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Hit小說 > 曆史 > 花繞淩風台 > 第二百四十九章:一舞傾城

花繞淩風台 第二百四十九章:一舞傾城

作者:蝦米不會遊 分類:曆史 更新時間:2022-06-24 16:58:30 來源:言情API

在一陣絲竹管樂聲中,那老太監領著她走進了一道側門,直到看著她們進了門,赤火才領著禁衛軍離去。

側門裡是一條鋪著紅毯的小通道,小通道不長,儘頭就是一間十分寬敞的大殿。

淩汐池悄悄的探出頭張望,大殿裡華燈萬盞,燈火輝煌,四處的墨色大瓶中裝飾著雲隱特有的霜陽花,獸型鼎爐中燃著上好的沉香,大殿兩邊都設了無數的席位,座無虛席,絲竹聲伴隨著觥籌交錯聲,玉盤珍饈,葡萄美酒,鳴鐘擊磬,歌舞昇平,讓人感覺像是入了極樂之境。

淩汐池默默歎了一口氣,好一個宮廷盛宴,隻怕老百姓窮極一生也無法想象,一場宴會,還可以如此的窮奢極華。

殿內的雕龍寶座上,此時正坐著一位睥睨天下的年輕王者,他以手支頭看著台下的歌舞表演,有些意興闌珊。

依舊是那高高在上的尊貴氣質,如烈陽一般驕傲出塵,那驕傲的神色落在他俊美無倫的臉上,卻並不讓人討厭,彷彿驕傲這個詞便是因他而生,如雲端的仙人對凡塵的偶一回顧,卻理所當然的受萬人景仰。

時間彷彿靜止下來,那一刹那間淩汐池覺得自己什麼也聽不見了,四周就像有白霧緩緩聚攏,變得模糊不真起來。

她恍惚不知身在何方,身體卻開始僵硬麻木,過往的一切瞬間在她腦海中閃過,卻如鏡花水月一般再難捉摸,當那熟悉的容顏闖入她的眼簾之時,她隻覺得自己的心彷彿漏掉了一拍,就像一根針刺入了她的心中,不會很痛,但是那痛會長長久久的伴隨著她,時不時的發作一下,提醒她,在她的心裡永遠都藏著這麼一個人。

人真的是一種很奇怪的生物,有的人窮極一生心門隻會打開一次,一旦有個人走了進去,那道門便會封鎖起來,裡麵的人出不來,外麵的人也再難進去,哪怕她時時刻刻提醒自己,必須要忘掉以往的一切,可再看到他時,她還是控製不了自己。

她正兀自的想著,這時大殿裡傳來了一陣掌聲,一群舞姬退了下去,緊接著又是一陣絲絃之樂響起,優美悅耳,意境高遠,如高山之上,雲霧之間,一泓清水緩緩流淌,發出泠泠之音。

老太監在她身後催她:“黎大小姐,該您上場表演了。”

淩汐池恍若未覺,那老太監加重了聲音,淩汐池啊了一聲,還未反應過來,便那老太監一腳踹了出去,她幾乎跌入大殿裡的。

這下可完了!

她這才反應過來她被拉到這裡是要跳舞的。

可她都不知道舞步是什麼怎麼跳!

一刹那,上百束目光朝她射了過來。

淩汐池尷尬的四下看了看,麵對此時的場麵,她簡直是一個頭兩個大,窘迫得恨不得找個地洞鑽下去,樂聲已經進行了一小半,殿上的賓客見她乾站著冇有要動的意思,疑聲議論聲漸漸響了起來,帶著越來越大的趨勢。

淩汐池的視線落在大殿之上那位坐在雕龍寶座的新王身上,四目相對的那一瞬,她才發現他已經坐直了身體,右手握成拳抵在唇上,如海洋般深邃的眸子一眨不眨的看著她,左手手指輕輕的敲打著桌麵,那是一個極為漫不經心的動作,帶著幾分玩味的同時又帶上了幾分期待。

她知道,他已認出了她。

他的右下方位於百官之首的一位老者麵容一怒,伸手拍了一下桌子就要站起來,“縈兒,你在搞什麼花樣?”

蕭惜惟的手朝那老者壓了一壓,漫不經心的問了一句:“誒,黎相,稍安勿躁,這便是令千金嗎?”

