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Hit小說 > 曆史 > 花繞淩風台 > 第二百八十九章:火樹銀花不夜天

花繞淩風台 第二百八十九章:火樹銀花不夜天

作者:蝦米不會遊 分類:曆史 更新時間:2022-08-07 23:03:38 來源:言情API

蕭惜惟的腳步一頓,神色微微變了變,看向了她,說道:“我來找你便是想跟你說這件事!”

看他的表情十分嚴肅,淩汐池也停下了腳步,問道:“什麼動靜?”

蕭惜惟道:“瀧日國廣昭天下,奉仙霄宮為國教,並以九賓之禮來迎仙霄宮宮主出山,仙霄宮的人此刻已經到了烈陽城了。”

淩汐池的眉頭蹙了起來,看來葉伏筠果然同意了和瀧日國合作,她想了想,又問道:“那我姐姐呢?”

蕭惜惟道:“她也去了。”

淩汐池驚呼了一聲,眼中透出了不可思議的神色,姐姐到底想要做什麼,就算她再恨自己,傷了哥哥也就罷了,可阿爹阿孃是死在瀧日國手中的,無啟族亦是被瀧日國派兵所滅的,那筆血債至今還未了結,她即便阻止不了葉伏筠,為何還會去同瀧日國狼狽為奸,她的心中難道對瀧日國一點仇恨都冇有嗎?還是,她仍然認為,造成無啟族滅亡的是自己?

蕭惜惟看著她淒楚的神色,說道:“你姐姐她……”

淩汐池回過神來,搖了搖頭,勉強笑道:“冇事,好了,先不說這些了,我們還是快去陪哥哥用早膳吧,這件事情先不要告訴他。”

蕭惜惟嗯了一聲,兩人牽著手朝一處清幽的宮殿走去,遠遠的,便看見一樹開得正茂的芙蓉花下站著兩個人影,靈歌和葉孤野手挽著手正在揚著頭看著樹上盛開的花朵,一縷微風吹了過來,吹亂了靈歌的髮絲,葉孤野扭頭替她理了理,眼眸中是繾綣似水的柔情,靈歌望著他羞澀的笑了起來。

兩人就那樣靜默的對視著,像是一幅安靜的畫卷,卻讓人忍不住想歎一聲,好一對如花美眷。

蕭惜惟遠遠的看著,若有所思道:“想不到,有一天會看到這樣的葉孤野。”

淩汐池的心情頓時愉快了許多,點頭附和著他的話:“對啊,重獲新生後,哥哥也越來越像個人了。”

正在賞花的兩人像是感覺到了什麼,扭頭朝他們這邊看了過來,淩汐池連忙笑著跟他們揮了揮手,“哥哥,嫂子!”

見到是他們後,靈歌連忙迎了上來,正要行禮,蕭惜惟道:“不用行禮了,都是一家人,以後見麵不用這些虛禮,我是帶汐兒過來用早膳的。”

淩汐池扭頭看向了他,她好像這才發現,自從哥哥和靈歌成婚後,他麵對他們時都是自稱的我,她的心中頓時有一種說不出的感覺,他是真的把他們當成了一家人,也是真正在用心的對他們好。

葉孤野走到了淩汐池麵前,問道:“怎麼,不把自己再關起來了?”

淩汐池吐了吐舌頭,麵對著葉孤野嚴肅的表情,埋著頭像是一個犯了錯的小孩子,正支支吾吾的不知該說什麼,卻聽葉孤野又說:“阿尋,哥哥要走了,以後不能照顧你了,你自己要學會照顧好自己。”

淩汐池點了點頭,小聲的嗯了一聲,靈歌見狀,伸手挽住了她的手,一邊拉著她朝前走一邊說道:“好啦,阿尋好不容易來陪我們用一次早膳,你說這些做什麼,阿尋我們走,不理他們。”

葉孤野摸了摸鼻子,果然不說話了,淩汐池笑了笑,衝著他拌了個鬼臉,任由靈歌將她拉走了,兩人很快就把身後的兩個男人甩在了後麵,淩汐池問靈歌:“哥哥這兩天怎麼樣,有冇有什麼不對勁的地方?”

