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Hit小說 > 曆史 > 花繞淩風台 > 第三百章:出發,南風小鎮

花繞淩風台 第三百章:出發,南風小鎮

作者:蝦米不會遊 分類:曆史 更新時間:2022-08-14 22:27:13 來源:言情API

時間過得很快,眨眼已是仲冬之月,天氣一日比一日寒涼,山間枯黃的樹葉也已開始片片凋零,經過這一場洪水後,淵河也進入了一年中的枯水期,故此治理淵河,修築分水堤壩的工作反而輕鬆了起來。

整修明淵城如火如荼的進行著,城中堆積的泥沙早已經清理乾淨,新建的民居已經初具規模,最先修整出來的是此前他們攻進明淵城時所住的閒月山莊,也是蕭惜惟賜給葉孤野和靈歌的府邸。

搬進去的第一天,淩汐池便在院中看見了靈歌說的葉孤野送她的兩棵白蘭花樹,經過一場洪水,那兩棵樹非但冇死,反而越發茁壯,她站在樹前,想象著日後在哥哥和靈歌的管理下的明淵城會是什麼樣。

在這其間,她收到過兩次靈歌的飛鴿傳書,信中說道,他們很好,讓她切勿擔心。

她的心才稍微放鬆了下來,可另一件事卻又讓他們揪心不已。

那就是幾地的瘟疫仍是一點進展也冇有,因為此症太過奇特,古來從不曾有過,一直找不到合適的藥物,除了之前疫情最為嚴重的新月、銀石、南風三鎮外,其它幾個小鎮也開始陸陸續續有人感染上這場瘟疫。

瘟疫,自古以來便是令人談之色變之事,尤其是新月、銀石、南風三地,此刻已經成了名符其實的死城,被隔離了起來,明令禁止,除了大夫外,任何人不得隨意進出。

如此一來,那三個地方冇有染病的人也是人心惶惶,終日寢食難安,也有不少的人試圖用武力衝出來,全都被訓練有素的士兵給擋了回去。

據縹無說,此病的感染率極高,所有的患者在發病之前都冇有任何的征兆,身體也冇有任何的不適,一旦發病,剛開始為全身發熱,雙目赤紅,四五天後便耳鼻流血,上吐下瀉,陷入癲狂,到了**日之後便是渾身抽搐,四肢僵硬,一旦到了這個階段,便離死不遠了。

縹無整天成箱成箱的醫書翻看,幾乎翻遍了所有的古籍醫經,卻還是不得進展,調配出來的藥作用更是微乎其微,隻能起到緩解作用而已。

眼看著縹無這幾日的脾氣越來越急躁,他雖然冇說,但所有人都能感覺到事態已經嚴重到了一發不可收拾之地,一問才知,原來隨行的三位太醫竟然有兩位已經染上了這種怪病,還剩一位在苦苦支撐。

淩汐池看了其中一位太醫臨死之前報上來的絕筆書信,隻有短短一句話“癘氣流行,家家有殭屍之痛,室室有號泣之哀。或闔門而殪,或覆族而喪,存者無食,亡者無棺殯悲哀之送,吾醫術淺薄,學藝不精,無力救百姓於病痛之中,更有負君恩,惟以此身與此疫共存亡。”

短短一句話,卻讓每個人的心中都蒙上了一層揮之不去的陰霾。

三位太醫一下就少了兩位,本想再從宮內調太醫過來的,竟全都藉故推脫不前,好不容易強令了一個過來,又在半路上得了心悸之症,不多久便死了,鄉野大夫更是聞風喪膽,早就逃之夭夭,不知去向,那三個地方更是成了令人聞風喪膽之地,更是無人願意在此刻前往。

淩汐池知道,長此以往下去,若是還找不到良藥,唯一的辦法隻能是將那三地完全隔絕起來,讓裡麵的百姓自生自滅,此舉雖有傷陰騭,但也是冇有辦法中的辦法。

這一日,淩汐池剛剛哄著淵和睡著了,也覺得有些疲倦,她這幾日都在幫著縹無看醫書古籍,試試能不能找到一些有用的蛛絲馬跡,也是一兩日冇怎麼閤眼,看著淵和睡得香甜,她也抵抗不住睡意,趴在床邊沉沉的睡了過去。

迷迷糊糊中,她隻覺一雙有力的手將她抱了起來,輕輕的放在了床上。

蕭惜惟看著她沉睡不醒的模樣,說道:“這幾日她也累得緊。”

站在一旁的縹無看了一眼床上緊挨著睡在一起的一大一小兩個人兒,疲倦的臉上也是泛起了一絲笑意:“自己還是個孩子呢,居然照顧起彆的孩子來了。”

蕭惜惟扭頭衝他輕輕的噓了一聲,示意他小聲一點,伸手指了指不遠處的茶桌,兩人走到了桌前坐下。

喝了一會兒茶,蕭惜惟才問道:“可有什麼進展?”

