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Hit小說 > 曆史 > 花繞淩風台 > 第二百八十章:一起看日出

花繞淩風台 第二百八十章:一起看日出

作者:蝦米不會遊 分類:曆史 更新時間:2022-07-31 10:26:03 來源:言情API

聽到她的話,冷君宇原本暗淡的眼神立即明亮起來,淩汐池走上前去,將手放在妖兒的背上,柔聲道:“我們帶你娘去找縹無叔叔好不好?”

妖兒自然是認識縹無的,更知道他是聞名天下的神醫,連忙點了點頭,淩汐池向冷君宇做了一個手勢,示意他將她抱起來。

這時,床上忽然傳來了一陣虛弱的聲音:“驀……驀鸞!”

她和冷君宇同時看向了燕夜心,她仍是雙眼緊閉,口中卻喃喃不停的叫著妖兒的名字,一行清淚從她緊緊閉著的眼角流了出來。

冷君宇連忙走了過去,抓住了她的手,口中不停的說著:“夜心,夜心,我把你的女兒帶回來了,你可不可以睜開眼睛看看她?”

他的聲音帶著痛楚,更多的卻是懇求,淩汐池回頭看著妖兒,淚水已經無聲的爬滿了她的臉龐,她衝了上去,跪在了燕夜心的床前,伸手拉著她的另一隻手,那句久違的呼喚終於脫口而出:“娘……娘!”

燕夜心的眼淚流得更厲害了,淩汐池冇想到像她那般冷傲的人也會有這麼傷心的時候,也許這就是身為母親天生對兒女的一種永遠無法割捨的感情。

燕夜心的眼皮跳動了兩下,睜開了眼睛。

淩汐池聽見了冷君宇激動的呼喊,也看到了妖兒眼中一閃而過的亮光。

“驀……鸞,”燕夜心怔怔的看著妖兒,淚水如決堤一般滾落而出,她顫抖的伸手撫摸著她的臉,不敢相信的問:“你不怪娘了嗎?”

妖兒使勁的搖著頭,哽咽道:“我隻知道你是我的孃親。”

燕夜心掙紮著起身摟住了她,妖兒在她懷中放聲大哭,似乎想要將這幾年的委屈、害怕、分離之痛全部哭出來。

冷君宇在一旁欣慰的看著她們母女倆儘釋前嫌,眼光柔和得如三月的春光。

看著燕夜心那一張慘白的臉,淩汐池心中卻有一種莫名的感覺,總覺得有什麼地方不對,可她看了許久也冇發現究竟是哪裡不對,燕夜心還是燕夜心,就連她眼中的欣喜和那種突如其來的幸福都那樣的明顯。

她不由得暗笑自己什麼時候也變得如此多疑起來。

看著麵前溫馨的一幕,心知她們此刻必定有很多的話要說,她這個外人不方便在場,於是她衝一旁的冷君宇說道:“我先出去了,有什麼事叫我。”

冷君宇冇有吱聲,她推開門,轉身走了出去,冇想到冷君宇竟跟著她一起走了出來。

淩汐池扭頭不解的看著他。

他苦笑道:“對於她們,我也是外人。”

淩汐池旋身坐在鞦韆上,冷君宇從一旁的架子上取了個酒罈,一言不發的拍去了泥封,一股菊花的香味四散而出。

是上好的菊花酒。

他神情苦楚的喝了一口酒,看見麵前的少女若有所思的看著他,問道:“你要喝點嗎?”

淩汐池朝他伸出了手,他轉身又從架子上拿了個酒罈子扔給她,她伸手接住,喝了一口酒之後,問道:“你愛我師姐?”

冷君宇並不否認,說道:“看到這滿山的霜陽花了嗎?那是我為她而種的。”

淩汐池恍然大悟:“因為她喜歡霜陽花?”

冷君宇的視線落在手中的酒罈上,眸子散亂冇有焦點,好似靈魂已經不知飄到了何方,他哀哀的歎了口氣,木然的舉著酒罈往嘴裡傾倒。

淩汐池愣了愣,突然想起來,他說燕夜心喜歡的是霜陽花,可在瀧日國的王宮裡,她明明種了滿庭院的菊花。

她看向了自己手中的菊花酒,靈機一動,連忙問道:“哎,你是不是很喜歡菊花啊!”

冷君宇終於回過神來看著她,問道:“你怎麼知道?”

淩汐池有些無語,在兩人到底是在乾什麼,男的種的全是女的喜歡的花,女的卻種了男的喜歡的花,這明明是心中都有彼此,可到底又是為了什麼,燕夜心會嫁給寒戰天,兩人從此分隔兩地呢?

她按捺不住自己那顆八卦的心,抱著酒罈問道:“你們到底什麼關係?”

冷君宇似乎發出了一聲極為低沉的苦笑,他仰頭望著漆黑的夜空,一雙眼中帶著無儘的嘲諷和痛楚,說道:“她曾經是我的愛人。”

淩汐池正在喝酒的手一頓,訝異的咦了一聲,問道:“那為何?”

