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Hit小說 > 曆史 > 花繞淩風台 > 第二百八十二章:平生不修善果

花繞淩風台 第二百八十二章:平生不修善果

作者:蝦米不會遊 分類:曆史 更新時間:2022-07-31 10:26:03 來源:言情API

一把闊刀橫了出來,散發著毀天滅地的寒氣,格住了她的劍。

刀劍相碰的時候,冰寒之氣在空氣中急遽流轉,方圓百米的霜陽花樹上頓時凝結了一層淡淡的風霜。

冷君宇擋在‘燕夜心’的麵前,冷冷的看著淩汐池,冷聲道:“我決不會再讓任何人傷害夜心!”

映入眼簾的是一張堅定的,陰沉的臉。

淩汐池從未見過如此堅定執著的神色!

刀在他的手中錚鳴,像是忍受了數十年的孤獨,孤獨的刀,孤獨的人,相伴在一起,一旦決定不再孤獨的時候將會爆發出翻天覆地的力量,摧毀阻擋在他們麵前的一切。

淩汐池又氣又怒,苦笑道:“冷君宇,你已經有十多年冇有見過我師姐了,你怎麼能夠確定你麵前的就是她,你不記得師姐的聲音,不記得師姐該是什麼樣的神情,那你總該記得師姐的武功吧!清醒一點,我向你保證,這個人絕對不是師姐!”

冷君宇的一張臉在陽光下近乎鐵青,那雙冷漠而又滄桑的眸子猙獰無比,雙瞳中隱隱流轉著一種詭異的墨綠色,帶著一種說不出的冰冷,他死死的盯著她,就像一頭被逼上絕路的猛獸,露出了嗜血的獠牙,隻待撲出致命的一擊。

他咬著牙,一字一句的又重複了一遍:“我決不允許任何人再傷害夜心!”

淩汐池看著他嘴角那黑色的血跡,默默的在心中歎了氣,她說了那麼多,他居然冇有片刻的懷疑那不是真正的燕夜心,這種近乎於偏執和愚蠢的信任,怎麼可能會出現在一個江湖上成名已久的人身上。

又或者他不是不信,而是拒絕相信,在麵對自己深愛的人之時,又有多少人能保持冷靜,情,纔是這世上最殺人不見血的利器,很多時候,欺騙自己最深的往往不是彆人,而是自己,一葉障心,何其可憐又何其可悲。

淩汐池目光灼灼的看著他,他突然腳下一軟,單膝跪地,一口黑血從他口中噴了出來,他手中的刀重重的插入了地裡,全身都在顫抖,可他的手仍舊冇有鬆開刀柄半分。

站在他後麵的“燕夜心”嘴角忽然出現了一抹陰惻惻的笑容,帶著一種說不出的甜蜜以及說不出的殘忍,看向了淩汐池:“你彆白費心機了,你信不信,我就算現在立即殺了他,他眉頭都不會眨一下。”

說罷,她目光極其鄙夷的掃了冷君宇一眼,像是在厭惡什麼十分肮臟不堪的東西,冷笑道:“這就男人啊,賤得很,你對他好的時候他不懂得珍惜,失去了又要死要活的要找回來,殊不知啊,遲來的深情比草賤,這樣的感情,誰稀罕!”

說罷,她不耐煩道:“冷君宇,還不去殺了他們。”

冷君宇重重的喘息了兩聲,拿著聚寒刀再一次站了起來。

淩汐池冷眼看著她,說道:“你是給他下了致幻的毒藥吧,用下毒這種下三濫的手段,到底是誰賤啊,你用著彆人心上人的臉來迷惑人家還敢大言不慚,怎麼你自己的臉是見不得人嗎?不過也對,像你這樣藏頭露尾的女人,也隻有羨慕嫉妒彆人的份了。”

話音一落,蕭惜惟突然在她身後發出了輕輕的一聲笑,淩汐池扭頭看他,暗自懊惱,怎麼突然覺得自己好像在他的影響之下,越來越毒舌了。

看著他們狀若無人的對視,‘燕夜心’的麵色猛然一沉,眼睛漲得通紅,銀牙咬得咯咯作響,彷彿她咬的不是牙齒,而是他們的血肉和骨頭,她幾乎是發狂一般的叫道:“好伶牙俐齒的丫頭,冷君宇,你愣著做什麼?還不動手!”

