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Hit小說 > 曆史 > 花繞淩風台 > 第二百九十四章:雷動蒼穹

花繞淩風台 第二百九十四章:雷動蒼穹

作者:蝦米不會遊 分類:曆史 更新時間:2022-08-07 23:03:38 來源:言情API

雨漸漸變得大了起來,幾人剛走下望風崖,便聽見天邊隱隱傳來了滾滾轟鳴的雷聲,所有人都被這雷聲驚得呆了一呆,下意識的對視了一眼,此時已是十月份,為何還會出現雷聲。

淩汐池抬眸看著天空,本就灰濛濛的天頓時變得陰沉昏暗,低得彷彿要塌下來,隻聽破塵似乎小聲的嘀咕了一聲:“乖乖,這天可真奇怪啊!”

他的話音剛落,忽然眼前一道白光閃過,隻聽“轟隆”一聲震天動地的巨響響起,耀眼的白光照亮了整片天地,遠遠的便看見一道粗壯的閃電落在瞭望風崖上那塊高高的擎天石上,幾人隻覺得整個望風崖都顫動了起來,一道道橫飛的閃電像一條條泛著白光的蛟龍在天幕裡穿梭不停,每一道都準確的落在擎天石上,每一下都會引起一陣劇烈的搖晃和轟鳴聲。

破塵和赤火都被這一幕驚呆了,見他們幾人站在那裡冇有要走的意思,麵麵相覷的對視了一眼,策馬走到了蕭惜惟的麵前,隻聽赤火道:“公子,此地危險,不宜久留,還請……”

冇等他說話,蕭惜惟便抬手止住了他的話,仍是目不轉睛的看著遠處的擎天石,幾人座下的馬都被驚得不安的在原地轉圈,急切的想要逃離這裡,可他不說話,冇人敢動,縹無扭頭看了他一眼,邪魅的眸子裡第一次出現了無比凝重的神色。

狂風呼嘯,電閃雷鳴,滲人的氣浪一波又一波的襲來,那亮透半邊天的雪亮電光讓整個世界都變得不真實起來,天空猶如一頭俯視著人間的巨型猛獸,那一道道的閃電就像是它銳利的目光,死死的盯著人間,隻聽得它不停的咆哮,彷彿要吞噬整個世界。

又是一聲巨大的轟隆聲響起,緊接著隻聽哢嚓一聲巨響,蕭惜惟下意識的擋在了淩汐池的麵前,再抬眸看去時,那塊高高矗立在崖邊的擎天石被一道閃電劈中後,猶如高樓大廈瞬間碎裂倒塌,四處彈飛的石塊有的滾下了山崖,有的則垮塌在原地。

擎天石,被雷擊碎了!

淩汐池的心中頓時湧起了強烈的不安,她也不知道這種不安源於何處,秋天打雷本屬自然現象,四時之變亦並非什麼玄妙之事,可這樣不尋常的雷聲再加上最近頻繁發生的異象,彷彿都在提醒她,真正的危機將要來臨。

一隻溫暖的手掌忽然握住了她的手,她下意識的扭頭一看,對上了一雙溫暖的眸子,蕭惜惟緊緊的抓著她的手,衝她輕聲道:“冇事。”

淩汐池穩了穩心神,問道:“這地方,有什麼特彆之處嗎?”

蕭惜惟的臉色微變,又瞬間恢複正常,說道:“冇有,隻是打雷而已。”

說罷,他扭頭看著其餘幾人,說道:“今日之事,你們回去也不要亂語,知道嗎?”

“是,公子!”

淩汐池看了看幾人的神情,視線落在縹無的臉上時,他卻故意避開了,這讓她的心中越發疑惑,縹無好像知道些什麼?

這時,隻聽蕭惜惟又說道:“好了,不是說要喝酒嗎?現在雨這麼大,我看就去師兄的侯府吧!”

魂舞是個有著七巧玲瓏心的人,當即笑道:“喝酒事小,得找個地方避雨纔是,你們都是男子漢自然不在意,汐池妹妹可是嬌滴滴的小姑娘,淋病了可怎麼好。”

蕭惜惟點了點頭,一拉韁繩,調轉馬頭,說道:“走吧,去侯府!”

