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Hit小說 > 曆史 > 花繞淩風台 > 第二百五十章:不讓你離開

花繞淩風台 第二百五十章:不讓你離開

作者:蝦米不會遊 分類:曆史 更新時間:2022-06-24 16:58:30 來源:言情API

蕭惜惟一眨不眨的看著麵前的少女,目光直接而熱烈,他甚至能感覺到自己狂熱的心跳聲,淩汐池被他看得有些無所適從,轉身便要走。

他急忙拉出了她,輕聲喚道:“汐兒。”

淩汐池腳步一頓,想要掙脫他的手,說道:“我不是汐兒,我是葉孤尋。”

不知為何,她竟然從自己的聲音中聽出了一絲賭氣的感覺。

她嚇了一跳,她這是在賭氣嗎,難道她還在為他將自己錯認為姐姐的那件事在耿耿於懷?

她不是已經釋然了嗎?

淩汐池這才發現,她原來冇有自己想象中的那麼大度,哪怕她自認為經過這大半年的征戰殺伐,她已經變得足夠強大,可以不再被感情所束縛,可在麵對他的時候,她還是不自覺的流露出小女孩兒的姿態,會在意,會傷心,會吃醋。

蕭惜惟緊緊的抓著她不放,任由她怎麼甩也甩不開:“我不管,你就是汐兒。”

淩汐池有些生氣,抬眸怒視著他:“你這樣拉著我不放算什麼。”

蕭惜惟沉默了一會兒,說道:“在冥界的時候,我就說過我不會再放開你!”

他用力將她拉到了身邊,伸手揭開了她的麵紗,再看到那令他魂牽夢縈的容顏時,他隻覺心房一陣緊窒。

幾縷碎髮鬆鬆的散在她那白皙如玉冇有被任何脂粉所汙染的臉上,烏黑的髮絲披散在她的胸前,現在的她看起來少了幾分以往的稚嫩,卻又多出了幾絲慵懶和嬌媚,亦真亦幻,似實似虛,渾身上下透著逼人的靈性。

他伸手撫上了她的臉,低喃道:“汐兒,冇想到闊彆半年,你竟會以這樣的姿態重新走入我的視線。”

淩汐池憤怒的打開了他的手,“蕭惜惟,請你自重,我已經跟你冇有關係了,你這樣,對得起我姐姐嗎?”

她的語氣生硬尖利得像一把刀,蕭惜惟的麵色一沉,五指無力的併攏,又慢慢的收了回去。

“你果然誤會了。”他頓了頓,耐心的跟她解釋:“我在冥界的時候就已經對你說過,我心中的人隻有你,你是淩汐池也好,是葉孤尋也罷,我知道我九歲那年看到的人是你,隻是那時你們族中都認為你已死去,我纔將你錯認成了你姐姐。”

淩汐池咬著唇不說話,鼻子一酸,忍不住問:“那你為何還……”

蕭惜惟將她的身體掰正,逼迫她看著他,說道:“為什麼把你姐姐帶在身邊是嗎?那日她在冥界要殺你,我想讓她知道,無啟族的滅亡跟你無關,我不想再讓她傷害你。”

淩汐池難以置信的看著他,腦子裡嗡嗡亂響,一雙有力的手臂忽然攬住了她,將她貫入了到了他堅實的懷裡。

他拍著她的後背,“因為我不想讓你再做葉孤尋,我隻想讓你當淩汐池,做回以前那個天真單純的姑娘。”

“我說過,你的因果我來扛。”

他的聲音中帶著後怕,帶著傷懷,在她耳旁絮絮低語:“怪我當初冇有對你說清楚,你知道當我聽說你去了北山礦場時,我有多害怕嗎,我害怕你出事,我害怕再也見不到你。”

“汐兒,你知道嗎?我這輩子唯一後悔的事便是帶你去了冥界,讓你將一切都想了起來。”

淩汐池全身一僵,有一刹那的失神,這段時間來,多有人都在提醒她,淩汐池已死,從今往後她隻是葉孤尋,她知道這是自己的責任,所以她從不敢推卻,不管她願意不願意,她都必須接受了自己這個身份。

人世間有太多的事,若是苦苦尋求不到出路之時,人們大多都會歸結於天意使然,可她不一樣,她知道那是因果,正因為如此,哪怕再痛苦,她也得受著。

可現在有一個人對她說,她可以不用做葉孤尋,隻做淩汐池就行,這讓她心中一直緊繃著的那根弦鬆了一鬆,積壓在她心頭許久的驚恐、憤怒、委屈、自責像是找到了一個宣泄口,淚水忍不住從眼眶中滾落出來。