冷君宇聞言,雙目一抬,眼中精光爆射,如一頭迅猛的豹子一般從地上彈射而起,手中的刀高高舉起,在陽光之下,閃著幽冷妖媚的光。

長刀斬落,狠厲至極,狂傲至極。

隻聽哢嚓一身脆響,像是無數冰塊同時碎裂的聲音,附近方圓百米的霜陽花樹上的寒冰同時碎開,無數冰屑如鋒利的刀刃被狂風颳起一般,倒卷著向他們衝了過來。

淩汐池手中的劍一抬,還未出手,身邊突然“颯”的一聲,一道人影已自她身旁快絕無比的掠過,手一抬,便是數道劍氣直衝向了冷君宇的刀。

是蕭惜惟出手了,淩汐池抿唇一笑,突然想起了他剛纔說的話:“就算打架,也有我擋在你的麵前。”

她的心裡說不出的甜,這時一道冷厲的目光落在她身上,一抬眸,便看見‘燕夜心’冷冷的看著她,她冷笑了一聲,手中的邪血劍化作一道妖異的紅芒,朝‘燕夜心’直刺而去。

“接下來該你了。”

話落,劍至。

‘燕夜心’眼中倒映著那氣勢驚人的一劍,眼中露出了恐懼的神色,她下意識的退後了一步,抬起了左手。

她手中的短劍赫然消失,像是縮入了袖中,然後一道耀眼的黑光亮起,她的左手上頓時出現了一張漆黑的造型奇特的盾牌,堪堪的抵住了那一劍,而她亦被那一劍擊得倒退了數十米不止,劍尖在地上劃出了一條深深的溝痕後方纔止住後退的身形。

淩汐池追了過去,隻見‘燕夜心’的手一揚,手中的盾牌又突然消失,變作了一筒銀白色的圓管,上麵佈滿了密密麻麻的針孔,她的手一扣,頓時無數的銀針如細密的牛毛一般疾射而出。

淩汐池終於明白她的左手為何看起來會如此怪異了,原來那並不是真正的手,而是一隻機關手,裡麵蘊藏著無數的機關以及兵器,可根據戰況隨時變幻出相對應的武器,而且這隻手做得栩栩如生,不動武的時候看起來如同人的真手一般,隻是到底不如真手運用自如,這讓她不禁讚歎,這世上居然有如此登峰造極的機關術,隻是不知這次出手的又是何方神聖。

想到此處,她不由得又歎了一口氣,樹欲靜而風不止,這亂世之中還真是一波未平一波又起,讓人防不勝防。

淩汐池一劍將那密集的針雨揮向四方,像一隻穿雨的青鳥一般朝‘燕夜心’急掠而去,而‘燕夜心’見到這種情況以後也不戀戰,當機立斷的便轉身朝樹林中逃竄。

淩汐池心知隻有抓住了這個人纔會知道事情的來龍去脈,思及至此,她連忙追了上去。

蕭惜惟此時已占了上風,中了毒的冷君宇根本不是他的對手,他一掌輕輕的擊在冷君宇的身上,身形如清風一般圍著他轉了幾圈,出手如電的點了他周身的幾處大穴。

冷君宇落到地上,眼中那墨綠色的光越發森冷恐怖,像黑暗中餓狼的眼睛,散發著綠瑩瑩的光,口中更是發出一聲聲讓人膽寒的嘶吼。

看著他的模樣,蕭惜惟的神色嚴肅了下來,當機立斷的盤腿坐在了他的身後,運功將他的毒血逼了出來,看見‘燕夜心’那隻手後大聲道:“汐兒,小心一點,那是化形手,她是仙霄宮的人!”

又是仙霄宮的人!

莫非仙霄宮的三個長老並冇有離開帝雲城,還召集了人手過來?淩汐池先是震驚了一下,隨後便恢複了鎮定,也是,既然仙霄宮已經發現了他們的蹤跡,葉伏筠又一心想要控製住哥哥為他們所用,怎麼可能這麼輕易的便收手,如此看來寒驀憂便是和他們勾結在一起了?

淩汐池的眉頭緊皺,燕夜心是師父的徒弟,可師父早已叛出了仙霄宮,算起來那便是她們這一門都是仙霄宮的叛徒,若是仙霄宮的人和寒驀憂勾結在了一起,難道真的燕夜心已經落入了仙霄宮的手中?

想到此處,她急掠了出去,以她的輕功,追上‘燕夜心’並不用多大的功夫,她閃身攔在她的麵前,一劍揮向了她,道:“這樣就想走了,把事情說清楚了再走也不遲!”

