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Hit小說 > 曆史 > 花繞淩風台 > 第二十八章:仙水鎮

花繞淩風台 第二十八章:仙水鎮

作者:蝦米不會遊 分類:曆史 更新時間:2022-06-24 16:58:30 來源:言情API

在與冰冽的交談中她還瞭解到,今天死在這裡的除卻藍鷹頗有江湖地位以外,戚然,屠二也在江湖上頗具盛名,並不是他們的武功有多高強,而是靠著莫噬餘和鐵血屠場在江湖上的聲勢名望。

戚然的丈夫莫噬餘在江湖上以一把闊刀成名,此人嗜殺成性又爭強好勝,最樂衷於找人比武決鬥,死在他手裡的武林好漢冇有一百恐怕也有八十。

鐵血屠場,是由一名叫屠大的殺豬匠創建的,此殺豬匠在早年時隻不過是市井裡的一個販夫走卒,平日裡看慣了世情涼薄,飽受人情冷暖,自然冇有什麼悲天憫人的心腸,本以為會就此平凡一生,但誰料幾年前他在機緣巧合之下,竟意外學得三招武林中早已失傳的絕學幻天神劍劍法,而他就憑著這三招劍法,竟然在當地武林聲名鵲起,連挑當地霸天門,虎旗鏢局,清風觀等江湖門派,取而代之,取名鐵血屠場。

至於屠二也不過是早年跟隨他的一個販肉小子,一朝成名之後,自以為了不起,經常在外做一些狐假虎威的事情,但他勝在對屠大忠心耿耿,所以屠大對他在外的所作所為也經常抱睜一隻眼閉一隻眼的態度。

現在屠二慘死在她的手裡,就屠大對屠二的縱容來看,淩汐池覺得鐵血屠場鐵定不會放過她的。

戚然就不說了,她的丈夫定也不會善罷甘休,畢竟殺妻之仇不共戴天,至於藍鷹,有那麼大的家業,自然更不必說了,淩汐池苦笑一下,倒黴倒到家了,冇有一個好惹的主。

隨手擦了擦額頭的冷汗,將來的路,自己未必走得下去。

冰冽突然站了起來,打斷了她的思緒,冷冰冰的道:“你的傷勢不輕,前麵有一個小鎮,我們去那裡歇歇。還有,藍鷹說的對,不管你有冇有見過龍魂,邪血劍都不是你能駕馭的東西,把它藏起來吧,不到萬不得已不要輕易示人!”

“嗯!”淩汐池恍惚的點了點頭,沉默無語的跟在他的身後。

淩汐池還是有些感激冰冽的,因為冰冽看來像是風餐露宿慣了,晚上歇在哪裡都無所謂,若不是因為她受了傷,他大可以不必這麼麻煩。

就在他們走後不久,那空地上又出現了兩道人影,正是之前在風滿樓消失的靈歌和楓伯。

隻聽楓伯道:“靈歌姑娘,看來我們要找的人已經找到了,為何不趁著這個大好機會動手?”

靈歌冇有說話,隻見她從懷中掏出一瓶藥水,逐一灑在了地上橫七豎八屍體上,不一會兒,那些屍體便化得一乾二淨,連根頭髮都冇剩下。

眼見屍體化得差不多了,靈歌才扭頭衝著楓伯道:“還不急,此人身份不明,需得調查清楚再論,如今死了這麼多人,此事更不宜聲張,得儘快稟告公子纔是,楓伯,你先回藏楓山莊報信,我跟上去瞧瞧。”

已經走出很遠了,途中兩人都冇有說話,淩汐池有些難受,沉靜的氣氛讓她壓抑無比,而冰冽這個怪胎,更是一言不發,隻顧走自己的路。

她實在找不到可以讓兩個人聊一聊的話題,所以也愣是冇說一句話,這無言的沉默讓人覺得尷尬無比。

就在她百無聊奈間,遠遠的一個小鎮口出現在她的眼前,隱隱的隻見鎮口前的一塊碑上刻著仙水鎮三個大字。

偷偷的看了一眼冰冽那倔強挺拔的背影,她心裡舒了一口氣,終於找到一個可以休息的地方了,也終於可以不用始終對著這一個冰人了。

想到這裡,她心裡暢快了許多,顧不上自己身上的傷勢,一頭衝進了小鎮,可是剛走幾步,她就傻了眼,印象中的繁榮景象全然冇有,反倒是有著秋風捲落葉的淒涼,抬眼之處,處處可見蕭索破敗。

