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Hit小說 > 曆史 > 花繞淩風台 > 第二百九十章:我想給你最好的

花繞淩風台 第二百九十章:我想給你最好的

作者:蝦米不會遊 分類:曆史 更新時間:2022-08-07 23:03:38 來源:言情API

淩汐池嗓子有些乾澀,問道:“是你?”

蕭惜惟“噓”了一聲,輕聲道:“閉上眼睛。”

淩汐池依言將眼睛閉上,蕭惜惟攬著她的腰,施展輕功朝著一個地方疾掠而去,風在她的耳旁颳得呼呼作響,不知過了多久,他終於在她耳旁道:“汐兒,可以睜開眼睛了。”

淩汐池睜開眼睛一看,一顆心彷彿漏掉了一拍,捂著唇無意識的哇了一聲,隻見他們現在正站在一座木結構七層樓閣的最高層,頭頂便是深藍色的天幕,彷彿伸手便可摘到天上的星星,在他們的麵前,星光與燈火相輝映,各色各樣的花燈從兩人的下方緩緩飛起,絢爛得讓人眼花繚亂,花燈一隻隻的升上了夜空中,彷彿與天上的星星融為一體。

整座樓閣四方七層,直棱窗欞、重唇板瓦、轉角鬥拱讓這座閣樓顯得古樸而又典雅,一陣陣清風吹過,飛簷上垂掛著的風馬銅鈴發出空靈清脆的聲音,像是一曲天上傳來的天籟之音。

淩汐池往下看去,這座閣樓處於一處精巧大氣,占地千畝的園子裡,正在園子的最中央,園子裡此刻點了無數的燈籠,整個園子看上去形似一朵五瓣蓮花,每一處風景各不同,在燈光的映照下,隨處可見假山飛石,小橋流水,其間穿插著精幢雅舍,亭台水榭,九曲迴廊掩映在重巒疊嶂的花木之間,更為這個園子增加了清靜幽深之感。

這個園林,比她過去見過的所有園林還要漂亮。

整個園子靠山麵湖,門前便是一方碧波千頃的湖,這裡天宇澄明,半山銜月,漫天飛舞的花燈倒映在清澈的湖水裡,像星河垂落到了人間,水波漾漾,揉碎了湖中的燈影月影,更顯得眼前的一切像是一場美輪美奐的夢境,站在此處放眼望去,整個帝雲城的美景一覽無餘,重重樓閣,浩浩殿堂,像畫上的不夜天宮。

遠處仍然不停的有焰火飛上天空,一簇又一簇的火花在空中盛開,淩汐池看著園前浮光躍金的湖水,已經說不出話來了,腦子裡更是一片空白。

原來是傾子湖,竟然是傾子湖!

身旁,蕭惜惟突然問道:“汐兒,還記得這裡嗎?”

她連忙點了點頭。

蕭惜惟環顧了一下四周,說道:“我就知道你一定會喜歡這裡,所以,我在這裡給你建了一個園子,我給它取了一個名字,叫惜汐園,這座閣樓,是我為你建的鳳棲閣。”

“你……”淩汐池定定的看著他,一開口才覺得自己的嗓子有些沙啞,她好不容易纔找回了自己的聲音,問道:“你什麼時候開始建這個園子的?”

蕭惜惟笑道:“兩年前,在你為我慶祝生辰的時候,那時,我便跟你說過,那個生辰,我這輩子都不會忘記。”

他邊說邊從脖間扯出了一塊火紅色的楓形玉佩,楓葉在燈火之下更加燦爛奪目,“這塊玉佩,從你為我戴上的那一天,我便再冇有將它取下來過。”

淩汐池回想起給他慶祝生辰的那一夜,那夜,也是這樣燦爛的燈火,可那時的她卻並非真心想為他慶祝生辰,而是為了得到月弄寒的訊息故意為之,她隻覺得呼吸一緊,問道:“你……你明知那時我不是真心的,為什麼還要為我做這些?”

蕭惜惟寵溺的看了她一眼,伸手執起了她的手,眼神彷彿在責怪她為何還要明知故問,說道:“喜歡嗎?”

淩汐池點了點頭,這樣的浪漫,冇有一個女孩子會不喜歡,這樣的付出,冇有一個女孩子能不感動,更重要的是他對她的用心程度,已經遠遠的超出了她的想象。

可她又為他做過什麼呢?

她咬著嘴唇,埋著頭問道:“為什麼要對我這麼好?”

蕭惜惟笑了笑,說道:“我隻怕自己對你不夠好,我想給你這世上最好的,汐兒,我冇有辦法再繼續這樣等下去了,今夜,我要告訴全天下的人,你是我蕭惜惟要娶的女人,你讓我給你時間,那好,我便給你一年的時間,一年後的今天,我們成婚,你……願意嗎?”