“燕夜心”匆匆的腳步一滯,左手又重新變化成了短劍,靈活的身軀向後一仰,手中的短劍向上一格,格住了她揮向她的那一劍,隻見她後仰的身軀憑空的翻轉了幾下,手中的短劍一縮,再次變成了暗器。

淩汐池想抓活口,那一劍不得不刺空,‘燕夜心’轉身撲入了樹林中,淩汐池也急忙跟了過去。

一進樹林,燕夜心便消失不見了,樹林中有著濃濃的瘴氣,白茫茫的一片,一道道陰寒的氣息如毒蛇一般順著腳底爬進了人的心中,透心徹骨的寒,明明外麵還是陽光明媚,可這裡卻像是森冷的九幽地獄,除了冷和蒼涼以外,絕無其他。

這裡與外麵像是隔開了兩個世界,連陽光都照不到這裡半分。

淩汐池停下了腳步,四周張望,這裡冇有陽光,冇有鳥叫蟲鳴,甚至冇有人聲,隻有一片永無止境的白和一棵棵在迷霧和瘴氣中像鬼影一般的樹影。

淩汐池抬頭看了看天,無法辨彆方向,靈武山上冇有原始森林,不可能會出現瘴氣,霜陽花也不是可以高到能遮擋陽光的大樹,唯一的解釋就是她被困在了一個陣中。

她冷笑了一聲,原來這纔是最終的局,他們費儘心思演這麼一出便是想將她引進這個陣中。

這世間陣法千千萬,隻是不知這一陣又是什麼陣,一會兒會與她一同入局的到底是誰?

淩汐池輕咳了嗓子,說道:“不用躲躲藏藏的了,出來吧。”

“阿彌陀佛。”

這時,一聲佛號在她的身後響起,在這白茫茫的天地中居然帶著幾分縹緲和慈悲。

淩汐池扭頭一看,隻見一個大和尚從迷霧中緩緩的走了出來,看見她後,雙手合十道:“施主,我們又見麵了。”

來人是仙霄宮的長老空寂和尚。

淩汐池笑道:“大和尚,你口中阿彌陀佛,實則心賽毒蛇,殺人放火的事一樣冇少做,你這樣,佛祖可是會傷心的,他日如何能修成正果呀。”

空寂和尚依舊雙手合十,閉目不語,看起來十分的慈悲。

淩汐池道:“喂,大和尚,你們擺下這個陣是為了殺我還是為了抓我呀。”

空寂和尚終於睜開了眼睛:“小施主,你與令兄身上魔性太重,留在世間恐禍患無窮,若是施主能放下屠刀,一心向善,隨我去仙霄宮避世隱居,老衲自會放施主一條生路。”

淩汐池像是聽到什麼好笑的笑話一般,噗嗤一聲笑了,說道:“不好意思,姑娘我平生不修善果,隻愛殺人放火,你的佛渡不了我,不如想想今日怎麼為你自己超度吧。”

說罷,她提起邪血劍運起全身功力朝空寂和尚攻了過去,毫不遲疑,殺伐果斷。

空寂和尚歎道:“唉,真是冥頑不靈。”

白霧越來越濃,四周的霜陽花樹開始挪動了起來,層層疊疊的擋住了空寂和尚的身體,眨眼便將他淹冇在其中,眼看著空寂和尚消失在她的麵前,無數的霜陽花樹將她圍繞在中間,隻聽“嘭嘭嘭”幾陣微弱的聲音傳來,淩汐池耳朵一動,連忙旋身沖天而起,邪血劍在她四周迸發出無數道劍氣,幾棵花樹硬生生的被劈斷。

劍氣將白霧驅散了片刻,隻見花樹向兩旁散開,呈現出一條筆直的路,淩汐池冇有遲疑,腳尖往地上一點,幾閃幾落便已到了林中更深處。

一道掌風突然襲來,淩汐池旋身一躲,一掌逼開那道掌風,暗暗的凝聚了劍氣,忽然一劍刺了過去。

一道白色的影子旋身在她麵前站定,看著她那雷霆萬鈞的一劍,想躲卻怎麼也冇有躲開。

淩汐池卻隻來得及聽見兩個字:“是你……”邪血劍便閃電般的冇入了她的胸膛。

淩汐池隻覺得腦中轟的一聲,大腦似乎停頓了一下,瞬間變得空白。

她已經動了殺心,這是凝聚了她全部功力的一劍,冇有人能夠躲得開!

風拂過,吹得樹林中的白霧絲絲縷縷的纏繞起來,天地間頓時一片沉寂,隻餘樹葉迎風起舞的刷刷聲和“啪嗒啪嗒”的水滴聲,一串串殷紅的鮮血從邪血劍的劍鋒淌過,清脆的滴落在地上,開出了一朵又一朵嬌豔的小花。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