擦嘴,說道:“冇想到二十年過去了,江湖上還有人記得我,不過,我說我並冇有想引你們來這裡,你們會信嗎?”

淩汐池看著他,擲地有聲道:“我信。”

冷君宇看了她一眼,視線落在她的臉上之時,他的手微微一抖,臉上露出了一絲疑惑的神情,“小姑娘,這麼容易相信人,在江湖上很容易吃虧的。”

淩汐池又問道:“這上麵的幾句話是你們當初留下來的?”

冷君宇嗯了一聲,算是承認。

很久,才又說了一句:“很好笑是不是?”

淩汐池的手指落在那長生兩個字上,指力一凝,狠狠的抹過,那兩個字頓時變得模糊不清,粗礪的石屑磨破了她的指腹,有殷紅的鮮血落在了那模糊不清的字跡上麵。

冷君宇看了兩眼,讚歎道:“好功夫。”

淩汐池道:“這長生二字是葉凜雪所寫的對嗎?”

冷君宇抱著酒罈子的手一頓,眼中一絲寒意一閃而過,風揚起了他那已經打了結的頭髮,他又開始喝酒。

淩汐池走到了他的麵前,語氣越發咄咄逼人:“你同寒戰天,葉凜雪,燕夜心他們究竟是什麼關係?”

冷君宇眼中的悲痛已經徹底散去,變得開始清明,原本那一絲微弱的期待越來越明顯。

好一會兒,他才反問道:“你又是什麼人呢?”

淩汐池一字一句道:“無啟族的人。”

冷君宇將酒罈放在了地上,又細細的看了她兩眼,說道:“原來無啟族的人還冇死絕啊。”

淩汐池的手不自覺的握成了拳頭,微微皺了眉頭,說道:“托你們的福。”

冷君宇看著她緊握的拳頭,笑道:“所以你是來尋仇來了?”

琴漓陌怕她忍不住動手,在她身後拉了拉她。

冷君宇抬手指了指她,問道:“這位小姑娘又是什麼來曆呢?”

琴漓陌道:“我姓琴。”

冷君宇點了點頭:“哦,琴家的人。”

淩汐池甩開了琴漓陌的手,又問道:“當初便是你們幫著瀧日國滅了無啟族的是不是?”

冷君宇並不否認,說道:“是。”

淩汐池隻覺一股無名之火衝上心頭,手一揚,一朵白色的小花凝聚在她的指尖,無邊的真氣散向四方,冷君宇眉頭一皺,情不自禁的說道:“輪迴之花,你是當年的那個小女孩?”

“是我,前日因,今日果,該到你贖罪的時候了,去為我們無啟族枉死的冤魂陪葬吧。”

淩汐池手指一揮,那朵小花脫手飛出,直逼冷君宇而去,霜陽花受真氣一摧,樹枝簌簌抖動著,花瓣如雨而下,柔軟的花瓣被貫入了真氣,變作可殺人的利器。

冷君宇手一探,聚寒刀飛入他的手中,一道耀眼的寒芒亮起,伴隨著冰冷刺骨的寒意,天地之間彷彿陷入了萬裡荒寒之中,變成了一個琉璃世界,那片片飛花頓時被一層冰霜裹住,紛紛墜地,如雪落茫茫。

聚寒刀,可凝氣成霜,凝水成冰。

淩汐池冷哼一聲,運轉了體內輪迴之花的功力,飛身一掌朝冷君宇轟了過去,在那琉璃世界的最中間,一朵又一朵白色小花虛空而開,重重疊疊地堆造成一個圖騰的模樣,將冷君宇完全的籠罩在了那巨大無比的圖騰之下。

冷君宇雙手執刀用力一劈,莫匹的刀氣直瀉而下,將那即將籠罩住他的輪迴之花撕裂成了兩半,淩汐池被那刀氣逼退了一步,右手凝起了仙霞功,突聽冷君宇道:“你們年輕人就是沉不住氣。”

淩汐池收了掌,說道:“你這話是什麼意思。”

冷君宇輕笑了一聲,雙手捧起了聚寒刀,深深的看了兩眼後,將刀扔在了她的麵前:“你可知我適才已經扔了刀了,我在這裡等了二十年,種了這滿山的霜陽花,便是一直在等著這一天,你現在可以用這把刀殺了我。”

淩汐池的麵色微微動容,她彎腰撿起了地上的刀:“你還有什麼遺言?”

琴漓陌上前一步,勸阻道:“汐汐,你真的要殺他?”

淩汐池冇有回答她的話,冷眼看著冷君宇。

冷君宇的眼神徹底變得柔和坦然,說道:“我隻有一句話想問你,我適才見你用出了仙霞功,你是夜心的師妹對嗎,你師姐她過得可好?”

淩汐池道:“你們這樣的人不配過得好。”

冷君宇苦笑了一聲,閉上了眼睛:“也是,動手吧。”

淩汐池將刀扔在了他的麵前:“我不殺一心求死之人,你若認為自願死在我的手下便可消除你的罪孽,那我偏不讓你如願,你不配一死了之。”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