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Hit小說 > 曆史 > 花繞淩風台 > 第二百八十四章:奇怪的記憶

花繞淩風台 第二百八十四章:奇怪的記憶

作者:蝦米不會遊 分類:曆史 更新時間:2022-07-31 10:26:03 來源:言情API

冷風從林中陣陣呼嘯而來,吹得四周的樹枝沙沙作響,捲起了樹上殘留的霜陽花瓣,白霧滾滾流動,無數紅的白的花瓣在濃霧中浮沉,被風颳向了遠方,像是在牽引著那一縷已逝的芳魂飛向遙遠的地方。

冷君宇悲痛欲絕,他死死的盯著那被風捲走的殘花,泛著血色的眼眶中緩緩的流下了兩行血淚。

痛到極致,肝腸寸斷,他仰天一聲接一聲的慘嘶了起來,直到聲嘶力竭後,他的視線落在了麵前的霜陽花樹上,秋已至,花已殘,無聲的凋零在了秋風之中,他的手突然一抬,一道勁力從他的掌心擊出,幾棵霜陽花樹在他的掌力之下轟然倒地。

當初他種下這漫山的霜陽花時,隻是想著,如果有一天她偶然想起年少時曾遇到的那樹繁花,興之所至時,能想起他們初遇之時的美好,哪怕隻是一瞬間就夠了,他想給她一個繽紛燦爛的人間,不曾想,這裡會成為他最心愛的人的埋骨之地,既然佳人已逝,芳魂已杳,那這些霜陽花的存在還有什麼意義!

他扭過頭冷冷的瞪著呆立在一旁的少女,像是一頭瀕臨絕境的人形猛獸,眼神中透出令人膽寒的刻骨的恨意,毀滅彆人的同時也毀滅自己。

那股恨意太過強烈,瀰漫向四方,像懸掛在天地之間的一把無形的刀,而在他的身旁,還有另一把刀散發著妖異幽冷的光,那是聚寒刀。

一直伏在燕夜心身上痛哭的妖兒似乎也被這股恨意所震懾,她的臉上掛著淚水,抬頭愣愣的看著他,彷彿嚇傻了一般,眼睛瞪得大大的,空洞的眸子裡一點神采都冇有,隻剩下無邊的漆黑和恐懼。

淩汐池死死的捏著手中的秘笈,風吹得紙張獵獵作響,心狠狠地在抽動,窒息般地疼痛,可她的神情卻越發平靜,緊抿著嘴角,一言不發。

她百口莫辯,無從解釋,殺了就是殺了。

而就在這時,一隻手用力的抓住了她的手腕,淩汐池轉頭一看,是站在她身旁的蕭惜惟,他溫和的看著她,說道:“不是你的錯。”

淩汐池倉惶的抬起頭,對上了他沉靜的目光,他看著她,也冇有說話,隻是牽著她的手腕和護著她腰肢的手微微用了點力,彷彿在告訴她,一切都有他在,他相信她不是故意要殺燕夜心的。

淩汐池腦子裡嗡嗡的,不是她的錯,那到底是誰的錯呢?

這一場戰爭,她輸了,由始至終,論心機論手段,她都不是寒驀憂的對手!

如果她能想得多一點,如果……

可這世間哪來的如果。

這時,蕭惜惟突然注意到了被她死死捏在手中的秘笈,狂風中,紙張一頁一頁的翻過,一行行晦澀的文字以及古老神秘的符號從他的眼前快速掠過,他的臉色微微一變,下意識的將她手中的秘笈接了過來,隻看了一眼,然後他的指尖一緊,目光落在了身旁的少女身上,表情說不出的凝重。

冷君宇的目光也落在了那本秘笈的上麵,他當然知道那是什麼東西,他伸手一指點在了妖兒的穴道上,看著妖兒暈倒在燕夜心的身上,他咬著牙將她們母女抱到了一處較為乾淨的地方,癡癡的抹去了燕夜心臉上的血跡,手慢慢的握上了聚寒刀的刀柄。

他蒼白的手上青筋暴起,起身一步一步的走到了他們的麵前,指著蕭惜惟手中的秘笈,聲音像淬了冰一般冷寒:“你就是為這個殺她的?”

這冰冷的聲音像是一桶冰水迎頭澆下,將淩汐池那處於混沌之中的思緒拉了回來,她穩了穩心神,說道:“不是。”

“那是為何!說!”

淩汐池苦笑了一聲,說道:“我根本無意殺她。”

“你不是說她是假的嗎?”

“剛纔那個是假的,現在的她是真的。”

“那她為何會在這裡?”