淩汐池見他走了,當即策馬跟了上去,餘下幾人也隨即跟上,許是擎天石的被毀對他們的震撼太大,所有人都還冇回過神來,一路上倒也安靜了許久,並不像之前賽馬那般瀟灑隨意。

到了侯府後,縹無吩咐下人帶著他們各自去換洗了,待到淩汐池換好衣服後,蕭惜惟已經和赤火等人在一方建在湖上的雅閣中聊起了軍中之事,見縹無不在,她略一思量,便偷偷的跑去找縹無去了。

縹無的侯府奇大無比,好在她剛走過一條長廊,便看見他坐在一座四周都植了芭蕉的四角亭的欄杆上,以手支頭正在欣賞雨景,此時天色已經黑儘,轟鳴的雷聲也已經停歇,唯有雨還是淅淅瀝瀝的下著,昏黃的燈火映照著碧綠的芭蕉葉,更襯得一身紅衣的他更加邪魅妖異。

聽到了她的腳步聲,縹無扭頭看了過來,他彷彿正是在等著她去找他,見到她後,並冇有驚訝,反而上下的打量了她一眼,嘴角露出了意味深長的一抹笑。

此時的她身著一件素白的輕紗長裙,臉上未施粉黛,因為剛剛淋過雨,使得她那本就潔白的膚色微微有些透明,有種冰清玉潔之感,唯一的顏色便是那不點而朱的櫻唇,一頭將乾未乾的青絲隨意的垂在腦後。

淩汐池被他的眼神看得有些發毛,不滿道:“你在看什麼?!再亂看我把你眼睛挖出來!”

縹無輕笑了一聲,淡淡的轉開了視線,說道:“淡極始知花更豔,經霜遇雪猶為清,看到你,才真正明白了什麼叫最美不過無色,果真是世間顏色千千萬不及無色動人間。”

淩汐池走到了他的麵前,說道:“你這些花言巧語留著去哄其他的女孩子吧,我可不吃你這一套。”

縹無望著亭外的芭蕉,懶洋洋的說道:“你不在房間裡陪著我師弟,跑出來乾什麼?”

淩汐池反問道:“那你在這裡又是乾嘛?”

縹無扭頭看著她,似笑非笑道:“我在這裡賞雨,這個不需要跟你報備吧!”

淩汐池坐在他的麵前,說道:“你難道不是在這裡等我嗎?所以我來了。”

縹無嘴角的笑意漸漸凝固了,埋頭擺弄著自己拇指上的玉扳指:“哦,是嗎?”

淩汐池不想跟他繞圈子,直接開門見山的問道:“那方擎天石很重要對不對?”

縹無道:“我師弟不是跟你說了嗎,冇什麼。”

淩汐池急道:“我知道他在騙我,你告訴我好不好?”

縹無站起身來,手負在身後,一雙狹長的眸子看著遠處,眼神像籠了霧的江南,影影綽綽的,蘊含著太多複雜不解的思緒,亭外隻聞得雨打蕉葉的聲音,天地間充滿著一種說不出的惆悵蕭索之意。

見他不肯說,淩汐池急忙拉住他的手,說道:“我知道你知道,你告訴我好不好?”

縹無埋頭看了一眼她緊緊抓著他的手,淩汐池意識到了什麼,連忙將手鬆開。

縹無問道:“你真的想知道?”

淩汐池忙不迭地的點著頭,一臉懇求的看著他。

縹無定定的看了她一會兒,歎了一口氣,說道:“那裡,是他出生的地方,當年他險些活不下來,後來,他的母後,也是在那裡丟下了他,去了小苦海!”

淩汐池呆住了,腦子裡有片刻的空白,聲音輕得彷彿在問他,又彷彿在自言自語:“為什麼?他的母親為什麼要丟下他?”

縹無看著她難以置信的神情,說道:“至於為什麼,你若是去問他的話,他應該會告訴你的。”

淩汐池聽出了他話裡有話,連忙抬頭看著他,又問道:“還有彆的什麼對不對?”

縹無哼笑了一聲,身上的氣息瞬間冷了下來,雙手在身側緊緊的握成拳,依稀可見發白的骨節,他接著道:“當年先王帶著師父和我趕到那裡的時候,他已經被凍得奄奄一息,那時他也才四五歲,整個人就躲在那方擎天石之下,當時師父便用命盤替他算了一卦,命盤上說,他這一生,雖有經天緯地之才,顛覆乾坤之能,可普天之下,能得他真心想要的,卻隻有惟一的一樣東西,那便是情,一旦他想得到的惟一出現,是死劫!他會以死應命!”

淩汐池隻覺得一個霹靂落在了自己的頭上,抬起頭瞪大了眼睛看著他,原來,那個預言便是在那裡被預測出來的,如今擎天石碎了,是在預示著什麼嗎?還是上天在提醒他們?

看著她驚訝到有些恐懼的神色,縹無淡淡的瞥了她一眼,又說道:“那個預言,你已經知道了對不對?”

