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Hit小說 > 曆史 > 花繞淩風台 > 第二百四十八章:孔雀之翎

花繞淩風台 第二百四十八章:孔雀之翎

作者:蝦米不會遊 分類:曆史 更新時間:2022-06-24 16:58:30 來源:言情API

仲秋之月,桂子飄香,雲隱新王昭告天下,正式登基為王,不日將舉行登基儀式。

各國來賀。

一時之間,賓客從四麵八方趕來,雲隱國專門負責接待外國使臣的行宮很快住滿了從各地趕來的貴客。

淩汐池和琴漓陌順利的進入了教坊裡的舞樂司,混在了一眾的舞女之中,接受了為期半個月的排舞訓練。

教習舞蹈的姑姑如臨大敵,生怕在這位新王的宴會上出了半點差錯,是以對她們格外的嚴格,所選的舞姬亦是個頂個的優秀。

好在淩汐池和琴漓陌此去王宮是為了尋找靈心珠,並無出頭之意,便隨意的學了個大概,混在人群中,既不出錯,也不打眼,極容易矇混過關,比起其他指著能在宴會上一舞動四方,蒙得貴人賞識的舞姬們來說,她們倆的表現隻能算作資質平平。

教習姑姑看著她們兩人的容貌長籲短歎:“唉,可惜了你們那張臉,若是你們的舞藝能有你們的臉那樣出挑就好了。”兩人傻笑著不說話,教習姑姑恨鐵不成鋼的看了她們一眼,將她們安排在了隊伍的最後麵。

不少舞姬舒了口氣,畢竟單從容貌而言,那二人實在是長得太漂亮了,是極容易讓人忽視其他的那種漂亮,教習姑姑帶著她們回來的那天,幾乎所有人的心都提到了嗓子眼。

教習姑姑拿著戒尺一個一個的敲打她們:“你們看到了吧,在我們這裡,隻有靠著真本事纔會有出頭之日,空有美貌而無才乾在此處是行不通的。”

眾人低聲軟語的回答:“謹聽姑姑教誨。”

琴漓陌朝著淩汐池調皮的吐了吐舌頭。

如此一來,舞樂司裡的其他舞姬更看不上她們二人了,但凡是有什麼臟的累的都讓她們去做,她們也不拒絕反抗,乖乖的便去做了。

琴漓陌打趣她:“你好歹是淩雲軍的統領,聞名天下的女魔頭,怎的這麼冇脾氣。”

淩汐池笑答:“欲成大事者,必先得有容人的雅量,她們都是柔弱女子,總不至於和她們計較那麼多吧,你堂堂琴家的傳人,不也樂嗬嗬的去做這些嗎?”

琴漓陌嘟囔著道:“我是冇做過這些,覺得挺有趣的。”

幾回下來,教習姑姑徹底放棄了她們,也不逼著她們練舞了,隻讓她們隨便學學,若是有突發情況可做替補,若是冇有的話就在宴會那天一同進宮給其他的舞姬打打下手,做些跑腿的工作。

她們二人自是求之不得,為著新王的宴會,舞樂司排了多支歌舞,晚宴之上肯定人數眾多,屆時就算少了她們二人,旁人也未必看得出來,即便看出來了,也不會引起太大的亂子,尋個迷路的由頭便是了,隻要混進了王宮,她們就可以有充足的時間去尋找靈心珠的下落。

想到此處,她們更無心排練,樂得個悠閒自在,一邊渾水摸魚的同時,一邊將舞樂司所排的舞蹈全部看了一個遍,淩汐池學這些東西極其的快,從七歲起她在另一個世界的媽媽便為她請了專業的舞蹈老師,一直到她離開那個世界時已經學了十年,一般的舞蹈動作她看一遍便能學個七七八八。

領舞的是一個名叫綠翎的舞姬,身材高挑玲瓏,眉目如畫,額間一點緋紅,眼波流轉間儘顯萬千嫵媚,舞技在一眾舞姬之中更是出類拔萃,讓人望塵莫及。

是以她的神態之中常常不自覺的流露出幾分高傲,不屑於與那些舞技平平的人為伍,就像一隻驕傲的孔雀,從未正眼看過誰,這種態度在她對淩汐池和琴漓陌之時尤為明顯,尤其是在看過她們拙劣的舞技之後,綠翎更是連話都不願同她們說一句,在她看來,她們二人雖姿容絕豔,仍舊是空有其表的草包。

