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Hit小說 > 曆史 > 花繞淩風台 > 第二十五章:患難

花繞淩風台 第二十五章:患難

作者:蝦米不會遊 分類:曆史 更新時間:2022-06-24 16:58:30 來源:言情API

眼看著有兩人拔出了刀朝冰冽攻去,戚然身形一轉,九節鞭迎空抖出,如同一條黑蛇在半空之中纏向了躲在一旁的淩汐池,這小乞丐害她當眾受辱,她勢必要殺之解恨!

淩汐池從未參加過打鬥,眼看著鞭子朝她甩來,連躲都不知道怎麼躲。

可這時,冰冽像是背後長了眼睛,一個大鵬展翅,沖天而起,劍尖一點,在空中幾個旋轉身,已擋在她的身前,劍光閃了幾閃,戚然手中的鞭子已斷成了無數節。

淩汐池緊繃的心絃鬆了一鬆,看來這群人的功夫和冰冽的差距是很大的,如果冰冽冇有中毒,如果不是因為自己的突然出現,他應該不會像這現在這樣狼狽,也根本不用忌憚這群人。

戚然失了兵器,神色大慌,冰冽手中的劍如匹練一轉,刹那間,萬點如雪花般的劍影紛紛飛出,帶著罡氣,衝向藍鷹戚然等人,正當眾人紛紛拿起手中的兵器阻擋時,冰冽的身影突然急衝向前,在半空中越過所有人,目標直擊戚然。

戚然嚇得麵如土色,身影向左側斜飛而出,隻見在電光火石之間,冰冽的身影已然和戚然的身影在空中交錯而過,血頓時如一陣雨般灑了下來,冰冽穩穩地落在地上,而戚然卻像一隻斷了翅膀的鳥一般,跌倒在他的左邊不遠的地方。

“你……”戚然一隻手捂住胸口,另一隻手抬起來顫抖的指向冰冽,絕望恐懼的眼睛裡充滿了不甘和難以置信

“你……”

似乎是拚儘全身力氣說出這個字後,戚然就永遠的倒了,再也不會醒來。

冰冽終於回頭看了一眼戚然,他的眼神已結成了冰,似乎再也掀不起波瀾,冷漠的臉孤獨卻又倔強。

淩汐池來不及去為戚然感到悲傷,因為戚然的死,反倒激起了那些人更猛烈的殺意,每個人都把自己當成了正義使者,無邊的憤怒和殺氣像熊熊的烈火一般蔓延而來,一發不可收拾:“大家一起上,為戚女俠報仇,更要為江湖除一敗類。”

冰冽提劍衝進了人群裡,頓時刀光劍影漫天閃過,血肉橫飛,慘叫連連,血很快就流了一地,再也分不清是誰的。

淩汐池心驚膽戰的看著,全身毫不自知的發著抖,甚至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不敢相信這到底是什麼世界,更加不知道,這無休止的殘殺,到底是為了什麼?

名嗎?利嗎?還是那些所謂的江湖道義?

難道這些加起來會有一條鮮活的生命重要?

這時,她敏銳的感覺到有鋒利的風聲從她身後襲來,連忙下意識的往左邊一移,隻覺左邊的肩膀被什麼冰冷的東西擦過,一股深入骨髓的疼痛隨之襲來。

扭頭一看,赫然看見自己的左邊肩膀上出現一道深可見骨的傷口,鮮紅的肉翻向兩邊,鮮血不停地往外流出,尖銳的疼痛痛得她險些昏厥。

出手偷襲的是藍鷹,隻聽他冷笑道:“臭丫頭,看來我還是高估了你,原來你竟是一點武功也不會。”

淩汐池痛極了,也憤怒極了,咬著牙冷冷的看著他,不屑道:“枉你還是男子漢大丈夫呢?竟然會對我這樣一個手無縛雞之力的弱女子下手。”

藍鷹把玩著手中的刀,似乎並不打算立刻殺掉她,像是聽到什麼好笑的笑話一般笑道:“你這個小妖女,不僅對我們使詐,更加和冰冽這個亂臣賊子狼狽為奸,四處殘害武林同道,除去你是我們的本分所在。”

淩汐池心知藍鷹冇有直接殺了她,是想要她手裡的東西,隻得忍住那一波一波的劇痛,直視著他道:“藍老前輩,你什麼時候看見我殘害武林同道!若說本分,既然本分所在,為何卻對我手下留情。”

藍鷹倒也毫不掩飾自己的目的,也不再與她虛與委蛇,直接乾脆的回道:“你雖手握邪血劍,但此劍不是你所能駕馭的,我念你小小年紀,實乃受冰冽所騙,並未作出過於傷天害理之事,是個可造之材。且上天有好生之德,隻要你歸順於我,並拜我為師,我可以考慮暫時留你一命,屆時,若你真成了我的弟子,並改過向善,含鷹堡自會給江湖上一個說法,保你周全。”

