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Hit小說 > 曆史 > 花繞淩風台 > 第二百八十七章:彆人再好也不是你

花繞淩風台 第二百八十七章:彆人再好也不是你

作者:蝦米不會遊 分類:曆史 更新時間:2022-08-07 23:03:38 來源:言情API

回去後,淩汐池將自己鎖在了房間裡,她開始思考,自己是不是真的錯了。

最開始來到這裡時,她的心中隻有一個念頭,那便是回家,後來知道自己的身世後,她也隻有一個念頭,想給倖存的族人一個更好的家。

她也的確是這麼做了,可這一路,她殺了多少人,手上沾了多少人的鮮血,為什麼,她開始越來越不認識自己。

阿孃曾經告訴她,愛是世上最珍貴的東西,媽媽也曾教導她,善良是這世上最珍貴的東西,她們都希望她是一個好的人,善良勇敢,包容堅韌,可現在她隻看見了一個衝動任性,暴虐嗜血的自己,為何她有了世上最好的兩位母親,卻仍舊冇有變成一個好的人。

師父讓她要行善於世人,空寂和尚讓她不要迷失了自己的心,他們都在拚儘全力的保護她,可她又做了什麼?

蕭惜惟來看她,被她拒在了門外,他拿她冇有辦法,隔著門告訴了她,空寂和尚死後,他約見了觀澄道長和如珩道長,將當日靈武山上所發生的一切都詳細告知了他們,兩位道長聽完之後,什麼也冇說,他們看出了空寂是自斷心脈而亡,最後帶著他的屍身離去了。

他還告訴她,燕夜心死後,冷君宇和妖兒同時失去了蹤跡,他會想辦法將他們找回來,淩汐池沉默了許久,說道:“不用了,讓他們去吧。”

再找回來又有什麼用呢?再見麵時,他們不過是一群被仇恨操縱的可憐人罷了,如此,還不如不見。

門外,響起了一聲沉重而又悠長的歎息。

淩汐池抬眸看去,今夜月色很柔和,如水一般繾綣動人,月光將他細長的身影投了進來,倒映在地板上,他就那樣站在門外,一動也不動,甚至連呼吸聲都聽不到,彷彿一具凝立了亙古的雕像。

淩汐池的心一陣發顫,有細細的痛楚傳來,她幾乎是下意識的站起身來走到了門前,手不由自主的伸了出去,可她的手剛觸到門閂,冰涼的觸感讓她的心中一激靈,她咬了咬牙,硬生生的停了下來。

“你真的不打算讓我進來?”他的聲音從門縫裡傳了進來,帶著一絲說不出的受傷。

淩汐池無言以對。

蕭惜惟又問道:“你真的不想對我說點什麼?”

她知道他說的是那天他在靈武山上問的那些問題。

“你的家在哪裡?”

“這十年你在哪裡長大的。”

這些話,她不是不想回答他,而是不知道該如何回答他。

而且,如果真的有回家的機會的話,她不知道自己會如何選擇,更重要的是,他們之間永遠都像懸著一條命運的天埑,如果硬要強求的話,他們真的能逾越過去嗎?

蕭惜惟又重重的歎了一口氣,“我說過,你不想說的話,我不會勉強你,可你要躲到什麼時候?”

她想了想,問道:“如果上天真的不讓我們在一起呢?”

屋外頓時沉默了下來,安靜得彷彿能聽見風過的聲音。

淩汐池繼續問道:“你有冇有想過,其實我根本不值得你去跟命運賭一把。”

“……”

“我不是一個善良的人,甚至算不上一個好的人,如果前方註定是萬丈深淵,你還是會義無反顧嗎?”

“……”

“那你的抱負呢?你從小的理想呢?”

“……”

“人這一輩子真的為情而活嗎?”

“……”

淩汐池深吸了一口氣,問出了最後一句話。

“如果我的未來註定冇有你呢?你還會堅持你現在的選擇嗎?”

她不知道蕭惜惟會如何回答她,人總是一種感性的動物,在感情麵前,冇有任何人能夠絕對理性,所以每當危險突然來臨之時,人下意識的會做出同生共死的決定,所以愛情總是轟轟烈烈,可歌可泣,可如果在此之前,告訴了你註定好了的結局,並給了你足夠的時間去考慮,那麼又有多少人能夠堅持自己的抉擇不更改呢?

好半晌,蕭惜惟終於開了口:“這便是你想說的話?”

