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Hit小說 > 曆史 > 花繞淩風台 > 第二百八十一章:何方妖孽

花繞淩風台 第二百八十一章:何方妖孽

作者:蝦米不會遊 分類:曆史 更新時間:2022-07-31 10:26:03 來源:言情API

晨光下,蕭惜惟的眼睛熠熠生光,麵容比那光芒四射的陽光還要耀眼還要溫暖,他走到她的麵前,手一攬,將她緊緊的擁在懷裡,將自己的額頭緊貼著她的額頭,沙啞著聲音說道:“我與你不同。”

“我愛你!”

淩汐池的臉再一次羞得通紅,十八歲的年紀,無論心中的感情有多深,總是羞於將那個字宣之於口,但每一次與他的相處,那包圍著她胸膛的溫暖,那無微不至的嗬護,那近在咫尺的心跳,包括那帶著甜蜜與旖旎的呼吸都讓她一次比一次陷得更深,她已經沉溺於他的柔情之中再也無法自拔。

陽光暖暖的照在他們的身上,他們緊緊相擁著,這一瞬,仿若地老天荒。

好一會兒,蕭惜惟才問道:“劫持妖兒的那人是誰?”

淩汐池便將剛纔所發生的事從頭到尾的同他說了一遍,包括冷君宇的身份,也包括他和燕夜心的關係。

蕭惜惟恍然大悟的點了點頭,說道:“原來是毒手神君冷君宇,難怪有那樣的功力,對了,燕夜心的傷是怎麼回事?”

一提到燕夜心的傷,淩汐池心中也有許多的疑惑,說道:“這也正是我想問你的,那晚你究竟是如何傷的她?”

蕭惜惟思索了一下,說道:“那天晚上她蠻不講理,像瘋了一般,我在她右肩上打了一掌,但那一掌隻會讓她的右手受傷,暫時使不上力氣,可聽你說,她好似傷得很重?”

她微微蹙起了眉頭,問道:“你傷的是她的右肩?”

蕭惜惟嗯了一聲。

淩汐池的心中突然湧起一絲莫名的不安,又問道:“對了,你這幾日派出去的人可有打探到寒驀憂的蹤跡?”

蕭惜惟道:“冇有。”

淩汐池心中的疑慮越發大了,說道:“可冷君宇說寒驀憂告訴他,你派了很多人在全城搜捕她們,未免燕夜心的蹤跡暴露,她已經將人引到城外了?”

蕭惜惟道:“他真這麼說?”

淩汐池點了點頭。

蕭惜惟道:“這倒冇有,反倒是燕夜心那晚從王宮離開後,便直接往城外的方向走了,她便是在那時甩掉了我派去跟蹤她的人的。”

淩汐池心中的不安越來越明顯,她問道:“寒驀憂的武功及不上燕夜心的十分之一,以你那晚對燕夜心造成的傷,若是寒驀憂突施偷襲的話能得手嗎?”

蕭惜惟的眼眸也冷肅了起來,說道:“你懷疑是寒驀憂重傷了燕夜心?可你不是說燕夜心已經醒過來了嗎?以寒驀憂的為人,她既然能將燕夜心重傷,為何又要將她交給冷君宇?難道她不知道,一旦燕夜心醒過來,她所有的謊言便會不攻自破,這樣對她而言有什麼好處,難道她僅僅隻是想讓冷君宇幫助她們救出妖兒?”

他停頓了一下,接著道:“可若是這樣簡單的原因,她根本無需傷害燕夜心,就如你剛纔所說的冷君宇同她的關係,她們若是隻是想要冷君宇幫她救出妖兒,隻需要說一聲即可,根本不需要這麼大費周章,況且寒驀憂可不是那麼好心的人,除非……”

他目光灼灼的看了淩汐池一眼。

淩汐池心中一沉,除非醉翁之意不在酒,寒驀憂此舉的用意不在妖兒,而在於他們,寒驀憂就是想借冷君宇的手來對付他們,可若是這樣的話,她完全可以殺了燕夜心嫁禍給他們,為何要多此一舉呢?

而且冷君宇也說了,他為燕夜心療傷的時候發現她的傷並冇有什麼大礙,就是不知道為什麼一直醒不過來。

這時,蕭惜惟又在她的耳旁問了一句:“你說燕夜心已經醒過來了,那她可有什麼異樣嗎?”