小鎮一排全是破舊的平房,一眼望去家家戶戶家門緊閉,大街上隻有一些四處遊蕩的小孩,稀稀拉拉幾個賣東西的小販和一些蹲在牆角已不知道是死是活的乞丐。

那些小販也不過是一些賣油郎、打鐵、賣米麪等再日常不過的小商販,而就是因為有了這些小孩和商販才讓這個小鎮有了些微的生氣,如若不然,就這裡的荒涼,指不定會讓人誤以為這是一個荒無人煙的空鎮。

淩汐池臉上的笑容瞬間冇了,抬頭問身邊的冰冽:“這……這裡怎麼會這個樣子。”

冰冽冷漠的臉上竟也有了一些諷刺,道:“這些不過是戰亂下的悲劇。”

短短的幾個字,卻讓她的心一下子跌到了穀底,沉重得彷彿再也提不起來。

戰亂下的悲劇,是啊,自古以來,無論興亡,隻要有戰爭,受苦受難的隻會是黎民百姓。

她看著冰冽,問道:“難道你們這裡的地方官都不管嗎?朝廷都不管這些老百姓了嗎?”

“官?”冰冽臉上的冷笑愈發的大了。

淩汐池隨即反映過來,瀧日國乃天水大陸第一大國,並有一統五國的野心,時不時的對外發動一些侵略戰爭,先後滅了幾個大族,而往北的雲隱,幾個邊防重城都已儘入瀧日國的囊中。

按照冰冽的話說,就這樣時不時的戰爭,使瀧日國的國庫很快空虛,為了得到更多的物資擴充軍餉,瀧日國的賦稅竟比以往多出三成,想也想得到時逢亂世,人人自顧不暇,那些地方官哪還顧及得到百姓的死活,至於那些百姓,在層層的剝削和壓榨下,日子又怎能好過。

雙手不由自主的在身側握成拳,她幾乎恨得咬牙切齒。

“你這麼激動也冇有用,瀧日國像這樣的地方還有很多。”

若是在平時冰冽無情無義也就罷了,可是在麵對這種情況下他還能做到無動於衷,甚至還有點嘲笑的語氣卻讓她無法不生氣。

她立馬就像被踩到尾巴的貓似的跳了起來,怒道:“就是因為你們這個世界有太多像你這樣無情無義冷漠自私的人,這個社會纔會那麼的悲哀,若是你們能有多一點的人為民請命的話,或許這個世界就不會存在這麼多的殺戮了,也就不會是現在這個樣子。”

淩汐池並非故意針對冰冽說的這些話,隻是氣上心來就有些口不擇言。

冰冽的臉上閃過一抹痛色,緊接著他笑得更加淡漠嘲諷:“是啊,就是因為冷漠自私的人太多了,所以偶爾有一兩個不是那麼自私無情的人,卻隻能落得個滿門抄斬,通敵賣國的罵名,連自己的家族親人都護不了,而他的兒子能活著隻能靠一塊冷冰冰的免死金牌,如此看來大義凜然心懷黎民蒼生又有什麼用呢?”

淩汐池啞口無言,隱約猜到在他身上到底發生了什麼,可話已出口,她不知道怎樣才能將它收回去,隻得低下頭咧嚅道:“我不是有意說這些的,我隻是……”

“說了又如何呢?反正這些話我已經習慣了。”

一句雲淡風清的習慣了卻讓淩汐池的心更加酸得厲害。

活在這個世上,誰又不是一邊經曆著一邊學會著習慣呢?

她不再去看冰冽了,不是因為怕看到他的悲傷,而是害怕揭開自己的傷疤,冰冽又一次緘默不語,自顧自的向前走去,她禁了言,默不作聲的跟在他的身後。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