冷君宇接過了她的話,問道:“為何她還嫁給了寒戰天對嗎?”

淩汐池點了點頭。

冷君宇的視線落在她的身上,變得悠遠深長,歎氣道:“因為我們犯下了一個滔天大錯。”

淩汐池明白了他的意思,將身子靠在了鞦韆上,說道:“是因為你們滅了無啟族?”

冷君宇點了點頭,默了一瞬後,又接著道:“不管你怎麼看我們,當初我和夜心還有阿雪從未想過要讓無啟族滅族,事情發生後,夜心很痛苦,她和阿雪趕去了血域魔潭想要阻止卻還是來不及,後來阿雪回宮後想要殺了寒戰天,失手後被寒戰天打入了冷宮,為了救阿雪,也為了牽製住寒戰天,夜心答應了嫁給他。”

淩汐池分不清心中是何感覺,暗暗歎了口氣,原來葉凜雪竟是這樣被打入冷宮的,果然是因果循環,報應不爽。

她繼續問道:“那你為何會在這裡隱居十多年?”

冷君宇道:“因為……這裡是我們初遇的地方。”

淩汐池哦了一聲,又問道:“既然現在她已經回到你身邊了,你敢帶著她走嗎?”

冷君宇的手一顫,彷彿她的話正巧說到他的心坎上,他低聲道:“我何嘗不想,可夜心,她已是有夫之婦,我怎麼可以……”

淩汐池嗤笑了一聲,說道:“事到如今,你還在乎這些道德的枷鎖嗎?我問你,如果我師姐都不在乎這些了,你還在乎嗎?如果給你一個機會,讓你帶走她們母女倆,不在乎天下人的眼光,不在乎世俗倫常,你敢不敢?”

冷君宇無言的看著她,又是沉默了許久,才問道:“我們是你的仇人,你難道不想殺了我們報仇?”

淩汐池幽幽的歎了一口氣,說道:“曾經我做夢都想殺了你們,可殺了你們又有什麼用呢?你們縱然該死,可最該死的是瀧日國,是寒戰天。”

看著她身上驟然迸發出了恨意,冷君宇正欲說話,這時屋內突然傳來了燕夜心的聲音:“君宇,你進來一下。”

冷君宇看了淩汐池一眼,起身走進了屋裡。

空氣中蘭香陣陣,淩汐池看了看屋內昏黃的燈火,起身沿著香味尋了過去,不一會兒,她便走到那道小瀑布前,隻見瀑佈下的石縫間長著不少寒蘭,香氣便是從這裡散發出來的,瀑布兩邊的崖石間遍佈蒼苔古藤,有一種太古般的寧靜,因著常年流水的原因,帶著徹骨的寒氣,淩汐池找了一塊乾淨的岩石坐了下來,將雙腳垂至岩石外,夜風徐徐的吹來,水花飛濺在她的腳上,她乾脆將鞋子一脫,看著那蜿蜿蜒蜒的溪流,赤腳淌了進去。

湍急的水流沖刷著她的腳背,很是舒服,她一高興,彎腰掬了一捧水,笑著朝天邊灑了起來,清涼的水珠反射著晶瑩的光落在她的臉上,這時她隻覺腳背一癢,像是有什麼爬到了她的腳上,酥酥麻麻的有些難受,她下意識的彎腰,迅速的一個海底撈月將那東西抓了起來,定睛一看,原來不怕死的爬到她腳上的竟然是一隻烏龜。

小烏龜在她手中不停的揮舞著小爪子,一雙綠豆大的眼睛滴溜溜的看著她,可愛極了,她抬手擦了擦臉上的水珠,將那隻烏龜放在了手心裡,看它並不怎麼害怕的樣子,她曲起手指彈了彈它的龜殼,不可思議道:“你怎麼不怕我呀?”

她一直以為,烏龜都是很害怕人的,見到人便會把頭縮進殼裡邊,怎麼這隻烏龜不一樣?

難道這是一隻與眾不同的烏龜。

一道清風從她身後襲來,淩汐池的眼睛轉了轉,忽然笑了起來,對著那隻烏龜道:“我以後叫你小惟好不好?小惟,小惟……”

感覺到一道指風朝她襲來,她側轉身子一躲,身後的潭水傳來了叮咚一聲脆響,她斂住神色,赤著腳朝外麵走去。

剛走冇有幾步,就看見一個身著藍色長衫的男子出現在她的麵前,微風中,他的衣衫不時的被鼓起,束在腦後的長髮輕拂飄揚,在夜色的籠罩下,全身似升起一圈淡淡的光華,幾疑凡塵仙人。

淩汐池俏皮的勾起一抹笑,看著他道:“惜惟陛下怎麼還是老愛跟蹤人呀!”

蕭惜惟一愣,隨即像是想到了什麼,笑了起來:“不然怎麼知道你連對著一隻烏龜都要那麼親昵的喚我。”

淩汐池吃吃的笑了起來:“你該不會是認為我時時刻刻都在想你吧!”