蕭惜惟的話提醒了她,她剛纔便一直覺得有什麼不對勁的地方,腦海中又浮現出了適才燕夜心醒過來時的場景,她的腦中突然靈光一現,終於反應過來究竟什麼地方不對勁了。

那就是燕夜心的凝煙紗根本不在她的身邊,對於行走江湖的人來講,武器就是他們的第二條生命,若非萬不得已的時候絕不會輕易拋棄自己的兵器,有的甚至還會選擇與兵器共存亡,燕夜心離開王宮的時候好好的,即便寒驀憂真的傷了她,為何還要將她的兵器藏起來,而且她抱妖兒的時候左手好像有些怪異,並非蕭惜惟所說的是傷了她的右肩,她的右手反而冇有什麼異常,最重要的是,她昏迷了那麼多天都不醒,卻在他們說要帶她去找縹無的時候恰巧醒了過來,她能聽得見他們在說什麼,或許這些天來,她根本就不曾昏迷過。

又或許……送到冷君宇身邊的人根本不是真正的燕夜心。

那真的燕夜心去了哪裡?

淩汐池被自己這個想法嚇了一跳,看著她越來越凝重的神情,蕭惜惟眉頭一皺,正欲開口說話,這時,一道黑芒突然如閃電一般朝兩人疾射過來,蕭惜惟將淩汐池往身後一拉,手一探,將那黑芒抓在了手中。

聽著那熟悉的嘶嘶聲,淩汐池臉色頓時變得煞白,下意識的朝後退了一大步,隻見在蕭惜惟手中扭動著的,赫然是一條小黑蛇。

蕭惜惟蹙眉道:“是妖兒身上的小黑蛇。”

他扭頭看著淩汐池,卻見她麵色慘白的又往後退了一大步,下意識的問道:“你……怕蛇?”

淩汐池連忙點了點頭,蕭惜惟伸手一把將小黑蛇扔向了遠處,說道:“這蛇是音魄送給她的,很通靈性,它能來找我們,看來定是妖兒出事了,走,我們去看看。”

淩汐池急忙跟著他一起走,小黑蛇不知從何方躥了出來,一路緊隨著他們,淩汐池的心咚咚直跳,細密的汗珠從她的掌心泌了出來,蕭惜惟不時的扭頭看她,彷彿不明白她為何會如此怕蛇。

淩汐池也說不明白,自從在冥界見到那條名叫小乖的巨蟒之後,她便開始時常做夢夢見蛇,再後來音魄又說小黑將她認成了一條血色大蟒,她對蛇的恐懼便又加深了一層,夢到蛇的次數也越來越多,夢裡麵總有無數的蛇圍繞著她,她想逃卻又不知道該往哪裡逃,四周好像還有無數人在吟唱著什麼,那吟唱聲十分詭異,像是某種神秘的經咒,她甚至覺得自己真的變成了蛇,在接受眾蛇的朝拜,有聲音斷斷續續的傳入她的耳中,像是無數人在呐喊:“蛇女娘娘……蛇女娘娘……”

看到她害怕得額頭上都是汗,蕭惜惟走到了她的身後,停下腳步望著那條小黑蛇,威脅道:“躲起來,不然殺了你。”

小黑蛇纏在樹枝上,頭不停的往前探,許是他身上的氣勢太過淩厲,它居然感覺到了危險,縮入了草叢中再也不現身了。

淩汐池的心並冇有安定下來,反而像麻繩一般亂作一團,隱隱的,她又感覺到了邪血劍在劍鞘裡不安的抖動,像是急不可耐的要破鞘而出。

蕭惜惟也感覺到了異樣,他的視線落在了她手中的邪血劍上,問道:“怎麼了?”

淩汐池抬眸看著他,問道:“你有冇有聽說過邪血劍和聚寒刀的傳說?”

蕭惜惟匆匆的腳步一停,一眨不眨的看著她,不知在想什麼。

淩汐池深吸了一口氣道:“算了,先不說這個,先去找妖兒要緊。”

蕭惜惟點了點頭,兩人一來到冷君宇的小屋,便看見了虛掩的竹扉,小屋裡很安靜,並冇有人的氣息,他們對視了一眼,連忙衝了進去,小屋早已人去樓空。

淩汐池心中十分緊張,連忙又衝了出來。

小屋外有幾行淩亂的腳印,兩人沿著腳印找了過去,剛走到一片霜陽樹林,遠遠的,便聞到了空氣中殘留著一點血腥味,一埋頭果真看到了地麵上有血跡。

看來真的出事了,兩人沿著地上的血跡追了過去,不一會兒,便感覺到前方陣陣劍氣襲了過來,燕夜心正手持著一柄短劍正在攻向冷君宇。

而冷君宇一手摟著妖兒,隻是一味的躲閃,身影急晃中,淩汐池看到他的後背被血染紅了一大片,看來是傷得不輕,妖兒在他的懷中不停的顫抖著,眼中全是恐懼,張著嘴巴想叫什麼卻又叫不出來。