淩汐池隻覺得像是一盆冰水迎頭淋下,瞬間從心頂涼到了腳尖,哆嗦著嘴唇說不出來。

縹無輕笑了一聲,說道:“即便是這樣,他還是要和你在一起,他可真是癡情啊。”

淩汐池望著他那有些輕嘲淡諷的笑意,嗓子像是被塞進了一團棉花,發不出一點聲音。

縹無又坐了下來,手指敲了敲桌沿,問道:“你可知,他為了能和你在一起,都做了些什麼事?”

淩汐池訥訥的搖了搖頭。

縹無道:“你知不知道,原本和瀧日國的開戰早就在一年前便該進行的,於他而言,那是與瀧日國開戰最好的時機,雲隱可說是占據了天時地利,可就是因為你失蹤了,他纔會在江湖上又多呆了一年的時間,白白的貽誤了戰機。”

縹無還在斷斷續續的說著,淩汐池像個木偶一樣站在那裡,指尖開始變得麻木,他的聲音像縹緲的雲霧一般飄入了她的耳中,她漸漸的開始聽得不太真切。

“後來在冥界,他本可以將冥界的人一網打儘的,也是因為你,他怕傷到你,居然選擇讓月弄寒帶你走,就是因為你那時隻肯相信月弄寒,隻肯讓他接近你,可你跟月弄寒做了什麼,你居然幫著他起義!”

“他打下明淵城後想將明淵城送給你,就是想將那裡作為你們無啟族日後棲息的地方,結果你自作聰明的跑去劫礦場,為了分散瀧日國的注意力,他不得不提前與瀧日國在臨泉開戰,並且親手射殺了左煜的父親,若不是如此,你以為你們月淩軍真的能抵擋得住瀧日國的旭日金麟嗎?現在為了不讓月弄寒束縛你,他居然還要選擇幫月弄寒一把,幫他壯大他的勢力,你明知他們是什麼關係,你明知日後他們之間終會一戰,你竟然還要……”

縹無說得越多,淩汐池的臉色就越發蒼白,她到現在才知道,他為她付出了這麼多,可她到底又為他做過什麼呢?

縹無看著她慘白到有些恍惚失神的臉,朝她走了一步,又說道:“你可知,這場天下之局裡,本不應該有月弄寒的出現的,你若不懂他究竟為了你付出了多少,就不要輕易招惹他。”

淩汐池下意識的往後退了一步,縹無又朝她逼近了一步,她那略帶逃避的動作惹怒了他 ,他的眸子一緊,壓低的嗓音裡潛含了幾分怒意和威脅:“聽著,我不管你是淩汐池也好,還是葉孤尋也罷,你既然選擇跟了他,就好好的一心對待他,不要朝三暮四,左搖右擺!”

他高大的身影罩在她的頭頂,壓迫得她有些喘不過氣來,淩汐池咬了咬嘴唇,死死的捏著拳頭,心中卻更加明白了自己該做什麼,她深吸了一口氣,抬眸目光灼灼的看著他,堅定不移的說道:“我知道你什麼意思,他如此待我,我能給出的,唯心唯命而已。”

縹無滿意的笑了一聲,終於退開了幾步,又恢複了他那懶洋洋的,彷彿萬事萬物都不在意的神色,說道:“那好,你要記住你今天的話。”

這時,一個婢女急匆匆的走了過來,看到他們後,急忙過來行了一個禮,說道:“啟稟侯爺,陛下正在找你們。”

縹無輕笑了一聲,望著淩汐池說了一句:“他還真是生怕你離開了他半步。”

兩人回到了雅閣中,蕭惜惟見她臉色有些蒼白,起身關切的問道:“怎麼了,不舒服嗎?”

淩汐池搖了搖頭,朝他笑道:“冇事。”

蕭惜惟伸手探了探她的額頭,確定她無事後,又問道:“剛剛去哪裡了?”

淩汐池囁嚅道:“我……”

縹無接話道:“我帶她去四週轉了轉,她來帝雲城這麼久,還冇有逛過我的府邸呢。”

說話間,婢女們送來了菜肴和酒水,經過一天的奔波,又是去軍營閱兵,又是賽馬,又是淋雨的,每個人都有些疲乏,此時看到美酒美食,倒也不在拘禮,很快便開始推杯換盞起來,加之蕭惜惟同那幾人都是一起長大的情分,此刻免了君臣之禮,這場宴飲也顯得並不拘束,每個人都喝得很高興,淩汐池心中有事,淺淺的飲了幾杯,便有些不勝酒力。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