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Hit小說 > 曆史 > 花繞淩風台 > 第二百六十六章:對戰三大長老

花繞淩風台 第二百六十六章:對戰三大長老

作者:蝦米不會遊 分類:曆史 更新時間:2022-07-11 22:44:00 來源:言情API

疾風驟停,濃雲消散。

那三人腳步一止,其中的和尚眉頭一皺,看著那身泛血芒的邪血劍驟然升騰起的絕世劍意,眼中出現凝重之色。

突的紅光爆綻,一股令人窒息的無形氣勢猛然侵近,隻見少女的手一揮,一朵純白色的小花從她的指尖飛出,瞬間幻化成千萬朵,在劍氣的包裹下,紛紛朝他們衝來。

看似美麗纖柔的花朵,卻帶著無比陰冷的殺意。

一個蒼老的聲音在少女身後大叫:“丫頭,你小心一點,他們是仙霄宮的三大長老,如珩道長、觀澄道長和空寂和尚。”

說話的正是琴漓陌的爺爺琴南和,見淩汐池和蕭惜惟朝著追趕他們的三人迎了過去,兩人再也支撐不住,和背上昏迷不醒的青年一起倒在了地上。

琴漓陌連忙上去扶起了他們,眼眸中透出擔憂:“爺爺,十觀爺爺,你們冇事吧!”

琴南和衝她擺了擺手,見那昏迷不醒的黑衣青年嘴角又溢位血來,眉頭一皺,隨即坐了下來,雙掌緊貼著他的背心,將自己的真氣源源不斷的輸入他的體內。

十觀一見,微微的歎了口氣,也將自己的真氣的提出,抵著他的胸膛朝他的體內灌輸進去。

源源不斷的真氣輸入青年的體內,可他仍是一點反應也冇有。

琴漓陌眉頭緊皺,暗自握緊了拳頭,說道:“仙霄宮的人出手也太狠了!爺爺,你們這些天都用真氣為他續命,可他……”

她的眸中浮現出一股說不出的惋惜,抬眸看向了那出去迎戰的少女。

邪血劍眨眼便到了三人麵前,漫天飛舞的輪迴之花在半空中分散成了三股,衝著三人急轟而去。

“邪血劍!好重的魔性,好強烈的殺意!”空寂和尚叫了一聲,隨即雙手一合,身上的白色僧袍無風自舞,寬大的袖子獵獵作響,隻聽他大喝了一聲:“苦海無邊。”

驀聽“哢嚓”之聲不絕於耳,那和尚的袖子竟赫然憑空暴長了四五丈,袖風一拂,白茫茫的勁氣在半空中翻湧,仿若海中掀起的滔天巨浪,硬生生將淩汐池向前急掠的那招仙人掃落花的衝勢遏止,輪迴之花像是沉冇在浪潮裡的浪花,瞬間被悉數卷落。

他的袖子還在繼續鋪開,見風見長,寬闊無邊,倒真的像無垠的大海,怒號著要吞噬人間所有的魑魅魍魎。

淩汐池冷哼一聲,提劍直衝而上,一劍狠狠的劈了過去,霸氣無比的劍氣落在白色的浪潮之上,將那大海硬生生的撕裂成了兩半,怒道:“什麼苦海無邊,我偏要排山倒海。”

隻聽一旁的如珩道長說道:“這丫頭好重的戾氣,看來她便是宮主說的那人了。”

觀澄道長也道:“正是踏破鐵鞋無覓處,得來全不費工夫,速速將她擒下,我們也好回仙霄宮覆命。”

淩汐池怒火中燒,她身形急掠,落在空寂和尚的袖上,憤怒道:“就是你們這些人傷了我哥哥的?”

空寂和尚低聲唸了一聲阿彌陀佛,說道:“看來施主便是那身懷輪迴之花之人,即是如此,還請你同我們走一遭吧。”

淩汐池哼笑了一聲,“臭和尚,既然是你們傷了我哥哥,那就血債血償吧。”

手中的劍光再一次暴漲,她將仙霞功的真氣全部提了出來,煙霞瀰漫中,邪血劍閃著妖邪異樣的紅芒,血光蔽日,世間像是一片陰慘慘的修羅世界,森然恐怖,充斥著無儘的陰森氣息。

少女的麵容充斥著冷意,眸子裡已是一片幽暗的血紅色。

“仙霞功?”空寂和尚驚呼了一聲,說道:“你竟然會雲沉師妹的武功,你是她的弟子?”

淩汐池的足尖在他的袖上點了幾點,像一隻翱翔在大海之上的青鸞神鳥,身旁伴著七彩雲霞,右手揮劍,左手揮掌,掌力與劍氣交織,朝他攻了過去。

空寂和尚袖風回甩,又喝道:“禦魔指。”

但見他指尖凝聚真氣,手指頓時變成金色,指出如霹靂,隻聽一聲金屬碰撞的脆響響起,他的手指觸碰到了淩汐池的劍,將之彈到了一旁。

淩汐池順勢一帶,手腕迴旋,邪血劍在她手中以不可思議的角度旋轉了一圈,再一次劃向了他的咽喉。

和尚猛然向後一退,雙手再一次合十,兩隻手掌均已變成金色,凝聚著金剛之力,夾住了她的劍,他的目光不期然的落在了她的手腕上,一串晶瑩剔透的血珀珠在她腕上熠熠生光,隻見他眉頭一皺,盯著她的眸子驚詫的說道:“雲沉師妹竟然將師父傳她的靈山血珀給了你?她這一生向來嫉惡如仇,為何會如此?”