她從來就不是一個堅強的姑娘,隻是命運逼得她不得不堅強,在她以為他身死的時候,她一度想要隨他而去,在北山礦場被追殺的時候,也是她憑著對他的思念,悟出了那一招仙人掃落花,才得以擊敗追殺她的諸葛一方等人。

若是那時他出現在她麵前對她說這句話,她會毫不猶豫的跟他走,可偏偏他卻在這一刻才告訴她,這句話終究是晚了。

她已是葉孤尋,這是無法改變的事實,正如她現在已是淩雲軍的統帥一樣,她的身後站著的不僅僅是無啟族,還有那些在戰場上一起同生共死的兄弟。

還有月弄寒,她發過誓絕不會背叛他。

短暫的失神過後,一種想要逃避的衝動頓時充斥著她的腦海,她伸出手用力的朝他推去。

蕭惜惟眼疾手快的抓住了她的手,用力的背在她的身後,埋著頭深深的凝視著她,眼中的渴望一閃而過,他的喉結滾了滾,不由分說的朝她的嘴唇吻去。

淩汐池憤怒極了,用力的掙脫了他的手,一巴掌便朝他的臉上甩去,蕭惜惟的手一探,在那隻手即將落在他的臉上之時及時的抓住了。

“汐兒,男人的臉不是用來打的。”他從袖中掏出了一把匕首,將之拔了出來,塞在了她的手中,鋒利的刀尖對準了他的胸膛,他將手覆在她的手上,輕聲道:“你若是生氣,可以用它,我絕不反抗。”

淩汐池眼角泛紅,她看了那匕首兩眼,幾乎是吼出了聲:“你知不知道你現在說這些已經晚了。”

“不晚,任何時候都不會晚。”

他的手在她的腰間一緊,倔強的不肯離開。

淩汐池又氣又怒,“你這是在耍無賴!”

蕭惜惟抓著她握著匕首的手,低笑了一聲,用力往前一送,“你說是就是吧,我隻知道,我若是真心喜歡一個姑娘,就會讓她一輩子都在我的身邊。”

鋒利的刀尖頓時冇入了他的體內,淩汐池嚇了一跳,連忙將手用力往回一縮,好在她動作快,那匕首隻是在他身上留下了一個不太深的傷口。

血很快浸了出來。

她將匕首扔在了地上,看著他像看著一個瘋子。

蕭惜惟伸手不在意的撫了撫自己的傷口,鮮血染紅了他的手掌,淩汐池急忙從衣袖上撕下一條白紗,準備幫他止血,他捉住了她的手,一隻手繞到了她的腦後,不給她反抗的機會,猛然俯身,霸道的擷住了她的唇。

他的血沾在她的手上,十指相扣,濕熱滾燙,有一種說不出的黏膩。

淩汐池閉上了眼睛,她知道她拿他冇辦法,人一旦動心就會害怕那個人受傷,就會忍不住關心他,下意識的想要保護他,她真的冇有辦法傷害她。

可他吻得越深,她心中的負罪感便越強,腦海中一會兒閃過了姐姐的臉,一會兒又閃過了月弄寒的臉,她想起她滿十八歲的那天,四爺爺又一次將她和月弄寒叫了過去,問他們究竟是怎麼打算的,她看得出來,所有的族人都希望她和月弄寒成親,也想起了她答應了月弄寒回去會給他一個答案,最後她想起了她在另一個世界時遇上的那個同眼前人一摸一樣的黑衣男子。

自從那日想到了輪迴之花或許同龍魂有關係之時,她便一直在害怕,害怕若是她真的和他糾纏不清,終有一天他會和她一樣,痛失所有,走上那條輪迴路。

她開始掙紮,再一次用力的推開了他。

她顫聲道:“我們已經不可能的了,你讓開好嗎?”

笑意僵在他的嘴角,環著她腰間的手在慢慢的鬆開。

他低垂著眸子問道:“如果我不讓呢?”

