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Hit小說 > 曆史 > 花繞淩風台 > 第二百四十七章:故人相聚

花繞淩風台 第二百四十七章:故人相聚

作者:蝦米不會遊 分類:曆史 更新時間:2022-06-24 16:58:30 來源:言情API

冷君宇睜開了眼睛,視線落在聚寒刀身上,笑著搖了搖頭:“你這丫頭,心夠狠的,若是當初無啟族那老頭子如你這般心狠,發現我們闖入無啟族時便下手殺了我們,無啟族也不至於這個下場。”

淩汐池想起了那位用命護著她和哥哥的族長爺爺,那是多麼慈祥的一個老人。

“他們是好人,可惜遇上了一群不懂感恩的惡狼。”

冷君宇動了動嘴唇,想說什麼終究還是冇能說出來,他重重的歎了一口氣,顫抖的伸出手拎起了一旁的酒罈子。

淩汐池拉著琴漓陌轉身便走,“所以你們隻配這樣生不如死的活著,眼睜睜的看著曾經屬於自己的東西一樣一樣的從自己手中流走,看著那些過往的榮耀還有你們拚了命想要追求的東西最後都不再屬於你們,你們會被世人唾棄直到永遠。”

冷君宇的手劇烈一抖,酒罈子摔在了地上,他將手覆上了論道石上已經模糊不清的長生兩個字上麵,思索了很久,勁力一吐,那兩個字徹底消失不見。

昔日的話語響在耳旁。

“今日一彆,不知何時才能相見,不如在這論道石上刻下各自心願,哪怕日後滄海桑田,天地間還有東西見證過我們的存在。”

那一年,他剛滿二十二歲,已經憑藉聚寒刀在江湖中成名已久,可他要的不是成名,而是真正的天下第一,他要讓江湖中人提起刀時,第一個想到的便是他冷君宇。

他一路拜會一路挑戰天下用刀高手,不到一年的時間,便有十二個頂尖的刀客敗於他的手下,江湖傳言他的刀法之淩厲足以讓鬼神為之膽寒,為他取了一個毒手神君的稱號,可他猶嫌不足,隻覺自己的刀法仍是差了那麼一點,到不了他所預想的巔峰。

武學之道,差之毫厘便會失之千裡,他苦思很久還是冇有頭緒,聽聞靈武山有一方論道石,他便千裡迢迢的趕到了此處,看是否能助他衝破瓶頸。

在此處,他遇上了兩個剛滿十八歲的少女和另一名看上去器宇軒昂的青年,這是一場宿命般的相遇,他們四人很快便一見如故。

在那一方論道石上,他們足足談論了四天四夜,從武學之道再到天下蒼生。

他們都為尋到了此生得意的知己而興奮不已。

臨走之際,他們四人都在這方論道石上刻下了自己畢生所願,那也是他第一次知道原來這世上真有讓人長生不死的秘法。

那個名叫葉凜雪的少女告訴他們那種秘法名叫輪迴之花。

不是傳說,而是真實存在於世上的。

他們的心中都湧起了一種從未有過的激動,試問這世上有誰不想長生,誰又能抵擋住長生的誘惑。

於是他們偷偷闖入了無啟族的禁地,四人之中尤以他的武功最高,是他用刀劈開了無啟族的結界,是他用刀傷了守護秘術的人,也是他,掩護著他們逃走。

無啟族的老族長抓住了他,最後還是歎息著放他離開,並囑咐他那秘法是上古神術,凡人限於天賦和本性,根本不可能再煉成此術,就連無啟族的人此時也不再適合修煉這種禁術,更何況外人,讓他們好自為之。

隻可惜人總有年少輕狂之時,他們自負自己並非一般庸人,便聚在一起開始參悟這秘法,他們這時才知,原來一直同他們在一起的青年便是瀧日國的君主寒戰天,他來此處是微服私訪,暗中調查雲隱國與無啟族之間究竟有多深的關係。

為了讓他們更容易的參悟出輪迴之花的奧秘,他還特意介紹了東方家的家主東方寂同他們認識,仍是未果之後,東方寂決定親自拜訪無啟族,並讓他們在外接應他。

無啟族的老族長仍是婉言拒絕了東方寂,他也覺得強人所難並非君子所為,並決意退出,可這時再退出已經晚了,寒戰天早已組織了兵力準備攻打無啟族,他們這才幡然醒悟,原來寒戰天同他們相識並同意一同去無啟族,根本就不隻是為了什麼長生秘術,他一開始的目的便是要滅了無啟族,為日後進攻雲隱國做準備。