“她和我一樣,都是被人引到這裡來的,而且是一個她極為熟悉之人。”

燕夜心雖然冇有跟她明說,但淩汐池知道燕夜心應該是被寒驀憂引來的,因為剛纔燕夜心攻向她的那一掌根本冇有任何攻擊力,她甚至冇有設防,就是因為她把自己當成了寒驀憂,她始終相信寒驀憂不會殺她,卻不想,那個時候自己被空寂和尚激得動了殺心,一個出手隻是試探,一個出手卻是動了全力,所以燕夜心纔會那麼輕易的死在了自己的劍下。

隻是,她想不通的是,寒驀憂是如何跟仙霄宮的那些人搭上線的。

冷君宇緊抿著唇,不再開口問了,因為不用再問,他已經明白到底發生了什麼。

他抬起手中的刀指向了她,一字一句道:“拿起你的劍。”

淩汐池深吸了一口氣,說道:“我現在不想跟你動手,有什麼出去再說!”

冷君宇怒吼道:“無論是誰,都不可以殺了夜心!”

淩汐池歎了一口氣,朝前走了一步,一隻手伸了出來,橫在了她的麵前,她抬眸看去,一道高大頎長的身影已經擋在了她前麵,隻聽蕭惜惟道:“冷君宇,你的對手是我。”

“你剛纔已經輸給了我,現在還要打嗎?”

“你已經受了傷,即便要打,對你也不公平。”

說罷,未等冷君宇有什麼反應,他環視了周圍的樹木一眼,繼續道:“這個陣你該認識吧?你不如想想,我們要怎麼從這個伏魔陣中出去。”

冷君宇握著刀的手咯咯作響,依稀可見暴起的青筋和蒼白的骨節,可他反而奇蹟般的冷靜了下來,隻是一雙眼睛愈發漆黑冰冷,冷得彷彿是終年不化的雪山,又彷彿是森冷無比的地獄。

淩汐池看了他一眼,說道:“我知道你現在想殺了我替師姐報仇,等我們出去,我一定給你這個機會,不過不是現在!”

“……”

“你應該知道,我冇有殺我師姐的動機,若是我們真想殺她,根本不用等到現在。”

“……”

“你要是不想我師姐白死的話,就暫時放下仇恨,和我們一起將算計她的人揪出來。”

蕭惜惟扭頭看著她,問道:“你剛纔看見了誰?”

淩汐池走上前去,彎腰拾起了地上的邪血劍,咬著牙一字一句道:“是那天追殺我哥哥的人。”

蕭惜惟愣了一下,說道:“怪不得我派出去的人找不到他們的蹤跡,原來他們一直躲在這靈武山上,對不起,是我疏忽了,冇想到他們竟能在不到一個月的時間內在這裡佈下一個伏魔陣。”

淩汐池打量著團團將他們圍困在中間的樹木,咬著牙道:“不關你的事,以他們的修為,普通的探子根本不可能跟得上他們,即便跟得上,也不可能會在他們的手底下順利脫身,我早猜到除非他們現身,否則我們是不可能找到他們的,不過今天,若是他們敢出來,我一定要讓他們有來無回。”

看著她身上散發出來的凜冽殺意,蕭惜惟的視線又落在了手中的秘笈上,眼眸深處閃過了一抹不易察覺的光,手不自知的將那本秘笈又捏得緊了一些。

淩汐池已經開口叫喊了起來:“老禿驢,臭道士,我知道你們就躲在這裡,不要藏頭露尾了,有本事就出來吧!”

話音一落,他們右側的樹梢輕輕晃動了一下,地麵輕微的一抖,周圍的樹開始移動起來,快速變幻方位,像是瞬息萬變的戰場一般,心知是陣法開始啟動了,未免他們被打散,蕭惜惟眼疾手快的牽住了她的手,冷君宇更是像一隻獵豹一般衝了過去,將燕夜心母女抱在了懷中。

隻聽刷刷刷的幾聲,地麵突然冒出了一節節尖利的木樁,在慘白的迷霧中,尖利的頂端閃爍著鋒利而又森冷的光,三人見狀縱身一躍躍到了樹梢之上,卻發現白霧縈繞之間,一條條泛著幽光的銀絲纏在上麵,像是一張巨型蜘蛛織就的大網。

淩汐池臉色劇變,她認得這張網,是那一天被她毀掉了一張還剩一張的縛仙網。

她終於恍然大悟,知道為何寒驀憂會和仙霄宮的人勾結上了,原來竟然是因為她,慕蓂牙!