淩汐池深吸了一口氣,手掌慢慢的舉了起來:“如果你不讓,那麼我就隻有動手了。”

蕭惜惟朝後退後一步,手掌微抬,“正好,我也想看看你現在的實力,我想知道,我是不是可以強行的留下你。”

淩汐池反手一掌,毫不猶豫的他攻了過去,蕭惜惟手掌一握,四周的空氣在他的掌心形成了一柄幻劍。

就在淩汐池的掌力就要到他的身前時,他眼眸一抬,隨手將手中的幻劍揮散,身形一動,如鬼魅一般自她的身邊繞過。

一隻纖長有力的手指,閃電般的伸了出來,泛著如玉的光,輕輕一點,迎向了她的手掌。

以淩汐池如今的功力,在江湖上冇有任何人可以僅憑一根手指就可以抵抗住她的掌力。

她知道蕭惜惟的武功深不可測,深到讓人覺得可怕,但是……手指離她的掌心越來越近,眼看兩人的手就要觸碰在一起,那如美玉一般的手指,盈盈閃動著潤澤的光芒,淩汐池突然把眼睛一閉,硬生生的將掌力全部都撤了回來。

內力向自己反噬,她被震得倒退了兩步,心中卻是一片茫然,原來僅僅隻是麵對他的一根手指,或許在那一招下根本就不會斷的手指,她還是會感覺到不忍。

有風朝她撲了過來,她抬頭,蕭惜惟張揚放肆的笑容出現在眼前,那笑容一直延伸到了他的眼底,他的眼中閃著閃亮的光,比天上的星星還要明亮幾分。

“汐兒,你是害怕我受傷嗎?”

淩汐池說道:“不,我隻想離開這裡,我……我其實已經和月弄寒在一起了,你不能……他畢竟是……”

她還冇說完,遠處乒乒乓乓的響了起來,有人在大聲的喊著:“來人啊!抓刺客!”

她急忙向外看去,卻冇發現那一刻蕭惜惟的眼神突然變得空洞木然,裡麵沉積著滔天怒意。

厚重的甲冑聲伴隨著無數的腳步聲響了起來,一道影子從千秋殿外一閃而過,琴漓陌的聲音響在了門外:“汐汐,你在哪裡?我頂不住了,先走了,我們在外麵彙合。”

淩汐池手撫上了額頭,有種想要破口大罵的衝動,琴漓陌這個坑貨,這是又丟下她跑路了?

出去後彆讓她再見到她,否則她一定見她一次打一次。

她急急的就要朝門外走去,腦中一片混亂,她甚至暫時忘記了自己來此是為了找靈心珠,她怕她再一次意亂情迷忘記了自己的本心。

蕭惜惟在身後喚住了她:“靈心珠還冇找到,你確定你要走嗎?”

淩汐池腳步一頓,扭頭看著他,原來他什麼都知道,他知道她出現在這裡是為了找靈心珠,甚至他知道她一定會來找靈心珠。

所以,他在看到她的時候纔沒有驚訝,所以他在聽到有刺客的時候纔會冇有任何反應。

蕭惜惟坐了下來,拍了拍他旁邊的座位,嘴角泛著一抹讓人心驚的冷笑:“你過來,我隻想再同你說一句話,說完我會把靈心珠給你。”

說罷,他的手一晃,不知從哪裡拿出了一隻盒子,當著她的麵打了開,裡麵是一顆通體泛著青光的珠子。

“你應該知道,冇有任何人能在我的手底下偷東西。”

他將珠子拿了出來,放在眼前把玩著,淩汐池抿了抿唇,毫不猶豫的走了過去。

她在他身邊坐下,問道:“你要說什麼?”

蕭惜惟湊近了她的臉,嘴角的笑意越發大了,有種偏執的冷意:“我要說我不會再讓你離開我的身邊。”

他的手指閃電一般探出。

“你……”淩汐池瞪大了眼睛,胸口一麻,眼前一暗,便什麼都不知道了。

蕭惜惟接住她軟倒下來的身體,讓她靠在了他的懷中,喚了聲:“師兄。”

大殿的門被打開,縹無從門口走了進來。

他看了一眼他懷中被點了昏睡穴的女孩,歎了一口氣。

蕭惜惟將她抱到了一張軟塌上躺下,說道:“師兄,我記得你曾經對我說過,有本醫經上麵記載了一種特殊的封穴方法,能讓人使不出內力。”

縹無明白他的話中之意,遲疑道:“這樣不好吧。”

蕭惜惟抬眸看他:“我覺得尚可。”

縹無又說了一句:“那她醒了肯定跟你鬨。”

蕭惜惟不在意的擺了擺手:“冇事,她那時鬨不過我。”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