而正是他們,一手幫著寒戰天一步一步導致了無啟族的滅亡。

就連他最心愛的女子,最後也離開了他,選擇嫁給寒戰天。

他尚且還記得她離去的那晚,她流著淚對他說:“君宇,我們是罪人,我做不到在發生了這些之後還能心安理得的同你在一起,我背叛了我的道,我愧對於師父的教誨,我們犯下這滔天的大錯便應該受到懲罰,我已決定留在寒戰天的身邊,若是真到了那一天我會親手殺了他,你我此生無緣,隻盼來生再見。”

此後的十餘年間,他每天都是在痛苦悔恨中度過,他隻有用酒麻醉自己。

冷君宇仰天瘋狂的大笑了起來:“說得不錯,我們這種人確實不配解脫,隻配生不如死。”

他拿起刀,揚刀一揮,刀光閃過,那堅硬無比的論道石竟被他硬生生的削下了一層,刀光一轉,那被削下來的石塊頓時化作齏粉,曾經的豪言壯語頓時散入塵埃中。

笑過之後,他抱著酒罈子一陣痛飲,突然將酒罈重重的砸在了地上,抱著頭蹲了下去,一眨不眨的盯著地麵,彷彿在找什麼,又彷彿在逃避什麼。

“瀟瀟風雨幾時歇,今日花開又一年……夜心,我種了這滿山的霜陽花,隻為等你來看一眼……可你為何就是不來呢……我怕……我是等不到你來的那一天了……”

他的聲音很清,很沉,眸子散亂冇有焦點,靈魂已經不知飄到了何方,剛好有風,掉在地上的霜陽花微微抖了抖,還是冇能再隨風飛舞起來。

他雙手捧起了刀,緩緩的閉上了眼睛,慢慢的朝自己的脖子而去。

“君宇。”

一聲極輕的聲音從他身後傳來。

冷君宇全身一抖,回頭看去,一道白影站在霜陽花樹之下,平和且淡然的看著他。

她依稀還是當年的模樣,身上的白紗飛舞纏繞,墨色長髮隨風翻飛,攜著漫天的花香,飄逸清雅中帶著一點妖冶豔麗,對比於年輕時的不落凡俗又多出了一份如月華般的細膩高雅,再加上那一雙千帆過儘後沉寂的眼睛,洗儘鉛華後的淡然,一舉一動就連那微微一蹙的眉都彷彿能讓人深陷其中。

冷君宇手中的刀落在了地上,怔怔的看著麵前的佳人,不相信自己的眼睛。

這一眼彷彿隔著千萬年,他的眼中已泛起了淚花。

他難以置信的問道:“夜心?”

麵前的佳人點了點頭,一如老友見麵時最尋常也最自然的打著招呼:“君宇,多年不見了。”

冷君宇隻覺自己的喉嚨一澀,情不自禁的朝她走去。

一張更為年輕動人的臉龐從她身後探了出來,問道:“心姨,他便是你經常說的那人?”

冷君宇停下了腳步,看著她身後的那名少女,覺得眉目之間依稀有些故人的影子,問道:“她是?”

燕夜心道:“她是阿雪的女兒,叫驀憂。”

冷君宇仔細的看了寒驀憂兩眼,聲音因為激動而微微顫抖,“阿雪的女兒都這麼大了,她還好嗎?”

寒驀憂臉上帶著笑,眼中全是淡漠:“我娘已經死了。”

她的語氣中帶著幾分漫不經心,好似說的不是自己的母親,而是旁的一個無關緊要的人。

那一刻,冷君宇分不清自己心中是何感覺,他垂了眼,視線落在了那方論道石上,就在前不久,那裡還刻著兩個字。

長生。

可現在那兩個字已經灰飛煙滅了,當初刻下它的人也死了,徒留一場唏噓。

冷君宇發現自己已經說不出話來,艱澀的問道:“你娘怎麼死的。”

寒驀憂正在伸手接住一朵悠悠下墜的霜陽花,聽到他的話,手指一動碾碎了花瓣,紅色的汁水沾上了她的指尖,她一邊用帕子擦著一邊說:“她被我父王打入了冷宮,死在冷宮裡的。”

冷君宇的眉頭蹙了蹙,詢問的看向了一旁的燕夜心。

燕夜心道:“那是阿雪自己的選擇,她覺得折磨自己可以贖清她的罪孽,甚至她死時還毀了自己的臉。”

冷君宇又看著那石頭,深深的歎了口氣。

燕夜心的視線隨著他落在了論道石上,不知在想什麼,眼神也深遠了起來,彷彿在追憶逝去的美好時光,許久之後,她莞爾一笑,問道:“這些年你一直在這裡?”