淩汐池用力抽回手中的劍,提劍再揮,一邊出招一邊道:“你不懂她為何會收我這樣的魔女當弟子是嗎?我告訴你,師父不僅將靈山血珀給了我,還將一身修為全部給了我,你可知她當初為何要叛出仙霄宮,那是因為真正的魔就在你們仙霄宮!那裡纔是真正藏汙納垢的地方!我們無啟族數十萬人死於非命便是拜你們仙霄宮所賜!”

空寂和尚邊戰邊退,怒道:“妖孽,休得胡言亂語!”

淩汐池大笑:“我胡言亂語,老和尚,你可知你們仙霄宮的宮主究竟是什麼人,師父臨終之前告訴我,現任的仙霄宮主是她的師姐,可自從她的師姐接任宮主之位後,她便再也冇有見過她的真麵目,這些年來你們可有誰見過她的真麵目!你不知道你們仙霄宮有一個活了幾百年的怪物嗎?可笑,本為邪魔歪道之地,卻恬不知恥的自詡正道門派,你們口口聲聲要為世間斬妖除魔,你們斬的是什麼妖,除的是什麼魔!這世上正是有你們這些假仁假義之人,纔有斬不儘的妖,除不儘的魔!”

一旁的如珩道長暴喝道:“好一個妖孽,竟敢出言不遜,詆譭我們仙霄宮,本道容你不得,還不束手就擒。”隻見他手一揚,背上揹負的長劍沖天而起,頓時狂風大作,一道雪白的劍光在狂風中亮起。

空寂和尚的衣袖突然翻湧不止,向上激長,圍成了一堵高高的圍牆,想將少女圍困在其中。

如珩道長則身形急展,眨眼便落在了少女頭頂上方,一劍揮斬而下。

一陣青光突然疾衝而來,一道青影在半空中一繞,一條人影已如旋風一般疾向他擲來,在那清風周圍,忽的憑空生出萬千劍光,劍隨風行,風助劍勢,眨眼便將他包裹在一片劍潮之中,劍光如驚雷,霸道絕倫,怒意與劍意交加,勢如雷霆。

隻聽幾聲轟隆巨響,兩人在眨眼之間已過了無數招。

如珩道長看著自己手中的劍赫然有了無數的缺口,望著麵前的男子,驚呼道:“幻天四意訣?”

蕭惜惟冇有回答他的話,身形在半空中一轉,手指在身前一凝,一雙眸子赫然嶄露一股無敵招意,那一瞬間,他周圍的劍氣不見了,他也不見了,一柄幽藍色的劍突然出現半空中,散發出舉世無雙的劍意。

如珩道長的眼中突然出現了不可思議的神色,喃喃道:“以身為劍,以劍為形,這世上真的有人做到劍既我,我即劍嗎?”

那柄幽藍色的劍突然向他衝進,他隻來得及揮劍一擋,隻聽噹的一聲,他手中的劍赫然被擊得斷成了兩截,那一劍轟在了他的胸膛之上,將他擊得口吐鮮血。

眼看著又一劍朝他而來,慌忙之中,他的雙手一抬,一股純正的道家內息散發而出,包裹著他急速向後退了無數丈,蕭惜惟緊追而去,隻見他雙手在胸前結了一個印,那一劍落在他身上之時,彷彿落在了一塊棉花上,劍氣瞬間被轉移了出去,落在了一旁的一塊石頭上,石頭瞬間被擊得粉身碎骨。

蕭惜惟回到了原本的模樣,似笑非笑道:“禳移術?有趣?”

禳移術,據傳是一種可以轉移嫁接的秘法,修至最高層,便可隨心所欲轉移空間,轉移能量,將自身的災禍乃至於整個國家的災禍通過符咒轉嫁出去。

如珩道長停了下來,細細的看了他兩眼,說道:“小子,我看你資質不錯,為何要與那妖人為伍,你可知那是什麼人?”

蕭惜惟冷笑道:“我自然知道,那是我未過門的妻子,你說她是妖人,那你們隨意出手傷人,又是什麼?”

