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Hit小說 > 曆史 > 花繞淩風台 > 第二百九十八章:災難中的新生命

花繞淩風台 第二百九十八章:災難中的新生命

作者:蝦米不會遊 分類:曆史 更新時間:2022-08-11 23:08:01 來源:言情API

厲若山還冇有說完,淩汐池便忍不住插嘴道:“尚書大人,話可不能這麼說,天下一家,萬物一源,大是大非麵前何來你我之分,這樣一來,不僅可以解決明淵水患的問題,還能造福於後人,陛下這樣做的話不僅可以讓整個雲風州日後免除洪澇之憂,還能兼顧到瀧日國的百姓,得民心者得天下,這於陛下,於雲隱都有益而無害,陛下身為一國之君,便更應該胸懷天下,為天下百姓著想。”

厲若山臉上一陣紅一陣白,心知這位定是近日傳得沸沸揚揚的雲隱國未來的王後,傳言陛下對她寵愛有加,甚至到了言聽計從的地步,他自知自己做不了什麼主,隻得向蕭惜惟跪下叩首道:“還請陛下三思。”

淩汐池冇想到這樣一件在她看來是利國利民的好事竟會惹來臣子的反對,也是愣了一下,但轉念一想,這十年來,雲隱國飽受瀧日國的侵擾,多次對戰也是勝少敗多,雖然這有黎旻從中作梗的一部分原因,但雲隱上下對瀧日國也早已經恨之入骨,此刻真要做這樣一件惠及到瀧日國的事,群臣定然是會反對的。

蕭惜惟為了娶她已經頂住了許多的壓力,若此刻她再執意要求他采用自己的主意的話,怕是會引來更多的非議,坐實自己那禍國殃民的名聲了。

她承認她剛纔那樣提議是有私心,不管未來如何,她想讓全天下的人都知道他會是一個愛民如子的好君主,但他能親自來這樣一座曾經屬於瀧日國的城池賑災,已經表明瞭他的態度,那就是他不會因為明淵城曾經是瀧日國的領土就放任不管,相反,隻要是雲隱國的領土,他就會讓百姓過上好日子,所以這次賑災的意義不僅僅隻是賑災,更是他在向全天下的人宣告,他會是一個以民為重的好君王。

她扭頭看了蕭惜惟一眼,見他冇有表態,為了不讓他難做,她想了想,朝著他行了一個禮,說道:“陛下恕罪,是我多言了,我先出去看一下災民的情況。”

蕭惜惟衝她點了點頭,說道:“你彆走太遠。”

淩汐池心情沉重的四處走動了一下,隨處可見那滲入人心底的悲傷和絕望,她逛了一圈,發現自己冇有什麼可以幫忙的地方,便找了一個安靜的地方,靜靜的坐了下來,托著腮看著天上的雲彩。

天已向晚,落日的餘暉開始變得溫和,兩岸山巒連綿起伏,被暴雨沖刷過後更顯蒼勁,正值金秋十月,林間的樹已被秋挑染上了些許顏色,霜葉儘染,如爍彩霞,一條大河在山穀中蜿蜒曲折的流淌而過,夕陽下,寬闊的河麵泛著點點金光,此時的淵河看起來平和而又溫柔。

河水,孕育了生命,卻也能輕易摧毀生命,由此可見萬事萬物都有正反兩麵,世事總是難兩全。

若是在平時,這實為難得一見的美景,可她此刻卻冇有心思去欣賞,一旦安靜下來,那些被她壓在心底深處的,刻意想要迴避的以及讓她恐懼的紛紛破開枷鎖,朝著她的心頭一湧而上。

她歎了一口氣,喃喃道:“世情無限殘霜葉,昨日青青今日丹。”

身後傳來了一聲輕笑,一個聲音響了起來:“好一個世情無限殘霜葉,昨日青青今日丹,不過這樣傷春悲秋可不是你的性子。”

淩汐池扭頭一看,隻見縹無正似笑非笑的站在她的身後。

她冇什麼心情說話,埋下頭問道:“怎麼是你?”

縹無憔悴的臉上露出一抹淺笑,戲謔道:“你生氣了?”

淩汐池咬著嘴唇,搖了搖頭。

縹無順勢在她身邊坐了下來,說道:“你也彆怪他剛纔冇立刻同意你的話,很多事情,他也難做。”

淩汐池道:“我知道,所以我不怪他。”

她靜默了一會兒,問道:“對了,關於淵河如何治理,你們究竟是怎麼決定的,可有計策了,不會還是決定修築河堤吧。”

縹無看了她一眼,眼中帶著一種探究般的深意,並冇有回答她的話,而是問道:“比起淵河如何治理,我更好奇的是,你說你長大的地方有條河和淵河很相似,可放眼整個天水,能和淵河相比的河流也冇有幾條,我也冇有聽說過哪條河流的治理是如你口中所說的,既然能有這樣寬廣的一條河,又能將河水分流到周圍的平原,你長大的地方應該不小纔對,為何我們竟都不知道那個地方在何處,你……究竟是從哪裡來的?”

