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Hit小說 > 曆史 > 花繞淩風台 > 第二百九十五章:明淵.洪澇

花繞淩風台 第二百九十五章:明淵.洪澇

作者:蝦米不會遊 分類:曆史 更新時間:2022-08-09 23:16:21 來源:言情API

第二天,依舊是狂風暴雨,淩汐池伏在窗台前,雙手交叉撐著下巴,有些心神不寧的看著窗外粗大的雨瀑扯成一條條直線灑落在王宮的碧瓦飛簷上,黑沉沉的天好像隨時都會崩塌下來,遠處的青山隱在這黑暗之中,就像一頭頭齜牙咧嘴,奇形怪狀的巨人。

一陣陣狂風颳過,像是要把院子裡的樹連根拔起,密如瀑布的雨被吹得如煙如霧如塵,時不時的濺到她的臉上,不知為何,她總是有種莫名的感覺,今年實在是太長了,長得就好像過了一輩子。

自昨日從縹無府中回到王宮之後,她便做了一夜的夢,她又夢到了那一日在靈武山上腦海中出現的那一幕。

夢裡也是這樣大的雨,天彷彿破了一個大洞,像是天河的水從那裡傾瀉到了人間,肆虐的洪水夾雜著被連根拔起的大樹和石塊從山穀中奔瀉而下,猶如巨獸一般沿途吞噬著城鎮和村莊,所到之處,滿目瘡痍。

一群驚慌失措的人正在拚命的逃跑著,眼睜睜的看著那滔天的洪水沖垮了村寨的大門,猶如上古巨獸騰空而起,朝著他們鋪天蓋地的湧來。

那一刻,所有人的眼中都是無聲的絕望,聽天由命般的閉上了眼睛,就在這時,一藍一紅兩道光芒亮起,狠狠的衝向了那席捲而來的洪水,硬生生的將洪水抵在了半空中,那如謫仙一般的男女像是深深的烙印在了她的靈魂中,一看到他們的臉,一種說不出的心酸立即充斥在她的心頭。

緊接著,她又開始夢到那蛇女雕像,雕像下無數纏繞著的蛇,還有那似乎將整個世界都染成了紅色的鮮血。

耳旁,似還迴盪著那悲痛欲絕的聲音。

“靈邪,求你,不要讓我此生無邪。”

“靈邪,我們還會再見麵的,等到我們再見麵的那一天,誰都無法再將我們分開,我們將會永生永世在一起。”

“靈邪,你該將我喚醒了。”

一陣冷風吹過,耳旁傳來了嘩啦啦的聲音,淩汐池打了一個寒顫,頓時回過神來,扭頭一看,是被她放在身側的輪迴之花的心法正被風吹得獵獵作響,一頁頁泛黃的紙張隨著風不停的翻過,上麵那充滿著滄桑氣息的圖案和符號隨著風舞動起來。

她歎了一口氣,拿起了秘籍,終於翻開了第一頁,這也是自燕夜心將這本心法秘籍還給她後,她第一次打開這本秘籍。

原本她是想將這本秘籍給葉孤野,讓他參考著去修煉上清引的,可又想到族中有嚴令,凡無啟族弟子不得修習這門秘術,否則必遭反噬,她怕弄巧成拙,隻得作罷,既然上清引是葉伏筠苦心研習三百年才從輪迴之花裡麵領悟出來抑製神魔引的,她也冇必要再多此一舉。

一行字映入她的眼簾:受身無間者永遠不死,壽長乃無間地獄中之大劫。

淩汐池蹙起了眉頭,她怎麼也冇想到,輪迴之花心法的第一句竟是這句話,這是涅槃經裡的話,意思是無間地獄是世間極苦之處,受身於無間之人,每時每刻都在承受著各種極苦,若是業報未儘,則永不會真的死去。

一朝苦痛,人間已過百年。

難道要永生不死,必先要曆經苦難嗎?那燕夜心跟她說的過去現在未來又是什麼意思,花開有情又是什麼意思?

淩汐池又急急的翻了幾頁,對著上麵的竅門運轉了體內的輪迴之花,一股渾厚而龐大的氣息頓時在她體內流轉,她感覺到了磅礴的生命力,這種感覺與之前她使用輪迴之花時的感覺很不同,內心已不再是讓她抑製不住的暴戾,而是一種說不出的平和。

她一直翻到了最後一頁,最後一頁已經冇有文字了,隻畫了兩個詭異的小人,小人雙手相抵,像是在進行著某種神秘的儀式,看起來怪異無比,一朵滄桑古老的花盛放在兩人的手掌之間。

整個畫麵冇有任何註釋,淩汐池思索了一會兒,也冇有頭緒,乾脆走到床榻上盤腿坐下,將秘籍放在了雙腿之上,閉上了眼睛,將全身的真氣調動了起來,隨著真氣緩緩的流淌過她的四肢百骸,她隻覺心神一陣恍惚,心中的那朵輪迴之花又綻放在她的眼前,化作了一個圖騰的模樣,那一扇神秘的大門再一次在她眼前打開。

還是那浩瀚無垠,窮極浩渺的天地,她緩步走了進去,又一次看到了他——葉琴涯。

他依舊坐在那裡,端坐若古佛,像一個亙古的雕像,麵如冠玉,眉飛入鬢,看起來還是那麼年輕,那麼器宇軒昂,英武不凡,那一張臉,比起這世上任何一個美男子也不遑多讓。

他睜著如墨玉一般的眸子看著她。

淩汐池問他:“你為什麼老是會出現在我的記憶裡,為何我體內的輪迴之花與你息息相關,你和我到底有什麼關係?”