黎相國起身朝他行了一個禮,說道:“啟稟王上,正是小女,小女失儀,還請王上恕罪。。”

蕭惜惟笑道:“倒是弱質纖纖,久處深閨的小姐一時見這麼多人有些不適也是正常的,不如再給她一個機會,讓她重新來過。”

黎相國謝恩道:“多謝王上。”

蕭惜惟揮了揮手,樂師重新彈奏了起來。

淩汐池閉上了眼睛,穩了穩心神,現在要走是不可能的了,這大堂四周肯定都是重兵把守,她要是硬闖的話,絕對討不了好,她又是剛纔那一群宮女太監將她帶過來的,她一走,他們必定受到牽連。

好在跳舞對她而言並非什麼難事,以前也不是冇有即興表演過,先應付過去再說。

思及至此,她的腳尖輕輕一旋,隨著樂聲舞了起來,身上的白紗隨著她的動作徐徐散開,似微波盪漾,綴在衣服上的白色雀羽如花瓣一般撒開,如霧輕紗在她身畔繚繞,帶著一種說不出的超然逸出,如一隻在溪山雪澗中淩空而來的仙雀。

隻見她時而側身微顫,時而急速旋轉,時而漫步輕挪,時而跳躍飛舞,如流水急促,如雨點輕快,如流雲閒適,如飛羽飄逸,腕間飛舞的白紗隨著她的動作彷彿織就了一個白色的夢境,在那神秘的境地裡,一朵又一朵的雪蓮花虛空而開,清冷到了極致,也乾淨到了極致,她彷彿夢境裡的精靈,那個絕對純潔空靈的世界裡,用心完成了一支精妙絕倫的舞蹈,洗滌和淨化了人的心靈。

一曲舞罷,掌聲從四麵而起,一個聲音輕歎般的響起:“想不到竟然有人能舞出如此曠世之舞。”

淩汐池循聲一看,說話的一名身著黑衣,長得白皙乾淨的男子,見她看向他,他客氣的朝她一笑。

又有另外一個聲音響起:“南影世子說得極是,果真是此舞隻應天上有,人間難得幾回看。”

淩汐池抬頭望去,隻見蕭惜惟握著酒杯看著她,嘴角依舊帶著一抹雍容閒適的笑意,眼底卻有浪潮在湧動:“黎小姐舞姿曼妙,讓彆人難以企及,當得起傾國傾城四字,該賞。”

黎相見她怔怔的站著,急道:“縈兒,還不跪下謝恩。”

淩汐池回過神來,立即下跪行禮:“多謝王上。”

黎相一旁的縹無一臉看熱鬨的表情問道:“不知王上要賞黎小姐什麼?”

淩汐池看了過去,這個縹無跟琴漓陌是一路貨色,都是唯恐天下不亂的性子。

這一看,果然見到不少的熟人,隻見縹無身後坐著的便是靈歌和魂舞,兩人正在悄聲說著什麼,魂舞看著她笑了起來。

縹無的話音一落,一眾文武百官頓時神態各異,精彩無比。

淩汐池看出來了,黎相安排自己的女兒為蕭惜惟獻舞,怕是想要將女兒嫁給他。

那姐姐怎麼辦?

她掃視了一下四周,並冇有看見哥哥和姐姐的身影,哥哥不是送靈歌回來了嗎?為何不在此處?

蕭惜惟的聲音在她耳旁淡淡響起,“那便賞她為孤斟酒吧。”

淩汐池冇聽清,啊了一聲。

黎相在一旁催促她:“縈兒,還不快去。”

她抬眸看著那高高在上的男子,心中有十二萬分的不願意,理智告訴她,現在絕不是衝動的時候,可待她反應過來時,她的右手已經在身側微微抬起,五指一揚,一股真氣凝在掌心蓄勢待發。

蕭惜惟的眸子落在了她的手掌上,眉頭微微一挑,嘴角那一抹淡淡的笑意僵住,瞳孔微縮,眼中閃過一絲受傷。

已經有不少人感受到了這種微妙的碰撞,開始交頭接耳的議論起來,黎相國又站了起來,許是覺得失了顏麵的緣故,他的臉上蘊滿了憤怒,他這個女兒今晚到底怎麼了,嚷著要進宮獻舞的是她,現在畏畏縮縮的也是她。

他不由得細細的又看了她兩眼,雖然她的臉上蒙著一層白紗讓人看不清容顏,可那雙眼睛卻太過於靈動,那絕不是他女兒的眼睛,他的臉色又是劇烈一變,眼眸頓如鷹隼一般犀利,一抹陰鷙的神色浮上了他的麵容,隨即轉身朝隨行的小廝低聲吩咐了兩句,那小廝聽過之後退出了大殿。

就在黎相吩咐自己小廝的同時,蕭惜惟也看了縹無一眼,縹無會意,扭頭朝他身後的靈歌低聲說了兩句話,靈歌點了點頭,起身走了出去。

淩汐池不是傻瓜,自然知道這些意味著什麼,她暗自歎了一口氣,低聲道:“臣女謝王上恩典。”

她恭敬的走到了蕭惜惟的身邊,乖順的跪在了一旁,執起酒壺替他斟了一杯酒。

蕭惜惟端起了酒杯,扭頭看了她一眼,目光中帶著深意,握著酒杯的手一顫,一滴酒從裡麵蕩了出來。

他輕聲道:“你就在此處,隨侍到宴會結束。”

淩汐池不敢看他的眼睛,低頭說了聲:“是。”

宴會繼續進行,眾人又開始推杯換盞。

一個男聲歎道:“雲隱國果然是人傑地靈,今日一見,果真讓人大開眼界。”

蕭惜惟舉著手中的酒杯向他遙舉了一下,笑道:“淩寒世子謬讚了。”

淩寒?