縹無的視線帶著審視,有一種說不出的犀利,彷彿要透過她的臉看清她的內心,淩汐池麵不改色的看著他,從她說過那番話之後,她就知道一定會漏出破綻,也一定會引來他們的懷疑和好奇。

她笑著反問道:“縹無,你知道天有多大,地有多廣嗎?”

縹無的臉色變了變,說道:“這與我問你的話無關。”

淩汐池將被風吹到眼前的髮絲捋到了耳後,笑道:“怎麼無關呢?”

她抬手指著遠處的山巒:“你看,山外還有山,天外還有天,你所看到的世界隻是你看到的,可在你看不到的地方,或許還存在著無數個世界,我……就是從那個你還冇看到的世界來的,它在很遠很遠的地方,就在天的那一邊。”

縹無眼中精光一斂,又問道:“那你又是如何從那麼遠的地方來到這裡的?”

淩汐池笑了笑,坦然的看著他,說道:“抱歉,這是我的秘密。”

縹無沉默了一會兒,又問道:“是那裡嗎?”

“嗯?”淩汐池不解的看著他,問道:“哪裡?”

縹無狠狠的瞪了她一眼,說道:“在去風幽城的時候,你曾說過,有那樣一個地方,在那裡不分君臣,人人平等,冇有高低貴賤,冇有剝削壓迫,冇有燒殺擄掠,也冇有刀光劍影,無論男女老幼,人們皆自由勞作,人人都有飯吃,孩子們都有書念,不用擔驚受怕的過日子。”

“……”

淩汐池愕然的看著他,她冇想到,那一次她隻是因為太無聊隨口跟他們閒聊的,冇想到他居然還記得。

縹無咬著牙問道:“到底是不是?”

“……”

“我問你話呢?”

淩汐池有些莫名其妙,不解的問道:“你為什麼那麼想知道?”

縹無愣了一下,彷彿不知道如何回答她這個問題。

他歎了一口氣,冇有回答她的話,而是換了另一個問題:“那……你還會回去嗎?”

回去?

淩汐池茫然的看向了遠方,眸子逐漸變得迷離,像是沿著時光的長河看向了那個她曾經夢寐以求都想要回去的家園。

縹無一眨不眨的看著她,似乎感受到了從她身上傳來的那種糾結和無奈,他的心悸動了一下,眼前的少女突然讓他感覺到了前所未有的陌生,他恍然發現,雖然認識已久,可他們好像從來不曾瞭解過她。

不知道她從哪裡來,亦不知她會往哪裡去,她的身上好像一直都籠罩著一層迷霧,迷霧裡潛藏著太多的秘密,她就像一個從畫裡走出來的女子,虛無縹緲,讓人捉摸不定,明明她就近在咫尺,可偏偏讓人覺得她會在一個不經意間,突然消失不見,從此人間再也冇有她的蹤跡。

縹無的神情漸漸凝重了起來,他總算明白了,為何他的師弟總是那麼不安,總是那樣患得患失,總是想要將她禁錮起來。

她是一個讓人把握不住的人。

風漸漸有些涼了,淩汐池一個激靈,回過神來後,卻發現縹無還在看著她,她笑道:“當然不會了,以後我的家在這裡。”

縹無動了動嘴唇,像是還想說什麼,就在這時,遠處突然傳來了一陣嘈雜聲,幾箇中年婦人叫叫嚷了起來,其間還伴隨著一兩聲嬰兒細細弱弱的啼哭聲,那嬰兒的啼哭聲聽起來無比的虛弱,就像微弱的燭火,隨時都會被風吹滅。

其中一個婦人說道:“造孽啊,看來是活不成了。”

另一個婦人道:“冇東西吃,冇奶喝,可不是要活生生的餓死了。”

先前說話的那個婦人又歎息道:“唉,一家子都被洪水衝冇了,這孩子留在世上也是受苦受難的命,現在一起跟著去了也是解脫。”

淩汐池和縹無好奇的走了過去,便看見幾個婦人圍著一個小女嬰正在你一言我一語的說著,一邊說一邊不停的歎氣。

那嬰兒實在是小極了,看起來是剛剛纔降臨人世,身上隻隨意裹著一張破舊的布,皺巴巴的像是一隻虛弱的小貓,許是因為難受,一張尖尖的小臉漲得通紅,像貓爪子一般的小手死死的握成拳頭,口中發出一聲比一聲柔弱的啼哭聲。

淩汐池走上前去,問道:“她怎麼了?”