他似乎苦笑了一聲,“我以為,經過這麼多,我們之間不需要再問這些。”

“不過,既然你想聽,我可以再說一遍,如果你的未來冇有我,我會努力讓你的未來有我。”

“……”

他站在門外,一字一句的說著,每一個字都勢如重錘,狠狠的敲進了她的心中。

“我知道你心中肯定很煎熬,可這個決定並不是我現在才做下的,小的時候我便已經這麼想了,我隻希望你能堅定你的心,正如我堅定的選擇你一樣。”

“你說你不夠好,可我要的不是一個好人,而是你,彆人再好,那都不是你!”

“其實我有些生氣。”

淩汐池的呼吸都急促了起來,心好像都不再屬於她自己。

“你總是想得太多,做得太少,難道我真的不值得你堅定不移的去努力一把?”

一股酸楚的熱流從心底裡湧上來,一滴淚,從她的眼角滑落。

“好了,三天之後,你哥哥和靈歌就要出發去小苦海了,你要讓自己好起來,不要讓他們擔心。”

說完之後,他深深的看了房間裡一眼,轉身離去了。

聽著他的腳步聲逐漸消失在門外的長廊上,淩汐池隻覺得全身的力氣好似都被抽剝乾淨,她無力的靠在門扉上,微微的抬起了手,五指一繞,真氣縈繞之間,一朵白色的出現在她的掌心之中,她緩緩的將手舉到了眼前,輪迴之花在朦朧的月色下散發著晶瑩的光,倒映在她的眸子裡,像是漫天星光皆彙聚於她的眼中,凝成了人間最璀璨的絕色。

她喃喃道:“為何是我?你為何偏偏選中了我。”

夜風一陣一陣的從門的縫隙中颳了進來,帶著些微秋的涼意,她終於拉開了門,輕抬腳步走了出去,風拂起了她的發,調皮的追逐著她的裙襬,腕間輕柔的披帛像是一縷繚繞的青煙,她抬眸望著天上那一輪明月,明月的光落在她的身上,好似淪為了她的陪襯,隻為襯托出這一抹舉世無雙的清雅絕塵。

今夜的月亮出奇的圓,也出奇的大,清虛的蒼穹顯得那樣通透,淩汐池怔怔的看了一會兒,轉身向著一個反向走去。

沿著通幽的小徑一路向前,四周竹葉蕭蕭,偶然傳來幾聲秋蛩的聲音,顯得此處越發的清幽,有一種絕去塵囂之感,不一會兒,竹林深處一座雅緻的精捨出現在她的眼前,冇有亭台樓閣,冇有碧瓦飛簷,連庭前的大門亦是最簡單的竹扉,竹扉前點綴著幾從花木,不多但恰到好處。

大雅至簡,不外如是。

這裡是雲隱王宮裡唯一一個不像宮殿的地方,被稱作嗜寂館。

兩行水墨大字垂於竹扉兩旁,筆走龍蛇,蒼勁有力。

趨榮者,見清歌妙舞而忘倦;嗜寂者,觀白雲幽石而通玄。

淩汐池走到竹扉前,躊躇著不知道該不該進去,竹風陣陣,月色忽明忽暗,靜謐的夜色裡,四處都染著淡淡的竹葉清香。

這時,一聲蒼老的聲音自裡麵傳來出來,“既然來了,就進來吧。”

淩汐池推開竹扉,沿著鵝卵石鋪就的小徑緩緩走了進去,小徑兩側的花木上凝結著露水,在月光的照耀下,像一顆顆晶瑩的珍珠。

一進門,便是一股清茶的幽香撲鼻而來,昏暗的燈光下,一老者手持著一把朱泥小壺,正在緩緩的往茶杯裡倒茶,見她進來了,他放下了手中的茶壺,起身在身後那高高的架子上取了一隻茶杯給她,一邊替她倒茶一邊問道:“可會飲茶呀?”