如此又過了幾日。

仲秋之月的第十五日,五湖四海而來的賓客雲集於雲隱國天壇聖地,雲隱新王在群臣賓客的見證之下,祭祀了天地和祖先,正式登基稱王。

晚上的時候,惜王在千秋殿設宴,宴請各國使節和朝中重臣。

淩汐池和琴漓陌隨著大隊的歌舞姬進入了王宮,王宮內自是人仰馬翻,忙得不可開交,於是她們便趁著大家都在換衣服的時候偷偷的溜了出去。

雲隱的王宮雖不似瀧日國的金碧輝煌,氣勢磅礴,但也不失軒昂大氣端莊持重,一輪圓月掛於天際,灑下一片朦朧的光,月光之下,整座王宮朱欄玉砌,雕梁畫棟,氣象萬千,銀光清淺中,一座座琉璃瓦重簷殿頂顯得格外肅穆而又輝煌。

兩人偷偷的從一座假山後麵探出了一個頭,但見此處流水飛泉,水榭亭台,花竹小橋一應俱全,看樣子是個花園,園內百花齊放,姹紫嫣紅,陣陣涼風從水池旁吹來,攜來了一陣陣清涼。

淩汐池敲了敲琴漓陌,示意她將地圖拿出來。

琴漓陌剛從懷中將地圖掏出,正要開口說話,一隊巡邏的禁衛軍走了過來,嚇得她們連忙又將頭縮進了假山後麵,麵麵相覷的互相看著。

這王宮裡巡邏的軍隊也太多了吧,僅僅隻是過了一個花園,她們便已經遇上了三隊禁衛軍。

眼看著那隊禁衛軍走了過去,琴漓陌指著地圖說道:“聽說朝雲殿是雲隱王的寢宮,我覺得我們應該去他的寢宮找找看。”

淩汐池點了點頭,覺得這個建議靠譜,兩人身形一動,趁著兩隊禁衛軍交錯的時候,各自運用輕功閃進了一條長廊裡。

一陣風吹過,空氣中傳來了一陣令人垂涎欲滴的香味。

琴漓陌的鼻子動了動,說道:“什麼東西這麼香?”

淩汐池四下看了一眼,指著不遠處的一座殿堂說道:“那裡應該是雲隱王宮的司膳司。”

“吃東西的?”琴漓陌眼睛一轉,說道:“我覺得我們可以不用那麼著急的找靈心珠,先吃點東西要緊,教習姑姑晚上都冇讓我們吃飽。”

淩汐池頓覺不妙,通過這段時間的相處,她發現琴漓陌可是一個不折不扣的吃貨,還是一遇到美食便走不動路的那種。

她眼疾手快的伸手去抓琴漓陌,急道:“你開什麼玩笑。”

琴漓陌天生散漫慣了,向來都是率性而為,對於她聞言,美食當道,自然是要先大快朵頤,她假裝冇有看到淩汐池的不滿,身形一動,眨眼便消失在了她的眼前。

淩汐池咬著牙跺著腳道:“琴!漓!陌!你能不能靠譜一點。”

她急忙追了上去,琴漓陌已經不見人影了,她剛衝到長廊的廊尾,一支禁衛軍忽然迎麵出現在她的麵前,正準備退回去時,卻發現左邊又有一支禁衛軍走了過來。

“該死!”她低聲罵了一聲,一個旋身就往右邊閃了過去,一閃便閃到了一扇門的麵前,見那門虛掩著,裡麵也冇有什麼聲音,她乾脆躲了進去。

這屋子挺大的,裡麵一排一排整齊的放著又高又大的架子,一些架子上麵整整齊齊的放著一些鐘鼓一類的敲打樂器,一些架子則放著琴瑟琵琶,箜篌,二胡等一類的絃樂器,另一麵則整整齊齊的豎著蕭,笛子等一類的管樂器。

除了放樂器的,她還看到了架子上麵放著一些古籍,曲譜,蕭譜等等。

架子後麵有一扇門。

淩汐池好奇心一起,將門推開走了進去,這個屋子更加寬敞一些,這裡冇有放樂器了,兩邊各放了一排兩人多高的衣櫃,衣櫃間隔處各放了一個梳妝檯,上麵擺滿了一些女子裝扮的東西。

這裡似乎是個研究音律併兼梳妝打扮的地方,可又明顯不屬於舞樂司,更像是一個私人的地方,莫非是屬於哪個夫人或是公主的?

正想著,淩汐池目光一轉,發現這大屋子的左側還有一道小門,她踮著腳尖走了過去,把小門推開以後,裡麵又是一間小小的屋子,她伸出腦袋往裡麵探了探,裡麵有一個人。

一個正在梳妝打扮的女人!

隻見那個女人身穿一身潔白的孔雀紗衣,頭上還插著幾隻白色的孔雀羽翎,正背對著她對鏡理妝。

淩汐池走了進去,那女人聽見了聲音,嬌聲道:“是芷月嗎?我馬上就好了。”

那女子邊說邊轉過頭來,看到她之後,柔媚的眼神立即驚恐的放大:“你是誰?”

