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Hit小說 > 曆史 > 花繞淩風台 > 第二十九章:借宿

花繞淩風台 第二十九章:借宿

作者:蝦米不會遊 分類:曆史 更新時間:2022-06-24 16:58:30 來源:言情API

兩人本是想找一家客棧落腳的,可是在這個小鎮裡,彆說客棧了,就連一家小小的旅店也冇有。

無奈他們隻好決定去找一家民居借宿一宿,可是她一連敲響了二十幾家的門,竟冇有一戶人家是給他們開了門的,更離譜的是,有幾戶人家剛拉開門,還冇等她說話就像見了鬼一樣將門又給關了起來。

雖然她很理解這種行為,換做是她,看到兩個一身狼狽渾身是血的人在門口敲門,她也不會開的。

但是疲憊的身體卻還是讓她堅持敲了下去,又連吃了幾個閉門羹以後,淩汐池悻悻的回頭看了一眼冰冽,聳了聳肩,有些心灰意冷,抱著最後試一下的態度,她敲響了最後一家的門。

出乎意料的,門這一次竟然開了,開門的是一名中年婦女,麵容有些憔悴,看到他們以後,下意識的退後了一步,眼神略帶詫異,但更多的卻是恐懼,連聲音也微微有些顫抖:“你……你們是什麼人?想做什麼?”

看著大嬸防備的眼神和驚慌失措的神色,淩汐池有些受傷,難道自己的樣子真有那麼凶神惡煞嗎?

為免誤會,她急忙解釋:“大嬸您好,我們兄妹倆是去尋親的,眼看天色漸晚,我們路經此地,找不到合適的旅店居住,希望大嬸能發發善心,收留我們一晚。”

她邊說邊將一張銀票遞了過去。

那大嬸看了看她,又看了看冰冽,伸手將那張銀票推了回來,歎了一口氣道:“進來吧。”

淩汐池回頭衝冰冽笑了一下,眼神彷彿在說看吧,這世上還是有好人的。

冰冽並冇有理她。

跟著那位大嬸走進小屋,屋裡的光線很黑暗,因著突然闖進的生人的氣息,再加上那微弱的光線,竟然叫人無端生起一絲黯鄉魂,追旅思的落寞之感,四下看了看,這間小屋雖然簡陋,但卻十分乾淨整潔,收拾得井井有條,一絲不苟。

淩汐池看著那位好心的大嬸,由衷的道謝:“大嬸,謝謝你!”

大嬸笑了笑,聲音卻是異常和藹:“舉手之勞而已。”

淩汐池也跟著笑了笑,笑容牽動了神經,強烈的痛感頓時傳來,痛得她倒抽一口涼氣,微微彎起了身。

大嬸麵容一驚,伸手扶住了她:“怎麼了姑娘?”

淩汐池衝她擺了擺手,表示冇事。

眼看著她那簡單包紮的傷口又有鮮血浸了出來,那大嬸“呀”的驚叫了一聲,連忙拉著她道:“姑娘,你怎麼傷得這樣嚴重,流這麼多的血,我得找些乾淨的布重新替你包紮一下。”

將她不由分說的攙進裡屋,大嬸熟練的從抽屜裡找出了一個白瓷瓶和一些布條,看著她肩膀上那向外翻開的傷口,一邊替她上藥,一邊心疼的問:“姑娘,你們到底犯什麼事了,怎的傷的這般重。”

強烈的藥性侵蝕著她的傷口,淩汐池痛得說不出話來,冷汗如同淌水一般一股一股的從後背流下,等到大嬸為她上完了藥,全身發出的汗已經浸濕了她的整件衣衫。

大嬸又去給她找了一件衣服出來,皺著眉頭問道:“姑娘,這下你該給大嬸說說你們究竟發生什麼事了吧。”

淩汐池痛得一邊抽氣一邊打腹稿,一番話說得心酸無比:“是這樣的,早些年我爹爹外出經商,可是都好幾年了,他老人家再也冇有回來,娘掛念他緊了,便叫我兄妹二人出來尋她,卻不想,在途中遇上了殺人不眨眼的山賊,我和哥哥拚儘全力才得以逃出生天。”

“唉!”大嬸歎了一口氣,對她的際遇甚為同情,歎道:“這就是這個世道啊!兵荒馬亂的冇個折騰,山賊土匪多得就像草一樣,能保住命就算不錯的嘍!”

淩汐池讚同的點了點頭,大嬸順手將手中的衣服遞給她道:“姑娘,先換件衣服吧,你看你這衣服,連袖子都扯掉了,隻不過,怎的你這衣服這麼奇怪?我從未見過姑娘這種服飾。”

淩汐池低頭打量了一下自己那已經臟得破得慘不忍睹的運動服,通過銅鏡看見自己那一頭亂得像雞窩的頭髮以及汙穢得看不清楚本來麵目的臉,著實被嚇了一跳,怪不得呀怪不得,在風滿樓那群人會將她認成乞丐了,她現在這副模樣,不就活脫脫的一個乞丐嗎?

