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Hit小說 > 曆史 > 花繞淩風台 > 第二百八十五章:過去現在未來

花繞淩風台 第二百八十五章:過去現在未來

作者:蝦米不會遊 分類:曆史 更新時間:2022-07-31 10:26:03 來源:言情API

濃霧更加淒惶。

在幽靈一般縈繞著的白霧裡,那歌聲像一張密不透風的網將淩汐池牢牢的困在其中,如冤魂哭訴,如厲鬼怒號,淒酸得令人灑淚,但又讓人不寒而栗。

可那屬於媽媽的呼喚聲卻越來越遠,遠到直至她再也聽不見,遠到彷彿消失在天邊,消失在整個時空!

“媽媽!”

“等等我,我想回去,我做夢都想回去……”

淩汐池淒厲的慘叫了一聲,跟著那聲音消失的地方追了過去。

“汐兒!”身後彷彿有人倉惶的叫了一聲,可她顧不了那麼多了。

她不能再讓她的媽媽離開她。

過往的記憶在她的腦海中一幕幕浮現。

雖然她這一生有過無比痛苦的記憶,那屍橫遍野的家園,血染河山的場景無時無刻不在她腦海中迴盪,她永遠也無法忘記阿爹阿孃是如何死在她麵前的,也永遠記得她和姐姐共擁一個身體的時候,她們是如何被困在一個石台之上,像一隻任人宰割的小貓。

那鋒利的匕首在暗夜裡閃爍著冰冷而又森寒的光,一刀一刀的狠狠劃破她稚嫩的胸膛,那深入骨髓的刺痛,她不停的掙紮著、哀求著、哭著、喊著,卻絲毫冇有得到半分的憐憫,鮮血順著她的胸膛緩緩流出,很快將她的身體染成一片血紅,可為了不讓她死,她會被逼著吃各種她不知道的東西,那東西黑乎乎的,像粘稠的血液,帶著說不出的腥臭味,像是混合著各種屍體磨碎後的血肉,那鹹澀的令人作嘔的味道似乎還在她的口腔裡迴繞,每每想起來,她都忍不住想要嘔吐。

可同時,她也有著無比幸福的回憶,那十年的時光,是她此生最幸福的時光,因為在世間的另一頭,她得到了一個善良的女人無微不至的愛和關懷,她教會了她世間的種種,也讓她度過了一個無憂無慮的童年,即便她知道自己並不是她真真正正的女兒。

可那已經是過去很久的回憶了,自從她知道自己是葉孤尋之後,她便再也冇有去想過她曾經作為淩汐池的回憶,因為她知道自己肩負著什麼,她甚至再也冇有動過回去的念頭。

可為何,一聽到這個歌聲,那些塵封的記憶頓時如同潮水一般湧來,還有剛纔她腦海中所出現的畫麵,這是在預示著什麼嗎?

淩汐池死死的捂著頭,腦袋彷彿要炸開一般,體內那股屬於輪迴之花的真氣在滾滾翻湧,在她體內橫衝直撞起來,衝擊著她的五臟六腑,是那歌聲,在強行的牽引著她體內的輪迴之花!

她痛得跪倒在地,雙手撐在地上,死死的握成拳頭,冷汗瞬間佈滿了她的額頭。

驀的,燕夜心臨死之前的聲音響在了她的耳旁。

“過去……現在……未來……輪迴之花……雌雄兩分……花開有情。”

“灼灼不死花……濛濛長生絲……生死死複生……若人能守一……隻此是長生。”

她甩了甩彷彿灌了鉛一樣的腦袋,像是突然有什麼東西在她腦海中一閃而過,如靈光一現。

過去,現在,和未來!

是不是隻有三者合一,纔是輪迴之花存在的意義,纔是可以長生的奧秘。

她驀地瞪大了眼睛,眼中蘊滿了不可思議,那些剛纔在她腦海中出現過的畫麵再一次浮現在她的眼前,暴漲的洪水,如神仙眷侶一般的男女,血色的巨蟒,高高矗立的女神像,還有那一地的鮮血,痛不欲生的男子以及在他懷中生機全無的女子。

蛇女娘娘!

靈邪!

血蟒!

邪血劍和聚寒刀!

淩汐池覺得自己的呼吸都快窒了,莫非那畫麵中出男女便是葉琴涯和他的妻子靈邪,那些回憶是屬於葉琴涯和靈邪的記憶,那——

是她的過去嗎?

她和葉琴涯之間到底有什麼聯絡,為何她會在輪迴之花裡麵看到他,為何屬於他的邪血劍會認她為主,又為何偏偏是她,吸收了他的火陽訣功力。

如果那是屬於她的過去,那現在和未來又是什麼?

她大睜著眼睛下意識的搖了搖頭,口中不停的說道:“不……不……”

可這時,阿孃與她的對話驟然迴響在她的耳旁,在她還在無啟族的時候。

“阿孃,為什麼我們無啟族的人曾經可以長生不死呢?輪迴之花究竟是什麼花?”

“阿尋,輪迴之花是一朵用愛凝結成的花,它穿越了過去現在和未來,因為這世上啊,隻有愛纔是永生的,它會永遠存在於世間之上,無論世事如何變遷,哪怕滄海桑田,隻要有人的地方就一定有愛。”

“那為什麼他們都說隻有我的體內有輪迴之花呢?”

“傻孩子,因為我們都愛你呀。”

“愛是什麼?”

“等你長大了,你就知道了,愛是分很多種的,眾生的存在便是愛。”

“為什麼要長大了纔會知道?”

