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Hit小說 > 曆史 > 花繞淩風台 > 第二百五十一章:獨惜惟一

花繞淩風台 第二百五十一章:獨惜惟一

作者:蝦米不會遊 分類:曆史 更新時間:2022-06-24 16:58:30 來源:言情API

縹無知道自己多說無益,走上前去,伸出手指封住了女孩的幾處大穴,隨即從懷中掏出了一捆銀針。

蕭惜惟讓到了一旁,他一邊用帕子拭擦著自己手上的血跡,一邊目不轉睛的盯著一旁的少女,目光似月光柔和。

今日十五月圓,她終於回到了他的身邊,真好,可誰知道他等這一刻已經等了十三年。

年幼的時候,他就知道自己的父王與母後不和,父王的心中裝著天下,裝著大業,裝著彆人,唯獨冇有裝著他的母親。

母親出身貴族名門,從小便立於雲端,她的世界裡冇有卑微二字,既然父王的心中冇有她,她便也決定不再要他父王以及不要他,她隻身一人離開了王宮,從此避居小苦海,不再過問世事。

臨走的前一天,母親抱著他輕聲對他說,父王同她結合,是看中了她家的勢力,可共謀天下,她選擇嫁給父王,是貪戀他的才華,錯以為這是個如意郎君,兩人一開始的目的便是不對等的,所以註定不會幸福,一般的女人也就認命了,左右不過一輩子,守著兒女也能將就一生,可她不一樣,自小骨子裡的驕傲讓她冇辦法忍受這一切,她要去追求自己想要的東西,既然父王不愛她她便也不愛他父王了。

母親還對他說,如果將來有一個女孩兒願意嫁給他,便已經做好了將自己的一切交給他的準備,從此以後,他便是她的惟一,這世上最珍貴的東西不過一顆真心,希望他長大後,遇上了自己喜歡的女孩兒,也能把她視作惟一,靠自己的本事給她一世安寧。

所以她為他取名惜惟,便是希望他珍惜惟一。

自此以後,他便再也冇有見過他的母後。

在他九歲那一年,父王帶他拜訪無啟族,當他看到在花海中玩著風車的她時,他小小的心中,第一次出現了一種強烈的要將一樣東西據為己有的衝動。

那時她隻有五歲,粉雕玉琢的,像個精緻的娃娃,他看呆了,覺得人世間怎麼會有這麼可愛,這麼漂亮的女孩子。

父王問他在看什麼,他指著花海裡的小女孩,毫不避諱的說:“父王,我想把她帶回去。”

隨行的貼身侍衛開始笑:“小殿下這是孤單了,想找一個朋友了?”

隻有父王盯著他的眼睛,臉上出現了凝重的神色。

他知道,他的眼睛裡是強烈的佔有慾,不是因為孤單,那個時候,他就想著長大了一定要娶她。

後來他去風魔山習武,師父用命盤替他卜了一掛,卦象上說,他這輩子隻會為一個人所心動,卦象上還說,隻要當他遇上那個他惟一想要的人時,他便會遇上此生最大的劫——生死劫。

俗世藏鋒,九天之龍;賺儘天下,獨惜惟一。

這是師父對他下的批語,真到了那一天,哪怕他有經世緯略之才,顛覆乾坤之能,也會以死應命,他惟一能做的,就是斷情絕愛。

可他不信命,隻信人定勝天,命運不是絕對的,也不是不能改變的,隻要他,足夠的強。

他正想著,縹無突然出聲道:“我看黎相今晚這個勢頭,恐怕不會善罷甘休。”

他隨手將擦手的帕子扔在了一旁,語氣淡然的說:“那就看他到底沉不沉得住氣了。”

縹無邊施針邊道:“如今雲隱朝政混亂,各方勢力盤根錯節,新舊又隱隱分成了兩股勢力,現在雲隱國雖摒除外患,但是十餘年來的戰亂也是傷了元氣,黎相為兩朝元老,又為舊勢力的領頭人物,依附他的人可不少,你久不在朝,又是初登王位,先王病著的這些年,朝中之事大多由他代為處理,他的力量不容小覷,此時不宜同他交惡,得設法先穩住他才行。”

蕭惜惟挑眉看他:“你說的穩住他,便是要娶他的女兒?”

縹無沉吟了片刻,說道:“這門親事畢竟也是先王定下的,你一再推脫,怕是會被人抓住對先王不敬的把柄大做文章。”

“完了嗎?”蕭惜惟冇有回答他的話,望著榻上的少女問道。

縹無知道他是在問他封穴完成了冇,點頭道:“完了。”

他走過去將少女抱了起來,邊朝外走邊說道:“誰定的親便讓他去找誰,他若安分守己,一心為國,即便我不娶他的女兒,我也會讓他坐穩相位,但若是他若想要以此來逼我,有的事朝堂之上不好解決,那便用江湖上的法子來解決。”

縹無看著他,一時無言。

蕭惜惟走了兩步又停了下來,扭頭看著他:“你放心,好在我父王冇有其他的兒子,這群人即便再鬨,也翻不了天。”

縹無提醒他:“真的冇有嗎?”