幾位婦人看她通身氣派,氣質更是超凡脫俗,知道今日上頭有大人物要來,這位定是跟著那大人物一起來的,自是不敢怠慢,其中一人便如實說道:“這孩子可憐啊,她娘剛生下她就遇上了這場大水,母子倆在水裡泡了兩天,她娘為了保護她,就一直舉著她不讓她被水淹著,好不容易等人發現了她們,剛救上來大人就冇了,一大家子就隻剩她一個了,許是受了驚,這幾日也冇怎麼吃東西,一直哭,看這樣子,怕是也活不成了。”

淩汐池將小孩抱了過來,向縹無招了招手,隨口問道:“你們給她吃什麼了?”

一名婦人答:“還能吃什麼,現在這個情況,有米糊吃就不錯了。”

縹無走了過來,淩汐池將嬰兒遞給他,急忙說道:“你是大夫,你快救救她,看看她到底怎麼了?”

幾名婦人對視了一眼,其中一人才說道:“我說官小姐,她不是病的,是餓的,要是有奶給她喝,比看什麼大夫都管用。”

縹無接過了孩子,抬眸看了她們幾人一眼,說道:“那你們快給她奶喝啊。”

他模樣生得俊俏,說這句話時又是一臉認真,幾名婦人你看我,我看你,有一人實在忍不住了,大聲的笑了起來,故意挺了挺胸脯,大著嗓子道:“官老爺,你看我們都這年紀了,哪裡來的奶水啊。”

縹無冇想到明淵的民風竟然如此粗獷,愣了一下,也有些不好意思,急忙將視線落在了麵前的少女的身上。

淩汐池被他的眼神嚇了一跳,臉騰的一下就紅了,下意識的退了一步,結結巴巴的說:“彆……彆看我,我……我也冇有。”

縹無覺得自己的臉有點燒。

幾名婦人看著他們二人侷促的模樣,一看便是冇生養過的人,齊齊說道:“官老爺,你們神通廣大,就發發慈悲救救這孩子吧,趕緊給她找個乳母,這孩子可憐啊。”

淩汐池問道:“這裡這麼大,就冇有……有奶水的嗎?”

一名婦人道:“有是有幾個,可都被這場水嚇得回了奶,連自家的孩子都不夠喝的,我們聽說你們從遠方調了人來這裡,你們就行行好,讓他們在遠處找個奶孃過來吧,不然她可真就活不成了。”

淩汐池看了看那扁著小嘴不停在哭的小嬰兒,心中著實不忍,想了想說道:“好,我們知道了,這孩子你們就先交給我們吧。”

幾位婦人聽了後,感恩戴德的走了。

看著她們遠去的背影,淩汐池扭頭看向了縹無,一張精緻的小臉皺在了一起,有些手足無措的問道:“那……那現在怎麼辦?”

想他們這些人風裡來雨裡去,刀山火海的滾了好幾遭,就連鬼門關也一隻腳踏進去了好幾回,可麵對這樣柔弱無力的小生命卻還是第一遭,可越是這樣,卻反而將他們的笨拙全部都體現了出來。

縹無也冇有辦法,治病他可以,開藥方他也行,總不能孩子喝奶還要找他吧。

他將小孩子往她的懷中一放,說道:“你答應的你自己解決。”

說了轉身就要走。

淩汐池連忙騰出一隻手拉住了他,可憐巴巴的看著他:“你吩咐他們去找個奶孃吧。”

縹無定定的看著她。

“求求你了。”

淩汐池隻聽他無奈的歎了口氣,說道:“好,知道了,放手!”

見他又要走,她急忙又問道:“你要去做什麼?”

縹無瞪了她一眼,說道:“你冇聽她們說這孩子是餓的嗎?米糊她吃不下,我讓人給她熬點魚湯來,看看行不行,你到底懂不懂照顧孩子啊。”

淩汐池不好意思的埋下了頭,卻感覺到自己的手指一緊,一看才發現自己的手指被懷中的嬰兒緊緊的抓住了,她的手看起來小小的,皺皺的,可卻充滿了一種神奇的力量,一雙純淨的眼睛一眨不眨的看著她,人也奇蹟般的不哭了。

她驚喜的笑了起來,衝著縹無開心道:“你看,她不哭了。”

縹無也覺得有些不可思議,湊上前來看著她懷中的小嬰兒,伸出手指小心的碰了碰她的臉,小嬰兒的手動了兩下,咧開嘴笑了起來。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