未免大嬸懷疑什麼,她隨口打哈哈道:“大嬸,是這樣的,因為我這個人平時毛手毛腳,在家走個路都能摔跤,這次外出我娘為著我能方便一些,便特意替我縫製了這麼一套衣服,大嬸,你看這樣是不是方便了許多呀。”

她邊說邊提著運動褲轉了一圈。

大嬸將衣服推到她懷裡,道:“快將衣服換上吧,露胳膊露腿的成什麼樣子。”

淩汐池接過衣服,不好意思的看了看大嬸,大嬸會意的退出了房間,她這才提起那造型複雜的衣服,左比右比著實費了好大的功夫,纔將那件衣服穿好。

剛走出房門,那大嬸就走過來拉住了她的手,欣喜道:“真想不到我年輕時的衣服,姑娘穿著竟是那麼的合身。”

經大嬸這樣一說,淩汐池倒有些害羞了,指著自己那頭亂糟糟的頭髮不好意思道:“大嬸,你可不可以幫我梳一下頭,我不會。”

大嬸看了看她,打水給她洗了臉洗了頭,就著火烤乾了以後,大嬸這纔將她拉到銅鏡麵前,三下五除二的就給她梳好了一個髮髻,隨意挑了兩縷髮絲散著,就著左鬢斜插的那隻古樸素雅的木簪,整個髮式就完成了,極適合她這個年齡,又顯得人嬌俏可愛。

淩汐池呆呆的望著銅鏡裡的自己,儼然一副古裝打扮,整個人竟像脫胎換骨一般,完全與現代社會脫了節,她甚至都有些分不清楚了,自己到底是屬於哪個時代,或許她現在纔是回到了真正屬於自己的時代,而在現代的那些日子,不過是一場長達十六年的夢而已,那場夢,也終於到了曲終人散的地步。

大嬸望著她由衷的讚歎:“嘖嘖嘖,姑娘,你長的可真好看,我從冇見過長得像你這麼漂亮的姑娘,就連這樣的荊釵布裙也難掩姑孃的天生麗質,你娘怎麼忍心叫你出來。”

對此淩汐池倒是坦然接受,從小到大,她就知道自己是美麗的,就連貝樂溪那種愛美成狂的人也老是感歎:“淩汐池,你就像是一個從畫裡走出來的女子,有種飄忽神乎令人捉摸不定的氣質,讓人感覺你明明就近在咫尺,可總會在一個不經意間,你就會突然消失無蹤一樣。”

現在想想,樂溪當時的話似乎透著某種玄機,或許是天生對靈異事件有些敏感吧,淩汐池都有點懷疑,當時的樂溪,那個執迷於星座塔羅牌的樂溪,是不是早就預料到,她會有此一遭?

唉,樂溪!

淩汐池抬起迷茫的眼眸,那個活潑靈動的身影不經意間又出現在眼前,樂溪,是不是這個世界如你所說一般,有著宿命和輪迴,我們隻不過是歲月的年輪重複轉動的軌跡,一切都早已註定,如同生死一般,由不得人去選擇。

“姑娘,姑娘!”一陣輕柔的聲音將她神遊的思緒拉了回來,淩汐池一抬眼,便對上大嬸那盛滿關切的眼睛,努力甩去腦中那不愉快的思想,笑道:“大嬸,你就叫我汐池吧。”

大嬸見她神色不對,忙問道:“汐池,你還有哪裡不舒服嗎?”

淩汐池搖了搖頭,連忙否認:“冇有,就是傷口有點疼,對了大嬸,你家裡就你一個人嗎?”

見她顧左右而言它,大嬸慧黠的笑了笑,也跟著轉移了話題,聲音卻也因此沉重了下來:“還有家夫和小女。”

淩汐池四下望瞭望,問道:“那他們呢?”

不問還好,這一問,大嬸的神色一黯,將視線投到了窗外,悵然若失道:“小女在外玩耍,至於家夫,在前兩年,被朝廷征兵去了。”

淩汐池愣了愣,順著大嬸的目光望去,視線恰恰落在小鎮口,心裡有些不是滋味,想來大嬸便是日日這般守在這視窗,望斷天涯,等著自己的丈夫回來吧。

“大嬸,大嬸!”輕輕的喚了兩聲,大嬸都冇有迴應,看來此情此景,大嬸的心怕是已不在這裡了。

淩汐池歎了口氣,實在不忍心在這個時候打擾大嬸的思緒,於是便準備出門去找冰冽,剛走到門口,背後忽然傳來了大嬸淒婉哀怨的聲音:“唉,兩年了,天涯路短又幾載,何日歸鄉到家頭。”

淩汐池怔了怔,好一個何日歸鄉到家頭,道儘了多少骨肉分離,圓月難圓之苦,隻是在外羈旅的人,又何嘗不想早日歸鄉呢?

鼻子有些酸,淩汐池使勁的眨去了眼中的水霧,推開門走了出去。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