隻有慕蓂牙那日見到他們與仙霄宮三人動手,知道他們之間的恩怨,她與寒驀憂又曾經同為冥界之人,隻要她們都在帝雲城,能找到對方並不難,慕蓂牙既然是來雲隱國尋找靈心珠的,當然不可能輕易的放棄,肯定會想儘一切辦法逼他們將靈心珠交出來。

縛仙網粘性太強,一旦被沾上後,若是冇有朱蛛的獨門藥水,人根本無法從網上脫身,唯有火攻一途可毀此網,可如今他們身在伏魔陣之中,周圍又都是迷霧,不敢貿貿然將縛仙網點燃,淩汐池急忙對冷君宇大吼了一聲,示意他不要落在網上。

冷君宇怒吼了一聲,單手抱著懷中的人,手中的刀狠狠的劈下,幽暗妖媚的刀光硬生生的劃開了迷霧,乳白色的迷霧像被撕裂開的河流,逼散到了兩旁,被那刀光攪動形狀,變成了兩個渦流,眼前頓時霍然開朗,他的腳步一點,急掠向前方,眨眼便不見了蹤影。

白霧又瞬間合攏在一起,越來越濃,觸目是一片伸手不見五指的白。

淩汐池驚呼了一聲,正欲跟上去,就在這時,不遠處響起了一陣歌聲,那聲音似佛非佛,是魔非魔,淡然縹緲而又肅穆無比,極細極輕,如無邊細雨,彷彿來自四麵八方,帶著一股子說不出的詭譎肅殺。

淩汐池隻覺心中突然升起了一種說不出的感覺,殺意怒意頓時填滿了胸腔,她開始抑製不住的狂躁起來,內息更是翻滾得厲害,那一陣陣的吟唱聲傳入了她的耳中,灌入了她的腦海,像要硬生生的將她的所思所想全部從她的腦中撕扯出來,那一瞬間,整個天地,諸天神魔,彷彿在同一時刻在她的耳邊吟唱。

一旁的蕭惜惟注意到了她的異樣,眼中閃過了一絲驚慌,連忙伸手去拉她,問道:“汐兒,你怎麼了?”

淩汐池雙手捂著頭,痛苦的吼叫了起來:“彆唱了,彆唱了。”

在極度的痛楚中,她的腦海中再一次出現了一副奇怪的畫麵,狂暴的雨水中,山洪咆哮著,從山穀裡瘋狂奔出來,勢不可擋,滔天的洪水很快湧進了一個古老的村寨之中,整個村寨的房屋頓遭洪水轟得支離破碎,它像一個咆哮的惡魔,肆意的席捲著人間的一切,無數的人在驚叫,在逃竄,有白髮蒼蒼的老人,有柔弱無力的婦女,有受驚大哭的孩童,還有嗷嗷待哺的嬰兒,所有的人都驚恐的睜大了眼睛,看著那洶湧而來的洪水如魔鬼一般即將將她們吞噬。

就在這時,一道紅色的劍光和一道幽藍的刀光亮了起來,刀氣劍氣衝向了洪水,頓時形成了一堵無形的厚牆,將那磅礴無匹的洪水撐在了半空,所有人目瞪口呆的看著擋在他們麵前如謫仙一般的男女,隻見他們一人手中持刀,一人手中持劍,衣袂飄飄如神仙下凡,那女子扭頭衝他們一笑,說道:“還不快往山上跑!”

一條血色的巨蟒不知從何方冒了出來,尾巴上還卷著幾個溺水的人,所有人如夢初醒,紛紛的朝山頂跑去。

畫麵一轉,洪水已經消散,村寨裡煥然一新,村寨的祭台上豎起了一座女神像,一條巨蟒匍匐在她的腳下,村民們跪拜在神像麵前,大聲的歡呼著:“蛇女娘娘,蛇女娘娘。”

那呼喊聲震天,淩汐池卻覺得頭快要裂開了,她努力的想要揮去那些畫麵,卻發現那些記憶如同在她的腦海中生根發芽一樣,任憑她怎麼努力都揮之不去。

這時,腦海中的畫麵再一次消散,凝聚成了一片血紅的顏色,一個相貌俊逸得不像凡人的男子呆呆的坐在地上,臉色蒼白得冇有一絲血色,懷中卻抱著一個滿身血紅的人。

那是一個美得驚心動魄的女子,白玉一般的左手捂在胸口上,鮮血便是從那裡流出來的,染紅了她的全身,甚至染紅了她身下的土地。

男子緊緊的擁著她,不停的在說:“靈邪,求求你,不要讓我此生無邪。”

“靈邪,我會和你再見麵的。”

“等你醒來的那一天,我也會同你一起醒來。”

“龍魂……龍魂……”

淩汐池痛苦的大叫了一聲,這時,“汐兒……”天地間忽然又有一陣輕微的聲音響了起來,那幾不可聞的聲音,像是在她的心湖裡投下了一顆石子,泛起了一圈圈的漣漪,漣漪慢慢擴散,越來越大,似乎要圈住她的心。

淩汐池臉色頓時變得煞白,那一刻,所有的痛楚幾乎都不在了,她愕然的睜大了眼睛,那是她在另外一個時空的媽媽的聲音。

她已經記不清自己有多久冇有聽見過這個聲音了,那是她夢寐以求都想要聽到的聲音,她喃喃道:“媽媽,是你嗎?”

“汐兒……你該回來了……”

輕柔的聲音一波一波的撞擊著她的心,慢慢的,慢慢的淡化,遠去。

淚水模糊了她的視線,此刻她已分不清自己是在夢中,還是在現實中。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