葉琴涯朝她伸出了手,緩緩的說出了兩個字:“靈邪!”

“什麼?!”淩汐池驚叫了一聲。

葉琴涯仍舊坐在那裡,看著她又說了一句:“靈邪,你等著我,我們馬上就可以見麵了!”

他在叫她靈邪!

這怎麼可能。

難道她的過去真的是靈邪,他的妻子?

“不!”淩汐池搖了搖頭,不由自主的退後了一步,斷然否認道:“我不是靈邪!”

“你……”葉琴涯看著她,眼神中流露出一種莫名的悲痛,他朝她伸出的手無力的握緊,問道:“你還在怪我嗎?”

“怪我讓我們分彆了這麼多年,相信我,這一次再見,我們再也不會分開了!”

淩汐池隻覺得自己胸口一緊,像是有什麼她不想承認卻又不得不承認的事實擺在了她的麵前,讓她無所適從,心神俱亂。

“你胡說!”她衝他大聲喊著:“我不是靈邪,我跟你冇有任何關係,我也不想見你,我隻想要龍魂!”

“唉!”葉琴涯幽幽的歎息了一聲,說道:“你早晚會明白的。”

“龍魂,會告訴你答案!”

輪迴之花急速的旋轉了起來,淩汐池隻覺得一陣天旋地轉,又是一股強大的力量朝她襲來,將她推出了那一方世界。

她拚命的抗拒著,想要再一次衝進那扇大門裡,可無論她怎麼努力,那扇門還是在她麵前重重的關上了,葉琴涯的話讓她無比的恐懼,她什麼都不怕,隻怕她所認為的自己不是自己。

不,絕不可能!

她絕不可能是靈邪,也絕不可能和葉琴涯有什麼關係,這裡麵一定有什麼玄機。

她拚命的拍打著那扇門,這時,有人拉住了她的手,將她重重的往後一拽,在她耳邊輕輕的喚著她:“汐兒,汐兒,醒醒!”

淩汐池睜開眼睛,便看見蕭惜惟正坐在她身旁一眨不眨的看著她,她幾乎是下意識的撲上去抱住了他。

這纔是她愛的人,她心裡唯一的人。

蕭惜惟拍著她的背,看著她腿上放著的秘籍,臉上出現了意味不明的神色,說道:“汐兒,以後不要再修煉輪迴之花了,好嗎?”

淩汐池抬眸看著他,蕭惜惟勉強的笑了笑:“如果你真的長生不死的話,那我怎麼辦呢?如果我不在你身邊,誰來照顧你,誰來保護你。”

她下意識的將他摟緊了一些,貪戀一般賴在他的懷中,說道:“我答應你,如果這世上真的冇有你,我活著又有什麼意義。”

蕭惜惟輕輕的笑了笑,將一個盒子遞到了她的麵前,淩汐池起身不解的看著他,問道:“這是?”

“靈心珠,你不是一直想要嗎?”

淩汐池伸手觸碰著那個盒子,想到了縹無同她說的那些話,將手縮了回去,問道:“你真的願意將靈心珠給我嗎?”

蕭惜惟道:“我答應了你的,答應彆人的事情,我從不反悔!”

“可是,”淩汐池埋著頭,囁嚅著道:“你真的不擔心嗎?擔心他得到龍魂後會……”

蕭惜惟曲起手指輕輕的敲了敲她的腦袋,說道:“你對我冇信心嗎?”

淩汐池點了點頭,又慌忙的搖了搖頭:“不……不是。”

蕭惜惟摟著她的肩膀,說道:“汐兒,龍魂不能號令天下,不能控製天下,真正能夠控製天下的是人,冇有龍魂,我照樣可以成就一番功業,我照樣可以縱橫天下,相信我,我一定可以親手創立一個太平盛世,我更希望的是你能自由,能真正毫無掛礙的去做自己想做的事。”

“我其實……”淩汐池下意識的想說自己並不想去取龍魂,因為經過剛纔的事,她怕龍魂取出來之後會麵臨一個讓她無法接受的事實,可一想到這是她唯一能給月弄寒的東西,又默默的將那句話嚥了下去,伸手從他的手中接過了盒子,說道:“既然如此,我會很快回來的。”

蕭惜惟看了看窗外瓢潑的大雨,說道:“雨停了再上路,這次我就不陪你去了。”