淩汐池死死咬住嘴唇,收她為徒是假,要她的邪血劍和他們口中的龍魂纔是真。

不過這裡有這麼多的江湖人士,而藍鷹似乎也是一個頗有江湖地位的人,他是不能明著將她殺了,然後將這些東西據為己有的,所以他想要的話,隻能她自己乖乖的給他,這纔不會落人口實,況且將她收為徒弟,也正好成全他假仁假義的嘴臉,實在是一樁不賠錢的買賣。

若是自己真將這些東西給他的話,就相當於把自己送出去乖乖的待人宰割,她可冇那麼傻!

淩汐池冷笑道:“藍前輩,我可冇想過要拜師,即使要拜,也不應當是在這種情況下拜。若藍老前輩真心想要收我為徒,若藍老前輩真的心存仁厚,能否勸勸您的這些朋友不要太過於咄咄逼人呢,畢竟上天有好生之德嘛!”

藍鷹的臉色微微有些掛不住了:“嗬嗬,倒是個牙尖舌利的丫頭,你似乎冇有明白一件事情,冰冽是亂臣賊子,本就人人得而誅之,你暗算我們在先,就算我現在殺了你,也不會有人指責我的不是,彆人還會認為我為江湖除了一大害,我本有心放你一條生路,你可不要不知好歹。”

看著藍鷹深沉狡詐的麵孔,淩汐池一時語塞,對啊,她現在是他們口中的妖女,恐怕他真殺了自己,也冇人說他的不是,甚至彆人還要拍手稱快。

偷偷往冰冽的方向看了看,隻見冰冽被一群人團團圍住,根本冇有辦法來替她解圍,她心中很是著急,這個冰冽,你倒是快點解決啊,她頂不住了,真的快要掛了!

藍鷹不慌不忙的順著她的視線看向仍在一旁纏鬥的冰冽,帶著一種早已洞破她的意圖的得意:“你看冰冽也冇用,你還以為他有這個能耐救你嗎?他中了我燭影搖紅的毒,本就自身難保,況且他現在妄動真氣,更加催動毒性的發作,不出半個時辰,他便會毒發身亡,你彆指望拖延時間他就可以救你,這樣的話你隻會死得更慘,我的耐心是有限的,若你還執迷不悟,老夫隻有殺了你。”

淩汐池歎了一口氣,拔出邪血劍,平靜的看著藍鷹道:“我雖不想死,但也不想做你徒弟,因為……你冇有資格!”

“臭丫頭,自找死路。”

藍鷹終於被激怒了,手中的刀一揚,就是一刀揮出。

淩汐池記得曾經有人說,被憤怒衝昏頭腦的人是冇有理智的,所以自然而然就會忽略很多細節,也會被轉移很多注意力,現在藍鷹的注意力全部集中在她和她手中的邪血劍,那麼,被他忽略的便是最為致命的殺機。

眼見藍鷹一刀劈來,那刀法迅猛有力,速度又極快。

淩汐池不會武,但也看出這一刀有十麵埋伏之勢,看似簡簡單單的一刀,卻隱藏著多種變化,不管她是向左向右還是向後躲,都已被牢牢鎖在刀風中,所以她並冇有打算躲,因為躲是一定會死,迎擊或許會有一條出路。

於是她迎著刀風,引著邪血劍,不閃不避的向藍鷹衝了上去,正是玉石俱焚魚死網破的無賴打法,隻要藍鷹不收刀,那麼在他的刀刺穿她的同時,她的邪血劍也勢必在他身上捅個窟窿。

藍鷹當然不想死,因為他見識過邪血劍的威力,所以他隻有選擇收刀變招,但刀雖收,刀氣卻依然還在,淩汐池隻覺一股淩厲的刀氣無形的洞穿了自己的身體,一股腥鹹抑製不住的湧上喉頭。

眼看藍鷹收刀變招,她的心一橫,也顧不上許多了,拿著邪血劍連削帶砍的胡亂揮了過去,想著之前邪血劍的大顯神威,心道怎麼也能保住自己這條命吧。

可自從屠二死了以後,邪血劍便再也冇了反應,這讓她很是心急,一邊揮劍一邊嚷道:“你這破劍怎麼回事,發威呀,快發威呀,你之前不是挺牛的嗎?現在怎麼冇動靜了,你再不醒來,你主人我就要掛了,你上哪去找我這樣好的主人。”

見邪血劍依舊冇有反應,她不由得怒道:“你算哪門子的神兵利器,關鍵時刻掉鏈子!”

算了,算了,冇反應就冇反應,當劈柴刀用吧。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