靈歌知道她問的是神魔引有冇有影響到葉孤野,壓低聲音道:“大部分的時間都還好,就像現在這樣,人也比之前溫和很多,隻是那天聽說你們在靈武山上出了事,他發了好大的脾氣,險些控製不住自己,幸好有兩位前輩和侯爺在,纔將他控製了下來,十觀前輩說,必須馬上讓他去小苦海閉關,否則任由這些事情影響他的話,後果不堪設想。”

淩汐池點了點頭,也覺得葉孤野早點離開比較好,不然姐姐去烈陽城的訊息傳到了他的耳中,他還不知道會怎麼樣,

“這件事情確實是刻不容緩了,不過你同去的話,一定要保護好自己。”

靈歌嗯了一聲,悄聲道:“陛下都跟我說了,他已經告知了太後那邊他的情況,她會照拂我們的,十觀前輩也說,自從植入靈犀後,阿野的全身經脈儘通,修習武功會比常人更為容易一些,隻要他的心能靜下來,將他的劍道修至巔峰,達到劍心通明的境界,神魔引便再也不能控製他了。”

心知靈歌口中的太後便是蕭惜惟的母親,她扭頭看了蕭惜惟一眼,回想起那日他提起自己母親時那複雜的神色,連忙壓低了聲音問道:“你可知他的母親為何會在小苦海嗎?”

靈歌搖了搖頭,說道:“我也是第一次聽說,我生來便是蕭家的死士,與陛下從小一起長大,卻從來冇見過太後,陛下和先王好像都不準人提起她。”

淩汐池越來越疑惑,她又回頭看了蕭惜惟一眼,蕭惜惟似乎也注意到了她在看他,回以她溫柔的一笑,淩汐池突然想起兩年前她給他慶祝生辰時,他見到自己父親來看望他時的神色,那種詫異和激動,還帶有一絲對父愛的渴望,那種神情隻有自小缺乏父愛母愛的孩子纔會出現,到底發生了什麼,會讓他如此的渴望得到父親的關愛,又是什麼會讓一個母親捨棄自己的孩子離去?

莫非是因為……

她的腦海中不期然的出現了另一個溫潤如玉的影子。

會是因為他們母子嗎?

她又問道:“陛下和先王的關係如何?”

靈歌搖了搖頭,隻說道:“先王對陛下很嚴厲,有的時候,我們都覺得他不像是陛下的父親,倒像是一個無關緊要的人。”

淩汐池的心中驟然湧起一陣莫名的心酸,這種感覺,她完全能夠感同身受,因為在另一個世界裡,無論她怎麼做,做得再好,她名義上的爸爸都對她視若無睹,正因為經曆過,所以她知道那種感覺有多難受,她不由自主的又回頭看了他一眼,對他突然生出了一絲心疼的感覺。

蕭惜惟是何等敏銳精明的人,立馬從她的眼神中捕捉到了蛛絲馬跡,眼神中露出了疑惑的神色,卻見她衝他一笑,他愣了愣,也笑了起來。

靈歌突然碰了碰她的手,淩汐池回過頭來,卻聽她說道:“阿尋,我能看出陛下是真心對你的,從小到大,我從未見他對任何女孩子這樣付出過,請你,不要辜負他的真心。”

淩汐池鄭重的點了點頭,像是在向她保證,又像是在跟自己保證,這時,她的目光不經意的落在了她的手腕上,發現她的手上正帶著一藍一紅兩隻鐲子,鐲子上的藍寶石和紅寶石在陽光下熠熠生輝。

淩汐池驚訝道:“這兩隻鐲子是……”

靈歌埋下頭看了看,眼眸裡閃爍著幸福的光,笑道:“是靈犀鐲,那天十觀前輩取出靈犀後,我覺得這鐲子就這麼壞了可惜,就找人將它們修好了,我打算戴著它們就一輩子都不取下來了。”

淩汐池欣慰的笑了起來,說道:“心有靈犀一點通,哥哥能遇見他,真是他的幸運。”

靈歌抬眸看著她,拉著她的雙手道:“你哥哥說這對鐲子是你在生死場贏來的,是你用命換來的,阿尋,真的很謝謝你,我也慶幸,我這輩子遇見了你們。”

淩汐池的腦海中又浮現出一個頂天立地般的人影,那個在生死場毫不猶豫的擊碎了自己的天靈蓋的男子漢,不曾想,那時的阿叔用自己的生命保護了她,如今他又用自己的生命換來的這對靈犀鐲救了哥哥,看來上天到底對他們還算不薄,她笑道:“這不是我用命換來的,是我們的親阿叔用命換來的,我相信一定是阿叔在天之靈保佑了你們,靈歌,你和哥哥一定要好好的。”

靈歌驚訝的看了她一會兒,鄭重的點了點頭。

身後,葉孤野看著她們親密無間的耳語著,嘴角也是露出了淺淺的一抹笑意,衝著身旁的蕭惜惟道:“以後阿尋便托付給你了。”

蕭惜惟道:“不用你說,我也會照顧好她的。”

葉孤野沉默了一會兒,又說道:“不要再讓她受苦。”

蕭惜惟道:“我保證。”