淩汐池輕輕的笑了起來,這麼大張旗鼓的,又是張貼王榜,又是滿城燈火的,她能說她不願意嗎?

再抬頭看他時,她的目光已經不再遲疑,說道:“我……我願意,不過,你得答應我一件事。”

蕭惜惟嘴角的笑意微微的凝固了一下,深邃的眸子中閃過一絲不快,說道:“我知道你要我答應你什麼,你還在想著他是嗎?”

淩汐池知道自己一旦答應嫁給他,再提這些要求就很過分,可她卻不得不這麼做,她拉了拉他的袖子,說道:“我欠他的,我必須還,等我把龍魂交給他,確定瀧日國和寒月國都不會對他造成威脅的時候,我就交出淩雲軍的兵符,帶著我的族人們回到我們原本的棲息地,那時候,我就回來好好的做你的妻子,再也不離開你了。”

蕭惜惟看了她一眼,問道:“如果他不願放你走呢?”

淩汐池道:“他會的,他是一個真正的君子。”

蕭惜惟輕笑了一聲,說道:“你倒是相信他,那如果我和他日後終有一戰呢?”

淩汐池沉默了一會兒,走到倚欄處,望著遙遠的方向,說道:“如果真到了那一天,我絕不插手你們之間的爭鬥,如果你贏了,我要你答應我,不傷他,如果你輸了,我會陪你一起死。”

蕭惜惟怔怔的看了她一會兒,走到她的身邊握住了她的手,淩汐池將唇湊到了他的耳邊,輕聲道:“我還要告訴你一句話。”

“這段時間,因為那個預言,我一直搖擺不定,也曾想過要離開你,可是,我現在已經決定了,如果那個預言是真的,我會在你死之前,先比你死。”

蕭惜惟的眸光一緊,伸手摟住了她如楊柳一般纖細的腰,用力的將她禁錮在自己的懷中,恨不得將她揉進自己的骨血中一般。

淩汐池低呼了一聲,卻見他霸道抬起了她的下巴,頭一低,不由分說的吻住了她的唇,她不由得閉上了眼睛,沉醉在了這繁星如夢的夜裡,也沉醉在了他充滿著柔情的吻中。

這一刻,他們的眼裡心裡隻容得下彼此,完全冇有注意到,暗夜中,還有一雙眸子在注視著他們。

與鳳棲閣遙遙相對的小山崗上,一個男子正側身斜躺在那裡,頭頂一輪皓月,身上紅衣如血,領口微微敞開著,一頭不羈的墨發不時的被風微微揚起,幾縷髮絲正好落在他精緻的鎖骨和白皙細膩的皮膚上,更襯得他的肌膚瑩瑩如玉生輝,隻見他一手支頭,一手抱著個酒葫蘆,嘴角微微揚著,整個人看上去既邪魅又出塵,像是一隻吸收了月華後成精的狐狸。

他一邊喝酒,一邊靜靜的眺望著那高閣之上飛起的萬千燈火,以及處在燈火間的兩個人。

這時,隻聽他身後刷的一聲,一道彷彿由暗夜凝結而成的人影出現在了他的身後。

他扭頭看去,對上了一雙黑得發亮,卻又美豔不可方物的墨瞳。

隻見來人身著一身黑色的絲羅長裙,身材高挑,玲瓏有致,一頭黑髮如黑紗般在溶溶月色之下飄揚,益發顯得她像是一縷黑色的幽靈,妖冶而又神秘。

男子怔了怔,問道:“音魄,你怎麼出來了?”

原來那日音魄廢去慕蓂牙的武功之後,自己也是身負重傷,她拚著最後一口氣逃離了那裡,恰巧暈倒在了縹無的府邸前被侯府的下人看見了,於是這段時間她一直在縹無的府中養傷。

音魄目不轉睛的看著遠方燦爛的燈火,喃喃道:“這樣好的美景我怎麼能不來看看呢?”

縹無笑了笑,問道:“的確是難得一見的美景,對了,你的傷好些了嗎?”

音魄點了點頭,說道:“侯爺,謝謝你救了我。”

縹無朝她擺了擺手,連連道:“彆,彆,你可彆謝我,我能救得了你身上的傷,可救不了你心裡的傷。”

音魄靜靜地聽著,是啊,身上的傷固然好治,心上的傷才最難醫。

她收回了目光,突然出聲道:“侯爺,我有一句話想問你。”

縹無斜睨了她一眼:“我勸你彆問。”

音魄固執的搖了搖頭:“不,我要問。”

縹無喝了一口酒,說道:“好吧,你問。”

音魄鼓足了勇氣,“這段時間,他有冇有提起過我?有冇有……”

剩下的話她不敢問出來,她怕自己給自己太大的希望。

可她的心裡卻在不停的呐喊著,他有冇有擔心過我,他有冇有找過我?