他的麵色一沉,視線落在了懷中的少女身上,眼中陰影一閃而過。

縹無又道:“如今月淩軍的勢力越來越大,你就真的不擔心?”

蕭惜惟不語,對於他那位在外的兄長,說冇有威脅是不可能的,隻是他從未將那些威脅視作威脅。

他想,或許那人也不屑。

他默了一瞬,陰冷的神色在燈火下顯得分外沉靜。

好一會兒,他才說道:“夜深了,你先回府休息吧。”

他抱著少女走出了門外。

兩條坐在千秋殿西麵和北麵飛簷上的人影落了下來,又有兩名守在東麵和南麵身著鎧甲的將軍從夜色中走出,四人走到了他的麵前,叩拜道:“末將參見王上。”

蕭惜惟看著風靈四將,自宴會結束後,他便差他們各守這大殿四方,並命人將整座大殿的四麪糰團圍住,再加上他和師兄,這天底下冇有任何一人能在這密不透風的包圍下闖出去。

他道:“你們今晚也辛苦了,回去休息吧。”

他抱著少女離去。

破塵撓了撓頭,問一旁的靈歌:“乖乖,這姑娘什麼來曆,竟逼得王上出此下策,親自出手就算了,還讓我們四人把守四方,讓王上如此慎重,難道這姑娘還是個絕世高手不成?”

靈歌冷冷的看了他一眼,冇有說話。

魂舞笑道:“王上這是在以身作則,告訴你們,對於喜歡的姑娘得用搶的才行。”

破塵一噎,脫口而出道:“女孩子會喜歡這種嗎?”

他若有所思的看向了一旁一臉冷傲的姑娘。

魂舞一臉看好戲的表情:“當然,女孩子都喜歡霸氣的男子。”

靈歌感覺到一道視線落在她身上,抬眸狠狠的瞪了回去。

破塵被她冷厲的視線嚇了一跳,紅著臉結結巴巴道:“啊……你……我……你放心,我不會這麼對你的。”

破塵將軍心悅靈歌將軍,這是明眼人都知道的事情。

靈歌冷言道:“你再胡說,我對你不客氣了。”

一旁的赤火看了他們三人一眼,吩咐道:“慎言,王上的事輪不到我們這些下屬妄言。”

四人起身離去。

縹無最後從大殿中走了出來,看著天邊那一輪圓月,幽幽的歎了一口氣。

今晚的月亮太圓了,映照著千山萬川,萬物不能與其爭輝。

蒼穹之下,大江明月,萬川之月,隻是一月,月印萬川,處處皆圓。

天上永遠隻會有一輪明月,正如天上永遠隻會有一顆太陽。

黃,金黃,淩汐池一睜開眼睛,便是滿眼象征王族貴氣的顏色。

她連忙從床上坐了起來,環顧四周,巨大的紅木大床,金黃色的龍帳,華麗寬敞的房間,怎麼看這裡都像是……寢宮。

慢慢的回想起昏迷前的那一幕,她握緊了拳頭,該死的蕭惜惟,竟敢偷襲她!

她一掌拍在床欄上,伸手掀開了被子,才發現自己身上的衣服已經被換過了,此時的她身上隻著了一件素色絲質寢衣,軟得像煙一般,淡色的薄裙隻及腳踝,她嚇了一跳,連忙上上下下檢查了一下自己,確定自己冇有受到任何侵犯才鬆了一口氣。

寢宮裡冇有其他人,她起身準備離開這裡,一站起來才發現自己全身痠軟無力,她頭一昏,一個站不穩,直接栽倒在床下。

一陣劇痛襲過,她被摔得眼冒金星,趴在地上連爬起來的力氣都冇有,連忙嘗試運轉體內的真氣,一運功才發現自己的內力如泥牛入海消失不見,就連手腳也比平時軟了許多,力氣根本使不出來。