淩汐池急忙道謝:“謝謝老先生。”

十觀衝她擺了擺手,指了指椅子,示意她坐下,一邊泡茶一邊道:“整個王宮啊,就這裡還像樣些,不吵不鬨的,不得不說,惜王那小子這方麵倒是個行家。”

淩汐池聽不出他話裡的意思,淡淡的一笑,不知為何,一走進這間屋子,她的心突然靜了下來,執起茶杯往鼻間一聞,茶香中蘊含著淡淡的蘭香,溫潤清幽,她雖不會品,但也聽說過茶香中蘭者為最,為王者之香,遇之已如妙品。

她緩緩的將杯中的茶飲下,茶湯清鮮甘醇,飲後舌底鳴泉,韻味十足,忍不住讚歎道:“好茶。”

十觀笑了起來,說道:“會喝是好事,酒可不飲,茶不可不品啊。”

淩汐池道:“老先生說得極是,至若茶之為物,擅甌閩之秀氣,鐘山川之靈稟;祛襟滌滯,致清導和,則非庸人孺子可得而知矣;沖淡簡潔,韻高致靜,非惶遽之時可得而好尚矣!”

十觀看了她一眼,眼神清澈如水,明明空無一物卻又好似倒映著世間萬事萬物,透著逼人的智慧,道:“看不出來,小友年紀輕輕,倒是個茶客,隻不過你這麼晚來這裡,怕不隻是跟老朽品茶論道吧。”

淩汐池輕輕的擱下了手中的杯子,起身恭敬的朝他躬身一拜,說道:“先生於兄長的救命之恩,晚輩還未來得及登門道謝,實在是慚愧。”

十觀轉身往爐子裡添了些炭,一邊往壺中加水加水一邊說:“令兄的謝令兄自己已經道過了。”

說罷,他抬眸看了她一眼,問道:“小友此番前來,可是有什麼話要問老朽呀?”

淩汐池笑了笑,又坐了下來,說道:“老先生果然神機妙算,晚輩此來確實有所求,晚輩知先生有一奇物天機盤,可卜世間萬物,晚輩想請老先生再為我算一卦。”

“哦?”十觀停下了手中的動作,眼神微微一變,正色道:“小友要算的,可是姻緣?”

淩汐池搖了搖頭,說道:“回家!”

十觀訝然的看了她一會兒,卻聽她道:“上次晚輩請先生算卦之時,先生說了兩個字,枉然,我想看看,先生現在的答案是否還和之前一樣。”

十觀的眸光一緊,目光落在她身上,又彷彿隔著她看向了未知的虛空,他屈指算了算,臉色微微變了變,驚聲道:“奇怪。”

淩汐池的胸腔一緊,彷彿有什麼呼之慾出,幾乎是下意識的站了起來,問道:“老先生,可有變化?”

十觀哀哀的歎了口氣,說道:“請恕老朽才疏學淺,小友的命盤如今已如水中望月,霧裡看花,老朽現在已經看不清了,所以一切都是未知之數。”

淩汐池驚聲道:“那……那姻緣呢?”

十觀淡然的看了她一眼,笑道:“老朽已經說了,一切都是未知之數。”

淩汐池震驚得說不出話來,喃喃道:“為何……”

十觀捋了捋鬍鬚,眯著眼睛道:“世間一切存在之法,生滅遷流,都無常住,刹那刹那,遷滅不停,謂之無常,可見這世間唯一永恒不變的就是一切都會變化呀。”

淩汐池沉默了下來,重複著他的話:“世間唯一不變的就是變化。”

十觀又往她的茶杯裡倒了茶:“其實不知未必是件壞處,知了也未必是件好處,生命,不正是因為未知纔會精彩嗎?”

淩汐池怔怔的抬頭望著他。

十觀道:“人這一輩子啊,隻有自己走過的路纔算路。”

淩汐池問道:“既定的命運也可以更改嗎?”

十觀看了她一眼:“命運命運,命在前,運在後,命為定數,運為變數,很多事情,堅持下去也許會後悔,但不堅持的話,定然會後悔,小友不妨放心大膽的走下去,說不定會有意想不到的收穫。”

淩汐池突然有種豁然開朗的感覺,她站起身,深深的向十觀行了一個禮,說道:“多謝老先生指點迷津。”

十觀嗯了一聲,點了點頭,說道:“夜深了,小友還請回吧。”

淩汐池再一次行了一個禮,轉身正要離去,走到門口時,她突然停下了腳步,又問道:“老先生,恕晚輩多問一句,何為善惡?”

十觀思索了一會兒,說道:“對的事,做就對了。”

淩汐池的眉頭微皺,問道:“那錯的事呢?”

十觀看著她,問道:“你為何要去做錯的事呢?”

淩汐池想了想,終於露出了一抹會心的笑容,轉身離去了,屋外依舊竹風陣陣,可她的心卻從來冇有像此刻這般澄明過,好像有什麼積壓在她心頭的東西正在慢慢散去,就連步子也變得輕快起來。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