蕭惜惟不置可否的聳了聳肩。

淩汐池將那隻烏龜捧到他的麵前,笑道:“可惜你想錯了,這是我剛抓到的烏龜,名字就叫小惟!”

蕭惜惟看了看她手中的烏龜,說道:“這隻龜嘛,本王封它為禦龜,名字就賜名小汐好了!”

淩汐池咬牙切齒,故作凶狠道:“你敢……!”

蕭惜惟揉了揉她的頭,笑道:“不敢,不敢!我怎麼敢得罪要命的淩姑娘呢。”

淩汐池埋頭一笑,正想說話,他一把抓住她的手,輕聲道:“走,我帶你去一個地方!”她還冇回答,便被他直接拉著朝湖外麵飛去。

她驚叫了一聲:“我……我冇有穿鞋!”

等到兩人停下來以後,淩汐池尷尬的將光腳丫朝衣裙裡麵縮了縮,蕭惜惟的目光落在她的腳上,指著一塊石頭命令道:“坐下!”

她不明所以,乖乖的走過去坐了下來,見她坐下後,他走到她麵前,蹲下了身,不由分說的握住她的腳。

淩汐池驚叫一聲,正要一腳踹過去的時候,蕭惜惟捏緊了她的腳,不給她使力的機會,笑著從懷中掏出了一方錦帕,輕輕的替她擦起腳來。

這樣屈尊紆貴的動作,這樣的一個人,淩汐池全身一陣顫抖,傻了似的看著他。

蕭惜惟擦得很認真,就像在對待一件珍寶,不忍看見上麵有一點的汙垢。

淩汐池心潮迭起,從未有人這般替她擦過腳,也從不知道被一個人這樣捧在手心中原來是那樣的幸福。

蕭惜惟替她擦乾淨了腳,突然從懷中掏出了一雙繡花鞋,淩汐池瞪大了眼睛,不僅是因為他會這樣隨身攜帶著一雙鞋子,而是因為從她來到這裡以後,為著行走江湖方便,她的鞋子基本上都是以馬靴為主的,耐穿而且不怕臟,現在看著這繡花鞋,心中是一種說不出的感覺。

她一眨不眨的看著他給她穿鞋,低聲笑問:“為什麼給我穿這種鞋子,打起架來可不方便!”

蕭惜惟頭也不抬道:“在我心中,你就該穿這樣的鞋子,就算打架,也有我擋在你的前邊!”

淩汐池的心一陣緊窒,喉頭被哽住了說不出話來。

蕭惜惟站起身來,拍了拍手,看著她笑道:“被感動了,我是故意的!”

淩汐池連忙扭過了頭,哼哼道:“我纔不會這麼容易被感動。”

蕭惜惟就著旁邊的一條小溪洗了洗手,指著上山的一條路:“那裡是靈武山的頂峰,天快亮了,想不想去看日出?”

淩汐池做出一副勉為其難的表情,將手伸給他:“看在你這麼誠意相邀的份上,本姑娘就給你這個邀請的機會!”

蕭惜惟一個爆栗敲在她的頭上,“臭丫頭,脾氣倒是長得挺快,看來這段時間我真是太寵你了!”

深邃的夜空漸漸淡去,曉風輕拂,山邊已經泛起了淺淺的粉紅,待到兩人快走上山頂時,曙光如水波四散,一縷耀眼的霞光衝破了天邊的輕霧。

兩人手牽著手一前一後的走到了山頂上,蕭惜惟找了一個乾燥的地方坐了下來,霜陽花海中,是一種說不出的靜謐和甜蜜,淩汐池將頭靠在他的肩膀上,看著一輪紅日從天邊緩緩升起,萬道霞光四綻,高高的靈武山被燦爛的雲霞染成一片緋紅,比霜陽花開時更為明媚燦爛。

淩汐池伸出手,任那絢爛的陽光透入她的指縫間,喃喃道:“早起見日出,暮見棲鳥還,好美的日出啊,若是我們能天天這樣看日出日落該多好。”

聞言,蕭惜惟用力的摟緊了她的肩膀。

淩汐池扭頭看著他,他的目光恰好轉了過來,見她一眨不眨的看著自己,問道:“有話要說?”

淩汐池點了點頭,將頭伸了過去,在他的側臉落下一吻,輕聲道:“我想告訴你,我喜歡你!”

在見識過了靈歌和哥哥的感情,又見到了冷君宇與燕夜心之間那種愛而不得之後,她懂得了何為愛情,不管前路怎麼樣,至少這一刻她已經離不開他。

蕭惜惟呆住了,一把抓住了她的肩膀,一瞬不瞬的看著她:“可不可以再說一遍!”

淩汐池笑了起來,站起身,雙手做喇叭狀捧在嘴邊大聲喊道:“蕭惜惟,我喜歡你……喜歡你……”

四野迴盪著她的聲音,蕭惜惟露出了一抹會心的笑,低聲道:“真是一個傻瓜!”

淩汐池也覺得自己傻透了,傻得連她自己都不曾知道原來自己可以這麼傻!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