如珩道長掐指一算,說道:“你身上有真龍之氣,將來必成大器,隻可惜被妖孽所迷,失了本心,長此以往,怕是命不久矣。”

蕭惜惟臉色一變,目露殺意,五指淩空一抓,滾滾真氣在他掌中彙聚,眨眼便成一柄幻劍,他的手一抬,幻劍脫手飛出,又朝他飛去。

如珩道長心知他動了殺心,身形一移,再一次使出了禳移術,將劍意轉嫁了出去。

蕭惜惟朝他掠近,閃電般的朝他攻出了五六掌,那一瞬,如珩道長隻覺四麵八方都是他的掌影和身影,他的聲音一會兒在他的左邊響起,一會兒又在他的右邊響起,帶著一股說不出的飄渺虛無之感。

“凡事必有因果,該你承受的,如果轉移,你可承受得起這因果的反噬,作為修道之人,你可知何為惟精惟一之道,又可知何為道之真諦?”

如珩道長冷汗涔涔,已是避得十分吃力。

所有的對決都發生在電光火石之間,一旁的觀澄道長正欲上前幫忙,隻聽一聲怒喝聲響起:“臭丫頭,你看什麼看,還不快去幫忙!”

琴漓陌應道:“好嘞,爺爺,我去了!”

觀澄道長的身形剛掠了出去,便見半空中一個如精靈般的紅衣女孩踏著風而來,隻見她右手一晃,一把精緻的小弓已出現在她的手上。

他皺起了眉頭,因為那小弓實在太小,平套在她的右手手腕緊貼著手背,倒像是小孩兒的玩具。

琴漓陌衝他一笑,左手手指一繞,指尖刹那間縈繞著一道紅色的真氣。

他正不解,隻見她迅速的把手指放在小弓上,引弓一射,那紅影脫指飛出,見風就長,頓時變成一道烈焰之箭,朝著他呼嘯著而去。

那一刻,空氣似乎也要燃燒起來,箭未至,便已將它途中所遇到的一切焚為灰燼。

這是她自己在火陽訣的基礎上領悟出來的功夫,冥火箭的最後一層,天火燎原。

而她的整個身軀,更即時冒出熊熊烈焰,那烈焰由她自身的真氣所化,倘若操控得宜,烈焰便隻會傷敵而不傷己。

觀澄道長感受到了烈焰中蘊含的恐怖能量,也不敢戀戰,閃得倒是極快,琴漓陌的火箭從他剛纔所站的地上射空,射向了不遠處的幾棵楊樹,隻聽“轟”的一聲,那一排楊樹劈劈啵啵的燃了起來,瞬間就成了一堆焦炭。

他的手一揮,一柄鐵骨扇出現在他的手上,扇麵一展,扇骨頓時散開,化作了無數把鋒利的尖刀。

琴漓陌腳步在地上一點,人已騰空而起,手掌凝著一層火紅色的真氣朝觀澄道長攻了過去。

觀澄道長將手中的鐵扇擲出,扇子在半空中迎向了琴漓陌,時而分散化作數道刀影,時而連在一起組成刀鏈,圍著琴漓陌飛旋纏繞,琴漓陌往往擋住了一刀,便又有另一刀從一個不可思議的方位朝她襲來。

這時,一聲慘呼聲傳來,觀澄道長扭頭一看,隻見如珩道長在與那青年的對決之中已是節節敗退,岌岌可危,而另一邊,少女也從空寂和尚的袖牆之中破出,一劍比一劍狠,空寂和尚眼看就要招架不住,快速的權衡之下後,他的手一揚,鐵骨扇又變做扇子飛回他的手中。

扇子飛回來的那一刻,琴漓陌也緊跟而來,一掌便朝他遞了過來,他與琴漓陌對了一掌,借掌力之勢彈射到瞭如珩道長的身邊,手中的扇子再一次分散,化作二十一把飛刀,飛射向了正在與他們激戰的青年和少女。

趁著他們分心的那一瞬,他一手抓著如珩道長,如行雲流水般一退,另一隻手抓住了空寂和尚的手,隻見他口中唸唸有詞,頓時天旋地轉,無數草木石塊飛起,遮住了他們的身體,眨眼間便消失在眾人麵前。

幾人並冇有去追趕,淩汐池收了劍,轉身奔到了十觀和琴南和的身邊,望著昏迷不醒的黑衣青年,急聲道:“哥哥,哥哥,你怎麼了?”

這時,十觀和琴南和全身一震,一股黑氣從青年的身體中傳到了他們的雙掌之上,那黑氣似乎十分剛猛,二人立時雙雙口吐鮮血,雙掌像黏在黑衣青年的身上一般再也撤不下來。

眼看兩人危矣,蕭惜惟一見,連忙出掌將他們二人震開,但見他們的雙掌已變成一片暗黑之色,看起來十分怪異。

淩汐池連忙接住葉孤野軟倒的身體,才發現她的哥哥全身軟綿無比,她伸手捏了捏他的手臂和腿腳,啊的一聲淒厲的慘叫了起來。

葉孤野的臂骨、腿骨以及胸骨,竟遭悉數震斷震碎了!

她一邊摸著葉孤野的臉,淚如決堤一般而下:“哥哥,你醒來啊,我是阿尋,我是阿尋,你睜開眼睛看看我!”

看著她聲嘶力竭的哭嚎著,蕭惜惟突然走上前來,不由分說將葉孤野抱了起來:“汐兒,彆哭了,去找師兄!”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