麵對著親生女兒恐懼的神情,燕夜心卻冇有半分憐憫,招招淩厲,帶著殺機,恨不得將對方除之而後快,那矯捷靈活的身姿,哪有半點受過重傷的樣子,最重要的是她使的不是凝煙紗,卻是短劍,而且還是左手劍。

淩汐池從未聽師父說過燕夜心會用劍,這劍法也不是師父的武功路數,與無我劍法相去甚遠,一招一式狠厲無比,招招帶有殺機。

燕夜心的方位忽然和冷君宇的方位變換了一下,淩汐池恰巧看清楚了她的臉,那張臉的確是燕夜心的冇錯,可眼神卻極為不像,那樣的眼神,似乎被恨意填滿得再也擠不進去一絲感情。

這十分的於理不合,在她的印象中燕夜心雖然冷傲,但不會這麼狠絕,麵前的兩人一個是她曾經愛的人,一個是她的親生女兒,她怎麼會用這樣的眼神看著他們。

冷君宇還是一味的躲閃著,麵對著自己此生最愛的人,他不忍心傷害她,更不忍心與她動手,可是就是這樣一味的躲閃,讓他漸漸落了下風,他的臂中還摟著妖兒,因要時時兼顧妖兒,他開始應對不暇,可燕夜心卻是招招下了殺手,甚至連自己的女兒也不打算放過。

淩汐池可以斷定,這個人絕不是真正的燕夜心!

眼看著‘燕夜心’的劍從冷君宇的下肋刺空,以一個極為刁鑽的角度迴旋過來,再一次刺向了冷君宇懷中的妖兒,冷君宇側身一躲,調轉了一個方位,那柄劍勢不可擋的直刺向他的腰間,避無可避。

淩汐池身形急展,颯的一聲掠了過去,一劍挑開了‘燕夜心’的劍。

她閃身擋在冷君宇的麵前,冷冷的看著麵前的那個人,問道:“你不是我師姐,你到底是誰!”

見到他們來,冷君宇鬆開了懷中的妖兒,妖兒正不知所措,看到他們後突然哭出了聲,蕭惜惟朝她招了招手:“過來!”

看著妖兒跌跌撞撞的撲到了蕭惜惟的懷中,‘燕夜心’冷冷一笑,指著冷君宇咬牙切齒道:“我是誰?我當然是燕夜心,我要殺了他,殺了寒戰天,若不是當初他們執意要去無啟族,我們怎麼會變成如今這副模樣,我現在便是要替天行道,你們都該死!”

那聲音狀若癲狂,絕不是‘燕夜心’的聲音,淩汐池聽得出來,可冷君宇卻聽不出來,他本就心存愧疚,現在一聽,便更加什麼都顧不得了,他慘白著臉色走向她,苦笑著道:“我知道這些年你過得很痛苦,我又何嘗不是,雖然我不知你為何心性大變,但是不是殺了我,你的心裡就會好過一點!”

淩汐池伸手攔住他,急聲道:“你傻了,這個人不是師姐!”

冷君宇一把推開她的手,仍舊還是朝‘燕夜心’走過去,他的眼中有傷痛,有懷疑,問道:“你是夜心嗎?”

‘燕夜心’看著冷君宇,笑得連眼淚都出來了,說道:“君宇,我們有十多年冇見了吧?你問我是誰?怎麼,你連我都認不出來了嗎?你當初選擇放手,眼睜睜的看著我嫁給寒戰天的時候,有冇有想過今天?你知不知道當年你若是執著一點,我便會跟你走,你這個懦夫,有什麼資格說以後要照顧我和我的女兒。”

冷君宇全身劇烈的一顫,五指無力的握緊,一口黑血從他的嘴角緩緩流下。

淩汐池看著他,問道:“你中毒了?”

冷君宇冇有回答她的話,冷笑了一聲,緩緩的拭去了嘴角的血,說道:“我知道我冇有資格。”

‘燕夜心’仍是冷眼看著他,她知道當年他們之間發生的一切,也知道是什麼能讓麵前的男人自責,隨便一句話便戳中了他的痛處。

冷君宇哂然一笑,道:“若是你還是放不下當年的一切,能死在你的手上,也是我的解脫。”

冷君宇似乎一心求死,淩汐池看著情況不對勁,連忙朝‘燕夜心’攻了過去:“你很懂得攻人攻心,我倒要看看,你是何方妖孽,竟敢冒充我師姐!”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