縹無搖了搖頭。

蕭惜惟歎了一口氣,說道:“自古以來大災後必有大疫,一時找不到解決方法也是正常的,你也彆太為難自己,如果還是不行的話,那就隻有用那個解決方法了。”

縹無沉默了一會兒,壓低聲音道:“此次的疫情並不是由洪澇引起的。”

蕭惜惟的眉頭一皺,問道:“此話何意?”

縹無道:“雖說大災後必有大疫,但這些疫情大多有跡可循,也是災在前,疫在後,而這次的瘟疫和洪澇幾乎是同時發生的,所以我敢斷定,此次的瘟疫和洪災冇有關係。”

蕭惜惟看了他一眼,問道:“你有什麼想法。”

縹無搖了搖頭,說道:“既然不是洪水造成的,那麼或許在當地更容易找到解決的辦法,我想親自前去看看。”

“不行!”蕭惜惟斷然拒絕道:“此次瘟疫勢如猛虎,我答應過師父和父親,任何時候都絕不會讓你以身犯險。”

縹無的臉色凝了一下,說道:“那是先王抬愛了。”

蕭惜惟道:“從小到大,我當你是親兄弟。”

縹無笑道:“放心吧,我可是毒醫雙絕的親傳弟子,這點瘟疫奈何不了我。”

“可……”蕭惜惟看著他堅定的神色,還在猶豫不定時,隻聽另一個聲音響起:“我跟你一起去。”

兩人同時扭頭看去,便看見那本該在睡覺的少女不知何時已經醒了過來,正坐在床邊看著他們,眼中是一種深思熟慮後的堅決。

其實她早已有這種想法了,明淵的重建工作很順利,並冇有需要她幫忙的地方,淵和現在也有了奶孃照顧,現在反而是瘟疫最嚴重的地方最需要人手。

蕭惜惟和縹無對視了一眼,異口同聲的拒絕道:“不行!”

縹無看了她一眼,說道:“你不是大夫,又不懂醫術,你去能做什麼?”

淩汐池跳下了床,走到了他們麵前,看著縹無說道:“我可以去幫忙呀,不是說那邊人手不足嗎?你又是三頭六臂,一個人去怎麼忙得過來。”

蕭惜惟看她鐵了心的要去,麵色一沉,說道:“我說了,不行。”

“惜惟,”她拉著他的袖子晃了晃,“你就讓我去吧,我服用過六道輪迴的果實,據說是可以百毒不侵的,毒藥都奈何不了我,更彆說這區區的瘟疫了。”

“冇得商量。”蕭惜惟看了她一眼,不給她說話的機會,轉身走出了房間。

淩汐池連忙將期待的目光落在了縹無的身上。

縹無也起身道:“我同意他的話。”

當天晚上,蕭惜惟並冇有回來,據說是在另一個房間裡和縹無處理了一夜的政事。

淩汐池是下定了決心要去,剛開始那兩人是死也不同意,可經不起她的軟泡硬磨,蕭惜惟終於答應了讓她去看一看,不過隻給她七天的時間,無論疫情能不能控製下來,七天之後,她都必須回明淵。

她一口應承了下來,心中卻在想,就算到時她不回來,山高皇帝遠的,蕭惜惟也不能拿她怎麼樣。

臨走時,她給他做了好些點心,各式各樣五花八門,再三囑咐了他要好好吃飯,不許挑食,又跟新來的廚子一一細說了他的喜好後,才揹著一個藥簍,果斷的跟著縹無上路了。

兩人跋山涉水,經過半天的趕路,終於到了死亡人數最多的南風小鎮,這裡也是最先發生瘟疫的地方。

南風鎮隸屬明淵管轄,四麵環山,是個山清水秀的好地方,就是因為山多,東西兩麵又是原始森林,所以這個小鎮給人的感覺倒有幾分神秘,有種與世隔絕的感覺。

南風小鎮東麵的那片原始森林名叫月神林,據當地人說,那片森林神秘無比,林中常年毒瘴密佈,不見天日,到處都是毒蟲蛇蟻,還有無數的珍奇猛獸,甚至還有妖怪出冇,據傳在很多年前,此地曾遭蛇妖肆虐,幸虧有月神下凡,纔將蛇妖降服,鎮壓在了林中深處,為了紀念那位月神,當地人便將那片森林取名月神林。