說話間,幾人已經走到了屋子裡,見他們進了門,婢女們將早已準備好的早膳端了進來,琳琅滿目的擺了整整一桌,隻是簡單的一頓早膳,菜色的精緻程度卻讓人瞠目結舌,淩汐池一直都知道蕭惜惟是個挑剔的人,尤其是在對待美食上更是挑剔得令人髮指,在烈陽城時,藏楓山莊旗下所經營的匆匆酒樓裡的食物精緻程度就堪稱變態,後來在她做他小廚孃的那段時間,更是被他折磨得精疲力儘,煩不勝煩,眼下看著桌上這一桌,她著實覺得,那時在藏楓山莊,他還是對她手下留了情的。

美食總是能輕易的讓人感覺到滿足,幾人坐下來用了膳,隨意的聊了幾句,蕭惜惟便被傳話的小太監叫走了,說是宣政殿還有六部的幾位大人在等著見他。

蕭惜惟走後,淩汐池便留在的靈歌他們暫居的雪池宮裡,和葉孤野一起研究起了上清引,一直到了傍晚時分,便被蕭惜惟派來的小太監叫走了。

淩汐池以為他叫她是有要事,卻不想見到她後,他將桌子上厚厚的摺子一推,神秘兮兮的說道:“想不想出宮?”

淩汐池啊了一聲,還冇反應過來,便看見他火速的去換了衣服,然後帶著她悄悄的溜出了宮。

帝雲城今日有所不同,除了繁華依舊之外,整個大街小巷都張燈結綵,刺目的大紅色一順溜的排開,到處都是燈,到處都是人,到處都是歡聲笑語,所有的百姓全都盛裝打扮,春光滿麵,全城上下都好像在慶祝著同一件喜事。

淩汐池算了算日子,今天並不是什麼大節日呀,怎麼帝雲城這麼熱鬨,她隱隱感覺到不對勁,連忙拉過一個過路的大嬸,忍不住問道:“大嬸,請問今天是什麼日子呀,怎麼這麼熱鬨?”

說話間,遠處有煙花竄上半空,五彩斑斕的煙花頓時照亮了整個帝雲城的夜空,燦若流星的焰火,張揚明豔的在半空中炸響,像是一個個繽紛絢爛的夢,帶著一種短暫卻永恒的美。

老百姓們不停的歡呼了起來,這時帝雲城最高的一座閣樓上飛起了無數的花燈,淩汐池看著那些花燈上的畫,有龍鳳呈祥,有鴛鴦戲水,還有花好月圓。

這是放的喜結良緣的燈!隻是不知是哪一位的良緣,值得全城的百姓如此歡欣?

那位大嬸趕著去護城河放花燈,來不及跟她細說,隻說了句:“姑娘,是大喜事,那邊就有王榜,你自己過去看吧!”

眼看著大嬸急匆匆的走了,淩汐池仍然仰頭怔怔的看著,人群中熱鬨無比,車馬經過的馬鈴聲,大人小孩的歡笑聲,沿街的笙簫鼓樂之聲,燈月交輝,火樹銀花,交織成了一片富貴安樂的人間仙境,一陣微風吹過,滿街的花燈搖曳,寬闊的護城河上,一盞盞蓮花燈彙入了其中,形成了另一條璀璨的星河。

天上地下都被點亮了,好一個火樹銀花不夜天。

感覺到自己的裙子被人輕輕的扯了扯,淩汐池埋下頭便看見一個小女孩在使勁的拉著她的裙子,手中舉著一大束芙蓉花,脆生生的道:“姐姐長得真漂亮,買束花吧!”

淩汐池想問她城中到底發生什麼事情了,卻不敢問,因為她已經隱約猜到了什麼,小女孩見她一眨不眨的盯著自己看,稚嫩的眼中閃過一絲疑惑,歪著頭繼續道:“姐姐,今天是我們陛下定親的日子,是雲隱的大喜日子,姐姐買束花吧!”

小姑娘滿眼希冀的看著她,淩汐池的手已經僵硬了,下意識的想買花,可手伸到懷裡掏了半天就是掏不出來銀子,她有些心急,可越心急就越摸不到。

蕭惜惟在一旁輕輕的笑了一聲,給了一錠銀子給那個小姑娘,接過了她手中的花,小姑娘得了錢,笑嘻嘻的說了聲:“謝謝神仙哥哥,謝謝神仙姐姐。”便歡歡喜喜的跑開了,淩汐池聽到了她在唱歌,唱的是:“梧桐相待老,鴛鴦會雙死;我心誓比明月,隻願相守相依。”

蕭惜惟將手中的花遞給了她,淩汐池完全呆住了,木訥的接過了花,愣愣的看著他,隻聽嘭的一聲,又是一簇煙花在兩人的頭頂綻放,頓時星落如雨,照亮了兩個人的眼,那一刻,他們的眼中,是比星河還要璀璨的美景。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