“因為等你長大了,你就可以強大到去麵對所有的風風雨雨,那時你就會明白,隻要有愛,便可產生可化萬難的力量。”

“阿孃,我不懂。”

“阿尋總有一天會明白的,你一定要記住阿孃今天跟你說的話。”

突然,又是一副畫麵猝不及防的闖進了她的腦海,那是她七歲的時候,她高燒不退,她在另一個世間的媽媽整夜的守在她的身旁,那隻美麗而又溫柔的手一直撫摸著她的額頭,那雙秋水一般美麗的眼睛從未離開她片刻,她用燒得有些混沌的腦子問她:“媽媽,你為什麼要對我這麼好呀?”

媽媽回答她:“傻孩子,因為媽媽愛你呀,你是上天送給媽媽的禮物,也是媽媽這輩子最甜蜜的牽掛。”

“媽媽會一直愛我嗎?”

“當然!”

淩汐池的眼睛都紅了,那些記憶如同鈍刀子割肉,一下接著一下,讓她痛不欲生。

身後有一團高大的陰影遮住了她,一個結實的胸膛從後麵擁住了她,一隻帶著溫熱的手掌捂住了她的耳朵。

“汐兒,凝神,這歌聲針對的是你體內的輪迴之花,你不要妄動真氣。”

緊接著,一聲清亮悠遠的葉笛聲響了起來,漸漸的掩蓋了遠方的吟唱聲。

那笛聲帶著一種清涼之意,像一泓清泉緩緩的流淌進她的腦海中,讓她那彷彿在烈火中炙烤的思緒一下子清明瞭許多,她緩緩的放下了死死抱著腦袋的手,一睜開眼睛,便對上了一雙深若幽潭的眸子。

蕭惜惟一邊護著她,一邊拿著一片翠綠的葉子正在吹奏。

遠處的吟唱聲大了起來,變得尖利刺耳,彷彿地獄中成百上千的厲鬼在同時呐喊,像是想要將笛聲再一次壓下去,蕭惜惟的眉頭一皺,笛聲也大了起來,卻並不難聽,帶著一種說不出的高昂,像長空之上的鷹嘯聲一般氣勢雄渾。

以其人之道,還治其人之身。

笛聲像漣漪一般向四周擴散,與那吟唱聲仿若針尖對麥芒,周遭的霜陽樹瘋狂的顫抖著,被震得嘩嘩作響,樹葉簌簌而落,隻是“嘩啦”幾聲,幾棵霜陽樹應聲而倒。

那吟唱聲開始變得斷斷續續,像是不敵笛聲,漸漸的弱了下去。

蕭惜惟的麵色也有些發白,他緩緩的拿開了唇邊的樹葉,看著她的目光說不出的溫柔,可溫柔中卻帶著一絲淺淺的不易察覺的疑慮,說道:“好了,冇事了?”

他將她揉在懷中,語氣雖然溫柔,可動作卻無比的用力,好似隻要他一鬆手,她就會消失不見一般。

他溫和的聲音再一次在她耳邊響起。

“你現在可以告訴我,你剛纔看到了誰?”

“你在追誰?”

“回家,你的家——在哪裡?”

淩汐池驚恐得說不出話來。

蕭惜惟好像輕輕的笑了一聲,突然道:“對了,我好像從冇問過你,那十年,你是在哪裡長大的?”

淩汐池死死的捏著自己的裙襬,指尖下意識的捏緊,蕭惜惟埋下頭,看了一會兒後,將手伸了過去,用力的將她的手指掰開,他的五指與她的五指相扣,他的臉上甚至還帶著溫和笑意,可說出來的話卻帶著一種說不出來的沉重。

“你不想說也沒關係,可是我要告訴你,你不能回去,你若是走了——”

他頓了頓,一字一句道:“我可能會發瘋。”

他知道她口中的家不是她無啟族的那個家,雖然他不知道她的家在哪裡,但他有種莫名的感覺,一旦她回了那個家,他便再也見不到她了。

她怔怔的看著他,這張臉意氣風發,年輕而又英俊,有著足以傲視天下的本錢和能力,這樣的人,天生就該高高在上,受萬人景仰。

她無意識的問了一句:“難道連接過去現在和未來的是愛嗎?”

蕭惜惟的眉尖不易察覺的微蹙了起來。

這一瞬間,她說不出自己心中是何感覺,是震驚到有些恐懼的心悸還是明知無力更改卻偏要強求的絕望無奈。

她曾經看到的那個和他一模一樣的人,是未來的他嗎?

如果那是他的未來,為何他的未來會和十六歲之前的她相遇,這錯位的時空是不是意味著他的未來不屬於她,而她的未來也冇有他。

一股針紮一般的疼痛從她心中蔓延而開。

命運到底是如何安排的?

看著她有些淒楚和茫然的眼神,蕭惜惟一下慌了神,急忙問道:“汐兒,你究竟怎麼了?”

淩汐池搖了搖頭,有一種彷彿溺水一般的窒息。

遠處傳來了冷君宇的怒吼聲以及刀風破開長空的吟嘯聲。

這時,隻聽一陣奇怪的窸窸窣窣聲音響了起來,淩汐池隻覺得自己的手好像被什麼冰涼的東西碰了碰,她埋頭一看,隻見妖兒的小黑蛇不知道什麼時候爬到了他們身邊,正在用腦袋不停的碰著她的手,彷彿急切的想要告訴她什麼。

小黑是條有靈性的蛇,淩汐池強忍住心中的恐懼,問道:“你要帶我們去找妖兒是嗎?你知道他們在哪裡?”

小黑蛇點了點頭,刷的一聲像道烏芒一般射了出去,

她深深的看了他兩眼,突然抓起了手中的劍,如閃電一般朝小黑消失的方向掠了過去。

蕭惜惟急忙跟了上去,又問道:“你……”

“我冇事了,今天他們必須死!”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