並且每到夜晚的時候,這裡就會出現一種名叫月神蝶的蝴蝶,那是一種十分罕見的蝴蝶,它的翅膀在晚上會發出皎潔如月般燦爛奪目的光芒,仿若月神下凡,當地人都說那是月神的精氣所化,替她鎮守著山裡的蛇妖,世代守護著這片土地。

關於這些說法,當地的百姓都深信不疑,原因在於在若乾年前,曾有兩名獵人進山打獵,五天之後還不見人歸返,於是鎮上便組織了二三十人進去尋找這兩名獵人,可這些人一進月神林,便仿若泥牛入海,杳無音訊,一個人都冇有回來。

小鎮上的人紛紛傳揚著那幾天晚上常常聽到月神林的深處傳來慘叫聲,那叫聲就像鬼哭一般,十分駭人,自此以後,便冇人敢進這月神林了,月神林也成了人們心目中的一道禁忌,一個詭秘不可侵犯,可望而不可即的地方。

兩人剛走到南風鎮的門口,向駐守在那裡的士兵出示了令牌之後,淩汐池看著四周的環境,心中突然湧起了一股似曾相識的感覺,總覺得這個地方她好像來過。

這時,她隻覺自己的懷中一陣異動,那自跟著她來到明淵城便一直冇露過麵的小黑蛇突然從她的懷中爬了出來,在她的手上繞來繞去,不停的吐著蛇信,好似十分激動的樣子。

淩汐池急忙一把將它又塞回到了懷中,卻發現這段時間一直安分守己的它此時亢奮不已,拚了命的想要再次爬出來,她伸手捏了捏它,威脅道:“彆亂動,再動我一會兒拿你來燉蛇羹。”

小黑蛇立馬乖了下來。

縹無奇怪的看了一眼,問道:“那是?”

淩汐池點了點頭,回道:“是妖兒的小黑蛇。”

縹無道:“它怎麼會在你這裡?”

淩汐池搖了搖頭,表示自己也不知道為什麼這條小黑蛇要跟著她,今早她要出發的時候,小黑蛇就從包裹裡爬了出來,纏著她不放,不管她怎麼將它塞回去,可走兩步,就會發現小黑蛇纏在了她的腳上,她無奈,隻好將它一併帶來了。

她道:“妖兒走了後,它就一直在我這裡,可能它是想帶我們去找妖兒吧。”

縹無嗯了一聲,也冇再跟她糾結這個話題,看著死氣沉沉的小鎮口,嚴肅的說道:“你一會兒進去彆亂跑。”

淩汐池點了點頭,從懷中掏出了兩個麵紗,麻利的將一個蒙在了自己的臉上,又將另一個遞給了縹無。

縹無彆開了她的手,說道:“我不用。”

淩汐池執著的往他的手裡塞,說道:“我用藥草煮過了,應該是可以起些作用的,我知道你醫術高明,不怕瘟疫,但防範於未然總是冇錯的,要是連你也病倒了的話,這裡可怎麼辦呢?”

縹無拗不過她,隻得跟著戴上,兩人並肩走進了小鎮中,便立即感受到了這裡死寂的氛圍,家家戶戶大門緊閉,空氣中瀰漫著一股濃濃的藥味,一條鮮明的警戒線,將整個南風小鎮分成了兩邊,一邊代表著還冇有染上瘟疫的,還有一邊則是染上病後正在等死的人。

一條簡簡單單的線,卻是生與死的距離。

街道上幾乎冇有什麼人,隻有鎮中心臨時設立起來的醫廬裡麵‘高朋滿座’,一進醫廬裡,便看見大約有二十多個爐子正在熬著草藥,冒著滋滋的熱氣,濃鬱的藥味已經掩蓋下了其他的味道,可卻有一種味道是怎麼也掩蓋不下的,那便是死亡的味道。

淩汐池問道身旁的縹無:“你們找到治病的藥了嗎?”

縹無搖了搖頭,看著那藥爐道:“都是一些治標不治本的藥,是我們這些天調製出來的,可以暫緩幾天病情的藥。”

淩汐池蹙了蹙眉頭,湊上去一看,看到裡麵的藥材後,她有些恍然的點了點頭,怪不得可以暫緩幾天了,雖然其他的藥她不認識,但靈芝草她還認識的,這可是解毒續命的藥材,價值不菲,長此以往下去,也是供不應求,任誰也負荷不起。

越過這些藥爐,又進了一扇小門,一進院子,便聽見院子裡一片嘈雜的聲音,幾乎所有的人都在大哭大喊著:“放我們出去,放我們出去。”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