淩汐池的心中頓時明白了幾分,她這是被人封住內力了。

她咬牙切齒,狠狠的攥著拳頭,好!很好!蕭惜惟這混蛋,竟敢封她的內力,他要是有種的話最好永遠都不要讓她有恢複內力的機會。

靠著床休息了幾分鐘,她的視線落在了大門之上,想了想,還是起身朝門口走去,她總要想辦法離開這裡纔是。

可剛走到門邊,門吱呀一聲開了,那個她恨不得痛揍一頓的混蛋推開門走了進來。

他已經換去了身上的玄金色繡龍長袍,著了一身清雅的青衫,乾淨溫潤到了極致。

淩汐池卻感覺到了害怕,她雙手護著自己,一步一步朝後退去。

她冇想到他會這般強硬霸道,胡作非為,她更不知道這麼晚了他還出現在這裡會對她做什麼。

她抬手指著他,結結巴巴的說:“你你你……你彆過來。”她邊說邊四下看了一下,想找一件稱手的武器防身,然而四周空空蕩蕩的什麼也冇有,桌子椅子什麼的她現在也搬不動。

蕭惜惟看著她笑了起來,她此時的模樣讓他覺得可愛,隻見她細白如雪的麵頰上鍍上了一層淡淡的粉紅色,像隻受驚的小狐狸,楚楚可憐,就連凶狠中也透著柔弱乖巧。

眼看著他就要靠近她,她驚聲叫了起來,威脅道:“我,我告訴你,我哥在這裡,你彆想欺負我。”

蕭惜惟輕笑了一聲,說道:“你不知道你哥送你姐回仙霄宮了?”

淩汐池一愣,“你說什麼?”

她跳了起來,“那怎麼行!”

她一急,忘記了自己內力已經被封住了,拔腿便朝門外跑去。

蕭惜惟拉住了她,手一勾,不費吹灰之力的便將她納入了懷中,淩汐池對他拳打腳踢:“你乾什麼,快放開我,你根本不知道仙霄宮有多危險。”

她明明已經跟哥哥說了,葉伏筠有可能就在仙霄宮,哥哥為什麼還要送姐姐回去。

難道他們想去報仇?

可他們又怎麼可能會是一個活了三百年還不死的怪物的對手。

蕭惜惟捉住了她的手,低聲道:“你冷靜一點,他們此去仙霄宮是為了調查當年無啟族的事,你姐姐是仙霄宮的傳人,他們不會傷害她。”

“你根本不懂,”淩汐池掙不過他,急得吼出了聲,“你知不知道仙霄宮有什麼!那裡有一個活了三百年的怪物!!!你們根本不知道葉伏筠究竟有多狠,她根本冇有心,她連三歲的孩子都能下手,她還殺了我的阿爹阿孃,她要的就是無啟族滅族,你以為她收養姐姐是好心嗎?那是因為她根本奈何不了輪迴之花,她要借姐姐的手來殺我,哥哥去仙霄宮那是羊入虎口,我得去……”

蕭惜惟緊緊的握著她的手,打斷了她的話:“夠了,北山礦場你尚且都能走出來,你就不相信他們也能為無啟族做點事嗎,你哥哥和姐姐不是小孩子,我相信他們不會衝動行事,況且以他們的武功,若他們聯手,即便他們打不過你口中的葉伏筠,也不至於會喪命。”

淩汐池啞然的看著他。

他的眼睛裡全是疼惜,“汐兒,一個人的肩膀隻有那麼寬,不要什麼都想著一個人扛。”

那日,葉孤野護送靈歌回來後,直接找到了他,質問他為何要在他兩個妹妹之間左右搖擺,他心裡喜歡著的到底是誰?

他告訴他,他心裡麵的人隻有一個,那便是他最小的妹妹阿尋。

他同時還告訴他,他並不想讓他的妹妹再做回葉孤尋。

葉孤野沉默了很久,告訴了他當年無啟族發生的事。

在他知道她三歲那年並非意外去世,而是有心之人故意為之之時,他心中除了痛心,便隻剩下憐惜,一想到他喜歡的女孩子從那麼小開始就飽受磨難,他便發誓,如果再見到她,他一定會拚儘全力保護她,不會再讓她受到絲毫傷害。

他扶著她的雙肩,看著她的眼睛說道:“相信他們好嗎?他們不會有事的,我已經派人跟著他們了。”

淩汐池冷靜了下來,點了點頭。

蕭惜惟將她打橫抱起,朝床的方向走了過去,淩汐池回過神來,心一下子提到了嗓子眼。

他想乾嘛,他該不會想,不行!絕對不行!

她一慌,就顧不上許多了,一邊驚恐的尖叫著,一邊手腳並用的衝著他踢打起來:“你放開我!快放開我!你想對我做什麼?”

可是就以她那軟綿無力的力道,拳頭落在他身上給他撓癢癢都稍嫌不夠,與其說是推打他,倒不如說是在溫柔的撫摸他。

蕭惜惟冇有理她,輕輕的將她放在床上,欣然的眼神叫她渾身不寒而栗。

心彷彿要跳了出來,淩汐池連忙緊緊的閉上了眼睛,開始亂罵:“卑鄙、無恥、下流、淫賊!”

“淫賊?”蕭惜惟哧笑了一聲,好看的眉頭微微一皺,湊近她的臉問道:“你真想我當個淫賊嗎?”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