淩汐池點了點頭。

可這場大雨卻足足下了五天,五天之後天終於放晴了,豔陽高照,秋高氣爽,天空一碧如洗,大雨過後,卻並不涼爽,反而有些悶熱。

這種反常的天氣極為不正常,可淩汐池卻顧不了那麼多,她收拾好了行裝,趁著天還冇亮,偷偷的溜出了王宮,到了和琴漓陌約定好了的地方。

跟琴漓陌的約定信號是一早便發出去了的,她不敢當麵去跟蕭惜惟辭行,她怕一見麵自己會捨不得離開他。

剛走出大街,便看見長街的儘頭站著一個人,微弱的光中,她身上所著的紅紗隨著風飄舞著,額頭上斜墜著的紅寶石熠熠發光,機靈的大眼睛卻比她額上的紅寶石還要閃亮,整個人看上去像是一隻墜落凡間的精靈。

淩汐池連忙迎了上去,琴璃陌見是她來了,笑道:“汐汐,你還真來了啊,我還以為你還得跟惜王那個大帥哥你儂我儂好一陣子呢,看來我們汐汐真是一個做大事的奇女子,兒女情長什麼的根本束縛不了你。”

淩汐池冇好氣的看了她一眼,問道:“你呢?這段時間跑哪裡去了?”

琴璃陌圍著她轉了一圈,拍著手笑道:“你也知道我閒不住嘛,當然要四處走走嘍,我還想著你可以再晚一點找我,正好雲隱國我還冇玩夠呢。”

淩汐池使勁的白了她一眼,問道:“那你到底要不要去取龍魂了?”

琴漓陌連連點頭道:“要,要,當然要去了,要是被我爺爺知道我玩物喪誌的話,他非得打死我不可。”

她邊說邊做了一個鎖喉的動作,淩汐池笑了起來,問道:“對了,你知不知道琴爺爺和十觀前輩究竟去哪裡了?”

琴漓陌搖了搖頭,說道:“不知道,他把我丟了自己去逍遙快活也不是一次兩次了,我都已經習慣了,對了,淪回珠你究竟放哪裡了?”

淩汐池笑道:“放心,我將淪回珠放在了一個十分安全的地方,我現在就帶你去取。”

琴漓陌嗯了一聲,眼珠子一轉,像是在打什麼壞主意,伸手拉住了她,說道:“汐汐,我們來賽跑吧,看看誰的輕功比較好。”

淩汐池還從未與人比試過輕功,一聽琴漓陌的話,心中也頓時癢癢的,點頭道:“好呀。”

她也想看看自己的輕功能不能比得上這個武林四大家之一的琴家傳人。

琴璃陌笑了一聲,身影一閃,眨眼消失在空中,遠處傳來了她那如鈴鐺一般清脆的聲音,“汐汐,來追我呀,追上了我認你做姐姐,追不上的話,你得認我做姐姐。”

淩汐池腳尖一點,全身化作一道青光追了上去,朗聲道:“琴漓陌,看我怎麼贏你,這個姐姐我是做定了。”

兩人你追我趕,待到天大亮了,纔在一個小城鎮裡停了下來,隨意找了一個小茶館,剛坐下,琴漓陌便執起茶壺急急忙忙的倒了兩杯茶,喝了一口,氣息平穩了一些,才說道:“汐汐,我真是服了你了,我冇見過像你好勝心這麼強的人。”

淩汐池也有些累,說道:“你早點認輸不就是了。”

琴漓陌哼了一聲:“我為什麼要認輸,本小姐這輩子就冇輸過。”

淩汐池無奈的白了她一眼,叫來了茶館的掌櫃正準備點點東西吃,卻見門外傳來了一陣喧嘩的驚呼聲。

兩人連忙跑出去一看,便見大街上人仰馬翻,一匹馬累得翻倒在地上,正口吐白沫,一名信差打扮的人倒在地上哎喲哎喲的亂叫著,明眼人一看便知是趕路趕得太急,人和馬都被累倒了。

茶館的掌櫃端著茶水迎了上去,那信差喝了水後,急急忙忙的把馬扶了起來,又要上馬,圍觀的人連忙勸說道:“差爺,什麼事這麼急呀,休息一下再趕路吧,不然人冇事馬也受不了啊。”

那信差道:“你們知道什麼,淵河上漲,發生了嚴重的洪澇,鄰近的好幾個城鎮都被淹了,尤其是明淵城,淹死了不少人呐,現在又開始鬨瘟疫了,這件事必須馬上上報朝廷。”

“什麼,洪澇?!”

“瘟疫?”

“唉,前兩天那個雨呀,我就知道會出事啊!”

“幾天前還打雷了呢,老話說得好啊,秋天打雷,遍地是賊,這下可如何是好啊。”

圍觀的老百姓們你一言我一語的說了起來。

淩汐池的心咯噔了一下,眼看著那信差的背影消失在遠處,她慌忙扭頭看向了琴漓陌。

還未開口說話,琴漓陌歎了一口氣,問道:“你要回去嗎?”

淩汐池連忙點了點頭,琴漓陌抱著胸看著她:“你回去能做什麼?”

淩汐池深吸了一口氣,說道:“至少這種時候我要在他的身邊。”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