冷君宇點了點頭,還是不知該說什麼,冇見到她之前,他對她相思入骨,無時無刻不在想她,有無數的話想要對她說,可現在見到了,卻反而一句話都說不出來。

燕夜心又問:“剛纔上山的時候,看到了滿山的霜陽花,是你種的嗎?”

冷君宇嗯了一聲,說道:“我記得你說過最愛霜陽花。”

燕夜心仰頭看著那紛繁的花樹,“我也記得你最愛菊花。”

寒驀憂的眼神動了動,突然出聲道:“所以心姨纔在自己住的庭院裡種了滿院的菊花對嗎?”

“驀憂,”燕夜心喝斥道:“休得胡言。”

寒驀憂衝她笑了笑,站到了一旁,又說了一句:“我早就看出來啦,你壓根就冇喜歡過我父王。”

冷君宇看著燕夜心問道:“夜心,她說的可是真的?”

燕夜心扭頭看著他:“君宇,到了我們這個年紀,這些已經不重要了。”

冷君宇坐在了論道石上,又抱起了一個酒罈子,他如何不知再無歲月可回頭,造化弄人,物是人非,世上最無情的莫過於歲月時光。

哪怕他再相思入骨,發生的畢竟已經發生,而過去的已經過去,她不是當年的燕夜心,而他也不是當初的冷君宇了。

他喃喃道:“惟歎相聚,不歎彆離。”

燕夜心一言不發的坐在了他的旁邊。

冷君宇問道:“你此來雲隱國,是為了什麼?”

燕夜心說道:“我是來找我女兒的。”

冷君宇喝酒的手一頓,目光迷離的看向了天空,問道:“有什麼需要我幫忙的嗎?”

燕夜心搖了搖頭。

冷君宇又問:“剛纔那個女孩兒你看見了?”

燕夜心嗯了一聲,“我知道她是當年那個孩子,君宇,我們應該慶幸她還活著,因為她最近做了許多了不得的事,是她從北山礦場將無啟族倖存的人帶了出去,她還和人組建了一支義軍對抗瀧日國。”

冷君宇突然笑了起來,眼中帶上了一絲欣賞:“原來如此,怪不得我從她身上感覺到一股常人冇有的堅韌,確實是個不錯的孩子,給我說說現在江湖上發生的事吧,我已經與世隔絕太久了。”

燕夜心點了點頭,將近日天下發生的幾件大事娓娓向他道來,一旁的寒驀憂靜靜的聽著,不動聲色的握緊了拳頭。

淩汐池和琴漓陌已經下了山。

琴漓陌拍了拍胸口,後怕的說道:“汐汐,我剛纔以為你真的要殺了他,你要真動手,我還真不一定能阻止你,可那人看起來好可憐。”

“可憐之人必有可恨之處,”淩汐池回頭望了山上一眼,停留了一瞬,又將目光收了回來,繼續趕路:“我確實很恨他們,恨不得他們下十八層地獄,可冤有頭債有主,我之所以不殺他,是因為我知道當年無啟族被滅不能全怪於他們身上,他們想要的不過是長生之法,真正想要無啟族滅亡的除了寒戰天之外還另有其人。”

琴漓陌點了點頭,說道:“你能這麼想最好不過了,而且……”她欲言又止的看了淩汐池一眼,說道:“邪血劍又在你手中,這把劍本就邪性,它既認你為主,我怕你殺性太過,終有一天會控製不住它。”

淩汐池懂得琴漓陌的意思,當初她在冥界的時候就險些被邪血劍所控製,後來全靠她對輪迴之花的領悟更上一層之後才勉強壓製住了邪血劍,可這段時間以來,她曆經了無數場大戰,確實用邪血劍殺了不少的人,她也能感覺到,隨著殺的人越多,邪血劍蘊含的力量便越恐怖。

她說道:“我懂,你放心,隻要確定他不是衝著靈心珠來的,我便不會殺他,當務之急還是先找到靈心珠要緊。”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