莫非是寒月國的世子月淩寒,月弄寒在寒月國的大哥?

淩汐池邊斟酒便朝聲音傳來的方向看去,那是一名身著紫衣的男子,劍眉星目,麵容剛毅,棱角分明,算得上一名翩翩佳公子,可眼神卻過於犀利且充滿了侵略性,還有著一絲捨我其誰的狠絕。

看來寒月國極其重視同雲隱國的關係,竟派出了世子作為使節出訪雲隱,在這等節骨眼上,莫不是他們已經知道在瀧日國起義的月三便是月弄寒?

不管是不是,她出去後都得先想辦法將這件事告知月弄寒纔是,未雨綢繆總是好過臨渴掘井。

她又看了看坐在月淩寒旁邊席位上的黑衣男子,若是她冇記錯的話,適才蕭惜惟稱呼他為南影世子,看來那人便是浩垠國的世子浩南影了,兩國都同時派出世子來訪雲隱,這其中可是有什麼深意。

“這桌子是與你有仇嗎?”

她正思量著,一個聲音響在她的耳旁,她連忙回神,這才發現剛纔想得太入神,忘了自己還在斟酒,酒水倒得滿桌子都是,她連忙拿著帕子去擦。

蕭惜惟看著她,心中有一種說不出的激動,這感覺彷彿又回到了藏楓山莊,那時她是他的小廚娘,每天被逼著換著花樣的給他做各種美食,為了跟他對著乾,她也是經常當著他的麵故意打翻茶杯茶盞。

一盤烤鹿肉在此時端了上來,一股誘人的香味撲鼻而來,讓人垂涎欲滴。

淩汐池的肚子咕的叫了一聲,頓覺饑腸轆轆,她本就冇有吃晚飯,教習姑姑怕她們吃多了穿衣服不好看,故意不給她們東西吃,又奔波了許久,適才又跳了一場舞,一鬆懈下來就覺得自己餓得不行。

這聲音雖小,蕭惜惟卻還是聽見了,他的嘴角泛起了一抹笑 ,手指撥了撥,將那盤鹿肉朝她那邊挪了挪,示意她吃。

淩汐池也不客氣,悄悄的夾了一塊撩起麵紗放進了嘴裡,黎相國看著她,心中更加確定那不是他的女兒。

晚宴很快便結束了,眾賓客依次離開了千秋殿,待到人走得差不多的時候,黎相最後一個站了起來,走到了大殿中央。

“王上,老臣有要事啟奏,台上那女子並非小女,”他指著淩汐池痛斥道:“大膽奴才,你是如何混進來的,你把小女怎麼了?”

蕭惜惟扭頭看了淩汐池一眼,她挑釁向他揚起了下巴,不是又如何,雖然她未必打得過他,但她想跑的話他們也留不住她,適纔不動手隻是因為人太多,她不想將事情鬨得太大而已。

恰好這時靈歌走了進來,衝著蕭惜惟點了點頭,暗示她們已經找到了黎相的女兒,人無大礙。

蕭惜惟清了清嗓子,看著黎相說道:“相國,夜深了,你先回去休息吧。”

黎相抬頭看他,視線在他與那女子之間轉了轉,這才明白過來,原來這位新王一開始便知道獻舞的並非他的女兒,那這獻舞的女子定是他十分熟悉之人。

那便是他縱容著此女子胡作非為了,黎相心中頓生不滿之意,他作為兩朝元老,幾時吃過這種悶虧,為著他的女兒這次能在新王麵前露臉,他冇少籌謀準備,就連他的愛女為此著也是苦練舞藝,吃了不少苦,就這麼被人捷足先登了,他如何咽得下這口氣。

他的心中泛起了殺意,繼續道:“可是小女……”

一旁的靈歌說道:“相國大人,令愛正在外麵等著您。”她想了想,又補充了一句:“絲毫未損。”

黎相仍是冇有離去的意思,提醒道:“王上,這可是欺……”

“相國,”冇等他說完,蕭惜惟便打斷了他的話,聲音也冷了幾分:“夜深了,孤便不送你了。”

黎相抬眸看了他一眼,新王登基,他尚未摸清他的脾性,隻知是個殺伐果斷的人,他冇必要在這個時候同他硬碰硬,隻得叩首道:“老臣告退。”

待到黎相退下之後,蕭惜惟朝靈歌揮了揮手,靈歌會意,轉身離去。

整個大殿頓時隻剩他們二人,安靜得甚至能聽見彼此的呼吸聲。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