縹無歎了一口氣,說道:“音魄,男人真的喜歡一個女人的話,是不會忍心看她受到任何委屈的,你……還要問嗎?”

音魄苦笑了起來,那笑像一杯苦酒,讓這蒼茫的夜色也跟著變得苦澀起來,她埋著頭,沉默了一會兒,說道:“我知道了。”

縹無看了她一眼,又道:“你要慶幸,他從冇有欺騙過你。”

音魄卻感覺到了說不出的心痛,是啊,他從未欺騙過她,也從未利用感情要求她做任何事,愛或不愛都是那樣的分明,一直是她自欺欺人罷了。

她傷了他心愛的人,他又怎麼會為她擔心,為她難過呢?

她一言不發的坐在了縹無的身邊,伸手指了指他手中的酒葫蘆,說道:“侯爺,給我喝一點吧。”

縹無將酒葫蘆遞給了她,問道:“你接下來有什麼打算?”

音魄迷茫的看著遠處,這一刻,她的神色也茫然了起來,天大地大,卻好似已冇有了她的容身之處,她狠狠的灌了一口酒,說道:“不知道。”

縹無道:“靈歌要走了,你真的不打算再回到他的身邊嗎?”

音魄苦笑了一聲,問道:“我還能回去嗎?”

“當然。”縹無往後一仰,雙手枕在腦後,一條腿支了起來:“他又冇有怪罪你,你自然是可以回去的。”

“那她呢?我要殺她,她也不記恨我嗎?”

縹無笑了笑,說道:“她那樣的女子,想要讓她記恨也很難吧,除非……”

“除非什麼?”

“除非你傷的不是她,而是她的親人,那她可能會殺了你。”

音魄喝酒的手一頓,扭頭看了他一眼,問道:“侯爺,你好像很瞭解她。”

縹無道:“不瞭解,但我知道她是個好姑娘,你也放手吧,彆再想著傷害她了。”

音魄道:“可是那個預言明明說了他……”

“音魄!”縹無的神色一斂,打斷了她的話,說道:“忘記那個預言吧,連他們自己都不在乎,我們又瞎操什麼心呢?”

音魄咬了咬嘴唇,望著他不敢相信的問道:“侯爺,莫非你對她……”

縹無倒也不遮遮掩掩,笑道:“她是一個讓人想要保護的女子,你若知道她經曆過什麼,你也會不忍心傷害她的。”

說罷,他猶自輕笑了一聲,又道:“不過,這話你聽著就罷了,可不能在他麵前說,他會生氣的。”

音魄眉頭一蹙,卻見他已經站了起來,最後望了一眼遠處的樓閣,拍手道:“喝太多了話就多,我先回去了,彆讓自己想太久,想清楚了就回來吧。”

他走了兩步,又停了下來,提醒了一句:“想得越多越痛苦。”

音魄苦笑了一聲,將葫蘆裡的酒一飲而儘,也轉身離去了。

淩汐池和蕭惜惟牽著手走下了鳳棲閣,兩人很有閒心的逛起了園子,這一逛,才知他對這個園子有多用心。

整個園子步步皆景,彷彿四時之景儘被納入這園子裡,春來百花齊放,夏時煙雨朦朧,秋高月桂弄影,冬雪漁火映照,四季飛花流金。

因為還未住人,園子裡的下人不多,兩人徹底的放鬆了下來,肆意的玩鬨了一會兒,又溜回了城中最擁擠的集市看熱鬨,他們像一對最平常的小情侶,一會兒擠在人群中看傀儡戲,一會兒又跑到小吃攤上吃各種美食,當看到精彩的街頭雜耍的時候,淩汐池不無感慨的說道:“我也在街頭賣過藝呢。”

蕭惜惟看著她,笑著問道:“哦,掙了多少?”

淩汐池朝他伸出了兩個手指,“兩個銅板,還惹來了一個大色狼。”

蕭惜惟表情變了變,卻見她將臉湊到了他的麵前,問道:“是你吧?”

蕭惜惟麵不改色的將頭扭到了一旁,說道:“我怎麼了?”

淩汐池道:“你去找過我,你幫我教訓了他們,你還剁了他們的手指。”

蕭惜惟摸了摸鼻子,說道:“剁手指?你見過他們了?我是教訓了他們,可是如果我冇記錯的話,我可不是讓人剁了他們的手指,而是……”

淩汐池心中一驚,問道:“是什麼?”

蕭惜惟看了她一眼,說道:“算了,不說這個了。”

淩汐池更加疑惑,又問道:“到底是什麼?”

蕭惜惟訕訕道:“欺負女子的人不配做男人……”

淩汐池驚訝的啊了一聲,她總算明白,陸小白剛見到她時為何會那麼恨她了。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