淩汐池故意露出一絲凶狠的神色,閃電般的出手掐住了她的脖子,冷聲道:“乖乖的,不許出聲,問你什麼你答什麼。”

那女子嚇得瑟瑟發抖,一個勁的點頭,一雙美目驚恐萬分的看著她。

淩汐池問道:“你是誰?”

那女子哆嗦著嘴唇道:“我……我是相國之女黎長縈,你……你究竟是什麼人。”

她就像一隻受驚的小鳥,淩汐池有些於心不忍,將手鬆了鬆,又問道:“你在這裡做什麼?”

黎長縈的視線落那隻扼住她咽喉的手上,回道:“我受家父之命,前來為新王獻舞。”

淩汐池恍然大悟的點了點頭,又問:“你可以在王宮內自由行走?”

黎長縈點了點頭。

“可有腰牌一類的東西?”

黎長縈又點了點頭。

淩汐池道:“給我,不然殺了你。”

這黎長縈看起來是個大門不出 ,二門不邁的嬌小姐,她這麼一嚇她,立馬從腰上解下一塊腰牌遞給她。

淩汐池伸手接過。

這時,門外突然響起了一陣刺耳的聲音:“抓刺客!”伴隨著急促的腳步聲以及甲冑碰撞聲。

淩汐池心中一慌,莫不是琴漓陌這個成事不足敗事有餘的坑貨被髮現了?

黎長縈往外看了一眼,張口正欲大喊。

淩汐池眼疾手快的迅速封住了她身上的幾處大穴,順手便將她身上的衣服脫了下來,隨便找了一件衣服給她換上,又將她身上的飾物摘了一個遍,把她抱進了一個櫃子裡,有些歉意道:“不好意思,為了我的安全,就先委屈你一下,你先在這裡睡一覺知道嗎?”

她三下五除二的將那件衣服套在自己身上,這件衣服的裙襬是用白色的柔紗製成,如層層鮫綃疊在一起,一動便如水波漾漾,薄霧嫋嫋,最外麵的一層綴上了白色的孔雀羽毛,上衣卻收得極緊,多一分肉都穿不下,充分的勾勒出女子不盈一握的腰肢,白色的羽翎從左肩一直斜綴入右腰,儘頭處垂下了幾條同色的薄煙紗,舞姿一動,便如輕煙在身畔環繞,袖子緊貼著手臂,輕紗呈於皓腕之上,更襯得人肌若凝脂氣若幽蘭,宛若一隻剛從九天之上淩空飛來的白色孔雀,每走一步都似嫡仙般風姿卓越。

她隨手將幾支孔雀羽翎插在頭上,任由一頭青絲垂於腰際,又找了一塊白紗將臉給矇住,對著鏡子看了看,確定不會被認出來後才走了出去。

她剛走出外麵那一間放滿樂器的屋子,一打開門,一個老太監領著一大群的侍女出現在了門口。

她愣住了,那太監也愣了一下,隨即拉住了她的手:“哎呦,黎大小姐,你可算是收拾好了,就快輪到你表演了,再不快一點一會兒相國大人可是要生氣了。”

一個小丫頭跑到了她的身邊,一臉驚豔的看著她,說道:“小姐,你真漂亮,一會兒輪到你表演的時候一定能技驚四座,也讓外國那些使臣瞧瞧我們雲隱第一美人的風采。”

表演?表演什麼?淩汐池還冇有反應過來,就被那個老眼昏花的老太監直接拉住就往前方趕。

她的手微微一揚,正欲出手,一道聲音從她們背後傳來。

“慢著!”

淩汐池扭頭一看,一名腰間佩刀,身著鎧甲的年輕將軍領著一隊禁衛軍走了過來。

那老太監終於鬆開了她,迎了上去,恭敬道:“赤火將軍。”

赤火?淩汐池心念一動,莫非這個便是風靈四將中排行第一的那位?

赤火走了上來,目光落在了她的身上,口中卻是在問旁人:“她是?”

老太監說道:“這是相國之女黎大小姐。”

赤火環視了四週一眼,問道:“適才這裡出現了刺客,不知黎小姐有冇有看到可疑的人物。”

淩汐池搖了搖頭,赤火還要在問,遠處突然傳來了幾聲編鐘的聲音,那老太監呀了一聲,撚著手指算了一下,急急的打斷了他的話:“哎喲,我的將軍,有刺客您就快去抓刺客吧,我們這邊來不及了,再晚相國大人可要怪罪了。”

赤火聞言,眼中閃過一絲冷厲,卻還是恭敬的讓到了一旁,伸手道:“黎小姐,得罪了,請。”

老太監扶著淩汐池的手便朝前趕去,赤火在後麵道:“既是如此,我護送你們過去。”

淩汐池的心頓時涼了半截,此時再出手脫身怕是不行,她若一出手不知要引來多少人,看來隻能隨機應變了。

她隻得乖乖的跟著那老太監向前走去。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